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变迁>第13章军人血,家属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章军人血,家属泪

小说:变迁 作者:万田 更新时间:2018/11/16 9:28:02

跟着周卫星的二叔进入院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土石结构的房子,房子的外墙是用石头砌成,然后又在石头上抹了一层厚厚的黄土。房顶是用土加盐夯实的,从房梁处露出的一丝丝的秸秆皮,可以看出瓦的下面应该是铺了一层玉米秸秆,目的是保持屋子里的温度。

目测这套房子应该有三十平方左右,房子的东屋已经被扒掉了。进到正屋厨房的时候,正屋的门也有些破烂不堪,很多漏风的地方都是临时用木头钉上去。

厨房里也很简陋,靠北的方位有一个农村特有的灶台,灶台前方的土墙上已经被熏得漆黑。东北的方位有一口水缸,西南角用石头和木头搭了一个土炕,土炕上铺了一些秸秆,在秸秆上铺了一件蓑衣,蓑衣的上面有一件棉黄大衣。王建国一看到这件棉黄大衣,就知道这应该是周卫国临上战场前邮回来的军大衣。在炕的上方的土墙上挂了一个用藤条编织的篮子,篮子里放了十几个用玉米面和地瓜叶混合蒸成的窝窝头。

周卫星的二叔,看着王建国正在打量着厨房。连忙用急切的手势指着石木混搭成的床说,“啊、啊、啊!”看着他的动作,王建国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这张床是他的。

“二叔,你是说这张床是你的吗?”

看到王建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周二狗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并且连连的点着头。然后又带着王建国来到了西屋,到了西屋后,周二狗对着躺在炕上的大哥连连的啊啊着!

看到躺在土炕上的这个人,王建国有些一怔,因为这个人太像周卫星了!虽然这个人嘴歪着,可是眼睛还是灵动的。土炕上也是铺着一层秸秆,周卫星的父亲躺在秸秆上裸露着身子,身上盖了一条能有两米多长的打着补丁的被子。

看着自己的弟弟领着一个陌生人进来,他想说点什么,可是费了极大的劲也说不出来。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王建国知道,他一定是卫星的父亲。

“大叔,您别激动,我是卫星的战友,我是来看你的!”王建国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听到王建国的声音后,周卫星的父亲躺在炕上,眼睛迅速地眨了眨,然后从嘴里发出了啊啊的声音。听到这种声音和看到他的表情后,王建国猜这应该是谢谢和感激的意思!

“对不起,大叔,我来晚了!”王建国从见到周卫星他二叔开始所积压下的愧疚和自责瞬间化成眼泪流了下来。

“啊、啊、啊!”看着王建国这么精壮的小伙子流下了眼泪,周卫星的父亲有些焦急的叫了起来,并且想抬起自己的手臂给王建国去擦眼泪,可是怎么抬也抬不起来。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焦急的脚步声,时间不大一男两女来到了西屋并且扶着膝盖喘着粗气。

王建国转头一看进来的三个人当中,其中一人是周卫星的母亲江桂兰。另一个男人能有40多岁身高有1米8左右,但是身体很瘦,瘦得有些像麻杆儿。剩下的那个少女年龄应该不大也就是十八九岁左右,个头能有1米6左右,脸型是瓜子脸,眉毛是剑飞眉,有些媚眼,但是鼻琼,嘴唇不薄不厚,因为跑过的原因脸上红扑扑的。

“同志,你是……?”那名40多岁的男人缓了一口气怯懦的问道。

王建国从身上掏出了复员证递给了中年男人脸上带泪严肃的说,“我是卫星的连长,我叫王建国,这一次特意过来看看你们!”

听说是部队来的人,中年男人连忙慌乱的摆摆手说,“首长,我就不看了!”

“啊、啊、啊!”正在这时,周卫星的父亲对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喊了起来。

周卫红连忙来到自己父亲的身边,轻轻的问道:“爸,你要说什么?”

周卫星的爸爸躺在床上连忙的急眨睛,“爸,您的意思是说让我们好好招待他是吗?”

“嗯、啊、嗯、啊!”周卫星的父亲使出全身的力气点着头。

“爸,我知道了,您再别激动了!”周卫红眼圈通红的说道。

等到众人来到厨房后,周卫红和他的大舅连忙从院子里搬了几个树墩子进来。

等到众人做下后,周卫红眼神清澈的看着王建国说道:“王首长,感谢组织三番两次的来看我们。”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几个人既害怕又可怜巴巴的样子,王建国的心里有些悲哀。明明是周卫星为了保卫这个国家而牺牲了自己,为什么他们又显得害怕和感谢呢?按理说应该是国家和人民感谢他们,可是现在为什么反了过来呢?

“妹子,别叫我首长,叫大哥。在部队的时候卫星经常提起你。我能看出来,你的哥哥非常关心和爱护你的。你哥走的时候……!”说到这里时,王建国的眼圈有些通红的仰着头道:“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唯一留下的一句话就是,连长,快趴下,左侧地堡有敌人!”

王建国话音刚落,周卫星的母亲就嚎啕的大哭了起来,而周卫红也强忍着眼泪把头转到了一边,坐在旁边的二叔和舅父江桂林默默的低垂着着头。

等到卫星的母亲哭泣渐渐收起的时候,王建国看着几个人有些愧疚的说,“是我没有保护好周卫星同志!”

“王…首长、不,王大哥。”周卫红抹了一把眼泪,转过头来看着王建国说,“我哥哥是为了保家卫国牺牲的,你不要有歉疚感!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是真心的把我哥哥当成战友的!”

周卫红说出的话,让王建国的心里暖暖的,看着她朴实、清纯、明事理的样子,王建国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妹子,大哥感谢你的理解!”

“王大哥,别这么说,我们虽然人穷,但是道理我们还是懂的!”

听着明明很有道理的话,可是王建国总有些羞愧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一时之间屋里的空气有些凝结和尴尬。

这时周卫红的舅舅江桂林对坐在自己身旁的姐姐说,“天快黑了,王首长好不容易来一趟,赶紧拾到拾到饭吧!”

“哎!”可是答应过后,江桂兰又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望着挂在土墙上的竹篮子脸上多少显得有些尴尬。自家就剩了十几个苞米面儿合着地瓜叶的菜团子,再也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吃食了,这让她如何招待呢?

看着母亲惶恐的样子,周卫红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然后红着脸略微的低着头双手放在腿弯处相互绞着说,“王大哥,家里只有十几个菜团子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可以招待你了!”

周卫红说完后,王建国就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个土篮子。真没想到那个篮子里的菜团子竟然是这一家四口仅有的食物。再一看周卫红身上穿的绿军装,王建国估计这也应该是周卫星从军队邮寄回来的军装,真没想到他们家会过得如此艰难。

想到这里,王建国站起身把竹篮子拿了下来,然后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菜团子掰了一块送到嘴里慢慢的咀嚼着。干,硬、拉嗓子,边吃着王建国边默默的流下了眼泪说,“国家对不起你们,我们这些党员干部更对不起你们!”

王首长啊!您千万别这么说,周卫星的母亲江桂兰连忙摇着双手慌乱的说,我们感谢**,如果没有你们,我和孩子他爹还有他叔,早就死在战乱年代了!现在没有吃的是因为地上的粮食还没有收回来呢!”

看着江桂兰如此慌乱的状态,王建国的心里五味杂陈。多么好的人民,他们只知道付出,只要有一餐保暖就满足了,其它的又无欲无求,而我们的党和我们党员干部又做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王建国看着江桂兰说,“婶子您别担心,是我们的错,就是我们的错,我们既不避讳,也不讳言。”说这些话时,王建国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和信心。

这时坐在旁边的江桂林慢慢的站起身子,有些怯懦的看着王建国说,“王首长,我姐姐说的没错。抗战那时期我五六岁已经记事儿了,当时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并且天天面临着危险。现在就好多了,虽然不能说天天吃饱,但是每天胃里多多少少能有点粮食,每家每户虽然人很多,一两套衣服还是有的,我们已经很知足了!”

江桂林的话让王建国再一次的觉着脸上有些发烧,可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跟他说共产主义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富裕起来吗?想到这里王建国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种话说出来他们也不信啊!还是像自己大舅说的日本鬼子在时,咱们还能养活着八路军呢?

王建国默默的把手中的篮子挂到了土墙上,然后把放在墙边的蛇皮袋子拿到了江桂兰面前打开袋子口说,“婶子,这是卫星战友的父亲让我捎给你们的腌海鲜!”

看着蛇皮袋子里各种奇形怪状的食物,周卫红有些奇怪的问道:“王大哥,这些是什么?能吃吗?”

“哎呦,我的大外甥女啊!这些都是好东西啊!平时咱们想吃也得不到啊!”江桂林站在自己姐姐的旁边双眼放光的对自己的外甥女唠叨着。

听到自己舅舅如此说,周卫红知道这些一定是好吃食,然后连忙惊喜的问道:“舅,您吃过!”

”吃过,吃过!”江桂林盯着蛇皮袋子里的海鲜舔着嘴唇说,“刚解放那几年经常能吃到!”

这时江桂兰双手死命的攥着蛇皮袋子激动的对自己的弟弟说,“林子,这些海物太咸了,太费粮食了!姐家也没有余粮了,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听到自己的姐姐如此说,江桂林半弯着腰哭丧着脸撅着屁股道:“姐,我家啥情况你还不知道吗?现在地窖里还有一百四十六个地瓜,我们全家还指着这些吃食熬到秋收呢!”

“唉!”姜桂兰叹息了一声道:“这可怎么办?”

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这一幕一幕的场景,王建国眼角有些发酸,微微的抬起了头看着屋顶上铺的整整齐齐的秸秆问着自己,难道这就是我爹和千百万烈士打下的江山吗?难道这就是我和我的战友们包括死去的卫星所保卫的国家吗?为人民服务,我们真的做到了吗?

“姐,我有办法了!”四十多岁弯着腰身的江桂林突然跳了起来,欣喜的说道:“实在不行,咱们用水泡一泡海物,泡下来的盐水,咱们下一次做饭吃还可以当盐巴用!并且泡完之后海物就不咸了,咱们就可以当饭吃了!”

“对,对,兄弟还是你聪明,怪不得你能当上小队长呢!”江桂兰听到自己的弟弟建议后,连忙高兴的夸赞道。说完,转身就要去忙活。

“婶子,等一等!”看着要转身出去的江桂兰,王建国连忙高声的阻止道。然后看着周卫红说,“妹子,咱们这附近有粮站吗?”

“王大哥,没有,最近的粮站在十五里外的县城里!”周卫红摇了摇头道。

听到卫星的妹妹话后,王建国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半,也不知道粮站关没关门。

想到这里王建国看着周卫红问道:“咱们县城的粮站什么时候关门?”

周卫红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从来没去过粮站!”

这时江桂林对着王建国说,“我知道,我们大队有十几名工人每个月都要从粮站领粮食,他们有时在工厂里工作到晚上六七点下班后,也可以在粮站里用粮票换粮食!”

“是吗?”王建国高兴地对江桂林说,“大舅,你快带我去,趁着时间还早,我买一些粮食回来!”

“没用!”江桂林摆了摆手叹息着说,“用钱买粮食太贵,除非你有粮票!”

听说用粮票,王建国从自己军装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沓粮票数了十市斤出来,然后递给江桂林说道:“大舅,您看这个可以吗?”

江桂林从王建国手里接过粮票后,看了好一会儿才泪流满面的哽咽着说,“太可以了,你这是全国粮票。拿到粮站后,可以换二十斤细粮。如果想换粗粮可以换到四十斤,如果想换地瓜可以换到七八十斤!”

看着全身发抖泪流满面的江桂林,王建国仰着头红着眼看着屋顶上的秸秆说,“那行,咱们现在就出发,换些细粮食回来!”

别,王首长,你把这些事情交给我?不出两个小时,我一定把粮食扛回来!”说完后没等王建国反过神来,江桂林兴奋的转身跑出了屋子里。

边跑边想着,这可是全国粮票啊!如果换成了二十斤细粮,粮站不管怎么地,还的搭自己十斤地瓜。这样的话自己的家里又有嚼头了,虽然有些昧良心,可是没办法,人要活下去啊!

2

第13章军人血,家属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