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只为山河无恙>第九章 初见敌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初见敌机

小说:只为山河无恙 作者:李晨星星 更新时间:2018/10/23 21:36:47

魏华只私下里听战士们说过,自己所在的这个营属于四十军,哪个师哪个团却还不知道,便道:“狄安娜少将,你以后要是找我,就找志愿军四十军的杜义山营长,我是他的兵!咱们再见啦!”说着向后连连挥手,眼见美人曼妙的身影在皎洁的月光下逐渐朦胧,心中大感恋恋不舍。又想日后再见恐怕是渺茫得很,自己这条小命估计都难保,更不必说有什么下文了……蓦然之间,心头浮现出了几句诗——那是在大学里为了追女孩子几乎耗费掉一大半脑细胞才勉强记住的:“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靠,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人家又没什么过多表示……马上就要上战场了,还这么一见美女就来劲……”用力摇了摇头抛开杂念,迈开大步走向未知的征途……

******

下岭后杜营长传令,再行军十分钟,在前面山坡的林子里隐蔽休息,为的是与对方隔开,免得互相尴尬。队伍落脚后,魏华即随连长去向营长汇报交涉的详细过程。当听说魏华与那个苏联女少将定下了赌约,营长和教导员都很高兴,这样不但与对方化敌为友,还有可能为志愿军争取到空援,二人都连夸魏华脑筋动得快。

魏华少年心性,也不禁心下得意,哼着小曲回到自己的班,只见战士们已挖好了简易防空掩体,裹住行军被靠卧其中,倒可挡避风寒。其时甫当入朝,志愿军防空条例甚严,即使歇足五分钟,亦须挖掩体容身,起行时再掩埋好。魏华的小防空洞是胡班长亲自给挖的。

大家正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擦着枪护理装备,见魏华回来都热情异常的打招呼。说起今日的“特殊任务”,都是兴致不减,更对魏华交口称赞。胡班长最是高兴,不免对魏华另眼相看。魏华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中又颇生感触。大家都说自己聪明,其实那又算什么聪明了,实在是这个时代的战士太过淳朴,遇事根本就不会往坏路子上想,要不然,侦察排的同志也不会上对方的当,而自己作为现代人,那种损人利己的阴招见也见得多了,不过今日的举动也不能算损人利己吧,从长远来说,其实是对对方有好处的……

心中胡思乱想着,打开干粮袋吃起干粮来。这时的志愿军口粮尚非炒面,而是一些馒头片、咸菜、熟土豆之类。虽然对魏华这个现代人来说有些粗糙,但他一来早就饿了,二来算是尝新,倒觉得颇有滋味。只可惜为了防空不能生火,只能喝些水壶里结着冰渣子的冷水,那是真正的“透心凉”……记得炊事班倒是带着半袋小米,要是在这大冷天能喝上一碗热乎乎的小米粥,可真算是一种莫大享受了……

“狗日的美国佬的飞机……”魏华刚在心中咒骂得一句,就隐隐听见嗡嗡声响,跟着声音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四架银灰色的F-84“雷电”战斗机从头顶呼啸过。这种战斗机就是日后被志愿军称为“油挑子”的飞机,因其两翼分别挂有一个油箱而得名,这是朝鲜战争中美军最常用的战斗机机型之一,也是中国军队组建空军后击落的第一种美国飞机。由于飞机飞得又缓又低,战士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机身上的白色五角星和以“PS”字母开头的机身编号。魏华首次近距离目睹在现代照片中见过的飞机实物,心里还是有一点震撼的,而更震撼且惊险的情景马上随之而来:

其中两架敌机忽而转向掉头,擦着山梁缓缓朝对面山坳飞去,虽说飞得缓慢,但也是转眼而至,只听得呜的一声,一架钢铁怪物几乎是贴着头皮飞过,带起的巨大风声中夹杂着树木被刮断的喀啦声响,积雪混着泥沙四下乱飞。魏华由于所处角度,竟连机舱中飞行员的小胡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只听身旁的胡班长骂道:“他娘的美国飞机好不猖狂,敢情是想在飞机上抓俘虏,老子的帽子被那**养的摘走了!”

帽子自然不是被飞行员摘走的,而是被疾风刮跑的。魏华已自吓得面色骤变,颤声道:“是敌机发现目标了么?”胡班长拾回滚在远外的帽子,道:“不是。那是低空侦察。要是发现目标,这当儿炸弹已经来啦。”眼见魏华吓得脸色苍白的模样,他心中正没好气,骂道:“咋啦,见个飞机就把你吓成这等模样?打死不过脸朝天,怕个鸟!”指着飞机飞去的方向叫道:“嘿,有种你就炸死老子!要不是规定不能开枪,老子非给你一梭子!”

魏华定了定神,心中兀自怦怦乱跳。他早知敌人拥有完全的制空权,但若非亲见,哪知其飞机竟能猖狂到这等程度?刚才那情况别说开枪,只怕手榴弹都能打到了,只是上级早有规定,严禁用轻武器**,以防打不下来反而暴露目标,因此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耀武扬威。他刚才是出自本能的害怕,这时则是觉得极度的憋屈。忽听花小兰道:“糟糕!你们瞧!”

魏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面山脚下升着淡淡一缕炊烟,其时朝阳初升,晨雾消散,可以望见十几间茅屋并列山间。朝鲜当时贫困,颇有一些地方山民聚集,过着类似原始的生活,看来是敌机发现了炊烟前去轰炸。果然,片刻之间那两架飞机已绕过山脊出现在视野中,跟着飞到茅屋上方。魏华不由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哪知敌机却不忙于丢炸弹,而是不断在半空中往来穿梭,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怪啸。

魏华初时不解,但随即猛然望见山坡间四处奔逃的居民,这才明白,美军飞行员是犹如猫捉耗子般戏弄猎物取乐。但见其中一架敌机愈飞愈低,远远望去几乎是擦着屋顶在半空中散布恐惧,那就是现代资料中描述的所谓“串房檐”、“查户口”吧!嚣张跋扈,莫此为甚!他眼前似乎出现了朝鲜百姓一张张惊慌骇惧的脸,耳中似乎听到了一声声无助的哭喊,以及美军飞行员得意而残忍的笑声……战士们都不由得双拳紧握,愤慨无比,可是却对此无能为力,心中如煎如熬。

终于,两架敌机在各自打过一个盘旋后,同时投下了数枚在阳光下看起来白色发亮的东西,那是燃烧弹,霎时间冲天大火燃起,将十几间茅屋尽数卷入其中。这些山民本来都过着自给自足的半原始生活,与世无争,哪知还是难逃战争恶魔的吞噬!魏华正望着冲天的火头暗自叹息,忽听连长叫道:“二班长,带领你班战士,赶快过去瞧瞧,看有无生还者!”

胡班长应命,带领同班战士急速赶过去。魏华心想在如此猛烈的火势之下,只怕一物不存,哪里还有生还者,连长让咱们过去,也不过是善后的意思。不料到得近处,忽听大火旁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魏华和花小兰忙奔过去察看,原来那是一个年轻的母亲在火势突起之际拼命以身体护住了婴儿,她恰好躲在一条小溪旁的岩洞之中,半面身子已被烧焦,所幸婴儿幸免于难。那是一个两三岁大的男婴,原本白色的襁褓已成焦黑。花小兰抱着婴儿回来,如何处理倒是煞费苦心。连长和指导员都商量了两句,下命令道:“花小兰,孩子就交给你和魏华负责,不许冻着饿着,一直到有朝鲜老乡照顾他为止!”

魏华和花小兰听了此言,面面相觑。这婴儿牙还没长齐,只怕尚未断奶,却给他吃些什么?即使他能吃食物,冷水硬食,终究不是办法,而白天不能行军,遇到朝鲜老乡最快也得明天了。两人欲待向连长请示,连长却已转身走开。那婴儿一声声啼哭入耳,魏华大感头痛,这时对面山坡火头未熄,一股股焦臭随风飘来,更增烦闷。他突然心中一动,对花小兰道:“你先照看这小家伙儿。我去去就回。”花小兰只道他是去解手,哪知等了好大一会,却不见他回来,不知是去干什么。这时那婴儿哭得累了,沉沉睡去,大伙儿也都合眼休息。

又过一会,连长过来查视,不见了魏华问起来。花小兰支支吾吾,胡班长气道:“我瞧这小子定是做了逃兵啦。美国飞机从头上飞过那会儿,这小子几乎吓得尿裤子。连长,我这就……”正要请示连长去追寻,却见魏华已从那边山坡过来,身上却背了半麻袋不知什么东西。胡班长冲魏华吼道:“你小子干什么去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魏华笑道:“连长,班长,我去炊事班借了个麻袋,到那边灰烬处捡了些木炭,这样兴许大伙儿就能喝上热水了。唔,主要是那个小婴儿也就可以吃些小米粥,不至于饿着了。”

胡班长大感奇怪,问道:“木炭?哪里搞来的?”

8

第九章 初见敌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