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二十七章怕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怕死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12 13:10:52

距武汉四十余公里的野猪湖孙家湾。

天微亮,丁长顺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喝了一碗昨晚剩下的野菜汤,然后拿上那副补好的渔网,打开了房门。好几天家里人都没吃上粮食了,他得趁着那些收税的乡丁还没起床,赶紧到湖里去撒上几网,就算卖不出去,也能为家里人熬上几锅鱼汤。

脚刚一迈出门,脖子就被人使劲一把勒住,腰上随即被一把刀子一样的东西给顶住,“不许叫,你要敢叫出声来,我捅死你!”

丁长顺挣扎着说道:“好汉,你要什么随便拿便是……”

不等丁长顺说完,他就感觉腰间突然一疼,像是被这人用匕首在腰上划了一道,然后那个在他耳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恶狠狠起来,“叫你闭嘴,你没听见?”

丁长顺赶紧把嘴闭上。

被这人拖着,没几步,丁长顺就感到眼前一黑,便被身后这人拖进了柴房,丁长顺心里立刻生出了很深的困惑,“这人对我家好像很熟的样子……为什么?”

被这人一掼,丁长顺仰面倒在了柴垛上,不等他站起,一只脚就踏在了他的胸口上,“我问什么,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答什么,听到没有?”

一听就知道这人是用掩饰了的声音在说话,也就是说,这个人和他应该是熟悉的,并且他们肯定是见过面的。

“你到底是谁?我们……我们认识对不对?”

话音刚落 ,丁长顺的大腿突然一阵剧疼,紧接着就有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咽喉,将他就要叫出来的声音生生的遏制住。

“你要再敢胡乱开口,下一次,我就割断你的喉咙——我问你,昨天有没有四男一女从你这儿走?”

“嘶……没有。”

闪烁着寒光的刀架在了丁长顺的脖子上,“你敢骗我?”

“真没有!”

刀依旧架在丁长顺的脖子上,既没有割下去,也没有收走,像是有什么让刀的主人拿不定主意。

“没理由啊,他们早就该到了啊。”

或许是刀的主人太专注于自己的沉思,这一次他的声音忘记了去掩饰。听到这个声音,丁长顺的眼睛猛地一睁,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人是谁了。

“有没有国民党的人从你这儿经过?”

“应……应该有吧。”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应该有——”

“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我也是猜的。”

“猜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好,我说。”只要不出卖党组织,其它问题对丁长顺来说没有一点心理障碍。

“他们一共四个人,三男一女,是昨天早晨由老吴和小郑陪着过来的。老吴和小郑没有向我提到过这三男一女的身份,我也是根据他们中一个人喊人的方式猜的。”

“那个人是怎么喊的人?”

“那人喊的是‘沈长官’。”

话刚一落下,丁长顺整个人突然一松,挡在他眼前的那个黑影突然掉转身,走到柴房门前,拉开那扇随时可能倒下的门,迈开大步向外面走去,已经明亮起来的晨光,丁长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丁长顺脱口而出,“余科长,你这是要去哪儿?”

丁长顺的喊声中,那个正在向前行走的背影突然停住了,稍稍的一阵沉默之后,那个没加掩饰的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丁长顺的耳朵里,“你认错人了,你说的那个余科长已经死了,这世界再也没有余科长这号人了。”

冒着寒气的声音,让丁长顺突然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

若是沈言在此,哪怕与沈言一路同行过的人在此,一定听得出,这声音正是曾护送过他们的中共鄂中抗日游击队随枣支队一分队队长余晓波的声音。

此时的余晓波双目通红,面色狰狞,因为此时,沈言曾经与他说过得那些话正在他脑海中不断翻涌着——

“要不我们猜上一猜……”

“怎么会,要不我们来点彩头?”

“我不是浙江人,我是陕西人。”

“我是陕西延安人,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可所有的这些声音,又被一声充满悲愤的厉吼给撕碎,“队长,你听听这枪声,他们是别动军,我们上当了!”

泪水模糊了余晓波的双眼。

……

上海十六铺码头。

上午九点,在江上航行了近两天两夜的永安轮终于到达了上海,停靠在了黄浦江畔的十六铺码头。

码头上,十余辆军用卡车已经停在了那里。

下了船之后,沈言带着柳琳向其中一辆卡车走去。走到车头,拉开车门,正要上去,就看见熊剑东在前面一辆道奇轿车旁向他招手。

沈言眉头皱了皱,此时的熊剑东已经成了这里的一个中心,他可不想让自己陷入到这个中心里去,这对他所从事的职业和接下来的任务,未见得是件好事,可熊剑东已经在向他招手了,若是不去,只怕别人会对他的印象更加深刻。

“走吧,一起过去。”

沈言对柳琳说上一声,带着她来到熊剑东跟前。

“司令——”沈言和柳琳一起敬礼。

“好了,用不着这么正式,差不多就行了。”

熊剑东向两人摆摆手,然后扭头对柳琳说道,“丫头,你不是要看看上海是什么样吗,你熊叔叔今天就带你见识一下,上车!——沈副官,这车你来开。”

熊剑东这般说道,其中必有深意,不仅沈言猜到了,柳琳也一样猜到了。

沈言刚准备说“是”,一边的柳琳便娇嗔一声,“熊叔叔,这车还是我来开吧。”

“你会开车?什么时候学的?”熊剑东一脸的“惊讶”。

“跟我叔叔学的,我的技术很好的。”柳琳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熊剑东显得很“犹豫”。

柳琳又是一声娇嗔,“熊叔叔,求您了,让我开一会儿吧,要不行,再换过来就是了。”

熊剑东用指头点了点柳琳,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你这丫头,真是怕了你了。”

“沈副官,你坐副驾驶,看住她一点儿,别让她把车开到沟里去了。”熊剑东对沈言吩咐道。

“是,司令。”

三人上了车,柳琳发动了汽车,跟着前面那辆道奇轿车驶出了十六铺码头。

“在轮船上你一直没有找过我,为什么?”

轿车刚一驶出十六铺码头,熊剑东便迫不及待向沈言问道,神情显得有些焦虑,看样子这个问题已经在他心里憋了很久。

“这就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召上车的原因?”沈言冷声问道。

“是。”

熊剑东并不隐瞒,“再有,你要在半道上跑了怎么办?和你在一起我心里踏实得多。”

“你要的东西我不是已经给了你……”

“这不够!我希望能为党国做些什么,还希望……沈督察成全!”熊剑东的声音充满了哀求。

沈言冷笑一声,“你怕了?”

熊剑东一声哀叹,“有句话叫‘越老越怕死’,这话以前我也不信,现在,我信了。”

“别他妈在我面前说得这么可怜!”

沈言忍不住爆上一句粗口,而后嘲讽道,“日本人没有和美国人开战之前,你们这些王八蛋个个都认为中国是一滩烂泥,日本人的军靴踏上中国最后一寸土地只是迟早的事;日本人和美国人一开战,你们又立刻倒向了美国人那边……我就想问问,你们他妈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中国人,又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国家真正当成是自己的家?!”

熊剑东没有回答,阴着一张脸坐在后座一声不吭,沈言同样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就算是对牛弹琴,时间一长,指不定牛蹄还能在琴声中踩出韵律来,可要指望熊剑东这样的汉奸幡然醒悟,唯有将他们塞回他们娘的肚子里重新来过。

甚至,沈言已经有些后悔,让熊剑东知道了太多的他的心思。

长吁一口气之后,沈言说道:“如何处置你,那是委员长和戴老板的事情,不在我的权责范围之类,但我会将你的表现如实上报,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熊剑东同样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阴沉也随之消散,“如此,还请沈督察在戴先生面前多美言几句,熊某感激不尽,他日定有后报。”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沈言说道,“另外,我得提醒你,不得向任何人泄露我和柳琳上尉的身份,或者让人觉得我们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你听明白没有?”

熊剑东忙不迭的点头,“明白。沈督察放心,熊某知道该怎么去做。”

沈言决定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于是他话锋一转,“这次你到上海,是谁下的命令?”

熊剑东答道:“不敢欺瞒沈督察,伪财政部部长周佛海有意在上海组建伪中央税警总团,我这次来上海是来打前站的。”

“你的意思是,周佛海准备让你的黄卫军易帜成伪中央税警总团?”沈言问。

“是的。”

熊剑东答道,“周佛海是打算让整个黄卫军易帜,不过日本人不同意,现在双方还在讨价还价中,可就算不能整编整个黄卫军,至少新组建的税警总团骨干是由黄卫军的人来充任。”

4

第二十七章怕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