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四章出发之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出发之前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9/19 13:04:24

“报告长官——”

“讲。”

“长官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召我们到这里来?”

“这是机密,你现在无权知道。”

“报告长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知道?”

“在我觉得该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就可以知道——现在归队。”

“是。”

一个敬礼之后,柳琳退回原位。

沈言抬腕看了一下表,视线扫向面前四人,“现在是八点十五分,你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做准备,下楼往左三十米有‘军人社’,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上那里去准备,身上没带钱的,写欠条或者向我开口借都可以。”

董玉峰上前一步,一个敬礼,“长官,我能不能问一问我们要去哪里?”

“出远门。”

“长官,我能问问我们要去多久?”

“不能!”

“长官,我家里就我妈一个人——”

“军装和你妈,你现在只能选一样,要么留要么走,你自己看着办。”

看都没看董玉峰一眼,丢下这句话,沈言转身就走,“我在楼下等你们,你们还有十四分钟做准备。”

“报告长官,‘军人社’没有女人用品,我要申请外出。”

“记住我的话,从你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你就不再是个女人。”沈言头也不回的答道。

“咱们以后可有得罪受了。”看了看空荡荡的门口,董玉峰眉毛一扬,一扫另外三人,“我说哥几个,走吧,现在可是连十四分钟都没有了。”

“谁和你们是哥们?”柳琳说上一句,率先向门外走去,“本小姐现在就去打报告,要求更换长官。”

“只希望我死的时候不会太难受!”看着前面三人的背影,想到沈言的年纪,成忠忍不住在内心发出一声哀叹。

……

烟是男人和男人之间拉近距离的最好武器。

当成忠四人急匆匆走向“军人社”的时候,通向营区外面那条道路的一旁,沈言站在敞篷吉普边,接过陆矩武递来的香烟,掏出火柴,为两人把烟点上。

陆矩武,军统局交通科科长。交通科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秘密传递文件、为各地情报站情报点运送枪支弹药和各种专业器材,除办公室人员外,该科其他成员的身份皆属绝密,其办公地点与督察室同在海关巷一号。

虽然在一个地方办公,两方人员却没有什么交集。

不管是哪个部门的督察,哪怕只是县一级的地方督察,都属于人厌鬼憎的角色,军统局的督察更被同仁冠以“小报告”的名号,又因为在一个地方办公,以至于每当交通科的人说出海关巷一号的时候,每一个听到的人无不显露出敬而远之的表情来,连那些到交通科办事的人在进出这里的时候,也都带着尴尬,好像他们掩饰了他们来此真正目的似的。

久而久之,无论是海关巷一号还是交通科,都成为了督察室的代名词,而交通科也以这样的方式,被同仁们从脑海中抹掉了。

有这样的“关系”在,交通科的干员们就是想不对督察室心怀仇恨都难,以至于督察室的人到沦陷区各情报站去行使他们权力的时候,也不得不向秘书室甚至老板申请特许,否则的话,接下来的路,刀尖上跳舞对他们来说都算是轻的,那根本就是在油锅里洗澡。

一人一口烟喷出,原本在路上遇见了也是视而不见的两个人,像是一下子就变得熟悉起来,给外人一种印象,这两人即便不是老友,也绝对相差不远。

沈言不知道陆矩武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身为督察室的督察,督察室和督察室里的人在局里是个什么状况,他心知肚明,虽然“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话在军统局这样的地方是根本不成立的,不过对陆矩武向他展现出的好意他也没有去拒绝,怎么说多见到一张笑脸总还是好的。

“沈老弟莫非也要去上海?”

看了看成忠四人急匆匆赶向“军人社”的身影,陆矩武单刀直入。

陆矩武之所以找上沈言,是因为他刚刚才得知,局总部从各部门抽调出的人员组建的数支奔赴上海的特遣组,只有督察室沈言率领的这支,是由代理主任秘书毛人凤亲自组建并经老板核准的——毛人凤毛森,傻子都猜得到,这两个江山人之间存在着的那种不可言明的关系。

比起督察室里的这些督察们,陆矩武的消息无疑是灵通的,或许是出于时常将交通科给遗忘掉的愧疚,那些告知他消息的人往往会向他透露更多,在这之前,他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人事室将在明年升格为人事处,而督察室也将合并到未来的人事处里去。这消息,陆矩武相信,只怕是督察室的一把手郭寿华都未必知道。

因为这样的变动,未来的沈言绝对能在人事处里担当起重任来。当然,这也要沈言能从上海活着回来才行,可正因为这样,现在才是烧冷灶最好的时候,只需付出一点点,未来怎么也能获得一些回报,何况又不需要他去付出。

以陆矩武的身份,知道他要去上海执行任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沈言并不觉得意外,可沈言又哪里知道陆矩武此时心中所想,弹弹烟灰,他不置可否的说道:“陆科长的消息可真是够灵通的。”

陆矩武脸上显出愧疚来,“沈老弟血性,陆某不及,实在惭愧!往日里多有怠慢,还望老弟别往心里去。”

沈言笑了笑,“怠慢谈不上,不过是督察室和交通科少了些往来而已,陆科长客气了。”

犹豫了一下,陆矩武开口,“沈老弟此去路途艰险,上海又是狼豺盘踞之地,陆某有一忠告,就不知当讲不当讲——”

看陆矩武很是郑重的样子,沈言神情一下子变得郑重起来,“陆科长您请讲。”

“我给你的忠告就是,小心自己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联系局里的人。”

作为督察室的督察,关于背叛和叛徒这种事,沈言知道的可比陆矩武多得多,此次毛森在上海被日军宪兵队捕获,就是被自己人出卖,而在之前,毛森在出任杭州情报站站长时,也是因为自己人的出卖最后落入日伪之手,而那个出卖他的人,竟然还是从临澧特训班出来的。

“谢谢陆科长的忠告,非常感谢。”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陆矩武的一番好意,于情于理都该向人表示感谢。

陆矩武当然知道自己给沈言的提醒无异于在说废话,他也看出了沈言对他的敷衍,不过凡事都需要一个过渡,烧冷灶也一样如此。

“怎么说待在一个地方也有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你,这样吧,我就告诉你两个地址,兴许到上海之后你会用得上。沈督察你记好了——”

说到这里,陆矩武俯身过来,贴到沈言耳边,报出了两个在上海的地址。

“记住了没有?”报完之后陆矩武又问了一句。

沈言点头,然后问:“这两个地址有什么用?”

下意识的,陆矩武看了看四周,这才悄声说道:“第一个地址是个秘密仓库,枪支弹药、吃的、穿的、用的里面都有,数量绝对够用,另外还有几部电台,这些都是美国海军出的钱,说是为局里在上海的行动提供支持。仓库刚建成不久,本来是准备提供给毛森的上海行动总队做备用的,现在自然是用不上了。你记住了,一旦开启了这个仓库,不管里面的东西用了多少还剩多少,最后都必须把这个仓库给炸掉,要不然局里和美国人那里我都交不了差——拿着,这就是那个仓库的钥匙,锁的位置就在……”

说着,陆矩武把一把钥匙塞进了沈言的手里,然后接着说道,“第二个地址,是行政院的那位在上海建立的备用电台,频率密码都是现成的,从来没使用过,紧急情况下,你可以用那里的电台和局里取得联系。好了,你的人也出来了,我就不多说了,预祝你此番上海之行马到成功。”

沈言一惊,“行政院那位?你是说……”

“孔家!那电台就是孔家找到我,我用局里的通道顺带给他送过去的,你知道就行了,切不可外传,这事我还没上报,都不知道该不该上报。”

虽然不知道陆矩武为什么要这样做,但陆矩武送出的绝对是两份“重礼”,对他在上海的行动绝对有莫大的帮助,沈言知道这一点,这让他对陆矩武充满了感激。

向陆矩武使劲一抱拳,沈言重重说道:“感谢陆科长送我的这两份大礼,沈某今日就厚颜收下了,待沈某能从上海归来,再行谢礼。”

沈言的表现陆矩武全都看在眼里,这正是他需要的结果,哈哈一笑之后,陆矩武伸手和沈言握了握,嘴里道:“都是为党国效力,何须言谢,就不耽搁沈老弟的行程了,陆某先行告辞。”

说完,陆矩武转身离去。

没等陆矩武走上几步,成忠四人就提着买来的东西跑了过来。

沈言掏出了车钥匙,看了看眼前的四个人,“你们谁会开车?”

“我!”谢天临、董玉峰和柳琳齐声道,成忠却一声不吭。

沈言看向了成忠,“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叫成忠,二处一科的,临澧班毕业,我有没有说错?”

成忠一个立正,“没有,长官!”

沈言说道:“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一个从临澧班毕业二处一科的,他连车都不会开?”

“不是长官。”

“既然不是,这车就由你来开。”

“是,长官!”

接过沈言递来的车钥匙,成忠坐上了驾驶位。

沈言坐进了副驾驶位,手向另外三人一招,“都上车。”

“是,长官!”

三人迅速跳进了车厢。

“我现在有些明白英国人这句‘生活是银,沉默是金’谚语的意思了。”柳琳在嘴里小声的嘀咕着。

4

第四章出发之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