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渡者,生于黎明之前>第十五章 秋末之序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秋末之序曲

小说:渡者,生于黎明之前 作者:雨时寸阳 更新时间:2018/8/16 9:12:25

大战在顺灵倒下的同时结束了,谁也没有预料到。涉儿再一次穿透了傲慢王的胸膛,傲慢王死了,她化作一团金红色的火,向北飞去。地狱王在傲慢王在大笑之后疯狂地扑向被来福保护的老人,老人只开了一枪,所有人都惊呆了,巨大的能量在子弹击中地狱王的身体时爆发开来,那是带着炙热的白光,靠近的狂人全部被狂暴的能量毁灭,连带着整个广场。地狱王死了,死在一颗子弹之下。一缕紫光从白焰的阴影中飞走。

巨大的能量同时也波及到了一旁冲锋出来的逆旅,他们一样变成飞灰,随着秋风撒入湖里。

......

少年和老人一起站在树林里,两名逆旅跟在他们身后。

少年甩了甩手里的木棍,火焰忽然从棍上升腾起来。那是明星留给他的自制火把,少年到现在才记得用。少年蹲下来,用手拂去地面上的落叶,他看见了一只手,那只手的主人的头已经被来福咬去了。他拔出剑,“飞剑势。”他轻轻地说,地面上的落叶被剑刃所带地气流卷到两边。

他把火把举高,这片林地被火光照亮。

飞舞的流焰朝湖面飘去,少年闻到一股血味。地面上有一道显眼的血迹,那条线从狂人的脚下一直延伸到这里。他沿着那条线向前走,一直走到深处的一棵树下。那棵枯树的下端,大滩的血液从树干流进地面,甚至渗透了枯黄的树叶,裸露的地面殷红一片。

一具无头尸体依靠在树边,它一只手伸向那摊血,点点血渍粘在它的手臂上。尸体的另一手垂在地上,显然它的手是被拉扯过去的。

“那个小子被我治疗之后就靠在那棵树下。”老人指着那棵满是血迹的树说道。他的蓑衣被腐蚀掉了一大半,现在已经无法罩住他的手肘了。“那个女孩子就在那旁边。”老人又指那个狂人尸体的前面。

少年看清了,狂人尸体的手还是紧握着的。

“看来,他一直认为手里攥着的是顺灵的手吧。”少年看着那滩鲜血,他低头下去闻了闻,“在她被地狱王通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一直牵着一具尸体的手啊。”少年笑了,笑声中泛出苦涩。

“所以他狂化了,是因为极度懊悔,恐惧,和绝望了吧。”老人看着少年身前的那具尸体,“恐怕还不止,那个女孩也在对着那具尸体倾诉,你没有发现尸体的身体有点不协调吗?”老人比了个手势,他一个手掌直立,另一个手掌慢慢向直立的手掌前面倒去,“如果只有一边受力,这具尸体会朝树的那边倒过去,但是它直立着,这是二力平衡的结果。”

少年猛地转过身,“你说他们两个终于表白的对象竟然是一具无头尸体吗?”他瞪大了眼睛疯狂地咆哮,“你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情谊有多重要!这也...太......”少年一手捂住自己的脸,他弯下腰去。

老人默默地看着,良久,他转过身朝等在林外的逆旅挥挥手。逆旅们点点头,老人没有管在那血泊旁哭泣的少年,自顾自地说:“在这个黑夜里,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奇怪。”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似乎在一句话间变地苍老了,“我见过太多了,比这件事还要令人难过的不在少数。习惯就好了,想要活的不累就要学会适应。”他似乎笑了,但他的喉咙只是传出嘶哑难听地呜咽声。

老人走出树林,逆旅们早就在外面等他,林里吹来的风还是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老人忽然咳嗽起来,“看来我是老了,老人就是容易回忆起以前的事。”他摇摇头,带着逆旅们走了。

“如果只有变得冷血才可以好好活的话,我宁愿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狂人。”少年的声音从他身后的林中传来。

......

老人带着逆旅们回到了营地,荒月和辰新已经等在那儿了,他们身后召集着此次大战的幸存者。

“死了很多人吧。”老人说,他把拿在手里的斗笠戴在头上。凉风吹起了他露出的长长的白发,“小丫头呢?没想到她居然拥有核心战力,果然我的儿子没白打到夜皇城下去。”

“少年呢?他没和您一起吗?老年。”荒月说。

“怎么?”

“战斗还没有结束,这些孩子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我准备把他们带回城去再赶回来。”荒月叹息一声,“接下来的战斗只有真正的逆旅才有能力接战了,虽然他的实力接近我们这些候补,但是我不想让他白白送死。”

辰新突然出现在荒月侧面,两剑相击,同样的颜色:逆火旅剑势——第1势——瞬间沸腾!一个戴斗笠的身影被击退。

“我是绝对不会走的!我要留下!”少年死死地瞪着荒月,两眼通红。

他的腹部突然受到重击,好快!少年还没有反应完,他就被涉儿的膝击悬空。他全身砸落在地上,全身传来剧痛,他看见制式的长筒靴才在他握着剑的手上。

“身为一个逆旅就要有在危难时刻保护自己的生命的义务,你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冲向傲慢王,全身范围的骨折还不能让你知道实力的差距吗?笨蛋玩意!”涉儿的脚更加用力,少年无法控制地松开了手里的剑。

“面对侍徒!在能够一击必杀的时候选择放弃机会,你是有多少条命可以挥霍?你是要我闪电一般地冲到你身边多少次?”涉儿扯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地面提起,悬在空中。“你的实力,对上我们这个级别的人就是被秒杀!甚至普通的狂人在你不知道的时候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她的眼睛还是蓝色的,电光在其中闪烁。

少年掉在地上,他猛地爬起来,涉儿已经不见了。

“你回不回城我不管,你要是留下来送死,我是不会再去治疗你了。”

涉儿的声音逐渐消失,仿佛声源已经移动到远方。

辰新走过来,他摸摸少年的头,“不是我看不起你,兄弟,现在你还没有完全掌握我的流派,我这次都差点被傲慢王给生生打死,你还是回城去吧。”

少年偏过头去,不去看他的眼睛。

“唉。”辰新叹息一声,往帐篷那边去了。

荒月看了少年一眼,接着转身看着老人。老人把斗笠戴在头上,遮住了他的眼睛。老人从蓑衣里拿出那把左轮,火光照在上面反射出银光。

他把枪交到少年手里,“这不是普通的枪,里面的子弹是‘芯弹’,虽然只有两发了,但是足够你防身了。”他拍拍少年的肩膀,“孙子,爷爷只能帮你到这了。你一定要活下去......不论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绝对要活下去!”他站起来,跟着辰新去了,“这是爷爷始终活下来的秘诀,爷爷已经失去好多东西了,但是爷爷不想失去你。”他摆摆手,手里抓着那顶和少年一样的斗笠。

......

少年的剑冒出蒸汽,剑刃因为急速升温而变成了金红色,他向前挥剑,热量席卷而出。他接连挥剑,飞扬的剑气带着高温,面前的山壁开始崩坏,毫无预兆的崩坏。

剑刃忽然挣脱了他的手呼啸着飞出,插入对面还未坍塌的山壁里。

火光炸响,石块蹦碎。

他呼出一口气,坐在地上。他按着自己的额头,他头上的头发依然是一半红一半黑,他轻敲自己的脑袋,就像涉儿敲他一样。

他忽然皱起眉头,但是他在笑,“你让我活着,但是没有你们我也活的不快乐啊,爷爷。”

他站起身,把斗笠戴在头上。身上穿的黑斗篷还在他身后飘着,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到石堆里去把剑捡起来,然后顺着山岩的斜坡跳走。

“日出呢”

“甘霖呢”

“还有你承诺过的圣地呢”

“杀戮的土地啊”

“何时才能穷尽”

“那还有你说”

“我们曾共有的一切呢”

“你是不是忘了”

“我们曾流过的血”

“你是不是忘了”

“废墟边哭泣的海岸”

歌声还在继续,少年回到了火堆边。

收音机被涉儿拿在手上,她静静地听着,似乎又从那个最强逆旅变回了只有二十不到的女孩子。回岛上以后涉儿就很少出门了,饭都不来木屋那边吃,每次都是由辰新把饭给她带过去。这是少年第一次看见她,少年怕干扰到她,自己轻轻地坐下。火堆边摆了几个窝头,他拿起一个塞在嘴里嚼着,生怕发出一点声音。他突然感觉喉咙处卡住了,他根本不能呼吸,少年心里苦,要是平常叫涉儿帮他拍两下就咽下去了,但是现在万一涉儿给他补一脚那就完了。

他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涉儿似乎听歌听地入了迷,根本没没有注意火堆对面的事情。

少年被噎地快要死了,他赶紧往木板屋里冲,爷爷可能还有点竹奶可以帮他顺顺。刚没走两步就摔倒在地上,“你能再蠢点吗?”涉儿的声音响起。

少年身体一僵,他预感狂风一样的怒骂就要来临了。

涉儿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使劲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少年被敲得痛呼一声,喉道里的馒头被咳了出来,“咳咳,呃......”少年猛地干呕了几下。

涉儿轻轻拍他的背,少年才顺过气来。

“对不起,咳,涉儿。打搅你了。”少年低着头不敢看她,“我不是成心想跟你做对,真的。”他低着头,红发不断颤动,“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们从我眼中消失之后,就像顺棱他们一样,再也见不到了。”

涉儿看着他低垂下去的头,又往他的头上使劲敲了一下。少年头上又是一痛,“啊。”他叫了一声,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拉住,然后他向前栽倒。

涉儿把他的头抱在怀里,紧紧地,少年想要挣开,但是涉儿就是抱住他,他感到后脑勺上滴上了两滴清凉的泪。

“你当我不想吗?”涉儿轻轻地哭着,少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开朗的女孩会悲伤,“我也想让你好好活着,这次不是狂神那么简单!万一你在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死......死掉了,那我们大家该怎么办!辰新,荒月,你爷爷,还有我,难道不会悲伤吗?不会哭吗?你还不能保护自己啊!”

涉儿的拥抱变地越来越紧,“我的亲人本就只有那几个人,无双死了之后就剩下你们了,你也是我所认定的亲人啊,我怎么忍心看见你们死,看见你死。”

少年就这样任她抱着,他的头埋在她的怀里。少年又想起了那个夜色浓郁的晚上,星光照耀下的那个拥抱,狂人和侍徒的拥抱。他也像回抱涉儿,但是他就是抬不动自己的手臂。

他突然觉得如果时间暂停了多好,强大到连涉儿都不对外人说的敌人,永远不会出现,他们什么人都不用死,谁也不用死。

“爷爷,旺财呢?”少年突然问。躲在后面偷看的老人赶紧一脸正义地走了出来,“小小年纪,就想着谈情说爱,”他把斗笠遮住自己的脸,“不过老夫喜欢。”

涉儿的脸瞬间红了,她把少年放开,让他自己走进了房间。

少年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现在他已经长的很高大了,睡在沙发上的时候老是两条腿站在地上。“爷爷,竹竿可以修复吗?”

老人诧异,“你问这个干什么?”

“可不可以?”少年没回答他的问题,又一遍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竹竿可以复原,只要把断掉的两段找到,然后把醒泉浇在两节中间......”老人的眼神忽然变锐利了,“你不能去!”

他站起来,“我忽然想起来,那次出的事故我一直没问,你绝对到岛后面的湖上去了吧!”少年见过他的眼神,那个面对地狱王都毫不退却的眼神。

“你经历了什么,我用脚指头想现在都能想出来了。”老人按住他的肩膀,“你不能再唤醒它!那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那个铁龙!”

少年惊了,他被爷爷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但他立刻用力,“我必须去!我要让旺财复原!黄金狮子一回来,那么胜率就越大!”他的眼中流露出决绝地神采,“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涉儿这么跟我说。那你们也都是我的亲人!我要留下,但是我不要托你们的后腿,所以我要力量!让我快速达到最强逆旅级别战力的力量!”他反过来把老人推在墙上,来福化作的狗头又把他按回床上。

“我出去吃饭了,这种事不要再提。”老人拉开门,少年眼中的火焰黯淡下去,“但是你一定要去的话就带上枪。”老人叹息一声,出门去。

......

小船停在岸边,少年把自己的东西放了上去,葫芦,旺财,剑,枪,一根长木板。他穿着逆旅服,头上戴着斗笠,黑斗篷披在肩上,但是只留了一半。

少年跳上船,他回望了一眼大戈壁里点燃的营火,用木板划起了船。

......

涉儿的屋内。

“他走了吗?”涉儿问,老人和辰新围着她坐在火边。

“嗯,多亏了你才能让他按照计划行动。”老人看着火堆,把帽子拉低,“不过我也被你的演技给惊讶到了。”

“谢谢。”涉儿的语气变地冷漠,“希望他能活下来吧,我确实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辰新忽然说,“那......”

涉儿指着天上,打断了他的话“别说,有人在听。”

她拿出两张大纸,一张上面画着整个岛的地图,一张是空白的。她拿出炭笔,在白纸上写:现在开始就在纸上写,每个人不能够打断他人的发言。我先写出敌人大致的实力。

然后她在纸上写下两个字:龙将

......

秋末,迷蒙地雾从湖里生起,就像春天的那场大雾。

雾气流动着,一点光都透不出来,事实上也没有任何光芒。

涉儿站在戈壁上,她看着前方,雾气在她眼中都变地淡了,她一直盯着天空地那颗星,从所有战术讨论完毕后就开始这样了。

少年还没有回来,已经到秋末了。

雾里忽然出现了亮光,一个剪影被投射到白色的雾气上。

涉儿突然站起来,她一挥手,辰新出现在她身边,他用剑势释放出火焰,黑暗被照亮。

一名带面具的人类从湖面走过来,他身旁还跟着一个青年。

“什么人?”涉儿沉声说,辰新已经准备好了剑势,他的剑上亮起金红色的光芒,那是从傲慢王那里复制的力量。

“呵呵,你问我什么人?”青年说,他和煦地笑了,“人们都称我为‘夜皇’不知你们听没听说过?”

1

第十五章 秋末之序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