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三十六章难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难题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21 13:44:43

柳琳没有让沈言失望。

刚上二楼,另一身装扮的柳琳就迎面向他走了过来,错身之际,柳琳将一卷纸塞进了沈言手中。

拿着这卷纸,沈言径直走进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为防止意外的发生,他必须尽快译出电文来。

推开洗手间的一扇小门,进去,再把门关好,然后沈言坐在马桶盖上,旋开两只皮鞋的后跟,从空置的后跟里分别拿出一个密码本和一个放大镜,再从怀里掏出一支笔来,开始翻译起电文来……

电文在最快的时间里译出,看着译出的电文,沈言一阵发呆。

甄别毛森不算困难,只需要抽查毛森领导下的那些小组还在不在,有没有或者有多少个小组投靠了日本人,就什么都清楚了。

看似简单容易,实际上凶险无比,只要抽查的小组中有一个小组投靠了日本人,前去甄别的人就成了一只走到老虎跟前的羊。

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出于将风险降到最低的考虑,在沈言离开重庆的时候,毛人凤就答应过他,让他抽查的小组最多不超过三个。

可是现在,译出的回电却显示,他要抽查的小组竟然达到了七个,超出毛人凤对他允诺的一倍都还多,给沈言的感觉,不是他去审查那七个小组,而是重庆本部要用这七个小组来审查他。

说是重庆本部,实际上是将戴笠的一言堂换成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而已。问题是,戴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要考验他的能力?还是对他产生了某种怀疑?亦或者,低于七个小组不足以判定毛森有没有背叛党国?

这是一个没有结论的问题,能够得出结论的人只有戴笠,所以在将问题在脑海中盘旋一阵之后,沈言便将手里的密码本放回到皮鞋的后跟里,再划燃一根火柴,把手里译好的电文烧成一堆灰烬,然后按下马桶的冲水开关,把所有的灰烬送进下水道。

做完了这些,沈言这才打开小门,从正金银行的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等在洗手间外走廊上的柳琳这时款款上前,和沈言一道,肩并着肩向正金银行楼下走去。

当沈言和柳琳从正金银行里面出来的时候,那些监视沈言和柳琳的人,包括在不远处的车里监督那些监视者的闫西久,无不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沈言和柳琳自是看不到这一幕,可就算是看到,他们也会当什么都没看见。

两人上了车。沈言坐进驾驶位置发动了汽车,以一种正常的车速向黄卫军的驻地驶去。因为沈言让柳琳去和齐俞澄接头并不只是让她拿回电文,他对柳琳还有过一些交代,这些交代究竟完成得怎么样,他必须要知道,所以沈言一边开车,一边开始问柳琳。

“经费的事情齐俞澄有没有问起过你?”

“没有,是我主动提起的。”

“他怎么说?”

“他说,经费不是沈长官欠的,能做到现在这样他们已经很感激了,他说他们知道沈长官到上海来是要做大事的,他不希望因为这种小事耽误了沈长官要做的事情……言下之意,局里欠他们的钱,他们不要了。”

沈言轻叹一口气,难怪戴笠会把这三个人编到最重要的预备组,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三个人根本就是为信仰去生或者去死的人。

叹口气之后,沈言问道:“他有没有问起我们来上海的任务?”

柳琳摇头,“他没问,我也没说。”

“如果下一次去的人还是你,你可以把我们的任务告诉他们,就算他们不问,你也可以说,明白吗?”

“明白。”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这么做吗?”

想了想,柳琳说道:“预备小组的另外两个人这次我没见到,单就齐俞澄而言,我感觉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所谓人以群分,相信另外两个人也都是一样值得去信赖的。”

沈言苦笑,“在上海,还能有三个值得我们去信赖的人在等着我们,也算戴老板待我沈言不薄。”

沈言的突然变化让柳琳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沈言,柳琳吱唔道,“沈长官,你这是……”

反正也瞒不住,迟早都要说的,叹口气,沈言说道:“我们需要审查七个小组。”

“七个!”柳琳惊得差点从副驾驶位上跳起来。

参加过军统培训班的人,谁不知道军统局的甄别程序,所以在听到沈言说的话以后,她立刻明白了沈言苦笑的缘由。之前在看到重庆本部的回电时,她还以为是重庆本部又给这个甄别小组下达了多重任务,谁料想竟是审查清单——名字、地址、联系方式、接头暗语,仅这四样就是一长串,要再乘以七……

柳琳突然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那七个需要她参与审查的小组就像七个巨大无比的深渊,而现在,她已经站在了第一个深渊的边缘,下一步,她是掉下去还是再面对另外的一个深渊,这只有……恐怕老天爷都不知道。

“沈长官,你不会是……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吧?”犹豫着,柳琳最终还是把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扭头快速看了柳琳一眼,沈言说道:“要说老板就说老板,不要用‘什么人’三个字来代替。”

“我这不是为尊者讳吗。”柳琳嘀咕一句。

沈言决定换个话题。

“关于证件的事情,老齐怎么说?”沈言问道。

柳琳注意到了沈言对齐俞澄在称呼上的变化,说道:“齐大哥说,长期居住的居住证现阶段不可能办到,主要原因上海的保甲制度,没有人愿意为一个外来者承担风险,要办就只能办临时证件。临时证件也好办,麻烦就麻烦在每三天就必须到伪警察局重新办理一次,费钱不说更费时,一旦有什么事情,那就成了自投罗网。齐大哥建议,临时证件要办,假证也要做,前者为日常所用,后者为不时之需。”

沈言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没问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问了,齐大哥说,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在上海拥有产业。”柳琳答道。

这不等于不说。

暗自叹上一口气,沈言不得不一边开车,一边强打起精神面对眼下“户口”这一棘手的问题。

今天是一号,最多后天也就是三号,成忠和谢天临就要抵达上海,要是在之前解决不了这两人身份的问题,两人就得每三天到伪警察局去晃上一圈,暴露的危险肯定就会成倍增加,因为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动枪的可能性极大,谁也不敢保证行动期间不被人看见或者认出来,而沈言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才能把暴露的危险降到最低。

不考虑别人的危险,就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这是沈言作为一个督察在参与军统内部案件调查时得出的结论,非常具有普遍性。

“沈长官,也许……也许……也许我有办法把证件办下来。”柳琳突然红着一张脸说道。

“吱”一声,汽车在黄卫军驻地门口一个急刹,不仅把守在门口负责警卫的士兵吓了一跳,就是坐在车里红着一张脸的柳琳也同样被吓了一跳。

……

重庆,罗家湾十九号。

差不多在沈言被76号行动队组长吴之乾拦下来的时候,戴笠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背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在那里沉思着。

办公桌的桌面的正中位置,摆放着一叠文案用纸,纸的最下面压着一个档案袋,档案袋名称一栏上写着“沈言”两个字。像是要对档案里的每一个字都要做出一番考究似的,沈言的这些档案自拿到这里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那叠文案用纸的左面放着一个写有“局长亲启”字样的信封,原本装在信封里一页书纸被压在了信封下,只露出“为何”两个字来;最右面则放着几张电报纸,除了最上面那张是汉字以外,其它几张全是阿拉伯数字,这正是沈言从上海发回来的电文。

对于沈言一路的表现,戴笠是满意的,即使是换成早年的他,也未见得就能比沈言做的更完美。但也正因为如此,一个有如此行动能力的人,却甘居于督察室这一人厌鬼憎的地方,这就不能不让戴笠生出怀疑来。

是他人缘不好?

当然不是。如果调查的结果是沈言人缘极差,此时的戴笠根本不会去面对桌上的这这些东西,他或许已经下令让沈言出任军统上海区区长一职或者取代毛森的职务。

调查的结果显示,这个叫沈言的上校督察人缘竟好到令人发指!军统局的八个处长竟然人人对他有印象,还全是好印象,各处下面的那些科长就更不用说了,即使是由他办理或者督办的案件,案件里的那些当事人,无一不对他心服口服,没有一点怨言……这哪还是军统局的一名特工,简直就是成为神佛的前奏。

“一条船出港——”

似在闭目冥想的戴笠突然念出这样一句,可随即,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好似他已变成了这条将要出港的船,正为不知道目的地而苦恼。

“上海!”

戴笠又很突然的深深一叹,就好像化身为船的他即使知道此行的目的地,也一样在为某些事情而苦恼,如同常言说的那样,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七八。

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戴笠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而后从椅背上直起身来,伸手将写有“局长亲启”字样的信封和那页书页拿了过来,把信封放到一边,而后将目光盯在了书页上。

目光虽然停留在书页上面,可戴笠的心思却并不在上面,他此刻的全部心思都已经落在了沈言的身上,试图用所有的已知勾勒出沈言真实的样子。可遗憾的是,无论他怎么去勾勒,他也勾勒不出沈言的真实面目,沈言在他心中依旧是模糊的。

“就算这个沈言是个共产党,也绝不是寄诗的人,寄诗者就在我们内部,另有其人!”

看着手里的书页,戴笠很是自信的对自己说道。

6

第三十六章难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