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四十章女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女婿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25 13:32:34

一进柳家,沈言整个人都蒙了,

让他蒙了的不仅是柳家佣人那些“姑爷”的称呼,更让他发蒙的是,在客厅的一众人里,他竟然看到了周佛海——只是一眼,他就把周佛海从一众人里给拎了出来。

“周佛海……他怎么会在这儿?”沈言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几乎同时,所有关于周佛海的记录就出现在了沈言的脑海里——

“周佛海,生于1897年,湖南沅陵县人……”

柳琳看出了沈言的异常,以周佛海政客的敏锐,她很是担心周佛海会看出什么来,情急之下,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从母亲的怀里挣脱出来,然后一把拉过沈言——

“父亲,母亲,这是……他叫沈言。”

话一出口,柳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不妥,因为这时,堂上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一副心照不宣的笑容来,那些笑容里分明隐藏着“你不说我们也是知道的”的意味。

面对这些笑容,柳琳的心中充满了忐忑,“沈长官……他不会以为我是个轻浮女子吧?”

被柳琳一拉,沈言立刻醒悟,赶紧回过神来,彬彬有礼的向柳琳的父母自我介绍道:“伯父伯母好,我叫沈言,是柳琳的朋友。”

“朋友……嗯,好!”

柳母笑眯眯地看着沈言,上下打量,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架势,“沈……我就叫你小沈吧——”

不等沈言点头,柳母便径直问道:“小沈哪里人呀?”

连柳琳都看得出来的内容和故事,年长柳琳八岁的沈言又岂能看不出来。可事到如今,剧情已经展开,不管从哪方面考虑,他都只能沿柳琳向所有人展示出来的剧情演下去。

“伯母,我是浙江金华人。”沈言硬着头皮答道。

“嗯,金华人好!”柳母点头,“家中父母可好?”

“家父已在十多年前过世,家母于四年前过世。”

“唉,可怜的孩子!”柳母一脸悲戚的叹口气。

“家里可还有其他人?”柳母又问。

“家里已无至亲之人,只是在老家可能还有些亲戚。”

“小沈有多大年纪?”

“伯母,晚辈是民国4年3月生,现年27岁。”

“27?”

柳母眉头一皱,而后看向了柳琳,正要说话,之前一直在一旁含笑着听柳母和沈言说话的周佛海突然起身,向柳琳的父亲柳孟园抱拳说道:“佛海尚有一些公务需要处理,就不敢再留此地叨扰孟园兄了。”

说完又朝柳母拱拱手,“嫂子,佛海就先走一步了。”

“周部长客气了,部长公务在身,孟园就不做挽留了——舫麟,替我送送周部长。”

“是,父亲。”

站在柳孟园身后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应上一声,走到周佛海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嘴里道一声,“周伯伯请。”

“有劳贤侄。”

周佛海客气一声,向柳孟园夫妇拱了拱手,然后带着随行而来的几个人,在柳舫麟的陪送下离开了。

周佛海和柳舫麟一走,客厅里除了几个佣人之外,就只剩下柳琳的父母、柳琳和沈言四人,气氛顿时显得更加的尴尬。

估计周佛海一行人已经从这里离开了,沈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告辞离开。像是知道沈言要说什么,还不等沈言开口,柳琳的老爹便伸出手来,向沈言隔空压了压,似要把沈言摁回到椅子上。

“坐,坐坐,年轻人不要那么沉不住气。”柳孟园笑眯眯地冲沈言说道。

“伯父……”

“你不用说,伯父都知道,都知道!”

“伯父,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沈言坚持着说道,他要再不说出来,恐怕以后想说都说不清楚了。

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见柳孟园突然将笑容一敛,说道:“你喜不喜欢我家小雪这没关系,只要我家小雪喜欢你就行!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柳家的女婿,过两天,你们到南通祭过我柳家祖先以后就把婚事给办了。”

南通祭祖?!

沈言愣了愣,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感情柳琳的老爹还真把自己当成是他沈言未来的老丈人,而他沈言在这“老丈人”眼里,也就一上门女婿的待遇。

沈言怒极而笑,正要发话,一旁的柳琳却率先怒道:“父亲,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不等柳琳说完,柳孟园一拍一侧的案几,指着柳琳怒道:“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给我滚出去!”

柳母赶紧起身,到柳琳身边,一手搂着柳琳,看着柳孟园,嘴里说道:“老爷,你说话这么大声干嘛,小雪是你的女儿,你就不能和她好好说话。”

“我认她这个女儿,她有没有认过我这个父亲?”

柳孟园怒道,“一跑就是三年,她和谁打过招呼了——是你还是我?现在又一声不吭的跑回来,她把这里当成什么了?就是客栈也要事先和老板招呼一声,她又和谁招呼过了?”

柳母毫无畏惧,“女儿再有错那也是你的女儿,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用这么大的声音说你女儿,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

“她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给惯的!”

“我当然要惯着她,她是我女儿,我凭什么不惯?”

一脸通红地看了一眼沈言,柳琳飞快地低下头,然后拉了拉母亲的衣袖,又看了看劲头正足的父亲,忸怩着说道:“爸妈,你们能不能少说两句,这还有外人呢。”

“你闭嘴!”两人异口同声的叱道。

话音落,两人的脸上又立刻显出尴尬来,沈言和柳琳这下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红脸和白脸,心有灵犀最多也不过如此。

可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不止沈言看出了疑点,作为女儿的柳琳更是看出事情的不同寻常。

“父亲,母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柳琳问道。

“唉!”

柳孟园长长地叹上一口气,然后向侍立在客厅里的佣人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

佣人刚出去,柳舫麟就带着沈言一早见过的那个抱小孩的女人走了进来,进来时,那女人脸上还略带尴尬的神情,估计是听到里面在吵架,不好意思进来,便一直呆在屋子外面。

柳琳迎了上去,向那女人怀里的小孩伸出了手,“嫂子,给我抱抱!”

那女人把孩子递给了柳琳,然后礼节性的向沈言点了点头。

一见柳琳根本没把他的叹息当回事,柳孟园的眉头顿时拧在了一起。

再次叹口气之后,柳孟园看着在那里逗弄着小孩的柳琳,说道:“小雪,这次家里能不能渡过难关,可就全看你了。”

“看我?”

正拨弄孩子脸蛋的柳琳嗤笑一声,“我要没猜错,父亲一定是招惹上了周佛海,对不对?”

柳孟园不说话了,神情很是颓然。

“父亲不是在南通待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跑上海来了?”柳琳问道。

“死丫头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

柳孟园恨恨说道,“汪伪搞的那个什么‘清乡运动’,把整个江苏搞得乌烟瘴气,南通哪里还待得下去。原以为在上海躲上一阵子,等到‘清乡’结束就回去,谁料想这一来就变成了羊入虎口,让我们一家遇见了周佛海这个王八蛋!这王八蛋非要我出任南京伪政府的‘全国工商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副会长一职——这种替日本人搜刮我中国财富的事情我能干吗?”

没有哪个当父亲的会这样对自己的女儿说话,这话分明是在对客厅里唯一的外人沈言在说。

话说得如此明显,沈言自不好再装傻充愣,便开口说道:“所以伯父就想演一出假结婚的戏,以回家祭祖为由,等人到了南通之后再伺机逃跑,我说得没错吧?”

“也算不得假结婚——”

柳孟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入赘我柳家,这当然就不算假结婚。”

“伯父以为这种伎俩就能瞒得过周佛海?”沈言问道。

柳孟园有些恼火地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瞒不瞒得住,我总不能坐在家里坐以待毙吧。”

见柳孟园这样的状态,沈言决定告知柳孟园他和柳琳的真实身份,以稳住柳孟园的情绪,防止他干出铤而走险的事情,虎毒不食子,相信柳孟园还不至于把他和柳琳给卖了,以达到自己脱身的目的。

打定主意之后,扫了一眼屋子里的其他人,沈言把目光落在了柳孟园身上,“伯父,有些事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你看可以吗?”

柳孟园一脸警惕的盯着沈言,“你既然不愿意入赘我柳家,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或者,我能帮助伯父摆脱眼前的困境。”沈言说道。

“就凭你?”

柳孟园上下打量了一下沈言,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沈言的身上看出了什么,原本对沈言很是不屑的柳孟园立刻收起脸上的表情,挥挥手说道:“你们先下去,让我和这位沈贤侄单独谈谈。”

“父亲,还是让我留下来吧。”

从沈言进入客厅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柳舫麟这时开口说道,并且看向沈言的目光充满了警惕,“这位沈兄弟虽然是小妹的朋友,可如今这世道……”

不等柳舫麟把话说完,柳孟园便出言打断,“你的心思我知道,不过沈贤侄我还是信得过的,你们都下去吧。”

柳母这时开口,“麟儿,雪儿,还有欣瑶,你们和我一起出去吧,不要留在这里妨碍老爷。”

“是,母亲。”

三人齐齐应上一声,跟着柳母出了客厅。

4

第四十章女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