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谁动了他的故事>第0201章 实施细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01章 实施细则

小说:谁动了他的故事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18/11/9 7:39:54

咱们也来看看,条约正文签字以后的说明文字、璞鼎查送回的公函,以及女王维多利亚本人的签收文字——

*The preamble mentions two Chinese negotiators only, KEYING and ELEPOO. The third signature was that of NIUKIEN, Liang Kiang Viceroy.

*序言中仅提到两位中国谈判代表:耆英和伊里布。第三签字人应为牛鉴,两江总督。

We, having seen and considered the Treaty aforesaid, have approved, accepted, and confirmed the same in all and every one of its Articles and Clauses, as We do by these Presents approve, accept, confirm, and ratify it for Ourselves, Our Heirs, and Successors:Engaging and Promising upon Our Royal Word, that We will sincerely and faithfully perform and observe all and singular the things which are contained and expressed in the Treaty aforesaid, and that We will never suffer the same to be violated by any one, or transgressed in any manner,as far as it lies in Our Power.

我们已经看到和考虑了这一条约,在所有的条款和条款中都批准、接受和确认了同样的条款,正如我们所做的那样,我们对自己、我们的继承人和胜利者的批准、接受、确认和批准都是这样的:参与,并承诺在我们皇家的誓言,我们将真诚和忠实地执行和遵守全部的东西都包含在上述条约,并表示,我们将永远不会遭受同样的违反了任何一个,或以任何方式违反,就在于我们的力量。

For the greater Testimony and Validity of all which, We have caused the Great Seal of Our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to be affixed to these Presents, which We have signed with Our Royal Hand.

为了更大的见证和有效性,我们已经把大不列颠和爱尔兰联合王国的伟大封盖贴在这些礼物上,这些礼物是我们用皇室的手签的。

Given at Our Court at Windsor Castle, the Twenty-eighth day of December,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One Thousand Eight Hundred and Forty-two, and in the Sixth Year of Our Reign.

我们在温莎堡的院子里,在十二月二十八的日子,在我们主的年,一千八百四十二,在我们加冕作王的第六年。

(Signed)VICTORIA R. R. 维多利亚(签字)

*号以下的英文,不是条约的正文,而是附属说明,汉语均为有道机译,特此鸣谢。

这些说明文字,除了首段说明了中方签字代表顺序、末段的时间1842年12月28日、地点温莎堡,以及女王签字外,其他段落好像并没有说明个什么——

反正在下英文极烂,怎么看都不像说明文,反倒是像发自肺腑的、激情澎湃的、主仆之间啰里巴嗦的、愉快惨了的抒情散文!

尽管如此,在下还是愿意在此重复一下个人观点:以上这些啰里巴嗦的、愉快惨了的英文书写规则,也已经成了咱们现代汉语的书写规则,或者左右了咱们现代汉语的语法!

根据是:近两百年来,所有的汉语法典都是法律专业人士的成功作品,看懂的人除了专业人士之外就没有几个,无论他或她是什么元还是什么士。

所谓汉语中文专业的元士们,大不了编编字词典、词源辞海什么的,无非比美丽的病句动听些而已,与汉语法典是毫不沾边的。

个人也极其荣幸,曾与法学专业同事搭手起草过地方法规,什么主谓宾、定状补还都是从英语中借来折磨大家的一碟小菜而已,根本用不上,必须全部借鉴英语句式才行。

个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非英语专业的学子们因为英语没过级丧失了自己的专业学位,或者有多少汉语中文专业学子们或者全力自学者靠着汉语文言文拿到自己的专业非专业职称,还是要啰嗦一句——

不是咱们不努力,实在是英语这狗东西特么的太难了!实在是没有咱们汉语中文好学,有了别的专业以后可以完全不学最好了!

就是学也可以不管主谓宾定状补、的地得所、冠不冠词、词性变化、标点符号什么的,甚至可以不管读音如何都可以写东西的。

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是字就行;词就虚实两个,音就平仄两个。

可是这一切都得军事打底,打赢了再说。

军事打赢之前,你我非专业人士写的东西,何尝不是郭巴俩司令给女王编的远东笑话,必须让女王笑掉大牙。

军事优势要打底,仅有穿越和架空还是不够的。

扯远了,收回来,继续说南京和约到了伦敦以后的故事。

如果以为《南京条约》文本就奠定了中英两国之间的一切,也未免太天真了。

和约虽然不是新内阁派员签的,既然承认了,就得负责到底。

所以,向女王递交银子仪式后的第二天,12月29日,首相罗伯特·皮尔爵士又召集内阁会议,会同外相乔治·汉密尔顿-戈登、海陆财相各大臣一起通读、温习、研究和约副本的问题。

有法规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要来真格的了,可惜咱们的历史书籍往往都只写到南京屈辱签约就不再继续条约内容了。

还讥讽英国新内阁无耻接收、认可和约的卑鄙下流。

其实,这次的新内阁会议肯定铭刻在了大英的历史年鉴上,因为此次内阁会议,研究发现了太多马儒翰亦即璞鼎查爵士书写条款的漏洞——

竟然多到了,整个和约都无法执行的地步!

如您所知,条约正文共计十三条,但是除了赔款的第七条六款分期赔付外,其他绝大部分条款都无法施行。

多的不说了,只举第十条的两款——

十、前第二条内言明开关俾英国商民居住通商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由部颁发晓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纳;

今又议定,英国货物自在某港按例纳税后,即准由中国商人遍运天下,而路所经过税关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不过分。

第一款,五处通商口岸的进口货税、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

到底议定的则例是多少?

没写,等于是空格直接放到了条约正文上。

第二款,中方在某港收纳英国货物例税后即准自由贸易;利税是多少?

其他税关不得加重税例;又是多少?

每两加税不过分。到底可加几厘?

仅第十条两款就三处空白,被内阁会议画上了三个以上的问号。

这次新内阁会议一连特么的开了三天,就特么的琢磨这十三条了。

结果,副本抄稿上画满了问号,差不多上百个!

都说咱天朝大爷御批奏折有一套,每天码过万余字,其实是在挑各奏折上不顺眼的地方写上两三条回复罢了。

这样,上奏大臣下回就不敢再苟且。

但这要说,冕大爷的这套跟英国新内阁会议审读《南京条约》文本来,实在是小鬼见大巫,凡是著文敢说大爷吹毛求疵的人,都是泥马没见过这罗伯特·皮尔首相画问号的——

其眼之毒、心之狠、手之辣,是实实在在让咱们仇恨了上百年的,许多丫还在那煞有介事的骂小艾、咒璞总呢!

就不知道,损损这皮尔首相?

这皮尔首相跟死在澳门的英国首任驻华公使纳皮尔勋爵,同名不同姓,一个姓皮一个姓纳而已,且非巧合。

这纳皮尔勋爵冤死了9年,新仇旧恨都让这皮尔首相全给报回来了——

结果,三天内阁会议结束,他简直是命令香港总督璞总:重新订立和约!

当然,语言修辞学上没阿拉这么糟糕,而是在极大恭维、热烈祝贺一番璞总督事业有成,以及履新之后,

一本正经云——

“请速议定和约之配套实施细则,否则我国将空得胜利之名、仅获此蝇头微利而已!”

先后近三万将士,海陆两军浴血奋战三年的巨大成果——光银子就两个600万元,整数1230万元!

就换来,血腥政客们的这么一句话,还特么的而已!

不要说璞总远在香港收到此令不高兴,就是让已经升官发财、正在休大假的郭巴俩司令知道了,也是要吹号召集部下们痛扁这皮首相一通的。

“特么的,竟嫌咱弟兄们拿得太少了!”

0

第0201章 实施细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