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149章 郁久律尧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49章 郁久律尧骨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20/10/26 15:57:59

郁久律尧骨带兵回到契烈,这一战获得的战利品颇多,郁久律尧骨将这些战利品分给了参与作战的各部落。俘虏过来的男女除了工匠之外,郁久律尧骨把他们安置到慈悲岭以北,和郁久律突欲一样,用于充实当地的人口,郁久律尧骨赐予韩闰印绶,任命他为泰卢军民长官,负责管理。

至于那些工匠,郁久律尧骨则是统一安置在契烈都城附近,郁久律尧骨征战四方,知道光是好勇斗狠不行,契烈的炼铁技术与中原相比,已经不差很多,然而中原城高池光,所以郁久律尧骨让这些工匠为契烈打造那些攻城器械,与此同时,也为契烈修建都城各项设施,把这个都城继续扩建。

出于契烈可汗四时捺钵的传统,契烈皇帝并不一直居住于都城之内,而像徐云龙这样被俘虏来的宫女内侍,一部分被郁久律尧骨留在他的宫廷,用于照顾他自己,太后和皇后,其余分给了各皇亲国戚。

徐云龙本人和他已经年老的义父,则是被留在契烈宫廷,照旧在厨房工作,只是现在他们成了郁久律尧骨宫廷那些“著帐户”的下手,成为奴隶的奴隶,没有任何收入,也没人管他们死活,天气冷了,也没给任何保暖的衣物。

回到草原一个月后,泰卢国王仍旧呆在**镇,鸿济国派来使节,希望契烈皇帝可以继续派兵相助鸿济国灭了泰卢国。郁久律尧骨这一战已经建立威望,如今泰卢国成了张猛口中的那个“得之不足以拓土,弃之不足以为患”的无意义之国,既然鸿济国想要,郁久律尧骨可以把泰卢国给鸿济国,但是郁久律尧骨也不想为此流血了。

郁久律尧骨于是对鸿济国使节金扬善说:“朕已经让将军高敏提兵五万,为鸿济国后援,你们大可以放心进攻。”

其实郁久律尧骨在撤军的时候,就已经让高敏带兵驻守在慈悲岭以北,以便迅速对泰卢国形式作出判断,但是郁久律尧骨下令高敏除非鸿济国大败,进而有亡国之危,不然不必出手。

如今的局势,是泰卢国有亡国之危,所以高敏得到的命令基本上可以等同于隔山看戏。

金扬善此行没有达到目的,但是郁久律尧骨了解郑兆,郑兆不会因为他的回应而生气,因为至少郁久律尧骨已经默许慈悲岭以南全是契烈不会再要,郑兆可以高枕无忧。

一战打出威望后,郁久律尧骨要着手于内部,他知道在治理行政方面,郁久律突欲能力在他之上,于是就让郁久律突欲作为大于越帮他处理国政,并且以北府宰相郁久律木合里,南府宰相郁久律博鲁浑这两位亲信一起协助郁久律突欲处理草原上的事物。

而韩皓,张猛,鞠文嘉这三个人,则是负责协助郁久律突欲处理中原人和海东人的事物。郝连太后希望下一位契烈大汗是她的三儿子郁久律李胡,而郁久律尧骨希望下一位契烈可汗是他的儿子,所以他要提拔大哥压制三弟。

郝连太后提出要郁久律李胡担任天下兵马大**掌管军权,并且既然郁久律突欲是东烈王,那么郁久律李胡也要封王,郁久律尧骨拗不过母后,就任命郁久律李胡为天下兵马大**,寿昌王。

不过在任命郁久律李胡的时候,郁久律尧骨让南北院夷里堇郁久律解里和赫连归仁负责帮郁久律李胡。而李胡也只希望吃喝玩乐,郝连太后多次劝他,李胡依然故我,完全不管事情,枉费赫连太后一番苦心。

郁久律李胡不爱管事,赫连太后为了这个三儿子,不得不亲自上场,对于国家大政都会干预,郁久律尧骨和郁久律突欲兄弟面对母亲随时随地的指手画脚,基本都是言听计从,然而这样却让以前契烈大臣担忧,毕竟郁久律李胡名声不好。

郁久律李胡是一个粗鲁的人,最大的爱好是喝酒,然后与人摔跤,炫耀他的勇武。虽然是一个有很大力气的人,但是生性残忍酷虐,稍微发怒便要在人脸上刺字,或者将人投入水火之中,因此郁久律屈列在三个嫡子之中最看不起他。

在郁久律尧骨从泰卢国回来之后,赏赐了一些泰卢国宫女和内侍给郁久律李胡,不到一个月,已经不少泰卢国宫女被他和他的几个手下蹂躏至死,内侍也被他用鞭子打死了好几个。

然而作为母亲的太后赫连平得知这些却觉得李胡这是英勇和果断的表现,她不认为是自己的儿子嗜杀,而是认为被杀的那些人没有做好,因此被杀,他们的死赫连太后无不认为是罪有应得。

在契烈,皇帝郁久律尧骨,皇后赫连温,太后赫连平,东烈王郁久律突欲都是喜欢读书的人,而且都能读懂中原文字,偏偏李胡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但是赫连平却一直对李胡说:“草原最需要勇士,你就是一个勇士。”

这一次郁久律尧骨出征归来,顺手也把整个泰卢国的国家藏书也给端了过来。这些藏书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原的书籍,有一些还是对中原来说也是很珍贵的古籍。中原战乱,也有一些人渡海到了泰卢国,带来了许多中原的书籍。与此同时,郁久律尧骨顺手也把原来海东国的国家藏书也一起带回了都城。

郁久律尧骨按照“经、史、子、集”的分类方法将这些书分类存放在都城之中,专门为这些书籍建造了防火的屋子。

有了书之后,郁久律尧骨建议林牙院负责管理这些书籍,并且着手让许多契烈学者,给他们授予林牙的职务,让他们根据新得到的中原典籍再一次大规模的翻译工作,主要是兵书已经中原的典籍。

郁久律尧骨设立大林牙院作为书籍管理以及编写机构,而作为大林牙院的最高长官都林牙就必须选一个有能力,有文化的人,郁久律尧骨挑来挑去,选中了乙失荣。

乙失荣是草原上难得的读书人,精通契烈与中原文字,还精通匈然与乌浑的文字,对于西域各国的文字也懂,在郁久律屈列时期,郁久律屈列就让他负责处理四方文书,很多契烈大汗的命令都是他草拟成文的,因而郁久律尧骨任命他为都林牙。

由于大林牙院保存的书籍很珍贵,需要有人去小心看管,而且看管着不能是目不识丁之人,不然都不能了解这些书的重要性,而且也不能协助林牙们迅速找到需要的书籍,也不能让郁久律尧骨等人有需要的时候随时找到他们要读的书。

于是一些因为各种理由,通过各种方式来到契烈的中原读书识字之人和海东国的读书人有了工作,负责管理这些书籍,同时也负责把这些书籍抄写出副本来,毕竟有些书因为各种原因,有些破旧,得赶快抄写出新本,以便保存。

郁久律尧骨很注意自身的学习,当他得知中原皇帝有下朝之后进行讲学的传统后,他就让韩皓和张猛负责组建一匹优秀的来着中原和海东国的儒者,给郁久律尧骨讲解经典,而讲解用的书籍就是这一次带到契烈京城的书籍。

其实这一团队里面的许多人在郁久律突欲当东烈王之后,郁久律突欲就已经把他们组建起来了,与郁久律突欲一起讲古论今,如今郁久律尧骨也开始学习大哥的优秀经验。

郁久律尧骨自组建这个团队之后,经常与他们谈论古今,但是与郁久律突欲不同,郁久律尧骨不谈词赋,是说历代的治乱兴衰,最喜欢的就是带来的兵书与史书。

郁久律尧骨爱学习,他的皇后赫连温也爱学习,赫连温在还没有嫁给郁久律尧骨之前就已经懂了契烈文字和中原文字,而且由于不需要打仗和处理国务,因此学习的时间更多,所以学识比郁久律尧骨要好。

夫妻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郁久律尧骨也喜欢与皇后赫连温谈古论今,有时还会顺带提及一些政事,但是每当郁久律尧骨与她说起时政,赫连温立马就说:“前朝政事,后宫妇人不宜听闻。”因为这句话,郁久律尧骨对皇后更加敬重,没想到母后为他挑选的妻子和母后太不一样。

其实不仅仅是皇后赫连温,赫连归仁也和赫连太后想法不一样,他也不支持郁久律李胡,而满朝文武,支持李胡的,可以说是百个里面都没有一个。

皇后赫连温与郁久律尧骨谈论历代之事,在谈论过程之中,郁久律尧骨感叹很多契烈贵戚和官员虽然在郁久律屈列的提倡之下,已经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还是无法摆脱他们以前的习惯,这一次出征,他们其中一些人还是没有军纪,完全不顾郁久律尧骨的命令,甚至因为抢夺战利品而内斗。

赫连皇后建议郁久律尧骨不仅要编书,还要教书。郁久律尧骨觉得有理,于是就下令不仅在都城设立惕隐一职,在各部也设置惕隐一职,掌管对皇族和各部贵族的教育,各部下属的千户或者百户,在郁久律屈列时候其任命权已经归契烈朝廷所有,郁久律尧骨更是进一步下令以后凡是看不懂文书者,一律不得出任千户,百户,现在看不懂文书出任千户和百户的,以一年为期,逾期还是看不懂的,一律免职。

郁久律尧骨希望契烈所有的官员都要看得懂契烈文,因此他下令林牙院,先着重翻译几部中原典籍为契烈文,作为教材,教导各部要忠君听从君命。

与此同时,郁久律屈列开始把抓到的中原人,海东人从奴隶身份释放出来,让他们建城种地,作为大汗斡鲁朵的属民的做法,契烈各地贵戚也争相效仿,纷纷把自己原来抓到的中原人和海东人也释放出来,也让他们建城,因为他们发现把他们当成奴隶,不如让他们建城居住,允许他们务农作工得到收益多。

这些人建的城,与中原编户齐民的概念不太一样,他们属于贵戚私人的属民,也是契烈的臣民,他们要给自己原来的主人交租,也要给契烈朝廷纳粮,然而这比当奴隶还是好多了。

虽然郁久律尧骨改不了契烈人打仗喜欢劫掠人口为私人奴隶这一传统,但是如今要求他们把劫掠的人口安置在土地上,变成朝廷和私人共同的属民,很多人看到这样的利益之后,还是愿意去做的。

赫连皇后不仅为自己的丈夫贡献自己的才华,因为是太后赫连平的亲外甥女,赫连皇后与郝连太后关系不错,成了郁久律尧骨与郝连太后之间的润滑剂,因为喜欢这个外甥女,赫连太后虽然偏心郁久律李胡,但是最终助郁久律尧骨登上大汗之位。郁久律尧骨也知道这里面有皇后之功。

郁久律尧骨与郁久律突欲两兄弟很多方面不一样,然而到底是两兄弟,郁久律突欲的后院只有挛鞮王妃一人,郁久律尧骨的后宫也只有赫连皇后一人,其实他们的父亲郁久律屈列后宫也只有如今的太后赫连平一人。

赫连部源出于契烈这个大部落中的克丹部落,一开始也是信奉景教的,虽然后来脱离了克丹部落,在统一契烈的过程中采用了大部分草原人对长生天的信仰,但是还是保留了许多景教传统,而如今郁久律尧骨重用的人之中,也有景教徒。

郁久律屈列本人其实是接受了景教的入门仪式的,那时草原上有文化的人不多,郁久律屈列是跟随一个从克丹部落的聘请过来的景教僧侣学习文化,因为这个僧侣是经过中原来到草原的,郁久律屈列在他的教育之下,有了基本的知识,不然韩皓来了,两个人就不能交流。

而郁久律突欲和郁久律尧骨兄弟,两个人的启蒙老师中也有克丹部落来的景教僧侣,他们二人也接受了景教僧侣为他们举行的入门仪式,克丹部落当时是草原文化比较高的部落,他们都记得小时候他们的老师告诉他们夫妻是一体,不可拆分,而且就如契烈传说中的契烈始祖只有一个可敦,别无其他女子一样,夫妇二人也不可有其他丈夫和妻子。

在灭了乌浑汗国,占领西域之后,随着克丹部落的商人前往西边进行贸易,他们也邀请许多景教僧侣进入契烈,这些僧侣之中有一个叫阿锣朋的,郁久律尧骨奉若上宾,尊为帝师,因为是他第一个对郁久律尧骨预言说他要为契烈皇帝的,因而郁久律尧骨很是敬重他,郁久律突欲对他也很敬重,因为他也预言了有关郁久律突欲的一件事情。

1

第149章 郁久律尧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