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二十九章上海预备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上海预备组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14 14:06:17

“楼上的,家里来客人了,借你家酱油用用。”

等到沈言进屋,这妇人站在门里,伸出脑袋,如里弄那些寻常家庭主妇一般,对着门外路斜对面的一扇窗户叫喊道。

“吴家嫂子可是要做酱油饭?稍等,我这就与你送来。”那扇窗户后面响起了回音,之后又响起很是欢快的呵呵声,“呵呵,这下有得口福了!”

待那妇人喊完话,身体缩回屋里,沈言径直问道:“你不是这里的负责人?”

妇人摇头,“不是,我在这儿是因为今天轮到我值守。”

“负责人在哪儿?”

“已经通知他了,稍后就到——你稍坐,我去给你盛碗白水去。”

这妇人一拐身进了一边的一间屋子,一分钟不到,妇人便端着一碗水从屋里走了出来。

把水放在沈言座位一侧的茶几上,这妇人也在茶几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自嘲一般道:“现在的上海可不比从前,要再过一些日子,怕是连白水都没得喝了。”

沈言不知道这妇人言语所指,便没有接话,那妇人因为找不到话头,也将自己的嘴给闭上,一时间,屋子里陷入到沉寂之中。

没等多久,门上就响起了敲门声,不等屋里的妇人去开门,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就有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男的,年龄与成忠大致相当都在三十左右,其中一人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长衫,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另一人一身黒色的对襟衫和灯笼裤,比起与他一同进来的那人体面了许多,在他手里还提着一瓶酱油,崭新的标签,一看就知道这瓶酱油是才买来的。

除了性别之外,两人唯一共同之处,或者就是那一脸的菜色。

“两位,这位就是我们的客人。”这两人一进门,屋里的妇人便向这两人介绍道。

妇人没有对这两人做任何提醒,沈言也同样没有,因为如果这几个人真的这么随便,一点警惕之心都没有,这处备用点早被日本人或者76号给端了。

长衫男子像是没听见一样,反身关上门,将门拴上,背对着门站在那里看着屋里;年轻的男子则提着酱油瓶,笑眯眯地向妇人和沈言走了过来,到茶几旁,看着那妇人,笑着问道:“吴家嫂子,这就你家客人,打哪儿来的?”

妇人摇了摇头,似在阻止这人将要做出的举动,然后才说道:“这是重庆来的客人。”

这男子一扫脸上的笑容,看着沈言,沉声问道:“可有信物?”

这话显然不是在问沈言,而是问坐在沈言旁边的妇人。

“在这里。”妇人说着取出了沈言之前给她的那个信封,将缠有红线的小信封抽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男子拿起信封看了看,点头,“确实是重庆来的客人。”

“你的身份?”男子看着沈言,问道。

看着这男子,沈言反问:“你的身份呢?”

这男子二话不说,手在脖子上一扯,而后手掌在沈言面前一摊,半个穿着项链的铜制小虎头出现在了沈言面前。一看这虎头,沈言如这男子一样,也从脖子上扯下那戴笠亲手交予他的那半个虎头。

两个半片虎头一合,一个严丝合缝的完整虎头就出现在两人的眼中。

这男子一个敬礼,“军统局上海预备组组长齐俞澄见过长官。”

沈言还礼,“军统局督察室上校督察沈言,奉戴副局长之命,启动上海预备组,终止组长齐俞澄职权,预备组全体成员从即日起,接受我的指挥。”

齐俞澄应道:“齐俞澄及预备小组全体成员接受沈长官指挥。”

“我来给沈长官介绍一下——”

礼毕,齐俞澄一指那妇人道,“这是孙亚梅上尉,在小组里负责对外联络和情报传递。”

再一指站在门口的长衫男子,“这是刘广深上尉,负责收发报和电台维护。”

“你呢?”沈言问。

“译电和安全就由我来负责。”齐俞澄一指自己,说道。

沈言问:“预备组就你们三个人?”

齐俞澄点头道:“就我们三个,没有别人。”

沈言神情一滞,自己还真是高估他们了,如此粗心大意的三个人竟然还能活到现在,真称得上是奇迹。

察觉到了沈言的不满,齐俞澄解释道:“环境决定行为,我们三个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的次数已经多得数不清了,如果我们突然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疑神疑鬼的,周围的那些邻居怕是不怀疑也怀疑上了。”

似乎也有些道理。

沈言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把目光移向了守候在门口的刘广深,问道:“刘上尉,电台现在情况如何?”

刘广深上前几步,到沈言面前,一个敬礼,“报告沈长官,电台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已对电台实行了定期保养,随时可以启用。”

“这就好。”

沈言点了下头,一扫屋里的三人,“今天我来这里就两个目的,一是唤醒你们,二是和总部取得联系,其它任务先暂且不谈,等待总部的进一步指示。刘上尉,这是和重庆联系的波段频率,要发的电文也在这张纸上,稍后你将它发出去。”

沈言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写有数字的纸,递给了刘广深。

“是。”刘广深接过之后,向沈言敬上一礼,就要离开。

沈言将他叫住,“刘上尉用不着这么急,回电我明天上午才会来取,我走后,你有的是时间,只要在今天子夜前将电文发出去即可。第一次见面,大家不妨好好聊聊。”

“那……就听长官的,卑职稍后再去。”刘广深嗫嚅道。

再看一眼刘广深身上洗得发白的长衫,又瞅了瞅孙亚梅明显是浮肿导致的富态身体,沈言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一声,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导致他们的处境这般艰难,按说像这样的重点潜伏小组,经费是绝对充足的。

目光从刘广深身上移开,把视线了落在了齐俞澄放在桌上的酱油瓶上,沈言轻笑道:“你这酱油瓶里装的应该是水,对吧?”

齐俞澄自嘲一声道:“沈长官真是慧眼如炬!”

“我要不是接头人,你这酱油瓶就变成了流星锤,对不对?”沈言再问。

齐俞澄尴尬一笑。

“看情形,三位这日子过得也不怎么顺当,我这里有些钱,你们拿去分了吧,明天来的时候,我会再带一些来。”沈言将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在了茶几上,对齐俞澄说道。

这时,就见孙亚梅猛地一下将自己的嘴给捂住,眼泪更是“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怎么回事?”盯着齐俞澄,沈言问道。

齐俞澄苦笑,“不瞒沈长官,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领到过总部的经费了,这一年多来,所有能当的东西我们全都当光了,长官要再不来,我们就只有讨口去了。”

“一年多?”

沈言的眉头皱了起来,从时间上来说,这刚好是毛森到上海的这个时间段,如果齐俞澄所说的情况属实,问题就出在毛森身上,换句话说,毛森极有可能贪墨了总部拨下来的属于那些潜伏人员的经费。

不过这也只是沈言的猜测,没有证据之前,他不能够下这样的结论,甚至就算有证据在手,他也未见得能把毛森怎么样,“江山三毛”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戴老板不会少了你们的经费,这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沈言说道。

说完之后,他又想了想,然后道:“这样,我这次来带的经费还算充足,你们总共也就三个人,总部欠你们的经费我明天来的时候一并与你们补齐。”

三人一脸欢喜,“谢过沈长官!”

又交代并且和齐俞澄商量了一些事情之后,沈言这才离开。

……

凯丰餐厅。

因为物质匮乏和钱币贬值,原本经营西餐的凯丰餐厅如今已改卖阳春面,除了阳春面,也卖四大金刚(大饼、油条、豆浆和粢饭),可即使是这些大众食物,餐厅的生意也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此时的凯丰餐厅里除了柳琳,再无其他食客。

因为心有牵挂,一碗摆放在面前的阳春面只吃了一小半,就被柳琳放在了一边,此时她手端一杯已变成了温热的咖啡,眼睛望着窗外,不紧不慢的喝着。

这已经是柳琳和的第二杯咖啡,看似悠闲的样子,唯有柳琳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是怎样的一种紧张,而自己又处在怎样的一种煎熬之中,就好像吃的是阳春面喝的却是咖啡一样。

“如果……呸呸,乌鸦嘴,哪有什么如果,他是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柳琳自己都不知道多少次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眼睛的余光更是把腕上的表瞄了无数次,好似秒针的每一次跳动都带着她的心猛地颤抖一下,随着分针的向前缓慢移动,那种颤抖像是越来越厉害,如果可能,或者此时能让她达成一个心愿,她宁愿时间就此停止……

终于,在时针无限接近一个小时的时候,那个让她去等待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街的对面,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看到那个人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柳琳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一种幸福紧紧包裹住了……

4

第二十九章上海预备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