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变迁>第十章军人血,家属泪(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军人血,家属泪(三)

小说:变迁 作者:万田 更新时间:2018/10/29 8:02:48

“同志,慢走啊!”售票员对已经下车的王建国热情的挥着手说道。

这时的王建国右手提着皮包和礼品,左肩上扛着着伍海生买的大米。听到售票员热情的道别声,王建国实在是倒不出手了,只能转身点头示意道:“再见,售票员同志。”

说完便随着伍海生和下车的众人向海边的机动船走去,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的大海,今天陆地上没有风可是海水还是在大海中轻轻的波动着随着众人上了摆渡船后,王建国放下东西问道:“大叔,咱们公社上的人怎么跑那么远到县里去采购粮食和蔬菜呢?”

伍海生放下手里的蔬菜和一些日杂用品,看着王建国说,“不去县里换,那能咋办?我们生活的这个小岛子说是公社编制,其实就生活了几百多户人家。上面没有土地,又没有淡水,唯一有的东西就是海鲜,虽说海鲜非常好吃可是常年吃这玩意儿也会把人吃呕的。所以没办法,只能到几百里地外去换了!”

“那公社平时不管你们粮食和蔬菜的供应吗?”

“管着呢,那能不管吗?可是每个月给的订量都非常少,不够全家人吃,所以没办法,我们岛上人就偷偷摸摸的到海上打点海鲜到县里去换顺便还可以给家里添置一些其他用品。”

听到在海上偷偷摸摸的打鱼,王建国惊讶的悄声问道:“大叔,你们悄悄的在海上打鱼公家和生产队不管吗?”

“也管也不管,怎么说呢!只要是每年把上交给国家的海鲜订量交足,队上的干部对我们悄悄的打鱼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说完伍海生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时间不长,摆渡船停靠在一片沙滩上。此时在沙滩上,有很多围着围巾的中老年妇女正在忙碌着。有的妇女从船上一筐一筐的往下拿着虾爬子,螃蟹,还有鱼等等一些海鲜。有的直接把从船上拿下的海鲜称完重后装到放冰的保温箱里,还有一些孩子正在沙滩上疯狂的奔跑着玩耍。

王建国和众人拎着东西下船时,正在海滩上忙碌的一些妇女和玩耍的孩子看到了他们,并且迅速的围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小伙子长得很高大和壮硕,目测一下也有一米七五左右,浓眉大眼,皮肤黝黑,但是一看脸上又显得非常稚嫩,也就十三四岁左右吧。

这个小伙子跑到近前时,王建国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不是为民吗?还没等王建国反应过来,小伙子张口就喊道:

“爸,你回来啦?我妈的药你买回来了吗?”长得酷似为民的小伙子来到伍海生面前喘着气大声的问道。

“嗯,买回来了!咱家今天定量的任务你完成了吗?”伍海生边把自己买的东西递给了儿子伍卫国边温和的问道。

“完成了,还有不少剩的海货,组长让我们拿回家自己吃。”伍卫国大咧咧的回道。

听到这个小伙子喊伍海生爸,王建国猛的反应过来了,这是为民的弟弟为国,长得真像啊!简直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

“大叔,这是为国吧?”

“没错,我们家**,为国。”说完后又对着伍卫国介绍道:“国子,叫建国哥,他是你大哥在部队时的连长。”

听到父亲的介绍后,伍卫国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倍惊讶的看着王建国。过了好长时间才恢复了正常说道:“你就是建国哥?我大哥来信时说你身手非常好力大无穷,并且还说他这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你!”停顿了一会儿,伍卫国扭扭捏捏小心的问道:“建国哥,你可以教我练武吗?”

看着酷似为民的弟弟,王建国的心里既悲伤又高兴。悲伤的是为民早早的牺牲,高兴的是为民其实离自己并不远。

“行,你想学什么大哥都教给你。”王建国爽朗的回答道。

“哦,太好喽,太好喽。”伍卫国在沙滩上兴奋的跳了起来。

看着伍为国小牛犊子似的身体在沙滩上蹦来蹦去,王建国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长得再壮实也是个孩子。

伍海生站在旁边,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儿子还在继续的蹦跳,伍海生对着他喊道:“行了,别跳了,咱们赶紧回家,我和你建国哥还没吃饭呢!”

听到父亲和建国哥没有吃饭,伍为国连忙拎起放在沙滩上父亲买的东西,向正在忙碌的妇女那里跑去边跑边喊道:“爸,建国哥,你们先回家,我去把那些剩下的海鲜拿回去。

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兴奋,伍海生轻轻的摇了摇头对王建国说:“自从他哥哥牺牲后,今天是他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感叹了一会儿伍海生接着说道:“走吧,建国,咱们回家!”

王建国默默的点了点头,拎起东西随着伍海生的脚步向小岛的南面走去。边走边打量着这座小岛,从目测来看这座小岛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南北两面各有一座并不太高的山林,东西挨着海平面,走了一会儿各家的房屋就出现在了眼前,房屋的位置都靠在南北两面靠山的方向,基本上都是一座挨着一座。从房屋选择的位置来看,还是不错的。

“大叔,到了冬天,咱们这里冷吗?”

“不是太冷,主要是我们的房子都是建在南北山根位置,到了冬季时有那两座小山替我们挡风!”

时间不大,王建国来到了为民家里。这是一座用石头和木头建起来的房子,面积不是很大能有六十多平方的三间房子。房子外墙的石头上比较发白,好像是沾了一些海盐似的。进到院子里还是比较大的,估计能有五六百平方左右,此时的院子里有很多用木头搭成的架子,在架子上放了很多簸箕上面晒了很多鱼虾。

“秀芬,我回来了。”进到屋子里时,伍海生对里屋喊道。

正在里屋躺着的王秀芬,听到丈夫的声音慢慢的从炕上坐了起来隔着门帘子问道:“他爸,这一次换东西还顺利吗?”

“还行,给了两个小青年儿五分钱,他们也没有难为我。伍海生边说着边掀开了门帘走进里屋问道:“秀芬,今天好点了吗?”

“好多了!不像昨天那么眩晕了。”刚说完,就看到了随着伍海生进到里屋的王建国。王秀芬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看向伍海生问道:“他爸,这个小青年是谁家的孩子啊?我怎么没见过?”

“这是咱家为民在部队时的连长,这一次是特意抽时间来看望咱们的。”

听到为明这两个字,坐在炕上的王秀芬身体不由自主的摇晃了几下,泛白的脸上迅速的涌出一丝血色,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老婆如此状况,伍海生迅速上前搂着她的肩膀说道:“秀芬啊,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民子已经走了几个月了,你怎么还想不开呢?再说了,咱们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

靠在丈夫的怀里,王秀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喃喃自语道:“我的儿啊!妈怀胎十个月生下了你,辛苦的把你养到了二十岁,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看到为民的母亲这么激动,王建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傻傻的站在旁边默默的想着也许自己不来就好了!如果自己不来就不会再一次揭开这一家人的伤疤,如果自己不来,为民的父母也许会通过时间渐渐的抹平自己心中的伤痛。

“秀芬,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咱家民子死的值,死的英雄,他是为国捐躯的,咱们应该高兴啊!”

“民子啊,民子,早知道这样妈就不应该生你出来啊!”丈夫说的话她没有听到,此时她的脑海里呈现的全是为民小时候的情景。

看到自己的老婆如此没有觉悟,当着外人的面说出如此不堪的话,伍海生有些恼怒起来,迅速抽出扶在老婆肩膀上的胳膊,猛的把她按在了枕头上,迅速把被子蒙到了他的头上,动作看起来虽然很粗鲁,但是如果细心的看一看,伍海生的动作还是很有分寸的。

“建国,别听你婶子瞎说啊!”伍海生多少有些惶恐的说道。

见此情景,王建国苦涩的摇了摇头,“大叔,我已经转业了!”

听到王建国已经转业了,伍海生惶恐的神情渐渐的消散了,然后松了口气说,“建国,你要理解,谁家的孩子都不是“泥”做的!”说完掀开门帘走到了外地,边走边说道:“你歇着,我做饭去。”

伍海生的这句话让王建国陷入了更深的思考,是啊,谁家的孩子都不是泥做的!可是国家有危难了,我们作为军人能不上吗?如果我们不上,那就会有更多的家庭更多的人遭受战争之苦。

作为军人,我们也希望和平,可是和平不是等出来的,是“打”出来的。为了更长久的和平,必然会有人付出牺牲,这种牺牲可能轮到他家,也可能轮到我家谁也预料不到。所以只能期望国家对这些牺牲人员多多抚恤,对其家庭多多照顾。

这时院子里响起了伍卫国的喊声:“爸,我把剩下的海货拿回来了!”卫国边喊着边进到了屋里,顺手把父亲买的东西放到了碗柜附近,又把装在一个蛇皮袋子里的海货随手扔在灶台前。

此时伍海生正在到灶台前洗着买回来的茄子、辣椒、和土豆,看着儿子扔在自己身旁的蛇皮袋子,伍海生抬起头问正在喝凉水的儿子,“这袋子里都装着什么海货?”

喝完一瓢凉水的伍为国用胳膊抹了抹嘴道:“这个季节还能有什么,就那些东西呗!有刚打上来的赤甲红螃蟹,还有一些虾爬子估计这个时候也不肥了,剩下的就是一些黄鱼。对了!还有一些鲍鱼和海参,我婶子她们都不愿意吃都让我给拿回来了!本来我也不想要可是想着建国哥可能会愿意吃,所以我就拿回来了!”

伍海生把已经洗好的菜拿到菜板上,然后拎着菜刀说,“国子,你去院子里抱一些柴禾回来,然后把鲍鱼虾爬子和螃蟹放到锅里先蒸出来。”

“哎!”伍为国麻利的向院子里跑去。

在伍海生和卫国的忙碌下,中午饭很快就摆到了外屋的桌子上。

“建国,吃饭了。”忙活完的伍海生掀开里屋的门帘说道。

“好的,大叔。”王建国站起身刚想往外走,忽然看了一眼炕上躺着的为民母亲,连忙问道:“大叔,我婶子不下地吃饭吗?”

伍海生 叹了一口气道:“你婶子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大夫让她多休息。我已经把饭菜打好了,让你婶子在炕上吃。”说完伍海生回身从灶台上端起了一碗米饭,米饭的上面还盖了一些已经炖好的茄子,辣椒,土豆,还有肉送了进来。

做完这一切后,伍海生说道:“走吧建国,咱们去外屋吃饭去。”

看到卫民的母亲坐起身接过饭碗,一小口一小口吃得非常香甜时,王建国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随着伍海生来到了外屋。

“建国,我没想到这次你能过来,所以也没有什么准备,桌上的这些菜都是我们岛上人平时的吃食,你也别见怪,将就吃点。”伍海生做在饭桌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满桌子上的海鲜,王建国苦笑了一声,“伍大叔,你信吗?这一桌子菜是我长这么大小以来见过的最好的吃食!”

此时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伍为民正对着一盘地三鲜垂涎欲滴呢!听到王建国的话后,伍为国看着满桌子海鲜嫌弃的说,“建国哥,这桌子海鲜算什么?我们全公社上的人都吃够了!等什么时候我们镇上的远洋海轮,出远海的时候,我给你整点帝王蟹和大龙虾那才好吃呢!”说完伍为国又盯着那盘地三鲜猛看着。

“建国,为民说的没错,等以后有机会呢,我给你们家腌些帝王蟹和大龙虾寄过去。”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说,行了,别看了,再看眼睛就拔不出来了,吃饭吧!”说完端起放在自己身边的酒壶给王建国的碗里倒了半斤地瓜烧。

听父亲说可以吃饭了,伍为国立马拿起了筷子夹了一些地三鲜放到了自己碗里,就着米饭大快朵颐起来。

看到儿子吃的如此香甜,伍海生笑着端起酒碗对王建国说,“我们这地方从来不缺海鲜,可就是缺蔬菜和粮食,每年为了能吃到足够多的蔬菜和粮食,我们镇上的人是想尽了办法。”说完和王建国碰了一下碗一口喝下了小半碗酒,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茄子送到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并且脸上露出一种久违的享受神请。

看到伍海生父子二人吃的如此香甜,王建国也连忙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海参送进嘴里慢慢的吃了起来。说真心话,王建国这一生也没吃过这么好这么多的海鲜,鲍鱼、海参、煮的虾爬子和螃蟹、还有炖的非常香甜的大黄鱼。这一顿饭王建国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吃完饭后,伍为国就缠着王建国教他练武,王建国觉得消消食也好,所以就爽快的答应了。看到建国哥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伍为国兴奋的拉着王建国向院子里跑去。

这时早已经吃完饭的伍海生来到了里屋,把为民母亲吃剩下的饭菜拿了出来,然后又把桌子上的剩碗收了起来放在盆里用海水洗了起来,洗完后又把放在地上的半袋子黄鱼拿到了院子里,用刀一条一条的收拾了起来准备放到簸箕上晒干。

“为国,练功夫本来应该从小打基础,可是你现在的骨骼已经成型了,所以大哥今天教你几招散手吧!”

伍为国好奇的问道:“建国哥,什么叫散手?”

王建国想了想,回答道:“咱们国家的武术,分两种,第一种是套路,第二种就是散手。套路是健身用的,而散手呢,是防身用的或者说是打人用的!”

“好,我就学打人用的散手,建国哥,你快教我。”伍为国兴奋的说道。

看到为国如此模样,王建国好像又看到了在部队时的为民。精神正在恍惚时,就听为国喊道:“建国哥,你快点教我啊?”

回过神的王建国点了点头说,“为国,我今天教你的这几招散手是我爹当年在战场上用命换来的威力比较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出手知道吗?”

“嗯,知道了,你放心吧,建国哥。”伍为国重重地点了点头道。

听到为国的保证,王建国点了点头,然后一招一式的慢慢的使了出来,边演示着边详细的向为国解释着用法………

2

第十章军人血,家属泪(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