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五十九章接头(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九章接头(七)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14 13:58:29

一番话,让沈言只能去苦笑。如果说今天之前他要面对的只有日本人、汪伪76号和军统的人,那么今天之后,他又不得不去面对一个自己人、一个曾经是自己的同志对他的仇恨。

想到和余晓波经历过的那些,想到余晓波在他面前侃侃而谈的情景,缜密的心思和环环相扣的分析能力,沈言心中不禁生出几分黯然来。

叹口气,沈言有些内疚的说道:“如果当初我告知他我的身份……”

“如果当时你告诉了他你的身份,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沐子钰很是冷静地说道,“一个连自己情绪都控制不了的人,你以为他还能为你守住秘密?一旦秘密泄露,给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他最多也就像现在这样,满世界去找那个让他泄密的人。但这又有何用?并且,你敢保证他现在不是装出来的,如果他就是一个‘细胞’呢?”

醍醐灌顶,如果真的如沐子钰说的那样……沈言一身冷汗!

“没有组织上的允许,你不得向任何人泄露你的身份——首长曾经向你交代过得纪律,在这里,我有必要再向你重复一次。还有,我必须提醒你,到目前为止,除了几位首长和我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人知道的你身份。沈言同志,你必须明白你打入敌人内部的意义。”

沐子钰带着几分严厉的语气对沈言说道。

沈言苦笑道:“事实上,我当时确实在试着和余晓波同志取得联系,希望能通过他把我的一些话带给组织,哪知道弄巧成拙,让他误会我在戏弄他。如果不是我让他对我造成了误会,余晓波同志或许就不是现在的样子。”

沐子钰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沈言同志,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必须要向首长汇报,你最好详细和我说明当时的情况。”

沈言一五一十的把当时的情形向沐子钰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遗漏。

“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我会如实向上级汇报。”然后沐子钰话锋一转,问道,“你想让余晓波给组织上带什么话?”

看着沐子钰,沈言静静说道:“我想让余晓波告诉组织上,如果我牺牲了,请组织上派人设法接近王天木、陈恭澍和毛森,或许能从他们那里拼出一份‘细胞’名单。”

沐子钰“噌”一下站了起来,这个消息简直太让人震撼了、太让人震惊了!

如果沈言的消息属实,只要带走这三个人,那些隐藏在我党内部的“细胞”将无处藏身,必然会显露出他们的原形。

十年前的沈言不过是警官学校的一名学员,现在的他已是军统局督察室的一名上校督察,同理,能被当时的国民党党务调查科发展成“细胞”,那些人在党内或者组织里的地位根本不是曾经的沈言可比的,十年光阴,那些化身“细胞”的我党叛徒如今又成长到了何种地步……让人不敢想象!

因为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根本不在沐子钰的预料范围之内,所以沐子钰不仅心情激动,脑子里更是晕乎乎的一片,这样的状态下,她根本不敢让沈言说话,一旦沈言说的话被她听漏掉了一两句,那就是对组织严重的不负责任——

“等等,你先等等,你先让我冷静一下。”沐子钰赶紧说道。

怕沈言说话,沐子钰赶紧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走动着,以期让自己冷静下来……

沈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即使没有沐子钰的阻止,他也不会再说下去了,沐子钰都能感受到的事情,他又怎会看不出来?

看着沐子钰在屋里来回走动的身影,以及显现在她脸上的那些变幻着的难以自制的表情,沈言点燃了一根烟。沐子钰需要冷静,他也一样需要,他需要再去整理一下思绪,在脑海中将那些自己发现的疑点再重新梳理一遍,还不止这些,还有自己在接下来的行动中,需要组织上为他提供哪些协助。

可还不等沈言去整理多少,甚至那支点燃的烟连一半都没燃到,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沐子钰突然停下身来,看着沈言,眼中似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你想让余晓波带给组织上的那些话,其实并没有证据,只是你的个人推断,对不对?”

“是。”

沈言很是干脆的点了一下头,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自己平静下来,并且找到问题的关键,沈言暗自佩服。

“你说,我听。”

再次在放有宵夜的小桌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沈言,沐子钰说道,神情已非冷静,而是一种安静,像是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个激动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沐子钰,不过是沈言的一种幻觉。

深吸一口烟,呼出,然后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

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沈言开口说道:“对于背叛者,戴笠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尤其是背叛了军统的人,不管之前为军统立过多大功劳,都要杀之而后快,比如何行健、比如陈明楚。可同样的情形落在王天木和陈恭澍身上,事情就变得诡异起来。王天木投降日本人之后,包括北平、天津在内的军统北方情报系统被他卖了个干净,给军统局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但到现在为止,王天木依然活得好好的。这是为什么?——以军统局的力量,干掉王天木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同样的诡异也出现在陈恭澍身上。陈恭澍给军统局造成的损失虽然比不了王天木,但他的投降对军统士气的打击却超过了王天木——一个先后策划过刺杀张敬尧、王克敏、张啸林、傅筱庵、汪精卫等人的人,一个在军统局内部如标杆一样的人物,最终却还是投靠了日本人,军统局里的其他人会怎么想?如果不对其施加惩处,任由下去,会不会有陈恭澍第二、第三的出现?但结果却是,大半年时间过去了,陈恭澍一样活得好好的。”

“或者正是受此影响,李开峰变成了陈恭澍第二,至于谁会变成陈恭澍第三,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

“等等,我给你泡杯茶去。”

为了消化掉沈言说的这些,沐子钰找了个借口,然后站起身来,用房间里暖水瓶里的水给沈言泡了一杯茶。

道声“谢谢”,沈言接过沐子钰递来的茶杯,吮上一口,将茶杯放在桌面前,又才说道:“如此的两个人,戴笠竟然能让他们活到现在,竟然还能够去容忍,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一旦干掉这两个人,就极有可能出现他无法掌控的后果。这种后果造成的损失,远大于这两人投降日本人后已经给军统和国民党造成的损失,能够比这种的损失更大的,就只有那份‘细胞’名单。如同我们常说的那样,一将成名万骨枯,为保住那一将,便是让无数军统人化为白骨又如何?更何况,保住的或许还不止一将。”

“以我的推断,这两人应该是通过某种方式知晓了那份名单上的一些名字,或者那些‘细胞’的代号、联系方式等等这些,可不管是什么,这些东西都足以让那些人的‘细胞’身份暴露。戴笠投鼠忌器,只能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可这些都只是你基于常识的一些推断,实际上你并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你说的这些。”一直静静听着沈言在说的沐子钰这时开口说道。

“你用不着来考我。”

沈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是警察,我们从事的工作不是在破案,需要拿出铁一样的证据和事实让作案者无话可说。对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来说,很多时候,判断比证据更重要。举个例子,虽然在军统局内有不少我党的叛徒,可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一个被怀疑是我党同志的人能够活下来——仅仅是怀疑就能断人生死,而证据其实并不存在。这就是情报工作的残酷!”

“对不起,我很抱歉。”沐子钰脸上露出羞赧的神情来。

“没什么对不起的,一名好的情报人员,就该有敢于去怀疑的勇气。”

沈言笑了笑说道,“我急于想通过余晓波把话带给组织的原因,除了对日伪方面的担心,还有就是戴笠——一个长期工作在军统本部、几乎没有干过外勤的人,当他展现出来的能力超过他应该有的能力的时候,说实话,换成是我,我都要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一旦让戴笠怀疑我是共产党,或许还不等我走到武汉,就死在半道上了。”

“好了,就不说这些了。”

沈言振奋了一下精神,对沐子钰说道:“把我刚才说的这些话带给首长,我相信首长会有他们的判断。还有就是,能不能让我们的人查一查戴笠有没有签发过对王天木和陈恭澍这两人的秘裁令,或者签发了又收回、什么时候收回等等这些,从军统地方情报站查找这些应该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沐子钰点了点头,“我会带到的。”

“当然,我也会去查,而且就在这几天。”沈言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稍稍迟疑了一下,沐子钰问道:“你是说毛森?”

4

第五十九章接头(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