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四十八章不是威胁是命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八章不是威胁是命令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3 13:15:14

沈言担心的事情没有出现,不过他要再早到一步,他的担心或许就真的成为了现实,因为他出现在熊剑东司令部门口的时候,熊剑东正好送走一位客人,从远去的那队人的声势看和熊剑东的表情看,这名客人极有可能是周佛海。

一见沈言,熊剑东那张原本很是欢悦的脸也立刻沉了下来。

瞄了车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孙亚梅一眼,熊剑东看向沈言,阴沉着一张脸说道:“你怎么来了?还带了这样一个女人来——什么人都往这里带,你还有没把这里当成我的一个司令部?”

“我怎么就不能来?别忘了当初你是怎样承诺的。”沈言同样沉脸以对。

熊剑东讥讽道:“我从来没有忘记我当初的承诺,倒是你……”

沈言截口打断,“那好,现在就是该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熊剑东一愣,这是不是也来得太快了一些?

可不等熊剑东反应过来,沈言又再次开口,“我们到里面去谈,无关之人暂时回避。”

说完,沈言向坐在副驾驶位的孙亚梅一摆头,“我们进去。”

熊剑东没有说话,只是阴着一张脸看着副驾驶位上的孙亚梅下了车,然后和沈言两个人从他身边走过,走进了司令部里。

沈言的行为显然已经犯了众怒,在熊剑东身边,众随从像是憋足了劲似的,个个都向熊剑东看了过来,相信只要熊剑东开口,这些人绝对把沈言撕成碎片。

“都在外面给我好好待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熊剑东呵斥一声,而后阴沉着一张脸进了司令部,此时的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个姓沈的督察今天要不给他一个能让他心悦诚服的理由,司令部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一进司令部,熊向东发现先走进司令部的沈言和他带来的那个女人,此时正背靠着墙面向着他,让熊剑东的感觉到一种气势,就好像他是来朝觐似的,这让熊剑东更加的恼火。

绕到另一边,到大会议桌的尽头,熊剑东挪开正中位置的那张椅子,正要坐下,沈言一指熊剑东,对孙亚梅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黄卫军熊剑东熊总司令。”

孙亚梅立刻向熊剑东一个敬礼,“见过熊总司令。”

一指孙亚梅,沈言介绍道:“熊司令,这位就是戴老板派来的和总部进行联系的情报联络官孙亚梅上尉。”

“等等……你等等——”

熊剑东突然有一种整个人都蒙了的感觉。好一阵之后,觉得自己像是清醒了不少,熊剑东这才指着向他敬礼的孙亚梅,问道,“你是说……她……她就是戴老板派到我这里来的,负责我和重庆的联系?”

沈言点头。

“就她一个人?”

“不是,是一个联络小组,一共三个人,不过另外两个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我杀的……”

“等等,你等等——”

熊剑东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又有些不够用了。

“你慢点说,说仔细一点,说清楚……而且必须给我说清楚!”熊剑东突然觉得,消失了的气势好像又一下子回到了他身上似的。

盯着熊剑东,沈言冷冷说道:“你想要听得多仔细、多清楚都可以,但不是现在,现在你的首要任务是立刻让人去把我需要清理的现场给清理掉,否则你我都有大麻烦!”

熊剑东眼中杀机显露,“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命令!”

有过对之前发生的事故的检讨,沈言现在很清楚自己该用怎样的方式和熊剑东打交道。

从身上取出三份电文,从中抽出一份,递给熊剑东,“这是没有发出去的最早拟定的电文,你先看看。”

这封电文全都是阿伯数字,熊剑东自然看不懂,但却是沈言诚意的一种显现。

让熊剑东看过之后,沈言又取出第二份电文递了过去,“这是我临时拟定的电文底稿,也是我让孙上尉发出去的电文,你也看看。”

熊剑东刚接过还没来得及看,沈言又将第三份电文递了过去,“这是戴老板发来的回电,你也可以拿去看一下。”

戴笠的电文对熊剑东来说显然更有诱惑力。

迫不及待地接过沈言递来的第三份电文,熊剑东立刻看了起来。回电字数不多,就十一个字“再敢擅权,自行到行辕认罚。”

这是对沈言第二份电文的回答,一种默认,典型的戴氏风格。行辕所指,指的自然是军统局设在贵州的息烽行辕,那里关押的可不止是共党分子、民主进步人士以及背叛党国的军政要员,也包括犯了错的军统人员。

看到这份由戴笠拟定的电文之后,熊剑东对沈言再无怀疑,再看第二份电文时,其心态已发生了变化,对电文看得极为仔细。

电文看完,熊剑东已经有些明白沈言所说的联络小组和三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电文中沈言和戴老板说话的那种语气,以及“事急从权”这四个字。

看到这些,熊剑东心里只能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语气也就罢了,急切之下不能事事斟酌,乃情有可原之举,可“事急从权”这四个字却不是随便就能给予的,它意味着被赋予这四个字的人哪怕让事情的结果像堆狗屎,军统局最后也得咬牙把它给吞了。

也在这时熊剑东才明白过来,尽管自己之前已经把沈言看得很高了,可他依旧还是小看了,这个沈言督察根本就是特使一样的存在,甚至,真正的特使也都不能和他相比,一言可定他的生死,哪个特使可以去做到?

熊剑东心里生出了懊悔,深深地懊悔,为之前的鲁莽和草率!

好在事情还没糟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他还有机会,一切都还来得及。

将三份电文交还给沈言,看着沈言,熊剑东郑重说道:“需要我做什么,沈督察只管开口。”

自始至终,熊剑东都没有去怀疑过戴笠那份回电的真实性,他的心中,那种近乎于圣旨一样的东西,有谁敢去伪造?这不仅是熊剑东心里的印记,也是几乎每一个军统人心里的印记——军统人心中,戴笠就是他们的家长、他们的皇帝,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等同于一道圣旨。

没有人敢去怀疑圣旨的真实性,就如同没有人敢相信有人会伪造圣旨一样。

但熊剑东看到的第三份也就是戴笠的回电,却真的是沈言伪造的,而这份电文,也是沈言让孙亚梅把电文发出之后才想到的,很有画蛇添足之嫌。凡是对戴笠有所了解的人,只要看到沈言发出去的电文,就知道,这份电文绝不可能再有回电。

身份、地位、环境、心态种种这些,都能决定一个人对事物的判断,如果熊剑东此时依然身在军统,身穿国军的制服,他一眼就能看出沈言为蛇添出的脚。只是此时熊剑东身上,那样的如果是没有的,他的身份就是一汉奸,就是再轮回十八代,汉奸两个字依然会刻在他的额头上。

正因为“汉奸”这两个字,让熊剑东失去了敢于质疑敢于判断的心态和底气,而急于找回自己身份的迫切,又使得熊剑东对展现在眼前的一切可能通向重庆的东西,奋不顾身。

一失足成千古恨!

对于此话,熊剑东或许有着比其他任何人更深的体会和感悟。

……

黄卫军前往怡如里646弄的队伍出发了,由熊剑东亲自带队。

毕竟在那里露过脸,出于安全考虑,沈言没有随熊剑东一道前往;同样的原因,孙亚梅也没去,只是把齐俞澄、刘广深两人住的地址以及两人存放重要东西的隐蔽点告诉了熊剑东的下属。

把早已疲惫不堪的孙亚梅安排在柳琳的隔壁,告诫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沈言从住的那个独立小院里走了出来。

尽管天色尚早,连晚饭时间都还没到,可今天的那些经历早已让他疲惫,一种身心俱碎的感觉,让沈言恨不得现在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但他却不能睡,许许多多需要他去考虑的事情还容不得他去享受那样的幸福。沈言也知道,事情的发展不可能完全按照预先的设定来,可有个考虑总比什么考虑都没有要好上许多,尤其是最坏情况出现时,预估的情况越是糟糕,糟糕的情况才越不会来临,而自己的应对也才能越从容。

就像今天,如果他对预备小组的预估不是那么乐观,如果他一开始就给预备小组贴上怀疑的标签,对他们保持警惕,今天这种仓促应对的方式就不会出现。

检讨过后,沈言把接下来的一系列行动在脑海中做了一个预演,所有可能出现的糟糕情况和不利的因素也全都放进了预演之中……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因为专注于自己的心思当中,沈言甚至连熊剑东站在他面前都没有发现。

“让沈督察来上海,老板可真是慧眼如炬!”熊剑东一声赞叹。

沈言这才发现熊剑东已经回来了。

虽然沉浸在自己的心思当中,沈言还是听出,熊剑东的话里并没有讥嘲之嫌,相反,却有一种恭维的成分在里面。

4

第四十八章不是威胁是命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