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4)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4)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10/9 19:48:27

第34辑梁秀谈爱梦月伤情(下)

潘志军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对志兵说:“工作上的好些事儿我都没来得及跟战友们交待,我要是真就这么死了,他们会走弯路的,哥,请你帮帮我。”

潘志兵给弟弟买了一个本子,志军口诉,他帮他记录。

梁秀接到苏林的电话立刻赶了过来,她看到志军住在了肿瘤医院,心如刀绞,虽然志军说自己的病情没那么严重,但她的心里还是十分的忐忑。

罗梦月接到苏林的电话也赶了过来,她从火车站的出站口出来,心情恍惚一路小跑,撞到了一辆已减速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对她怒吼:“你往哪儿撞不行,干吗非往我的汽车上撞啊?你这不是存心想害死我吗?喂,你没事儿吧?你有啥过不去的非要找死呀?你送你去医院吧,我真是倒霉呀。”司机下车查看梦月被撞伤的腿。

来车站接她的苏林跑了过来,梦月说:“司机同志,请你送我去肿瘤医院吧。”

出租车司机说:“你原来是个癌症病人啊?难怪你不想活了呀,我求您了,您千万别讹我呀,您可以做到视死如归,我不行啊,我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人呢等我挣钱养活呢,我求求您了!”

罗梦月说:“我没想要自杀,我们是去肿瘤医院看一个病人。”苏林说,“梦月,你的腿不能耽误了,司机师傅,请你送我们去就近的医院吧。”

出租车司机请他们上车。罗梦月还想先去看潘志军,苏林告诉她:“志军的病情稳定了一些,你必须先看好你的腿,否则小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该有多难过啊。”

做完手术的罗梦月头上缠着纱布躺在病床上昏睡,护士为她整理仪器,苏林带着潘志兵进去,潘志兵凝视着罗梦月:“护士,你快看啊,她在哭,她是不是很疼,她在哭啊。”护士看了潘志兵一眼说:“那是你在哭,是你自己的眼泪滴在病人的脸上了,放心吧,她的小腿骨折手术做得很成功,头上的伤是皮外伤,没事儿。”

苏醒过来的罗梦月对潘志兵器着说:“小兵哥哥,小军现在咋样了呀?我是来看他的,可我自己却住进了医院,我咋这么倒霉呀!”

“梦月,哥告诉你实话,小军的情况不太好,我爸妈正在来的路上了,梦月呀,在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帮帮我啊。小军要是……,最难过的人是你的金妈妈,还有我爸,别看他从小对小军又打又骂的,其实他最喜欢小军了,这个时候,咱们不要只顾着自己难过,他们可是白发人在送黑发人啊!”

潘志兵站在窗前流泪,罗梦月哭着说:“小兵哥哥,我听你的。”

苏林说:“梦月,我去买个轮椅,我推着你去看小军,推着你去安慰潘叔叔和金阿姨。在潘叔叔和金阿姨的面前,咱们都要坚强。”潘志兵对苏林说:“梦月头上的白纱布会吓到小军的,等她头上的伤好了再去看小军吧,这几天我在这儿护理梦月,你回去告诉小军,就说我有事儿先回单位了,梦月的事儿先别告诉他。”

苏林走了,潘志兵关上了病房的门对梦月说:“梦月,没外人了,你要是想哭,就哭吧!”

罗梦月用手捂着嘴哭,潘志兵递给她毛巾,她用毛巾捂着嘴恸哭,潘志兵给她擦拭眼泪,梦月抱着潘志兵放声大哭。

潘大海和金小妹急步走进了潘志军的病房,金小妹抚摸着潘志军的脸,眼泪奔流:“我的儿子啊,你咋说病就病了呀?”

潘志军说:“爸,妈,你们咋来了?”

潘大海说:“儿女连着父母的心啊,我的儿子病了,我们怎么能不来呀?孩子,你不会有事儿的,我负过那么多次伤,有好几次,我都以为不行了,你看,我这不是还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潘志军说:“妈,我没事儿。苏林,请你把我爸妈带到招待所去吧,这么多人围着我,像什么样子啊?”

梁秀说:“爸,妈,要不你们先回基地吧,小剑星还在我同事家呢,他要是看到爷爷奶奶回来了,一定很高兴。”

潘大海说:“我们刚来你们就撵我们走啊?厕所在哪儿?我要上厕所。”

苏林说:“潘叔叔,我陪您去。”

以厕所为借口的潘大海来到了医生办公室,他对医生说:“医生,我是潘志军的父亲,他的情况……”医生说:“他的情况很不好,你们来得太晚了。”

潘大海的身子明显地晃了晃,苏林上前扶住了他。医生又说:“你们准备后事吧,他的时间不多了。”

潘大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苏林扶起他一起给医生跪下。

跪在地上的潘大海凄惨极了,他哀求医生:“把我的肝给他行不行?你把我的肝切下来给他换上行不行,只要他能活,你用啥办法都行,你不用考虑我。”医生把他扶起来说:“来不及了。”

潘大海拼命压抑哭声,声音无比凄惨:“我的儿子呀……”

潘大海和金小妹等人住进了当地的招待所,医院里只留下梁秀,潘志军靠在床头上吃力地在本子上写,停一会儿继续写……

梁秀给潘志军喂饭,潘志军只吃了两小口。梁秀含着眼泪收拾碗筷,金戈和迟晓锋进来。迟晓锋对潘志军和梁秀说:“爸妈的家我们都给收拾好了,二哥,二嫂,你们就放心吧。”

金戈哭了,潘志军笑着对她说:“小戈壁,二哥最喜欢看你笑了,不哭了好吗?”金戈抹了一把眼泪对他说:“二哥,我写了一首歌词,我念给你听听?军号响,上战场,枪林弹雨无阻挡。军号伴我杀敌寇,打完胜仗回家看爹娘;军号响,去边疆,为了强军家安康,艰苦卓绝又何妨?拓荒天宇多豪迈,使命重担肩上扛;进军号,声声响,志豪迈,步铿锵,两弹一星震全球,五星红旗天下扬。进军,进军,进军艰险,进军荒凉,进军天宇,进军梦想。向前进,向前进,航天铸辉煌!”

潘志军连声叫好。

从医院里走出来的金戈放声大哭。

他们来到招待所,听到潘大海在对金小妹说:“老伴啊,就咱俩的时候,你咋哭都行,在小军面前,你可不能这样啊。”

金小妹的哭声更大了,苏林、金戈、迟晓锋进来,金戈说:“爸,妈,苏林哥哥都告诉我了,我二哥他咋会病成这样啊?”

潘大海说:“孩子们,你二哥的时间不多了,不管你们有多难过,在他面前谁都不许哭。让他安心地走!”

所有人都是泪流满面。

潘志兵和潘光宗进来,金小妹上前抱住了潘光宗。潘光宗打开他带来的密码箱,双手捧着几大叠钞票对潘大海和金小妹说:“大娘,大爷,我带钱来了,这些钱都是我赚的,用这些钱给我二哥治病,够不够?”

金小妹和金戈再次哭出了声。

潘大海说:“光宗,好孩子,谢谢你,你二哥的时间不多了。”潘光宗手里的钞票撒落了一地,他哭喊着要去看二哥,潘大海不让他去:“光宗,你二哥还有好些的事儿要做,别去打扰他。”

0

大漠航天人(34)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