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六十章接头(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接头(八)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15 13:38:56

沈言点头,“事实上,我把王天木、陈恭澍两人和‘细胞’名单联系在一起,就是因为毛森。”

“最先让我对他产生怀疑的,是他在杭州情报站被捕之后戴笠的表现。就我所知,为营救毛森,戴笠动用了他能够动用的所有力量,这在军统的历史上几乎是没有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因为毛森是江山人的缘故,连我也一度这样以为,直到一个偶然事件的出现,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今年三月,一战区少将专员赵理君枪杀河南第十二行政督察专员韦孝儒案牵出的军统洛阳站窝案,涉及到了大规模的走私——这种情况在军统内部根本算不得什么,可走私的东西里面有枪支,军统本部担心枪支最后流向我方,便成立专项组,我作为专项组的一员参与了其中的调查。”

“在审讯其中一名犯案人员时,大概是担心自己成为替罪羊,或者即使他不是替罪羊也难逃一死,他突然要求揭发以期减罪。而他要揭发的是,军统内部有人和中统方面暗中往来。对军统来说,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比起走私枪支可要严重得多,我们同意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他说的那个人竟然是毛森,时间是在1935年5月底,地点是在苏州。因为涉及到毛森,就没有人敢再让他说下去,于是电请重庆本部,本部的回电是‘押后,待命’,当天晚上,专项组撤销。”

“1935年6月,顾顺章被秘密处决于苏州监狱……”说到这里沐子钰突然停住了,直直的看着沈言。

沈言没有去接沐子钰递来的话头,继续说道:“回到本部之后,我查阅了一些我能接触到的文件和报告,文件和报告显示,顾顺章被处决前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毛森人在福建。多方比对之后我发现,在这些文件和报告里,毛森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大增,有些不合常理,换句话说,就是有人在用这样的方式故意掩盖毛森真实的去处,毛森真正的去处应该就是那个人说的苏州,而那个人的履历里面,那个时间段他正好在苏州履职。”

“毛森在1939年杭州站长任上被捕,十一月获释,就我所知,戴笠将营救毛森的任务交给了军统上海特二区。特二区区长是姜绍谟,可实际上姜绍谟并没有到任,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他就把任务交给了刚到上海不久,在特一区负责行动的陈恭澍。凑巧的是,39年的春天,王天木也从华北救国军任上调至上海,任上海区区长,负责军统局在上海的一切行动,而在1933年刺杀张敬尧的行动中,王天木和陈恭澍已经有过合作。把这些联系在一起,我大致得出个结论,这就是:毛森受到了王天木和陈恭澍的要挟,不得不说出名单上几个人的名字来。”

“王天木和陈恭澍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保命!因为在敌后工作,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一旦落在日本人的手里,下场就是一个‘死’——不是死于日本人之手,就是死于己方锄奸队之手。可只要手里有足够的筹码,就能让己方忌惮不敢下手,而他们最终做到了。由此也可以反证我的推断。”

“有了的结论,再看毛森,所有出现在毛森身上不可思议的事情也都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抗战胜利之前,本局所有人员皆不得结婚,违者,军法从事!’这样的命令,可毛森不仅娶了胡德珍,还得到了戴笠的贺仪……不对!不对!!”

说到这里,沈言这才猛然发现自己的这番推论存在着一个很大的漏洞。一直以来,他的这个推论都是建立在以毛森为中心的基础上,忽视了戴笠、王天木和陈恭澍这三个人,有些想当然的以为,这三人都是被动的在围着毛森转。

可就在这一刻,“胡德珍”这三个字让他意识到,胡德珍极有可能是戴笠故意安排到毛森身边去的,毛森在杭州被日本人抓获极有可能是戴笠设下的局。一个人在危险的时候最信任的只可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戴笠就是要在这样的情形下让毛森把自己保命的东西交给胡德珍,让她出面和戴笠讨价还价,而戴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为配合胡德珍的行动,戴笠于是从华北调来了王天木和陈恭澍,或者是识破了戴笠设的这个局,毛森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名字,分出一些分别交给了王天木和陈恭澍,这样就使得知道名字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三个,让王天木和陈恭澍获利,而戴笠不仅一无所获反而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而这一次毛森的被捕,是不是戴笠又一次设下的局,自己是不是正在扮演王天木和陈恭澍扮演过的角色,吃一堑长一智,戴笠为此会对自己做怎样的防备……

所有这些问题如潮水一般纷至沓来,让沈言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看着紧锁眉头在哪里思考的沈言,沐子钰没有出言打搅,不仅如此,她还放缓了呼出的气息,生怕她的呼吸会惊扰到沈言,因为她知道,灵感从来都是一瞬间的事,惊扰到了或者没有捕捉到,想要再去抓住那根本不可能,只能在今后的岁月里再去等待机会。

很久之后,一直思考着的沈言长吁了一口气,可沐子钰看到的却是,沈言那一脸的苦笑。

“可能我之前的推断是错的。”

沈言揉了揉想事情想得生疼的太阳穴,然后说道,“王天木和陈恭澍或许并没有要挟毛森,是毛森主动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告知了这二人,这两人的任务应该是协助胡德珍,而胡德珍是戴笠故意安排到毛森身边去——这样事情就说得通了,而且这也符合戴笠的性格和行事风格。”

“你是在担心戴笠故伎重演,又因为有王天木和陈恭澍这两个前车之鉴,戴笠会会有所防范,并且极有可能在事成之后做出卸磨杀驴的事情出来。”

沐子钰问道,直指问题的关键。

沈言点头说道:“只要能完成任务,被当成驴给杀了我也认了,怕就怕任务没完成人也掉坑里了,甚至连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就麻烦了。”

“你现在有什么要求,需要组织上为你做些什么,尽管提出来。”

因为自己没有参与到事情当中,沈言的讲述也只是让她对事情有了个大致轮廓,这样的情形之下,要想给沈言提什么建议或者意见是不可能的,只能是馊主意,所以沐子钰也只能这样对沈言说道。

想了想,沈言说道:“虽然我还没有接触到毛森的那些行动组,不过从熊剑东的描述中我可以感受到,情形不容乐观——不是说那些行动组的人投降了日本人,而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已经处在了特高课或者76号的监视之下,他们甚至对此还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沈言忍不住一叹,“救国救民光有热情那是不够的,没有实力,最起码你得教人一些技巧……真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

叹过之后,沈言又接着说道:“为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我手里就得有和人抗衡的力量,所以我希望组织上通过渠道联系一下军统局在上海的地下武装,让我们来一次巧遇——不一定是我,我手下的另外三个人都可以,只要最终能和我见上面就行。还有就是,联系的武装必须是精兵强将,必须是毛森和胡德珍没有掌握的。这就是我对组织上的要求。”

“甄别什么时候开始?”沐子钰问道。

沈言答道:“按重庆本部电文里给我的时间,我的甄别行动今天就应该开始,时间是五天,一共甄别七个目标。不过因为我的两名手下成忠和谢天临没有证件,需要至少两天时间去办,所以正式的甄别需要延后到后天。”

沐子钰面带沉思的说道:“这样说来,就必须在明天中午左右和军统的地下武装接上头……”

“可以延后一两个小时,其他工作我先做完,接上头之后只需勘察一下现场,熟悉一下地形,知道撤退路线就行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联系不上军统在上海的地下武装,或者联系上的武装不堪大用,可不可以动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沐子钰问道。

犹豫了一下,沐子钰最终还是没有向沈言说出,在上海郊外,我党的一支精锐武装已经到位,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仔细想了一下沐子钰的这个提议之后,沈言答道:“如果真的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动用我们的力量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把我们的人的身份伪装做好,并且通过第三方把我们的力量显露到我的面前。如果做不到这两点,我们的力量绝对不能用。不过我还是坚持动用军统局的力量。”

沐子钰点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绝对不会引起其他各方的怀疑。”

“你的要求非常急,我必须马上出去联系,以争取时间,还有你说的那些情况,我也必须向上级反映,你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可以一道说出来,最好捡重点说。”

6

第六十章接头(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