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七十九章电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九章电话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2/4 13:56:15

“谁干的?”一名科员问道。

像做贼一样再次左右看了看,凌瑛答道:“这还用说,肯定是重庆那边派人干的。”

“那,那个姓李的呢?就……那个……上海人都知道的。”

另一名科员用比凌瑛还要小声的声音问道,显然在他的心目中,李士群更加可恨。

“没听说。不过你说的那个地方动静也不小,估计你说的那个家伙……啧啧——不说了,今天中午我请客!”凌瑛很是豪气地说道。

“我们去吃‘荣顺馆’!”凌瑛的豪气立刻得到了回应。

“想得美,长这么大,我都还没去过呢。”

“那你说去哪儿?”

“外面那间小吃店吧,离这儿近,吃完了好接着干活。”

“凌妹妹,你说的不会是连油条都没有也敢号称祖传‘四大金刚’手艺的那一家?”

“对,就是那家!”

“用早点来请客,还缺一样,凌妹妹你这也太抠了吧。”

……听着这几个年轻的科员在自己身边的叽叽喳喳,像是根本忘记了他们一开始的话题,忘记了他们之前的那些喜悦和兴奋,也根本记不得了苏州河南岸那边那些枪的声音,沐子钰心中不由得生出感慨来。

“当硝烟散尽,平凡的生活来临,未来的人们会不会在某一天,遗忘了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叽喳的声音中,沐子钰在心里这样想。

……

事情远比沐子钰预料的要严重得多。

下午一点,在结束了巡捕医院的统计之后,沐子钰带队从外白渡桥跨过苏州河,进入到苏州河南岸地区。

虽然沈言的行动方案中不涉及到外滩,但整个外滩依旧进入到了警戒状态,而且越往公共租界西区和法新租界区方向走,警戒也越严密,至福建路,通往上述两个区域的路就被完全隔断,除特殊人员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出入。

为尽可能的了解到封锁区域内的情况,沐子钰假装着听从了手下几名科员的建议,带着他们来到距封锁线不远的仁济医院,此时的时间是下午的两点。

因为是做盘点,除了清点库存之外,还得校对诸如入库、出库之类的清单,对单据上存在的疑问向相关人员进行询问,可因为枪战的发生,询问很容易的就转了向……

虽然没有人亲眼看见或者亲身经历,从说的人的嘴里流出来的也全都是传闻、流言这类的小道消息,可不管是小道消息还是道听途说,所有的传闻和流言里面都提到了一件事情,这就是,枪战一共发生了两次,前一次规模很大,后一次的规模则要小很多。

两次枪战的时间间隔和枪战地点也是众说纷纭,最短的时间间隔只有几分钟,而最长的则超过一个小时;地点也是到处都是,可在所有的地点中,却有几个地点出现的次数最多,新闸路、极司菲尔路和胶州路。

三义坊就紧挨着新闸路,两边一边是极司菲尔路,一边是胶州路,此次行动中,伤员集结点就位于三义坊,作为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沈言极有可能出现在那里,而第二次枪战也极有可能是沈言和日本人、汪伪的遭遇战……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就变得极为严重,超出了沐子钰的预料。

“子钰姐,这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凌瑛将一张单据和登记簿拿到了沐子钰面前,指着登记薄上的一行数字对沐子钰说道。

沐子钰接过来一看,竟是自己加错了,而这已是沐子钰来仁济医院后第二次出现这样的错误了。沐子钰知道这个时候她必须停下手里的工作了,否则极有可能让人对她产生怀疑——那些忙中出错和乱上添乱就是这样来的。

沐子钰赶紧补救。

轻摇了一下头,再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沐子钰指着登记簿那一栏上的数字,对凌瑛说道:“这里,就按照你算出的结果改过来。”

“嗯,我知道了。”说过这一声,凌瑛看向沐子钰,关心道:“子钰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沐子钰轻叹道:“也不知是怎么搞的,这段时间老觉得有些头晕,尤其是到了下午。”

“子钰姐,我知道一个偏方,天麻蒸乳鸽,对治疗头晕很有帮助。”

“回去我就试试。”

“子钰姐,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反正今天这里也干不完,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这……”

“子钰姐,你回去吧,我们能行的。”另外两个科员这时也出言劝道。

“犹豫”了一下之后,沐子钰点点头,“那……好吧,就辛苦你们了。”

做过交待之后,沐子钰离开了仁济医院。

一出仁济医院,沐子钰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电话号码和几句暗语,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目光就向街对面的那个投币电话亭看了过去。这个电话号码是首长通过延安总部首长转给她的,只允许她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以拨打,接这个电话的人是谁,职业、名字、性别等等所有这些,沐子钰无从知晓。

对沐子钰来说,现在就是她的紧急情况,她必须通过这个电话号码,把沈言的情况传回总部,让首长知晓。

看到电话亭,沐子钰没有犹豫,在那个电话号码和暗语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同时,她的脚便向街对面的那个投币电话亭走了过去。

电话亭没人打电话,沐子钰径直走过去拉开电话亭的门。

关上门,拿起话筒,往投币口投进准备好的硬币,手指伸向拨号键盘时,一个疑问在沐子钰的脑海中一闪,也就是这个疑问,让她的手指跳过了那个号孔,改变了接听电话的人和地点。

沐子钰没有想到的是,她打出的电话已经被人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妈,是我,子钰。”

“子钰啊,什么事?”

“妈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有什么事子钰你说就是。”

“是这样,我这几天头老是有些晕,听说天麻蒸乳鸽可以治,妈你帮我看看附近有卖乳鸽的没有,有的话帮我买上一只。”

“身体不好怎么不早说?真是的,妈这就给你买去,你快点回来,身体不好就不要上班了。对了,女儿你现在在哪儿?”

“妈。我在仁济医院……”

“你怎么去哪儿了,那边在打枪你不知道吗,赶紧回来,听到没有!”

“妈,这边已经没打枪了,我已经请了假了,很快就回家。好了,先挂了。”

电话挂断。

几乎同时,一张写有沐子钰名字的电话户主登记表出现在这个监听小组一个头目一样的中年人手中。

“打电话到卫生局和仁济医院查实一下这个人。”这人将登记表往侍立在旁边的一名特工面前一递,说道。

“是。”侍立者接过登记表,领命而去。

几分钟之后,那人回来复命,“报告组长,查实完毕。”

“说,什么情况。”

“户主表上登记的的内容全部属实,经卫生局证实,这个叫沐子钰的女人这几天的工作内容,是盘点卫生局管辖医院的药品库存,仁济医院也证实,沐子钰下午确实在仁济医院,因为身体不舒服,就先请假回家了——是向卫生局秘书科科长请的假,用的是医院的电话,这些,全都得到证实。”

听完汇报,被称作组长的中年男子挥了挥手,将手里的登记表随手往一个已经装了不少登记表的纸盒里一丢,自然有电话局的职员重新将这些表格重新放回到它们原先所在位置。

中年男子在挥过手之后,伸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个夹板,一扫夹板上的那张纸,从纸上找到沐子钰的名字,一笔勾掉。

沐子钰不知道,在她走进电话亭的时候,她已经让自己站在了阎王殿的门口。

如果不是因为她对上海市区各处的地形、位置和环境知道得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始终对沈言为什么要将集结点放在三义坊存有疑问,并且这种疑问一直盘旋在她脑海里,此时的她,或许正坐在一辆被特工总部的人押解着送往让每一个上海人听到都会抖上一抖的极司菲尔路76号。

让沐子钰没有打出那个电话的疑问,是她突然想到了沈言的另一个身份——熊剑东的副官!

想起了这个身份,沐子钰一下子豁然开朗,愚园路的枪声必然会让住在那里的周佛海调熊剑东的部队前去警卫,过新闸路桥走新闸路到愚园路是用时最少的路,熊剑东的部队必然也会选择这条路,一旦出现不可预测的事情,熊剑东的黄卫军就是最好的援兵!这就是沈言把集结点设在三义坊的原因。

正是想通了这一点,沐子钰才果断放弃,转而给家里的母亲打了个电话。

自小在上海长大,又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多年,沐子钰如何不清楚躲藏在电话亭外面的那些看不见的眼睛,进入电话亭不打电话就出来,只会引来那些看不见的眼睛更深的怀疑。

3

第七十九章电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