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只为山河无恙>第十章 小米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小米粥

小说:只为山河无恙 作者:李晨星星 更新时间:2018/10/24 7:34:44

魏华道:“就是那边燃烧弹烧过的山坡。美军这燃烧弹引发大火,周围温度瞬间高达八九百度,迅速将氧气耗干,来不及充分燃烧的木材就变成木炭了。听说木炭这东西烧起来没有烟,咱们生火时再小心一点……”他说到这里,众人都已明白过来。木材经过不完全燃烧变为木炭,这个常识大家也都是知道的,想不到敌人的燃烧弹还有这个用途。连长听了更是高兴,这一来那个小婴儿就可以确保养得活了,笑道:“好,魏华同志肯动脑筋,点子多,这是值得表扬的。不过……”说到这里,板起了脸道:“你小子未经请示,擅自出外行动,走丢了怎么办?咱们一码归一码,就罚你到炊事班帮忙,煮小米粥!”

这么一来,午饭时大家就都喝上了冒着热气的小米粥,虽然每人只分到稀稀的多半茶缸,但在这野外风雪之中吃上热饭,也足堪快慰的了。魏华想起在现代时何曾将半碗小米粥放在心上,可是此时此刻却觉得那实是无比宝贵的美味珍馔。他手捧热粥,感受着掌心传来的阵阵温度,也不知怎地,竟是鼻子一酸,落下泪来,泪珠随即冻成了冰珠,落入茶缸中消失不见……他是在哀叹自己命运的不济?还是为了志愿军的艰苦而心酸?大概两者兼而有之吧……

那婴儿尚不懂事,吃饱了哄哄也就睡了,只有在美国飞机经过时惊醒啼哭。到得暮色降临,部队起行,魏华用毯子裹住婴儿抱在胸前行军。他对身上负重本感吃力,行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于是大家就轮流抱着婴儿前行。终于在次日天亮时分,找到了一户愿意收留婴儿的**百姓。那户人家中壮年和少年男性都被拉到部队里打仗去了,只剩下老人和妇女。一位慈祥的阿爸呢(**语:老大爷)从魏华怀中接过这个已经永远失去母亲的小婴儿,围在旁边的几位年轻妇女流着眼泪,亲吻着婴儿娇嫩的小脸儿……

******

此后昼伏夜行,一路南下,沿途但见十室九空,焦痕遍地,到处是战火肆虐的痕迹。一路上仍是几乎每时每刻都受到敌人飞机的威胁,当时志愿军规定,如有个人或小单位不慎被敌机发现,必须原地停止不动,等候敌机远去,以防泄露了大部队的踪迹,这意思差不多是说就得等着挨炸,是死是活全凭运气了。魏华就曾亲眼目睹邻班的两名战士因此而牺牲。他起初害怕,到后来也就习惯了,或者说麻木了。正如胡班长常挂嘴边的:“打死不过脸朝天,打不死回去过幸福年。你他娘的有种就炸死老子!”

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使他顾不得害怕,那就是似乎毫无止境的行军。魏华在现代就听爷爷讲过,这一开始打仗行军,第一晚吃不消,第二晚累垮了,第三晚反而没感觉了,到这个地步也就算是半个合格的兵了。这一晚已越过新仑,接近北镇地区,时间是二十四日凌晨。魏华只管稀里糊涂的跟着队伍行进,自然不知地名方位,但他却一直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日,这不光是因为他想看看自己是在第几个夜晚适应行军,更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首战将在十月二十五日,也就是连续六个夜晚的急行军后打响。有道是“望乡情更怯”,魏华这一路上的心境颇与此类似,尤其他知道自己所在这个营属于首批出发的先头部队,那么不会刚好碰上第一仗吧?对于自己来说明天将会发生什么呢?

正自心中忐忑,营长的通信员忽又跑来跟前,传令他去前面做翻译。魏华一路上做翻译有好几次了,凡是与**人打交道而侦察排同志应付不了的就由他出面。跟着通信员来到一条长满杂草的山沟口处,月光下只见几名**人民军正端着枪把守着沟口,看起来戒备大是森严。教导员和营长正在低声商议什么,见魏华来了,当下简要说明情况。原来这一晚只听得南面炮声隆隆,越来越频密清晰,营长和教导员判断那是温井方向,但敌情不明,见了这几名人民军士兵上前询问,也不知对方是真的听不懂还是不愿理会,始终神情冷漠,爱理不理。部队要从这里通过,拦着却又不让。

教导员对魏华道:“你用标准一些的**话跟他们把情况和道理讲清楚,他们不愿多说也就算了,拦路可就说过去了。看来这沟里是住着什么要紧人物,但咱们安安静静的通过,不碍他们的事,更不会暴露这里的目标。”杜营长铁青着脸道:“不用跟他们太客气,告诉他们,就算这沟里住的是天王老子,咱今天也非得从这里通过!”说着一拳重重从空中锤落,显见心中愤懑已快难以抑制了。

魏华当然理解营长的愤怒,他这时也不由得心中来气,这他娘的还没见着敌人,反而老先受到自己人的气,这人民军也太不长进了吧。教导员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道:“ 营长正在气头上,你说话要注意影响。还有,如果实在谈不妥……嗯嗯,你这位小同志点子多,给拿个办法出来。”

魏华这才明白,原来叫自己来不光是做翻译的,可是眼前这情况该怎么办呢?几名人民军全都持枪戒备,子弹上膛,硬来显然是不行的,稍过分寸即可能闹出人命,事就大了。他一时也无良策,眼见几名人民军都身形笔挺,面容冷肃,倒也颇有气势,当下上前向其中一名长官模样的警卫道:“兄弟,有火儿吗?借来用一下。”

那名人民军警卫不言不动,连眼光都没向他撇一下。魏华又道:“我是志愿军,咱们是同志,我请你抽烟怎么样?”说着从怀中摸出半包皱巴巴的“太行”牌香烟,掏出一根自己叼上,又将另一根往那名警卫嘴里送,心道:“靠,你要扮死人,老子偏不让你如愿。”

这香烟是胡班长日前作为奖励给他的,说是他酬劳他使整个二班都露了脸,同时也是鼓励他以后更好的表现。魏华本来不会抽烟,但整日跟大家在一起,也就跟着班里战士学会了。防空条例规定晚上不得抽烟,以防烟头的光亮会招来敌机轰炸,只有在白天大家休息之时,一起谈笑着抽上几口,那也算是单调行军途中的一种消遣了。他这时见人民军警卫故作高冷摆姿态,就拿出香烟来加以撩拨逗弄。

那名人民军警卫可以不理魏华的话,但香烟触到嘴唇,自不能再一无反应了,他伸手挡开香烟,冷冷的道:“同志,请你自重。我们正在执行站岗警卫任务,闲杂人等不得打扰。此路不通,请你们绕道过去。”

魏华微微冷笑,说道:“此路为何不通?若是敌人打过来,却不知这路通是不通?你们难道听不见南面密集的炮声吗?耽误了军机,你们担当得起吗?”

那警卫却又闭嘴一言不发。遇上这么个几**棒不出个屁的玩意儿,魏华也不禁大感无奈。他心中无名火起,大声道:“他妈的,就算这沟里住的是玉皇大帝,你们今天也得给老子放行。到底让不让过?”

几名警卫听了这话,都是脸色一变,那长官模样的警卫道:“同志,现在是非常时期,请你说话注意分寸。我们职责所在,不能放行,请你们绕道过去。”

魏华这时虽在气头上,仍发觉对方神情有异,不禁心中一动:“靠,难不成这会儿“玉皇大帝”真的就在这里?”努力在脑中回忆看过的历史资料,低声问教导员道:“教导员,咱们现在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教导员道:“这里么,来路上问**老乡,有的说是大洞,有的则说是大榆洞。**这地方地名好怪,这个洞那个洞的,也不知是否有谬误。你问这个干什么?”

魏华听得“大榆洞”三字,登时心头一震。其他地名他不知道,“大榆洞”他却再清楚不过,那就是老总入朝后设立指挥部的地方啊。再联系看过的历史资料,他这时更清楚的知道,此时的“玉皇大帝”的确正是在这里。

原来老总在十九日先军入朝去会见朝方将领,地点正是在一个叫大洞的地方,那是在平安北道东仓与北镇之间一处隐蔽山沟里的小村子,至于大榆洞,则是该地一所著名的金矿。想不到一路行军,不经意间竟到了这里,怪不得此地气氛颇不寻常呢。他还记得,史上当时是已经成为志愿军前锋的118师到了这里,师长邓岳与把守谷口的人民军警卫发生争执,正在僵持之际,老总的参谋及时出现,这才化解了矛盾。老总还亲切接见了邓岳师长,并亲自交代其战斗任务。想到这里,不由得脱口而问:“教导员,咱们营是配属四十军118师吗?”

7

第十章 小米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