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六十九章压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压力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1/24 14:14:33

“军统特使……难道军统在上海还隐藏着另外一股力量?可为什么我觉得这更像是共产党的作风……如果是共产党干的,他们发动此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想要掩护的又是什么?——药水弄?药水弄有什么?难道只是巧合而已?……”

望着药水弄方向,李士群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嘴里更是发出了喃喃的声音。

枪声来得快,去得更快!

三分钟后,枪声就暗了下来,汤姆森冲锋枪的枪声。

从普陀路到戈登路、到愚园路、到新闸路……像是约定好了似的,激烈的枪声在同一时间全都暗了下来,很是突然,如同枪声突然响起时一样。

街面上虽然还是有枪声在响起,可汤姆森和春田的声音已从最初的主宰变成了零星,如今街面上唱主角的是日式步枪和德国毛瑟手枪的枪声,而比这些枪声更为响亮的,是一声接着一声的警报声。凄厉警报声中,一辆辆军车警车从一座座军营、警署和捕房里驶出,开始在大上海到处设卡、层层警戒……

李士群对窗站立的那个房间的门被人推开,现任特工总部上海区区长万里浪走了进来。

到李士群身边,万里浪弯下腰身,很是恭敬的对李士群说道:“主任,要不要到周部长那里去看看?”

“自然是要去的,怎么说他也是你我的长官。”

李士群道一声,然后扭头对万里浪说道,“你和我一起去,有我在,部长大人的火还烧不到你头上。”

既然计划没有展开,为周佛海准备的的那支队伍没有加入到行动当中去,他当然得救周佛海,因而在枪声刚一响起,他就让万里浪命令上海区各行动队立即对所有重要目标展开增援,愚园路749弄自然是重中之重。

不过那位特使在筹划上显然已经考虑到这点,不仅76号区部,距76号区部和事发地不远的所有的警卫大队和行动大队都遭受到了对方的狙击,一两支“春田”加上一两挺机枪或者几支汤姆森封住一道门,让想从门里冲出去的行动队特工无计可施,等到冲出来时,对方已经完成了狙击任务,人和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的说辞周佛海能信吗?李士群的心里没有底,易地而处,若他是周佛海,他也一样不信——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可这种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请他就真的发生了。

到门口,李士群突然地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身上充满斗志!因为他知道,从今天起,他和周佛海之间原本隐藏着的一些矛盾再也隐藏不住了,从今往后两人就要撕破脸皮对着干,这对李士群来说又是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不仅是平日里的相处,更重要的是,周佛海会因此生出警惕,干掉周佛海会变得更加的困难。

“军统特使……此人倒是有几分能耐。”

振作起精神的李士群又一次发出自语的声音,让跟在他后面的万里浪很是莫名其妙。

带着万里浪和上海区区总部的一大帮特工,李士群不紧不慢甚至有些磨磨蹭蹭的来到他和周佛海在愚园路的住处——愚园路749弄。

此时的愚园路,除了原本负责周佛海安全的伪军委会调查统计部的特勤人员外,还有已经先行赶到的特工总部第四行动大队的特工、来自附近的日军增援部队、宪兵司令部的宪兵和那些特高课的特工,整个的将愚园路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增援这里的那些沪西警察局的警察,甚至连愚园路都不准进。

到达749弄的口子上,李士群正准备进去,一辆道奇轿车突然从他们后面驶来,“嘎吱”一声停在李士群前面。李士群正要发作,车门打开,跟随李士群一起来上海的特工总部行动总队总队长林之江从车里走了出来。

快步跑到李士群面前,看了万里浪一眼,见李士群没有吭声,于是林之江小声说道:“主任,特高课的人发现了重庆分子的一处巢穴。”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李士群一愣,“在哪儿?”

“新闸路三义坊。”

“怎么发现的?”

“消息说是几名沪西警察局特高课的华特在侦办汽车盗窃案回来的途中,偶然遇到一伙撤下来的重庆武装分子。那伙重庆武装分子被打散之后,他们跟踪其中的三个人,就到了三义坊并且找到他们的藏身点,现在他们已经进去了,主任,我们要不要跟进?”

李士群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万里浪,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看?”

这是李士群对万里浪的一次考校,他要看看作为上海区区长的万里浪有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万里浪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我认为我们应该跟进。”

“为什么?”李士群问。

“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打击军统中统和各方反对势力是我们的责任,这也是汪主席和日本人要成立特工总部的目的。”

“说得好!”李士群称赞一声,“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怎么行动你自己看着办,我不过问。”

“是,我这就带人赶过去。”应上一声之后,万里浪随即带人往新闸路三义坊赶了过去。

万里浪刚走,就见日军上海宪兵司令部司令木下荣市少将、以及日军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大塚清中佐和上海警察总局特高课课长武岛茂中佐,在一大帮人的簇拥下从弄里走了出来。

不等李士群上前招呼,木下荣市便向李士群招呼道:“李桑,有没有兴趣与我们一道去看出好戏?”

李士群立刻想到了新闸路上的那个三义坊。

“司令官有请,世群敢不从命。”李士群说道。

……

尽管密集的枪声只响了三分钟,但落在不同人的耳朵里感受却是各不相同。

枪响之时,巨籁达路一栋带有阁楼的三层楼房里,胡德珍怀抱不到一岁儿子,站在窗前,望着距此约一公里外的地方。那里是静安寺捕房所在之地,密集的枪声就是从那里响起来的,稍远处的愚园路818号特工总部第四行动大队同样响起了枪声;不仅这两处地方,还有其它一些更远的地方,如戈登路、新闸路、海格路的沪西警察局也传来清晰或者模糊的枪声,唯有愚园路上的枪声最为激烈!

虽然军统金华培训班实际上更像一个草台班子,并且她已为人妻人母,可从枪声中辨识出汤姆森和“捷克式”,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听着汤姆森那似欢快跳跃一般“哒哒哒”的声音,胡德珍脸色沉静似水,可这却掩饰不了从她眼中透露出来的焦灼——这既是她的军统同仁向上海的日伪吹响的战斗冲锋号,可它也是或许成为压垮自己丈夫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还能承受得住吗?

胡德珍调整了一下目光的方向,让视线越过在枪声中沉睡着的女儿的身体,隔着墙壁看向远方——狄思威路,在那里关押着她的丈夫毛森!

胡德珍身后,特高课几名华人特工手里提着枪,虎视眈眈的瞪着胡德珍,他们手里拿着的枪的保险都已经全部打开……

苏州河北岸的狄思威路捕房,在苏州河南岸响起的枪声传到这里时,已经变得极其的微弱和依稀,可毛森还是从那些隐隐约约的声音里听出了汤姆森的枪声。他的面前,以往从不穿军服的青柳中尉戎装在身,带着副手华特队长刘禹卿,如临大敌,大有见势不妙便将他就地处决之势。

与胡德珍装出来的平静不同,毛森不加掩饰的将他的心情和情绪全部写在了脸上,以往表现在他脸上的那种儒雅和风轻云淡此时早已不在,有的只是格外阴沉和极其的难看,由此可见他心情的恶劣。

作为一名加入军统已有十年的老特工,这枪声意味着什么,毛森又岂能不知?这便意味着,那个曾经向他信誓旦旦做出保证的戴老板,已经将他放弃,把结束生命的方式留给了他——是为党国尽忠成为烈士,还是成为汉奸等待他的制裁?一切由他毛森自己决定。

“投降……不投降?不投降……投降?……”

脑海中,两个声音也在激烈交火,如汤姆森射出的子弹一样密集,即使是从身上流出的汗水,与汤姆森射出的子弹比起来,也一样不遑多让。

直到依稀的枪声在耳边消失不见,一身戎装的青柳中尉带着他的威势离去,他脑海中的两个声音这才平息了下来。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分钟,却已让毛森汗流浃背,人更是几欲虚脱,如果再这样来上几次,毛森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扛得下来,而他也知道,或许还等不到下次军统同仁发起行动,日本人就已经要了他的命——戴老板要他做选择,日本人也一样要他做出一道必选的选择题。

没由来的,毛森突然一下子想起了十年前在“浙警甲种班”的训练结束后,又接着去接受续训的地方——洪公祠!由此,他想到了那个曾被崇祯皇帝给予厚望的洪承畴。此情此景,在毛森看来,自己竟与当日的洪承畴有着几分的相似。

戴老板不是崇祯帝,他呢?

“我会是另一个洪承畴吗?”毛森在这样问自己,声音飘忽,带着很深的不确定。

3

第六十九章压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