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六十六章雨夜上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雨夜上海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21 13:21:08

“除了我交代给你的,其它的你就不用参与了。你的事情虽然简单,但也要注意隐藏好自己,不要被人挂了相。”

听到自己不能参加接下来的任务,柳琳的嘴又撅了起来。

东方饭店已到,沈言也懒得跟她解释,脚一点刹车,然后对两人道:“你们两个现在下车。”

……

晚饭时间过去不久,一场蓄势已久的暴雨从天而降,在持续了一刻钟之后,暴雨转成了大雨,几个小时过去了,大雨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

三号据点位于连接小沙渡路和西摩路的澳门路上,从这里出发前往位于小沙渡路的接头地点距离大约在二百六十米左右,再前行一百四十米就是苏州河,之所以要在这里安一个据点,是为方便己方人员就近获得武器,并且能够就近提供支援,必要的时候还能以此作为掩护人员撤退的火力点。

这是栋两层楼带有地下室的日式别墅,是一家日本商社为驻上海的高级职员建造的,一共建了十栋,因为战事的关系,这家日本商社推迟了在上海开展业务的计划,建好的别墅就空了出来。精明的日商自然不能让它空着,就对外出租,虽然价格公道,不过因为是短租,半年为期,半年过后还能不能再租也不一定,所以到目前为止,十栋别墅也就沈言租了其中的一栋。

屋里,除了沈言、成忠和谢天临三人,范记林、杨勇军和他们的几名手下也在。该看的全都看过了,该准备的也全都准备了,对屋里的人来说,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除了需要等待的时间,还有就是枪。

“要不要我们帮忙?”范记林问沈言。

沈言很是干脆的一摇头,“不用!”

情感上,他是多么希望能让范记林和杨勇军带着人把那个军火库搬空,哪怕是一粒子弹都不剩下。可理智却告诉他这样做的后果。就为一个接头任务,就送给对方至少一个营的装备,富有的美国人都从来没有这样慷慨过,即使再是亲近的盟友。如果让住在深宫里的那位委员长知道枪是送给共产党的,别说一个营的装备,就是沈言即将送出的那些,就足以枪毙他十回。

看了下时间,十点钟,这个时候这样的天气,绝大多数人已经进入到了梦乡。

“我们出发。”

对成忠和谢天临招呼一声,沈言穿上雨衣向房门走去。

开车的是成忠。虽然对上海的道路还不熟悉,可沿苏州河岸往黄浦江所在的方向开对他来说却是一点难度都没有。

大雨如注,又是深夜,而日军在沿途设下的检查站又没有因为大雨而懈怠,这就让行程变得十分缓慢,原本六七公里的路,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乍浦路桥,这还多亏成忠和谢天临身上都有黄卫军的证件。

车到乍浦路桥桥头,沈言让车拐进了博物馆路,刚过光陆大戏院,沈言让成忠把车停住,对谢天临交代一番之后,沈言让谢天临下了车。

又前进了一段路,就看到前面路边停了一辆遮着篷布的军用卡车。成忠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这辆卡车是做什么用的,不等沈言招呼,他便向卡车开了过去,停在了卡车后面。车停稳,成忠打开了车门,像谢天临一样闪身进了路边建筑的阴影里。

等到成忠的身影完全不见,沈言他这才打开车门,走到卡车前头,敲了敲驾驶室的门。车门打开,现出两个坐在驾驶室里的黄卫军,一官一兵,士兵沈言见过却不知道名字,而那个军官竟然是闫西久。

见是沈言,闫西久对坐在驾驶位的那名士兵说了句“下车”,然后两人穿好雨衣,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两人向沈言敬上一个礼,闫西久开口道:“沈少校,奉熊司令之命,向你交付卡车一辆,你需要的东西也都在车上,请接收。”

沈言点点头,把手里的轿车钥匙往闫西久面前一递,“小车在后面,这是车钥匙。”

接过钥匙,闫西久又是一礼,然后带着那名士兵,一声不吭的走到卡车后面,打开轿车车门,发动汽车将车开走了。

在闫西久带着士兵向车后面走去的时候,沈言爬进了驾驶室。

坐上驾驶位,沈言发动了汽车,不过才刚一开动,卡车就猛地一个急刹,接着又一次开动又猛地一个急刹……虽然是第一次开卡车,不过对会开车的沈言来说,也就需要一个适应过程罢了。

快要驶上北京路的时候,这辆开得断断续续的卡车终于变得正常起来,不过节奏仍然时快时慢。

卡车驶上了北京路,车头往右一拐,前行大概一百七八十米的时候,卡车又是一拐,拐进了江西路,行驶至香港路时,车再是一拐,驶进了四川路……如此这般的绕来绕去,直至十五分钟后,在确定闫西久确实没有对卡车进行跟踪,沈言这才到早先放下谢天临的位置把车停下。

车刚停稳,谢天临就从暗处现出身来,快速冲到车前,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室。

“刚才那辆小车有没有离开?”

尽管沈言知道谢天临的现身意味着小车已经开走了,并没有对他实施跟踪,他还是开口问道。

谢天临点头,“从乍浦路桥上直接开走的,没有耽搁。”

“这就好。”

卡车继续前行,在之前卡车停车的地方又接走了成忠,问过成忠没什么异状之后,沈言将车开上了江西路。

顺着江西路往黄浦江上游的方向行至二马路,沈言把车拐进了二马路,在二马路上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他把车停了下来。

“去车厢里看看。”沈言对成忠和谢天临吩咐道。

“是。”

两人穿着雨衣下了车。等待了一阵之后,成忠和谢天临穿着雨衣出现在了驾驶室外,将两套衣服从雨衣下快速取出扔进驾驶室,成忠和谢天临两人这才脱掉雨衣进入到驾驶室。

虽然天黑又下着雨,别说去看清两人扔进来的是什么样的衣服,就算成忠和谢天临两人身上现在穿的是什么衣服,沈言也都看不清,不过他知道,扔进来的必然是黄卫军的军装,因为这是他向熊剑东吩咐过的,这种连小事都不算的事,相信熊剑东还不至于打折扣。

摸了摸,两套军服一套军官服一套士兵服,显然成忠谢天临二人也知道就沈言目前的身份,所以才会拿来两套军服,把选择权留给他。

开轿车的军官有,开卡车的军官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尤其在把上下尊卑看得极重的日本军队里,而在秉承了日军那一套的黄卫军里也是同样如此,除非是在战场上无人可用的时候。

摸索着把那套士兵服穿上,卡车继续前行。

来上海数天,虽然沈言还无法做到通晓上海的每一处街道,即使日伪在上海城区共设有、并且在哪里设有多少哨卡他都不知道,但属于计划中那些,比如现在从黄浦江边南会馆码头到苏州河三号据点的这条称得上是对穿了大上海的线路,路上设有多少哨卡、又在何处设立、哪些是日军的、哪些是伪军的、又有多少属于宪兵和伪警,他却是了然于心。

至于那些游动哨卡和临时哨卡,除非是具有未卜先知本事的神仙,否则谁都无法去避免,所以沈言才借用熊剑东的力量,稍稍满足一下他为党国尽忠的意愿。

或者是雨势太大,也或者是老天对沈言之前经历的那个“杨公忌日”作出的补偿,前几天每一天从设计的线路上经过时都能遇到的游动哨卡或者临时哨卡,今天它竟然没出现!

也因此,让沈言那颗悬着的心更加的忐忑,因为谁都知道,落上楼板的皮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只还没有落下来的皮鞋。

直到卡车停在了距离南会馆码头的那座仓库不远的地方,沈言这才确信,今天晚上的运气的确不是一般的好。

因为要绕路躲避那些哨卡,路上浪费了不少时间,到达时时间已是凌晨的三点。

时间紧任务重,容不得半点耽搁。借住雨声,沈言静静地把卡车滑到那间装有军火的仓库外面。车上,三人各自掩好各自的嘴脸,然后下了车,顺着仓库去找那些看守住的地方。

地方并不难找,微弱的灯光和鼾声很容易的就把看守的位置暴露了出来。

指着那处地方,沈言对成忠和谢天临很是小声的命令道:“你们两个进去,打晕即可,别弄出人命。”

两人没有回答,却各自点了一下头,然后弯下腰来,狸猫一样向仓库守卫住的那间屋子扑了过去,沈言则在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后,这才弯着腰跟了上去。

门被撞开,在黑暗中,顷刻间响起的惊叫声、打斗声、嘶吼声、破碎声……种种的声音和所有的声音,被噼里啪啦的雨滴声全部淹没,即使是屋外的沈言已经很是留意了,那些声音依旧是模模糊糊的,若不是刻意,就算是他也一样会被蒙蔽过去。

等到成忠和谢天临两人从屋里出来时,屋子里已是安静一片。

可这并不是结束,行百里者半九十,意外从来都是在自以为是的疏忽中产生,所以等到成忠和谢天临两人一现身,沈言又向两人下达了搜索两边屋子的命令。

4

第六十六章雨夜上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