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四十二章引而不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引而不发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27 13:09:52

“李开峰不是我此次来上海的首要任务。”

想了一下之后,沈言觉得有必要把任务和齐俞澄交代清楚。知人知面不知心,在军统局这个有着数万人的大家庭里,谁不想从数万人里脱颖而出成为瞩目,让自己成为戴笠这个家长眼中的红人。当机会来临,收益变得无比巨大的时候,冒一点险又算得了什么?

况且,关于此次来上海的任务,自柳琳和齐俞澄接过头之后,他就已经决定不再对其隐瞒。

沈言话音刚落,齐俞澄的神情就立刻变得专注起来。

沈言说道:“我此次来上海的首要任务,是甄别毛森。”

“毛森是谁?”齐俞澄脸上一片茫然,“毛森”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显然是陌生的。

“军统局上海行动总队总队长,他现在已经落在了日本人的手里——”

犹豫了一下之后,沈言又才说道,“他和毛代主任以及毛代主任的胞弟毛万里被人称作‘江山三毛’,这样说你应该就能理解了。”

“理解。”齐俞澄自嘲一笑,“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有些人是祖上数辈人都在栽树,到了自己这辈还在栽树,下一辈下下一辈依然得去栽树,而有些人,自家祖上连一棵树都没栽过,自己却可以躺在大树下优哉游哉,这就是命好——投胎,真的是一门学问,也不知道这门学问是哪个老师在教。”

沈言没有附和,只是平静的端起桌上的咖啡吮上了一口。

齐俞澄不知道,他的这种近乎于牢骚的自嘲已经让沈言生出警惕来。管中窥豹,沈言不敢说全部,但在他经手过的所有投敌案件里,每一件案子在发生之前都有过征兆或者痕迹显露,而眼前这个齐俞澄会不会是下一个案件的主角,齐俞澄的自嘲会不会是在显露征兆或者痕迹,沈言不敢予以否定。

可沈言并不后悔自己之前对齐俞澄说过的那些,他甚至还有些庆幸。

等了一阵没有等来沈言接话,齐俞澄叹了口气,问沈言道:“沈长官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

“什么话?”

“说军统局是江山人的私家作坊,戴局就是这家私家作坊的老板。”

“哦,还有这样一说?”

此时齐俞澄的眼中,沈言表现出的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来,“这倒有趣,可否与我说说。”

“这有什么好说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像毛森这种级别的,一旦落入日本人之手,最保险和最安全的方式,是在第一时间将他除掉,可因为他是江山人,因为他姓毛,所以……”

齐俞澄的神情一下子变得落寞起来,显得很是黯然,“如果把毛森换成别人,老板还会对他进行甄别吗,怕是早就下令把给他除掉了,以局里的能力和手段,怕是在……”

“不对,这不对!”

齐俞澄的脸色突然一变,“王天木和陈恭澍都不是江山人,甚至连浙江人都不是,这两个人为什么能活到现在……这其中必有缘故!”

像是被什么给刺激到了一般,齐俞澄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

怕齐俞澄兴奋过度,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沈言于是对齐俞澄说道:“今天就到先这里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明天我们还是在这里碰头。”

“好好,我知道了,长官慢走。”齐俞澄点着头说着话,但心思显然已不在沈言这里。

一口饮干杯里的咖啡,沈言站起身来,对齐俞澄道上一声“走了”,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咖啡屋。

沈言不会看到,此时的齐俞澄正用一双很是贪婪的眼睛紧盯着他的背影,似饥饿已久的饿狼的眼睛!沈言更不会知道,“毛森”两个字就像一根火柴,点燃了齐俞澄心中早有的怨恨,一千五百多个日日夜夜,他要从这位沈长官身上拿回在时间中丢失的一切,以及所有属于他的一切!

齐俞澄不恨沈言,他没有恨沈言的理由,相反,他还要感谢他,如果没有沈言,他或许还在浑浑噩噩的过着他的日子,每日幻想着自己站在戴老板面前的那一天,自己该怎样去昂首和挺胸。是沈言让他醒了过来,准确地说,是沈言送出的“毛森”和“江山三毛”让他醒了过来,他虽然是浙江人,却离江山很是遥远……

不恨沈言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已经决定把沈言当成一件礼物送给日本人或者76号——既然是礼物,他又怎么恨得起来?

沈言只是齐俞澄送出的第一件礼物,而这第二件就是王天木和陈恭澍……齐俞澄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应该就是戴笠迄今为止不敢对这二人痛下杀手的原因,或者也是毛森躲过制裁令的真正原因!所谓的甄别,不过是流于表面的一种形式。

这是齐俞澄自加入到军统局以来所做出的最为大胆的一个猜测!也正是这个猜测,促使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他需要有人帮他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需要用这种正确向军统局的那些人证明,他不是一条只能躲在肮脏阴暗的下水道里的老鼠,他一样有着不容许任何人去轻侮的才华!

至于谁帮他去证明,他并不在乎,日本人也好,76号也罢,甚至中共方面也都可以——条件是,中共方面拿得出可以让他永享荣华和富贵的东西来……只是这可能吗?

以中共的政治纪律性,齐俞澄估计,当他的猜测得到证明,中共方面最多也就给他一纸嘉奖令,要是一直坚持下去,顶多也就在嘉奖令上再附上一朵大红花,如此而已。

如果一个人的一生追求的是如此低端的东西,那人生还有何意义?

权衡再三,齐俞澄把投靠的对象选在了76号,相较于日本人,齐俞澄相信76号对他的猜测会更加重视……

一番计较让时间过去了不少。当齐俞澄把在面对76号时可能面临的问题在脑海中预演了一遍,又填补了一些遗漏,他抬腕看了一下表,此时距沈言离开咖啡馆,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主意已定,应对也已经完善,再呆下去已没有丝毫的意义。

“结账。”齐俞澄隔着距离向侍者打了一个响指。

侍者拿了账单走了过来,到齐俞澄面前,很是客气地对齐俞澄说道:“先生,这是您的账单。”

齐俞澄看了眼账单,取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两张钞票往桌面上一扔,说了声“不用找了”,而后端起桌上那杯只剩温热的咖啡,一饮而尽。

带着满嘴微温的苦味和奶香,齐俞澄迈步向咖啡馆的门口走去。

到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记忆被萦绕在嘴里的苦味所牵引,沈言离开之前那种很是沉静的表情这个时候竟然一下子出现在齐俞澄的脑海中,齐俞澄立刻将他那只已经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知为何,齐俞澄突然想起了这句老话来。

上海几乎每一间咖啡馆里都有电话,这一家也不例外,站在门口的齐俞澄一扭头就看见了摆放在柜台上的电话。

安全起见,齐俞澄决定先给76号打个电话,让对方直接派人到咖啡馆来接他。

走到空无一人的柜台前,齐俞澄先从柜台上的电话薄里找到极司菲尔路76号的电话号码,然后伸手从座机上拿起了电话。

“先生,这里的电话打不出去了。”

一个侍者恰好这时从柜台前经过,看到了这一幕,于是便对齐俞澄说道。

齐俞澄心头一凛,像是下意识的,他立刻就想到了沈言。

“什么时候打不出去的?”齐俞澄问道。

侍者想了想,“应该在一个多小时以前,估计可能是线路出现了故障,老板已经派人去通知电话局了,先生要不再等等。”

侍者的客气话齐俞澄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要真在这里等,这侍者怕又是另外一副嘴脸了;再者,沈言离开咖啡馆还不到一个小时,与侍者说的时间存在差距,也就是说,电话打不出去和沈言并无关系,沈言并没有对他接下来的行为有所察觉。

既然电话不通和沈言产生不了联系,齐俞澄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我就说嘛,投奔76号只是我临时做出的决定,事先连我都不知道,这姓沈的要连这都看得出来,他就真成了神仙了。”

齐俞澄迈脚出门,边走边在心里这样想。

正所谓正大才能光明,失去了正气和大义的齐俞澄虽然在心里如是的去安慰自己,可因为已经扎在他心里的那只鬼,使得他眼中的所有人和事都带有几分鬼祟的影子在里面。

自然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再这样下去,齐俞澄估计自己最终将失去走进76号的勇气,于是他站住了。

现在他已经站在了北四川路的正街上,对经常出没这一带,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老上海的齐俞澄来说,他清楚知道,此时距他最近的可以打电话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永安电影院,一处在永乐坊,两处地方都在街的对面,若按距离算,永安电影院的距离要近上一些。

左右看了看,齐俞澄转身向离自己较远的永乐坊走去。

永安电影院虽然离他近上一些,可那里的人流量却是相当的大,若是想行刺某人,那里绝对是下手的最好地方。

4

第四十二章引而不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