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七十章贼偷与贼惦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贼偷与贼惦记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25 13:29:15

远在江湾军营的熊剑东是听不到苏州河南岸的那些枪声的,但他接到了愚园路749弄65号打来的电话,要他立即带上军营里所有的士兵前往愚园路警戒守护,原因是,军统在上海展开了大规模的行动,愚园路749弄已经成为军统方面攻击的的目标!

历朝历代,未得授命,擅自动兵者,视同谋反!如今在日本人的手下当差,则更是如此。作为“汪伪”的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和军政部长,周佛海有调动熊剑东这支部队的权利,可光凭手下的一个电话就想让熊剑东就范,这未免也太轻率、太轻看他熊剑东了。

正当熊剑东准备打电话向愚园路749弄去求证的时候,那边的电话却先一步打了进来。

“剑东兄吗,是我,周佛海——”

“副委员长,我是熊剑东,副委员长放心,我这就带兵出发。”

“不要这样叫,还是叫我周部长吧。带兵就不必了,不过你还是得到我这里来一趟,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明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熊剑东却并没有马上出发,而是坐在他的司令部里,等着打探情况的闫西久给他带来消息。既然危险解除,晚一点见愚园路上的那位也没什么要紧的。

就算是给日本人当狗,他熊剑东也不是任人呼来唤取的傻子,在前往愚园路之前,他至少要知道愚园路那边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只有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他才能够知道自己的利益点在哪里,又能够为他自己讨来多大的利益。

闫西久要去打探的事情根本算不上隐秘,此时的沪西地区早已沸腾,尤其是遭受到袭击的苏州河南岸地区,伪公职人员整个一片风声鹤唳,不过几个电话,熊剑东需要知道的事情就被闫西久给打听到了。

听完闫西久的情况说明,熊剑东立刻就想到了沈言,他敢断定,发生在上海市区苏州河南岸的那些枪声就是沈言带人所为。

大事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和结束了,而他对此竟然一无所知,这让熊剑东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只是接个头,这家伙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是熊剑东从呆滞中醒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带着酸涩和疑问;

“我小看他了……呵呵,不光是我,重庆的戴老板也一样小看他了!”这是熊剑东说的第二句话,感叹的同时又有些幸灾乐祸;

“党国不是没有人才,而是人才都没埋没掉了,如同伯乐与千里马!”这是熊剑东的感慨,很有一点由此及彼的味道在里面;

“不对啊,这家伙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的人手?”

熊剑东这才反应过来,上月三十号到上海,今天才六号——中午都还不到,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周,那么多人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冒了出来,难道是……

像是猜到了熊剑东此时的心思,一旁的闫西久开口道:“司令,会不会是沈督察带着‘救国军’的人干的?”

熊剑东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绝对不是,救国军打不出来这样的仗!”

“部队集结好没有?”熊剑东问。

闫西久一个敬礼,“报告司令,特务营已集结完毕,就等司令下令。”

熊剑东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好,立刻出发!”

“是。”

尽管已经吩咐不需要带兵,熊剑东还是集齐了全部的二十辆卡车,带着这支近四百人的部队杀向了上海市区。

有熊剑东的亲自带队,这支部队毫无阻拦的来到了位于苏州河上的新闸路桥——由此经新闸路和极司菲尔路,是到愚园路最快的一条路。

车队却在过了苏州河的新闸路桥桥头被人拦了下来。搜过身之后,来人立刻被带到熊剑东的座驾前。

“闫主任,我有重要情报向您报告。”一见坐在熊剑东座驾副驾驶位置的闫西久,来人立刻叫了起来。

一听“闫主任”这个称呼,熊剑东神色微动,他立刻想到之前他答应过闫西久的“调查室主任”这一职务。

闫西久却是神色自然,就好像他已经是“闫主任”并且当了这个主任有很久了似的。大概是怕熊剑东误会,他从前排回过头,对熊剑东说道:“熊司令,这人是属下从原租界巡捕房的巡捕中招募来的,让他们负责在上海为司令打探消息,为让他们安心,属下就用了‘中央税警总团税务调查室’这一名号,司令若是觉得不妥,属下马上纠正过来。”

熊剑东摇头,“用不着,从现在起,你就是这个调查室的主任,这事回去之后我就宣布。不过‘中央税警总团’这个编制现在还没有下来,你的这个调查室暂时还不能用‘税务调查室’这个名字,免得落下口实被人抓住。”

闫西久的脸上现出激动来,“属下明白,感谢司令!”

熊剑东挥挥手,“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是,司令。”闫西久应上一声,然后打开副驾驶的门走下了车,带着那个报信的人到一边去了。

对闫西久的这一举动,熊剑东很是满意,他也是从军统出来的,法不传六耳这个道理他又岂能不知,因为现在坐在这辆车上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

闫西久很快回到车上,意识到报信人送来的这份情报的重要性,闫西久没有耽搁,直接对熊剑东说道:“司令,袭击周部长那些人的一处据点被人给发现了,地点就在我们要经过的新闸路上,具体是三义坊的一栋民宅里。”

熊剑东神情一愣,他立刻想到了沈言。

“可靠吗?”熊剑东问道。

“可靠。”闫西久点头,“跟踪的那队华特里面有一个人之前和报信人在同一巡捕房里一起干过,他就是跟在那队华特后面才找到三义坊的。”

“你说的跟踪是什么意思?”熊剑东一下子抓住了关键。

“那队华特发现了几名掉队的袭击者,他们没有采取行动,而是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看着那几名袭击者进入三义坊的一栋民宅之后,他才赶过来给我们报信的。”

“这个报信人怎么知道我们……”

说到这里,熊剑东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让上海人把他和在周佛海拴在了一起,现在在上海人的心里,他就是周佛海的打手,或者豢养的狗,如李士群和吴世宝一样的存在。可问题是,自民国28年(1939年)3月他被日军俘虏一直到这次从武汉来沪,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再没有在上海人面前露过脸,上海人怎么可能对他记得这么清楚,并且知道得这么多?

熊剑东想到了李士群。日本人已经用不着再拿他来做文章,只有暗地里和周佛海较着劲的李士群才会这样做,也只有李士群才能在这一周的时间里让他“声名赫赫”……

见熊剑东说了几个字突然就不说了,阴着的一张脸像是欠下他一笔巨款的人突然死掉了了一样,闫西久知道熊剑东想岔了,于是说道:“司令,这人事先也不知道我们会来,更不知道我们会从这里经过,他是给司令部打过电话后才知道我们要来的,在这里等是因为这是前往愚园路最快的路。”

闫西久这样一说,熊剑东的神色这才变得正常起来——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就是熊剑东此时的心态。

“司令,我们现在怎么办?”闫西久问。

怎么办?熊剑东看向了坐在他身旁的参谋处处长余世杰。

作为心腹,熊剑东心里在想什么余世杰又岂能不知,“司令可是在担心那个沈言?”余世杰问道。

熊剑东点了点头,然后叹口气道:“别人也就罢了,可他不一样,他的特使身份实在太过特殊了一些,我担心他一个不好掉了进去,到时候戴先生那里我怕是没办法去交待啊。”

这还是熊剑东第一次在黄卫军里,向除闫西久之外的第二人说起沈言的身份。

听熊剑东这样一说,余世杰心头一动,沈言的身份黄卫军里的许多人都已猜到,不过是心照不宣罢了,猜测得最高的也就一个特派员,包括他在内,因为军统局是很难向外派出特使的,而身份特殊的特使是什么……余世杰只能去想象。

但这并不妨碍余世杰将他的热情全部点燃。

不同于日本士官学校出身的熊剑东,黄埔军校六期毕业的余世杰自美日开战以后,无时无刻不想重新回到国军序列,重新被校长和校友所认可。可像他这样一个穿着汉奸衣服的人,即便率部起义,曾经的污点也是洗不掉的,除非他改变身份,把投降变成奉命打入汪伪内部,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军统才有这个权力。戴笠和唐纵虽然都是他军校的同窗,但要和这两位同窗搭上线却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余世杰可没有为此少动过脑筋,如果这个时候像那位身份不一样的特使伸出手……

所有的念头都在电光石火间,似做了一次非常短暂的思考一样,余世杰开口,“司令所虑极是,这个人我们还非救不可。”

熊剑东叹口气,“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都插手了的事,我还能怎么救?”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哦,且说来听听。”

“司令,我们可以这样,用为周部长复仇的名义,在三义坊占住一处位置,然后……”余世杰在熊剑东耳边悄悄地说着话。

一阵之后,熊剑东开始轻轻地点起了头……

3

第七十章贼偷与贼惦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