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5)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5)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10/13 16:53:16

第35辑志军病逝天地动容(上)

潘大海和金小妹等人住进了当地的招待所,医院里只留下梁秀,潘志军靠在床头上吃力地在本子上写,停一会儿继续写……

梁秀给潘志军喂饭,潘志军只吃了两小口。梁秀含着眼泪收拾碗筷,金戈和迟晓锋进来。迟晓锋对潘志军和梁秀说:“爸妈的家我们都给收拾好了,二哥,二嫂,你们就放心吧。”

金戈哭了,潘志军笑着对她说:“小戈壁,二哥最喜欢看你笑了,不哭了好吗?”金戈抹了一把眼泪对他说:“二哥,我写了一首歌词,我念给你听听?军号响,上战场,枪林弹雨无阻挡。军号伴我杀敌寇,打完胜仗回家看爹娘;军号响,去边疆,为了强军家安康,艰苦卓绝又何妨?拓荒天宇多豪迈,使命重担肩上扛;进军号,声声响,志豪迈,步铿锵,两弹一星震全球,五星红旗天下扬。进军,进军,进军艰险,进军荒凉,进军天宇,进军梦想。向前进,向前进,航天铸辉煌!”

潘志军连声叫好。

从医院里走出来的金戈放声大哭。

他们来到招待所,听到潘大海在对金小妹说:“老伴啊,就咱俩的时候,你咋哭都行,在小军面前,你可不能这样啊。”

金小妹的哭声更大了,苏林、金戈、迟晓锋进来,金戈说:“爸,妈,苏林哥哥都告诉我了,我二哥他咋会病成这样啊?”

潘大海说:“孩子们,你二哥的时间不多了,不管你们有多难过,在他面前谁都不许哭。让他安心地走!”

所有人都是泪流满面。

潘志兵和潘光宗进来,金小妹上前抱住了潘光宗。潘光宗打开他带来的密码箱,双手捧着几大叠钞票对潘大海和金小妹说:“大娘,大爷,我带钱来了,这些钱都是我赚的,用这些钱给我二哥治病,够不够?”

金小妹和金戈再次哭出了声。

潘大海说:“光宗,好孩子,谢谢你,你二哥的时间不多了。”潘光宗手里的钞票撒落了一地,他哭喊着要去看二哥,潘大海不让他去:“光宗,你二哥还有好些的事儿要做,别去打扰他。”

晚上,迟晓锋陪着金戈在另一个房间里为她的歌词谱曲,金小妹躺在床上流泪,潘光宗坐在她的身边,潘大海站在窗前沉思。潘志兵和苏林聊天。

苏林说:“生活在东风的人想离开,可是离开了又特别想念东风,苏林,你说这是为什么?”

潘志兵说:“东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透明,温馨。可能是因为那个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工作性质,还有咱们父辈的言传身教,给咱们种下了太深的印象,给在东风工作过、生活过的人们都打上了特殊的烙印,他们今生今世都注定被这个烙印影响着,左右着。东风没有社会依托,她就像是一条孤零零的大船行驶在苍茫的大海上。这条大船要前进,就必须要万人一条心,众人齐划桨。那个地方的残酷和神圣是相辅相成的。”

“大哥,你说的对,我们在地方住校的时候,总有人说咱们部队子女骄娇二气。要我说啊,骄傲的骄咱们确实有,东风的每一次成功,给我们带来的就是骄傲,这一点,任谁眼红都没用;娇气的娇我们没有,我们不怕苦,不自私,不小气;我们表里如一,胸怀坦荡。”

苏林看着墙上胡杨的图片又说:“多漂亮的金胡杨啊,在阳光的照耀下,每一片叶子都仿佛充满了活力,远远地望过去,胡杨林仿佛是在燃烧。”

潘光宗说:“再美,一年也只能美十来天。”

苏林说:“胡杨特像大漠航天人。他们成功发射的每一颗导弹和卫星,也只有那几秒钟的轰鸣和灿烂,为了那几秒钟的辉煌,他们默默守在那里,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甚至献出了生命。”

潘光宗说:“有谁知道在戈壁滩上还有这样一群跟胡杨一样傻的人啊。”

潘大海说:“85年7月,上级领导视察发射场时说过的话,是对东风航天人最高的奖赏。他还勉励大家‘我国的航天事业已取得了重大成绩,但距世界一流水平还有不少的差距。要赶超一流,就必须适应国家改革开放的形势,走出去,对外开放,不开放,不交流,将自甘落后’”。

潘光宗说:“封闭的前边儿也要走向世界?不再保密了?”

潘志兵说:“走向世界和严格保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保密不影响走向世界,走向世界却要更加严守机密。东风在70年代末,就对外正式命名为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了,87年8月5日,我们第一次成功完成了为国外提供的发射搭载服务。这是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第一次在世界的舞台上登台亮相。”

苏林说:“潘伯伯,这么多年了,东风还是老样子,东风人的生活条件没有多大的改变。”

潘大海说:“咱们的国家穷,人民不富裕,有人说我们是‘穷上天’,可中国要是没有‘穷上天’的精神,那咱们的国家将会更穷,会更没有地位。”

金小妹说:“现在的条件比过去强不少了,以前呐,想买点啥都困难,现在好多了,基地的市场也开放搞活了,我们现在都不用养鸡了,鸡蛋随时都可以买到。”

潘光宗说:“前边儿的进步和地方比起来实在是太慢了。”

潘大海生气地说:“谁说前边儿慢了,哪儿点慢了?”

潘光宗对潘大海说:“大伯,我懂您的意思。咱们前边儿在航天方面一点都不比别人慢。六十年代的时候,咱们国家没有原子弹、导弹,在世界上就没咱中国人说话的份儿,七十年代呢,没有人造地球卫星,咱们中国人的腰杆子就挺不起来;两弹一星为国家立了大功,大伯,你们就是两弹一星的功臣。”

潘大海说:“我们不是什么功臣,我们只是尽了一个军人的本份。两弹一星的功臣是中国的科学家。”

潘志兵说:“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那么八十年代以后呢,‘航天’就成了世界各国高科技发展的主流了。原子弹、导弹,咱们现在完全可以做到指哪儿飞哪儿、飞哪儿打哪儿了,那么‘航天’呢?咱们总不能干看着别人在搞吧?”

苏林说:“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飞天传奇的文明古国,太应该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宇宙空间了。”

潘大海说:“咱们国家早就制定了高新技术发展规划,这个计划其中一个领域就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

苏林说:“真的呀?要是能把这项伟大的工程放在咱们东风来实施那该有多好哇。”

潘大海说:“咱们的眼睛不能只盯着一个东风,这项工程只要是实施了,放在哪个基地都是好事儿。咱们国家不能再落后下去了,落后是要挨打的。弱国无外交啊,以后的战争打的就是高科技。”

苏林说:“我对东风有着特殊的感情,我想,只要是在那儿工作过的人们都会关注那个地方。因为那个地方是中国最早、最大的国防高尖端武器的试验靶场。那儿的每一次成功,都会让我们多一分自豪,让全中国的老百姓多一层安全感。”

梁秀趴在潘志军的床边儿睡着了,潘志军放下手中的笔,深情地凝视着她,眼泪静静地流淌。

潘志军在心里对她说:“我亲爱的妻子,我要走了,我没有办法继续完成你哥哥交给我的任务了,对不起,这辈子我欠你的,就让我下辈子偿还吧。”

梁秀醒过来时,发现潘志军已昏迷,她叫来了医生,打电话通知了潘大海。

潘大海、金小妹、潘志兵、梁秀、金戈、苏林、迟晓锋、潘光宗等人都来到了潘志军的病房,潘志兵推着罗梦月的轮椅进来,罗梦月扑到潘志军的床前呼喊:“志军,傻嫦娥来看你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

潘志军的眼睛艰难地睁开了,他说:“梦月,对不起!”罗梦月说:“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潘志军对梁秀说:“梁秀,对不起!”梁秀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呀!”

潘志军对潘大海和金小妹说:“爸,妈,对不起!”潘大海说:“小军,你是好孩子,爸妈为你感到骄傲啊。”

罗卫国和李主任、纪工程师、冯工程师一行人来到了潘志军的病房。冯工程师说,潘工,我们都来看你来了。潘志军说:“冯工,纪工,你们来的太好了,我有重要的事儿要跟你们交待,爸,妈,请你们大家都出去一下。”

梁秀把那个本子交给潘志军,潘大海示意房间里的人全部退出,只留下李主任、冯工、纪工。

潘志军费力地对他们说:“我想了很久,这个问题可能是出在这儿,在这儿有个结点,你们看,要是把这儿稍微改进一下,不仅能解决问题,还会更加便捷和安全。具体的步骤我都记在本上了……”

潘志军说着、说着,他大瞪着双眼倒了下去,笔记本从他的手中掉了下来。李主任高喊:“潘工程师,潘志军!”冯工和纪工也呼喊着他的名字。

等在门外的众人听到喊声跑进病房,医生进来看了看仪器,用手合上了他的双眼,护士们开始往下撤他身上的各种管子,缓缓地给他蒙上了白被单。

金小妹哭瘫在了地上,迟晓锋和潘光宗把她给抱了起来。金戈哭喊:“二哥!”梁秀哭喊:“志军,你不能丢下我呀!”苏林、迟晓锋和罗卫国等人都在呜呜地哭。潘大海说:“孩子们,不要哭,让志军安静地走,他太累了。”

潘大海眼含热泪,他的身子明显的晃了晃,潘志兵上前扶住了他。罗卫国交给潘大海一个布包,潘大海打开布包,取出一套崭新的军装,潘志兵给潘志军换上新军装,李主任和纪工、冯工帮着。

梁秀给潘志军洗脸,罗梦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化妆盒给潘志军化妆,梁秀给潘志军梳头,罗梦月给潘志军戴好了军帽,潘大海摘下帽子,立正站在床边,梁秀紧紧抱着潘志军的遗体,金戈抱着金小妹无声地哭泣,潘志兵、罗卫国、迟晓锋、李主任、冯工、纪工等所有人都淌着眼泪,大家脱帽伫立在潘志军的遗体两旁。

0

大漠航天人(35)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