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渡者,生于黎明之前>第十四章 心之凋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心之凋零

小说:渡者,生于黎明之前 作者:雨时寸阳 更新时间:2018/8/15 10:32:23

地面上的枯叶被吹起来,飘落到顺棱的身上。顺棱忽然注意到了,天空中有一颗闪亮的星。原来星星不是传说中说的那样,它是不闪的。顺棱忍不住这么想。

老人走了,这里又只剩他和顺灵两个。顺灵她躺在那里,似乎是睡着了。顺棱想看她的脸,但是太黑了,看不见。

顺棱叹息一声,他能感觉到颈血在慢慢地从他的身体里溜出去,空气中的血腥气味也快要被风吹散了。他肩膀微微颤动,身上有的树叶落下来,有的带着粘上的血留在肩膀上。

“嗯。”

顺棱身前的一堆枯叶里传来轻微的声音。树叶抖动着,钻出一个栗色头发的女孩,少年的斗笠还被绳子吊在她背后。

“顺顺?”她轻声呼唤着那个名字,从草堆里坐起来。扬起的树叶被微风轻轻带到她身前,她猛地转过身来,“顺顺!你没事吧!”

“灵儿......我没事,刚刚闻到我的血味吓到了吗?”她面前的黑暗中传来微弱的声音。

顺灵伸手到前面去,“你在哪儿?我看不见你。”她摸到了一只手,她紧握着。

顺棱掌心中也紧握着,那个人的手。

“灵儿,你得快走了,会有人来杀你的。”顺棱笑了,他惊讶与自己现在还会露出笑容。

顺灵抬起头,向着面前的黑暗处,“我知道的。”她说。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滑落,滴在她握着的手背上。

顺棱看见一点闪亮的光从面前划过,他想看着她,但是他扭不了自己的脖子。

“你在哭吗?”顺棱说。

“对不起,顺顺,我不该跑出来的。”顺灵用另外一只手抹着眼泪,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出来。

“你别哭,我不难过。”顺棱说,他听见了那个女孩不断抽噎的声音,“我曾经说过成为盖世英雄,让所有人都认可你,你是救过人的侍徒!但是我不行了,”顺棱自嘲着,他想仰头,这样眼泪就不会从眼角留下来了。“我还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地痞流氓。”

“你......怎么了,顺顺,你别吓唬我。”顺灵抬头,她想摸他的脸,但是她就是摸不到,“你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我就要死啦,刚才那几个狂人咬破了我的脖子。要不是一个老人出现,我现在就不能和你说话了。不过死了也好,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坏孩子。”

“你不是!”顺灵还在哭,泪水从她的下颚滑落,带着星光。“你不是坏小孩,我才是,我是侍徒啊。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要杀我,我才是最坏的哪一个。让他们来杀我好了。”

“不......”顺棱的话被顺灵打断。

“我马上就会被杀了,顺顺。”她说,“我不后悔,你带我看见了侍徒看不见的世界。我好开心,但是我陪不了你了,我就要死了,但是你还会活下去。你要成为最强的逆旅,当一个盖世英雄!”

顺棱没法说话,过度失血已经让他的神志不清楚了,他张了嘴,喉咙却没发出声音。

他想说,我也要死了,你要快点走,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当一个普通人吧!

但是他的喉咙只发出几个“呜呜”的声音。

紫光亮起,顺棱看见了那两只发光的眼睛,顺灵变身了。

“顺顺,你那么好,怕我暴露老是挡在我前面,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在承担。我要走了,我不能死在你面前。但是我想看看你,”顺灵的整个身体被墨水一样的能量包裹,那黑光就像黑夜给她穿上了风衣,除了紫色的眼眸,她全身都被黑色能量外衣包裹。

她转过身,顺棱看不见她的眼睛了。但是顺棱知道她还站在那里,仿佛在向夜空倾诉。

“顺顺,你喜欢我么?”

顺棱没有回答,他回答不了,现在的伤势已经无法让他说话了。

“我知道你回答不了,我看见了,你的伤。”顺灵的声音响起,她转过身看着顺棱。

顺棱看见那双紫色的眼睛里留下泪来,“我的王在召唤我,我必须要去了。”

顺灵转身起跳,顺棱无法看见她的身影,黑暗之中的星光并不能帮助他。

“对不起,我还是当了一个坏人,你是不会喜欢我的吧。”

黯然,凄凉的话语在林间回荡。顺棱终于忍不住,他大哭。

......

涉儿的手已经穿透了傲慢王的腹部,黑色的电光连闪,二人一起从高空下坠。

傲慢王的腹部开始发出疯狂的爆炸,涉儿不得已抽回了穿透其腹部的手臂。

傲慢王依靠腹部爆炸发出的冲击在空中强行改变移动的方向,在空中移动的时候她的腹部就已经复原了。她撞击在地上,地面疯狂地坍塌,广场的地底竟然是空的,傲慢王直接撞击在地下商场的地面上。

傲慢王站起来,她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但是双手双脚还呈金红色。地板被极度的高温融化,傲慢王每向前走一步,店铺的玻璃便被她形成的风压震碎,然后在高温下熔成液体。

黑色的电光从天而降,砸落在傲慢王前方不远的地面上。涉儿显出身形,她的双腿被雷电包裹,黑色的闪电扩散到她的全身。金色的雷电包裹着她的手臂,并缠绕着她的上身。她的身上本就穿着皮甲,黑色和金色的闪电便给皮甲再套上了一层外壳,背上的蓝光披风只有右边一半,扬起时内侧用狂草写出一个“马”字。

傲慢王咳嗽一声,手上的光芒更加亮眼,“原来如此,你们这次行动携带‘核心战力’的人是你。”

“傲慢王,”涉儿身上的两种电光不断闪亮,“你输了。”她的瞳孔变成蓝色,而她的眼眸则变成黑色,电光也从她的眼眸里闪现而出。

两个人之间的天花板迅速坍塌,被她们开了两个洞的天花板已经无法承受住自己的重量了。石块落下,伴随着石块的还有老化并纠缠在一起的电线。天花板大块下落,就像是一场石块的海啸,坚硬的石头砸在地上的瞬间被粉碎,扬尘飞入天空。

滔天的热浪和黑色的电光从两边发出,同时摧毁了中间尚还在空中的大片石头。但是火焰和闪电是不能相互抵消的,它们交错而过分别对着自己的目标冲击过去。

涉儿抖开自己的披风,一腿扫出。黑色和黄色的电光被上下两边的空气挤压在一起,成为了一匹飞出的雷鞭,风压冲击上火焰的中端,火焰疯狂翻涌,已经分不清外焰和内焰。涉儿化为黑金色的一道闪电,从雷鞭造成的缝隙中穿过。火焰呼啸着冲击她身后的商店,电器的爆炸声席卷着整个地下。

傲慢王张开了拥有全部火系同调的护盾,那上面的火光闪亮地像是未曾谋面的太阳。雷鞭抽击上来,但是无法冲破那绝对的防御。

又是一瞬间,傲慢王化成的橙光和涉儿的电光相交,火焰和雷电不分方向地摧毁着整个地下商场。在电光和火光的中心,二人已经对攻了上百次。涉儿闪电一样快速的鞭腿直接踢中傲慢王的肋部,傲慢王在同时用肋部发出的爆炸带来的冲击缓解所受的伤害。再一次对攻开始,两道光芒再一次冲向高空中,雷电和火光疯狂的碰撞,火焰爆炸和闪雷炸响的声音让天地都为之颤抖。

火光再一次被砸落在地面上,热浪把她下方三四只想接住她的狂魔化为灰烬。

辰新只觉得插在胸膛的剑一下子消失了,然后出现在傲慢王的头顶。

涉儿拿着那柄剑,剑刃悬空在那个外表是小女孩的狂神的额头处。

剑刃上不经意发出的微小闪电也足矣要了她的命。

“从你们算计无双开始,你的结局就注定是和他陪葬。”蓝色的电光从涉儿的眼中喷射,她漂浮在空中,蓝色的披风在空气里狂舞。她就像从天而降的雷霆女神,威武昂扬。

傲慢王控制不住从嘴角流出的火焰,狂神是没有血液的,构成他们的是世界的一部分。

“对,我认为他才是掌握核心战力的那一个。没想到还有你这一个掌握了‘马’的人类。”傲慢王自身没有了反击的力量,但是她眼眸中的战意依然在狂涌。她眼中不断升腾起火焰,接着又熄灭。

“让‘明黎’变成狂人是你的手笔,让侍徒附进少年的身体也是你的驱使。对吧?”剑刃在涉儿的控制下刺入傲慢王的额头,她的剑上立刻被缠绕上金色的火焰。

“你也知道,狂神是不死不灭的,就算你现在杀了我,我也可以回到狂神塔复活。”傲慢王睁大着两只漂亮的眼睛,“卑微的矮小的低贱的脆弱的丑陋的肮脏的逆旅,怎么可以杀死尊敬的伟大的威武的强大的震慑的执着的霸气的傲慢王呢?哈哈哈哈——”

长剑刺入了傲慢王的脑袋,只要向下一划,傲慢王就会死去。

“涉儿小心!”荒月出现在涉儿背后,他是最先治疗完毕人。

“逆冰旅剑势——第175势——蓝光影,绝对零度之剑!”

冰剑攒射而出,一道紫黑色的魔光瞬间击碎了化为流光的巨大冰剑。

涉儿想补上最后一剑,她全身布满黑色的电光,准备承受这一击。但是紫黑色的光芒瞬间冲击到了她的背心。

黑电连闪,涉儿瞬间出现在远处。极快的速度让她逃过了那一击,但是傲慢王却得救了。

男子从紫光中显出原型,漆黑眼睛散发出冷冽的光。他和普通狂人一样是没有眼白的,但是少年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在看哪里,漆黑的眼珠里,似乎还有更加黑暗的东西。这个男人看上去年龄不大,和无双差不多,但是他散发出的气息却有一股沧桑的味道。

“他是谁?”少年看着那个散发出死亡气息的男人,刚刚解除雷电束缚的身体竟然冰冷地无法动弹。

“地狱王”辰新的声音带着颤抖,“快走!涉儿,那家伙也是个狂神!”他因为恐惧而变音,但是这没有影响那个男人分毫。

地狱王只是抱着傲慢王,就像一个大哥哥抱着自己还没有成年的妹妹。

“这么贪玩,无双的‘核心战力’还没有夺取,你和这个‘马’打的干什么。而且你分出了一个侍徒和无双同归于尽了吧,你不可能打得过她的。”地狱王按住傲慢王的额头,把流出的火焰补完。

“好了,我能自己站着。”傲慢王把头瞥到一边,“我又不是你的小妹妹,偷偷摸摸去拿无双的东西我可不干。那个家伙是除了黄金老贼以外唯一不卑微不矮小不低贱不脆弱不丑陋的人了。”

地狱王低头一笑,“好,我的小妹妹,无双的‘核心战力’就由我的侍徒来取好了。”

他突然抬手,一道紫光抵消了从天而降的雷电。

“你不可能是两个狂神的对手,即便有一个狂神实力比你弱。”地狱王侧过脸,一只黑色的眼睛瞪着天空中的涉儿。

涉儿把剑指向他们,金色的电和黑色的电交织在一起,“不要太嚣张了,你们到现在伤了我一根汗毛吗?”她的眼中蓝色的电光连闪,直面地狱王的眼睛。

“切。”地狱王不屑地一哼。

一道火光和一道紫光冲天而起,电光和它们撞击在一起。

天空中并没有发出强烈的爆炸,只是忽然静了下来。

少年可以看见天上的光团里三人在疯狂的对战,但是谁是谁根本无法分清,那里只有模糊的光影在不断交错然后爆发出或红或金或黑或紫色的光。

黑光突然冲出战团,紫光和红光不断地追逐。天空中爆发了一场剧烈地追逐战,电光和火光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紫光的冲刺伴随着尖锐的爆鸣。白色的音障不断被突破,他们保持着音速在不断移动。

“逆雷旅剑势——第197势——绝对唯一,金光雷霆!”

“十八层地狱——刀山地狱!”

“超大爆破,给我去死——!”

黑光消失,涉儿从空中跌落,地狱王所化的紫光追击而至,涉儿被击到地面。仿佛压抑了许久的能量终于爆发开来一样,涉儿四周的地面疯狂地碎裂,然后一个个倒卷,飞入天空。

尘土携带着尖锐的岩石碎片飞射而出,没有人能站着。

地狱王笑了,他踩着涉儿的肚子,让她无法逃窜,“‘马’我就收下了。”

他的头忽然被什么给击中了,不像石块什么的,他转过头去,看见一个黄色的斗笠,弹到了天上。

一个拿着竹竿的老人从远处走来,他披着一件蓑衣,很短,刚刚到他的腰。裸露的肢体上没什么肌肉,也并不像普通人的皮肤那么白。

“狂神啊,”老渡者说,“曾经好像有一个叫‘绝望王’的小子来我这要我儿子,然后他被我打死了。”

红光落在他面前,傲慢王愤怒地盯着他,“你是谁?”

“我是......”老人拍了拍手里长长的竹竿,说,“我是渡者。”他把竹竿指向躺着的涉儿,“我是来救她的。”

地狱王冷笑,“难道你还拥有‘核心战力’吗?老人家。”

“看着就好。”老人把手里的竹竿抛出,看着它微微一笑,“来福,别闹脾气了,要开始认真了!”

“来福!”老人大吼。

少年呆呆地看着,他耳边响起爷爷的声音,

“这一杆是通灵性的,我给它取名字叫‘来福’,但是它似乎不怎么喜欢,所以老是不按原形态出现。”这是他爷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在那个岛上的小屋里。

“‘黄金帝遗物失窃案’的凶手到现在还没有寻找到,但是凶手的身份大致已经明了,因为在挖掘执勤战士的遗体的时候发现其中一名战士遇袭时并没有立刻死去。他把凶手画了出来,并用身体挡住那片地面免受摧毁。而他画下来的——是一条巨蛇。”这是涉儿在审判他的时候说的,在那个面向湖边的帐篷里。

少年的记忆似乎在脑中生长,就像刚刚扎根完的种子,它们掺杂不清的根系已经不是该注意的了,幼茎才是主角。

来福化龙,声震星天。

这才是来福的原形态,但是那不是长蛇,那是一条青龙。无翼无翅,扶摇直上。

如果人类是纸上的墨点,那么来福就是蕴含着羁豪之力的书法。

来福的威势已经化为形体,气浪冲击着地狱王的身体,傲慢王瞬间出现在他身旁。“扶住我。”地狱王小声说,他的黑紫色衣袍被来福的吐息吹至身后,紫光在他身上游走。他恢复到了与涉儿战斗时的姿态。

“你是拦不了她的,‘马’的速度是‘核心战力’之中最快的。如果不是为了她的伙伴,她是不会这么简单就被你们击倒的。”

老人没管天空中飞舞的来福,他和地狱王对视。和这些动辄力量惊天动地的人相比,他更像一个到了晚年准备等死的人了,如果不算他冒出寒光的眼神,和他头顶劈闪的巨龙的话。

似乎是验证了他的话,涉儿所处的蹦碎凹陷的地面里粗大的蓝色光柱猛然升起,电甲,披风,雷剑,黑发飘扬。

地狱王身体无法保持平衡,那不仅仅是一个光柱,那里面混合着巨大的冲击力。地狱王立刻横移,脚底划出黑紫色的印记。傲慢王却没有动,她还站在光柱中心,她全身再次变成了熔铸的金红色形态,“刚才没打完,我还没输。”她的眼中也爆发出炙热的金光,“我可是,傲慢王啊!”

“锵!”傲慢王的手刀和涉儿的电刃夹在一起,火星和电光疯狂四散。

“我可是,‘最强逆旅’啊!”涉儿的声音响起,她身上的黑色电光更加闪耀,蓝晶色的披风飞扬在她的右肩,“你们到现在,都没有伤到我一根汗毛啊。”她似乎在笑,但是她的剑又扬起来接着再次和傲慢王的手刀碰撞。

连续的对攻再次展开,两种颜色的光不断撞击,又分开。涉儿连续挥剑,傲慢王连续击掌,她们每一次出手都画出不同颜色的光线,但最终依然撞击在一起爆发出火星和电光。她们每一次出手都像不同颜色的疾电。

老人看也没看石堆里不断闪烁的亮光,他靠在降下来的来福的身上。来福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入地,它只是绕着老人盘了一圈,龙头依然瞪视着不远处的地狱王。

地狱王的眼中紫光连闪,一人一龙带给他巨大的压力,特别是那个老人眼里光芒,比剑刃还要致命。

“怎么,不想痛快地来一场决斗吗?年轻人。”老人笑了,斗笠被战场里发出的气浪吹到了他身边,他捡起来拍了拍,又重新戴回头上。他撩起自己的蓑衣,伸手进去,一把左轮被他拿在手中。

“这是上古时代的东西了,”老人只掏出三发子弹来,他一发一发地填入进去,“四方城出现后就被抛弃了,人们都用威力更大的电铳。”他又笑了,少年忽然发现自己的爷爷很爱笑,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挂着笑脸。

“只是天黑之后,这种古董才连同剑刃一起被人们从被埋葬的过去中挖掘出来。但是没有人知道如何制作了。”老人把枪对准远处的地狱王,“我也只留下三发子弹,如果你想吃一发的话尽管不理来福来攻击我。”他又笑了,冷意四射。

地狱王看着黝黑的左轮枪孔,眼中的紫光更盛。他忽然坐下来,紫黑色的袍子被他坐在屁股底下,粘上不知是谁的尸骨化作的尘埃。

地狱王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的眼珠又变成全黑的,他忽然微笑起来。他的微笑忽然变成了大笑,但是他身上什么能量波动都没有。他只是无目的的大笑,都笑出了眼泪。他眼中忽然紫光一闪,嘴唇颤动。

老人看见了,他的唇形:好,快去吧,灵。

“孙子!快到那个女孩子那边去!她要夺取那个青毛的‘核心战力’!”

少年猛地惊醒,他要去顺灵那边。他在考前就看出了那个女孩是侍徒,他在斗笠里留下了铭文,随时可以移动过去。

“赶紧!要拦住她!”老人开始嘶吼,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微笑,“‘棋子’是绝对不能落在狂神手里的,一个也不行!”

一柄剑从少年身旁飞过来,插在他身前的地上。

“快,用我的剑!”辰新说出这句话时还控制不住吐出血来,他的伤还没有治好,飞出利刃已经牵扯到他肺部的破洞。

“逆火旅剑势——第15势——炎烬之铭!”少年把黑斗篷的兜帽罩在头上,涉儿的剑势连兜帽也恢复了。火焰立刻包围了他全身,他在火中消失殆尽。

......

顺灵已经飞出了林子,她绕着湖岸朝A区的营地狂奔,紫黑色的风衣已经在她的身上成形,但是线条边缘逸散的能量依然昭示此人的实力不可小觑。

少年的斗笠在她的背上,她始终没有丢弃它。斗笠随着她的奔跑而跳跃着,没人注意帽檐处一个小小的剑痕被点亮。

一柄剑插在顺灵身前,一柄环绕着炽热火焰的剑。火焰忽然升腾,罩着兜帽的少年从火中走出来。他落地,拔出那柄剑,兜帽被他掀开露出里面一半变红的头发。

“顺灵,”少年说,“别过去了,我不想和你打。”

顺灵的眼睛也变成了和地狱王一样的纯黑色,她身上的风衣透出紫光,如同紫色的水彩点染在涂黑了的画纸边缘。

“为什么?我是侍徒,你应该杀死我。”顺灵头发上的栗色已经消失了,纯黑的短发扬起,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她自身的能量四溢。她踏前一步,两把能量短刀出现在她手中,“我是侍徒!所有人都想杀了我!即便我愿意和你们友好相处!凭什么,只有我会这样?”黑紫色的能量爆发,顺灵凌空飞起,紫色的水彩为她勾勒出一双翅膀,现在的她就像回到世间的黑暗天使,美丽,但是致命。

少年的剑瞬间变成熔铸的金红色,辰新复制出的傲慢王的力量还残留在剑上。“我曾被侍徒附身过,也看见过侍徒附身别人。”他的剑架住了顺灵的剑,眼神之中仿佛亮起金色的光。顺灵再次出刀,刀身带着浓烈的黑光,就像毛笔随意一画,刀芒已经隐没在黑光里。

“逆火旅剑势——第121势——一剑火芒!”少年立即同调,剑刃接上刀光,巨大的能量开始爆发,一个紫黑色混合着金红色的圆球从刀剑相交的地方爆发开来。

尘烟和光芒散去。

少年躺在地上,而顺灵抓在他的喉间。她身上的风衣随着湖上吹来的风渐渐破碎,头发也变回了栗色,但她的眼睛依然是纯黑的。

“为什么不用更加强大的剑势?你完全可以用那把偷取了傲慢王的力量的剑刺穿我的心脏。”

“放弃吧,”少年看着她的眼睛,“侍徒是什么样子我都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有心的侍徒,你有爱着的人。”

“我是侍徒,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顺灵的指甲刺入少年的喉间,浅浅地,连血液都没有流出,“顺顺的快要死了,我要让他活过来就必须夺取王所说的那件东西。”黑紫色的风衣又回到了她的身上,随着湖面吹来的秋风,无声地飘着。

“我要让我爱着的人活回来!你是拦不住我的!”顺灵眼中流露出狰狞的色彩。

“即便你知道你回去以后就会重新和地狱王融合在一起!你永远会忘记你所爱着的人!顺棱也永远见不到你!”少年青筋暴跳,他狂吼着,他看着她,看着她眼角流出泪水。

“那又怎么样?我是个侍徒,我本就不该和他在一起。”顺灵放开了少年,但她仍然按住他不让他行动。

男人的手环绕住顺灵的腰,将她拥入怀中。

“灵儿......”他竟然说出话来,他的脖颈如同撑炸了的自来水管,颈血狂飙出来,弄脏了他一身。

顺灵靠在他的怀里,栗色的头发被他的血染红,“顺顺,你再忍一会儿就好,我马上拿到东西就回来救你,好吗?”

男人没回答,他只是把头靠在她的肩上,用破损的喉咙发出嘶哑的柔情,“我也喜欢你。”

“你......”涉儿的眼泪狂涌而出,她转身对上了心爱的男人的眼睛,一双野兽一样的,整个眼珠都变成黑色的眼睛。

“灵儿,我也喜欢你。”狂人再一次轻轻呼唤,他嘶哑的嗓音更增添了某种神奇的浪漫。

顺灵被他拥入怀中,她也反抱住他,“我也是...我也是...顺顺...我爱你啊!”

“灵儿,我也喜欢你。”狂人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话,接着,他用手贯穿了少女的心脏。

血液疯狂流出,在星光照耀下,闪耀出飘零地爱恋。

“你是有心的。”顺灵在死前回忆起少年的那句话,她吻上狂人的唇,带着最后的生命。

血液从她的心脏处绽放,就像转瞬即逝的红色昙花,在一夜之间凋零。连同她不同于其他狂人的心。

“灵儿,我也喜欢你。”狂人还在说,他的颈血已经流光了,他们倒在一起,湖水被血液浸染,波纹上闪耀着的星光把狂人和侍徒的血照亮。

少年一直坐在那里,直到战斗结束后被负责扫荡的逆旅发现。

他再也没忘记,哪像昙花一样绽放的热血,和爱恋。

1

第十四章 心之凋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