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十章恶从胆边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恶从胆边生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9/25 13:05:44

“我敢断定,那帮人绝不是特务团的,特务团的人要敢动我们中统,除非他们长了一副狗胆!”

“不是特务团的人那是哪儿的人?”

“猪脑子,自己想想看,谁总是和咱们作对?”

“废话,除了军统还能有谁。”

“算你猜着了,他们就是军统的人,而且我敢肯定。”

“既然这么肯定,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说你是猪脑子你还真是猪脑子,我刚才要说了,咱们这些人早被灭口了,现在哪还有机会在这里喘气。”

国民党随县县党部里,当那间原本关押共产党人的秘密监狱的大门重新关上,秘密监狱里,那些被关押起来的中统情报人员立刻像煮沸了的水,一下子沸腾起来。

一声叫声响起,“大家看,这里怎么会有一串钥匙?”

“在哪儿,我看看。”

“那儿呢,看见没有?”

“看见了!看见了!有什么办法……吴大个子,这里就你个儿最高——身高腿长,你把腿伸出去,看能不能把那串钥匙勾过来。”

“等等,这会不会是军统那帮人设下的陷阱?”

“什么陷阱?”

“你们没看见这里一个看守都没有吗?还有,那么大一串钥匙掉在了地上,你还真当军统那帮人连串钥匙都看不住?你们想想看,咱们要是拿了钥匙,他们不就正好给我们安上一个‘企图逃狱’的罪名,以那帮人的心狠手辣,还不把我们给‘突突’了。”

“应该不会吧,这要是追查下来,就是戴笠那王八蛋也保不住他们——”

“什么不会,大哥,你可得搞清楚,咱们这里是前线不是重庆大后方。”

“前线又怎么了,难道在前线他们军统的人就敢为所欲为?”

“谁说是他们干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是他们干的?日本人、‘汪伪’、共产党的新四军和游击队,想灭咱们的人多了,怎么就一定是军统?”

“有道理。我说,要不咱们再等等?”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不如请示一下丁站长。”

“这主意不错,我来——丁站长,丁站长……”

听着手下在隔壁呼唤他的声音,丁重杉既惭愧又庆幸。

手下的议论声他也听到了,可他也拿不定主意,那串落在铁栅栏外面的钥匙,到底要不要让手下的人去捡起来,因为手下说的每一句话在他看来都有几分相当的道理……堂堂一个中统局的驻外站长,竟如此的患得患失,连这样的主见都没有,这让丁重杉很是羞愧。

好在军统那些人是将他单独拘押的,没有把他和一帮手下关在一起,而他所在的这间牢房又刚好在最靠前的位置,别的牢房的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这又让丁重杉很是庆幸,要真在一室又或者被瞧见,面对手下的再三问询,这脸岂不丢大了?

“咱们叫了这么半天,站长怎么连吭都不吭一声?”

“你又不是没看见,站长还没出大厅就被气晕了,这会儿肯定还没醒过来。”

“这么长时间还没醒过来,你们说,丁站长会不会是——”

“是什么呀,你这人,以往挺干脆的一个人,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你是不是想说站长其实早就醒过来了,怕我们问他外面的那串钥匙该不该捡,所以就装晕……”

“喂,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往我头上栽,这里的兄弟可都是亲耳听见了的,还有隔壁的那些弟兄——喂,我说隔壁的兄弟,麻烦你们到时候给做个证。”

“竟敢目无上级,等老子出去非收拾你们这两个家伙不可!”

丁重杉的内心在咆哮,可转来转去的脚步却比早先轻了很多……

“哐当”一声,有人打开了外面的铁门。

想都没想,丁重杉当即往地上一仆,动也不动——“唉,太丢人了!”丁重杉的内心发出一声哀叹。

脚步声响起,由远而近……在隔壁,脚步声也停了下来,随即,一阵阵的惊喜声飞进了丁重杉的耳朵里。

“小李子,你怎么来了?”

“喂小李,军统那些人要什么条件才肯放我们,你问没问过他们?”

“小李哥,待会儿你回去的时候麻烦你给我家带个话,就说我出差去了。”

……

各种声音里,一个高亢的声音猛然响起,“各位,各位,听我说,你们听我说!那些战区司令部的宪兵早就走了,现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所有的声音消失,这个由一个巨大仓库改建的秘密监狱里,一片安静。

好一阵之后,有一个声音响起,带着犹豫,“你是说,军统的人……走了?”

“是不是军统我不知道,反正外面没人了,早走了!”

“早走了你他妈怎么现在才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牢门给老子打开,端茶倒水时候的那些机灵劲儿都上哪儿去了,连这点眼水都没有?”

“各位稍等,我这就开,这就来开。”

……“咣当”一声,隔壁的牢门被打开。

“各位兄弟稍等,我先去把站长接出来。”

一个声音很是殷勤地说道,这声音丁重杉听得出来,正是他准备在出去之后让其好看中的一个。

牢门打开,好一些的脚步声从外面涌了进来,身体被人抱了起来,然后又被人轻轻的摇晃着,“站长?站长?站长您醒醒,站长您醒醒……”

还好,抱他的这个人不是那个准备让他好看中的一个,这让丁重杉心里好受了一些。

持续的唤醒声中,丁重杉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要再装下去就该过头了,于是他决定“醒”过来。

“嗯——”

很是微弱的一声之后,丁重杉将眼睛启开了一条缝,让脑袋轻轻的左右晃了晃,又在“站长您醒了”这声一听就是装出来的惊喜中,丁重杉慢慢将那条启开的眼缝撑大。

“我……我不是在大厅吗……这是哪儿?”

“站长,您现在是在咱们自己的监狱里。”大概是觉得这话连自己听着都觉得别扭,这人又赶紧补充,“站长您不知道,是军统的人把咱们关进来的——站长您现在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你先放我下来,让我起来。”

“是……站长,您小心一点。”

站起来之后,丁重杉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四周,开口,“怎么就你们几个,其他的人呢?”

“站长,他们在隔壁,还没放出来。”

“那你们一个个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放出来!简直就是一群饭桶!明知道他们是军统还让他们抓?军统抓你们,你们就让他们抓,你们就不知道反抗?他们有枪,你们手里拿的就是烧火棍?党国怎么会养出你们这帮废物……你们这是上哪儿去?开个牢房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站长,我这就去追军统那帮人,要被我追上了,非扒了他们的皮!”

“我跟你一起去,妈的,真当我们中统的人好欺负!”

“我也去!”

“算我一个!”

“你们……回来——”丁重杉全身充斥着一种无力感,第一次,他觉得自己这一生过得真的很失败。

“你们先去把人都放出来,再看看少了什么东西,好了,先就这样吧。”

一众手下领命而去。

沈言并没有让邱志坤拿走中统情报站的任何东西,除了所有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因而在丁重杉回到大厅后不久,所有的统计也都出来的。

“军统局的人为什么只带共党走,这不应该啊!”

看着手里手下报上来的那些统计数据,丁重杉很是困惑,因为被他抓获的这批共党中,除了那个肖洪海,这中间并没有什么重要人物,如此的兴师动众,军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我疏漏了什么?如果是,我疏漏的又是什么,人还是事……”

坐在大厅里,丁重杉为邱志坤今天的行为展开了思考。可不管怎么去想,他都不会想到,邱志坤竟然会放走那些共党分子,他也没有往这上面去想——别说想,就算此时有人在他面前告诉他事实的真相,他所展现出来的也绝对是待之嗤之以鼻,他可是知道,就在几天前,军统还秘密处决了一批共党分子,人数比他抓的这些可多多了。

军统的人放走共党分子,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

正想着,下面就有人前来报告,“报告站长,我找人问过了,有人看到那些军统穿着便装,出城往安陆方向去了。”

“安陆方向……为什么是安陆方向?”

安陆如今是侵华日军在华的军事前沿,驻有重兵,丁重杉想了好一阵也没想出来一个让那些军统去那里的理由。

“叛国投敌应该不至于,好几十号人,都是军统,真有谁敢带队去投靠日本人,怕是早被底下人打了黑枪;如果是在执行战区长官部下达的秘密任务,穿便装也无可厚非,可问题是,这和共党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关系,他们为什么要跑到我这里来把那些共党带走,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如果不是多此一举,他们带走共党的目的就应该和他们执行的任务有关……”

丁重杉觉得自己已经抓住什么了似的,甚至他觉得自己的指尖已经触及到真相的一些表皮,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看着前来汇报的这名特工,丁重杉问:“那些共党分子去哪儿了,有没有人看见?”

“报告站长,没有人看见,以属下的估计,那些共党分子应该是被军统那帮人混在他们中间带出城了。”

“哦?那以你的估计,军统的人带那些共党去哪儿、又要干什么,你说来与我听听。”

“这个——”

特工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站长,属下以为,军统的人带走那些共党,可能是想将那些共党人员当成筹码,以便和那些共党的上级交换什么?”

“简直是胡说八道,共党有什么东西值得党国军人拿东西去换的——下去下去,赶紧去查查那些共党都去了哪儿?”

“是。”

等到这名特工下去之后,丁重杉陷入了沉思……

很久,在一阵神情犹豫之后,丁重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看上去很是阴森。

3

第十章恶从胆边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