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变迁>第15章穷则变,变则通(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穷则变,变则通(二)

小说:变迁 作者:万田 更新时间:2018/11/27 16:03:37

今天对周卫红全家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日子久违的细粮出现在了饭桌子上,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看到了雪白的米饭都激动得久久的不敢下筷子。都以为是梦境,平时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的大米饭,今天竟然出现在饭桌上了!

“哇、哇!”此时躺在战倭奴怀里的小五子江石头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声哭了起来,婴儿嘹亮的哭声让众人又回到了现实。

看到这个场面,王建国首先带头用筷子夹了一块咸鱼合着米饭送到了嘴里慢慢的咀嚼着,边吃边看着发愣的众人说道:“香!”

在王建国的带动下,众人战战兢兢的,用颤抖的手一粒一粒的往嘴里送着喷香的米饭。生怕吃快了梦就醒了!为了证明自己吃的就是香喷喷的米饭,江桂林和他的孩子们边吃边吧嗒着嘴,边吧嗒着嘴边傻呵呵的笑了起来,是真的,不是做梦!

这时周卫红手里端着空碗眼圈发红的从西屋里走了出来看着母亲说,“我爸哭了!”说完周卫红端着碗蹲在地下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母亲江桂兰看着碗里的白米饭,眼圈通红的说,“你爸二十年前是食堂里的大师傅!”说完默默的又吃起了喷香的米饭。

周卫红母亲的话,王建国能听明白,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懂事了,并且也第一次吃过白米饭。想到这里,王建国起身把周卫红手里的碗拿了过来,然后默默的来到了灶台前,拿起产子从漆黑的铁锅里盛出了一碗米饭送到了她的面前说,“妹子啊,吃饭吧,以后的日子会好的,我保证!”

听到王建国温暖的话语,周卫红抬起头眼中带泪又有些倔强的问道:“王大哥,我15岁下地,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年年下地,年年吃不饱呢?”

对于周卫红的问话,王建国没法回答,虽然他知道一部分原因可是没法说,难道他能对周卫红说………!

“妹子,咱们先吃饭。你相信我,咱们老百姓的好日子在后头呢!”王建国有些尴尬的劝诫道。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到了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一锅的米饭全部被吃光了。战倭奴带着孩子们走的时候手里拎着二斤大米和一些腌海鲜,这是江桂兰偷偷的瞒着王建国塞在她手里的!其实这一切王建国都看到了,只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能让一家人暂时的吃好也是对党和国家的贡献吧!

“王大哥,喝水!”吃完饭后,周卫红有些羞涩的端了一碗凉水送到了坐在院外的王建国面前。

看着自己的外甥女如此的做派,江桂林打趣的问道:“卫红啊,为什么没有舅舅的呢?”

周卫红脸色有些通红的说,“有,有!”说完转身向水缸方向疾步走去。

王建国端着碗喝了两口水顺了顺肠胃里的食物,然后看着江桂林问道:“大舅,我来之前有人告诉我说,咱们公社在全县最穷,年年吃救济粮,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为什么?嘿嘿!”江桂林无声的笑了笑说,“一个字,懒!”

看着江桂林那种古怪的表情,王建国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懒呢?”

“平等、平均闹的!”江桂林摇摇了头道。

“这话怎么说呢?难道是平等和平均不对吗?”

听着王建国的追问,江桂林有些紧张的低下了头,想了好一会儿才小声的说道:“王首长,我知道你应该是一个好干部,所以今天我掏心窝子给你说几句真话!”说到这里时,江桂林抬起头看着王建国略微有些紧张的道:“人人平等是对的,但是放到建设和生产上那就不对,同样的平均更不对。比如说我们生产队有3000亩土地,大家同时上工。有的人就实心肯干,有的人就偷奸耍滑。到了年底分粮的时候,那些偷奸耍滑的人跟那些实心肯干的人分到的粮食是一模一样的。您说,那些老实巴交肯干的人心里会愿意吗?所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还有就是,咱们这个国家是一个讲人情味的国家。平时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不是这家跟那家有着亲戚关系,就是那家跟这家是好朋友,谁也不好意思撕破脸皮,所以只能心里较着劲,自然土地上产的粮食就减少了,其实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说到这里,江桂林左右看了看然后接着小声的说道:“细想起来这些事情不怨国家,只怨那些偷懒耍滑的人拖住了我们的后腿。这些人每天嘴上喊着公平、平等,可是一到干正事的时候一个个都熊了,最后还是国家给他们发救济粮!”

江桂林的话,王建国认同一部分,但是有的地方他还是不能理解。因为在部队时,王建国也经常带领战士们参加劳动,虽然偶尔有个别战士偷懒,但是总体上都非常好。

“大舅,地我也种过。地翻的深不深,肥料撒的均不均匀,红薯翻几次秧,水稻拔几次草,播种的时间是否及时,这些对收成都有巨大的影响。可以说有责任心和没有责任心的收成是绝对不一样的,难道你们队上的干部都没有标准吗?”

“有标准,当然有标准。可是架不住大伙偷懒耍滑啊!”江桂林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偷懒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呢?”听到江桂林的话后,王建国好奇的问道。

“这个说不好!”江桂林欲言又止的道。

这时周卫红端着一碗水走了过来递给江桂林说,“有什么说不好的,那些土地爷每天只知道坐在庙里享受供奉。享受完了不是你逗我就是我逗你。从来就没想过提供这些供奉的人是死是活,或者说他们从来也没想过,如果没有这些供奉的话,他们还能稳稳当当的坐在庙里吗!”

你这个死丫头,瞎说啥呢?江桂林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骂道。

“我没瞎说,本来就如此。”周卫红倔强的看着自己的舅舅反驳道。

周卫红的话让王建国心里一动,看来这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心声和想法。不然的话,这么小的妹子不会有这么大的怨言。

“卫红妹子,你能跟我说一说这个土地爷和懒有什么关系吗?”

“王大哥,你心里有我们老百姓,所以我跟你说实话!”周卫红蹲下身看着王建国说,“我们这里一个成年劳动力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6点,有时候晚上也要干,记工十分,这十分到年底可以得到八分钱。成年女劳动力每天可以记六公分,也就是说到年底可以分到四分八厘钱。

我第一次出集体工得了两分,那个时候我年龄小,个头也小,所以评的工分不高。当时大米是一角六分钱,我得干十天才能赚一斤大米的钱,而成年男劳动力需要干两天才能换一斤大米。至于穿衣、看病、红白喜事、想都不要想!

我们辛辛苦苦劳动一年,只能按这样的工分标准来进行核算和分配。可是这还只是毛收入,平时家里用的、喝的、吃的都得从生产队预支。还有就是一些节日庆祝也得到生产队里预支,等到了年底一核算,很多家里还欠着生产队的钱!这时候公社干部就来了,说你劳动不积极,出工不出力。”说到这里时,周卫红眼泪婆娑的说,“王大哥,我们不是不想出力,可是赚的太少了,根本不够家里用!”

“嗯,我理解,你接着往下说!”王建国表情严峻的点了点头。

“还有就是上交征购粮。”周卫红刚说到这里,江桂林叹了口气道:“唉,傻孩子。还是我来说吧!”说完看向王建国道:“这个征购粮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按照土改时四固定核算下来的,这部分粮食我们必须的免费上交国家。(相当于农业税)第二部分是国家的订购粮,理论上讲,国家是先付给我们一笔钱,等到秋收后,我们把粮食上交上去。而在实际执行当中,国家没有付给我们一分钱,而粮食照样上交。美其名曰,支援国家建设,说不能让那些为了国家建设的工人老大哥吃不上饭,过不好节!”

“对,就是这个说法!”周卫红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上面的人就会下来催收鸡、鸭、蛋之类,也没有给我们一分钱。名义上是工农相互支援,实际上是强行征缴。干部解释说,工人老大哥为我们生产了工业品,我们农民应该保证城市里的工人老大哥一切后顾之忧!”

“嗯,卫红说的对!”江桂林点了点头道:“按理说这一部分不应该无偿上缴,可是不交不行,如果你敢不交,就不给你分配国家统购物资。比如说,生猪上交不够数的生产队,就不允许我们过年杀猪分肉。有时候为了完成任务,我们只能花高价钱去买猪上交给国家。就算有的时候给钱,上面也是一口价,强行摊派、强行收购。去供销社结账的也是大队干部,我们根本都不知道结了多少钱,最后到我们手里的钱都是寥寥无几的!”

“还有呢?”周卫红脸色胀红的说,“有时候还强制我们上交三超粮和战备粮,战备粮我能理解,我们也愿意交。可是为什么让我们交三超粮呢?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什么是三超粮。有一年,我们生产队干部和社员反对交三超粮,马上就招来了公社干部,说我们生产队私瞒了粮食分给了社员。

王大哥你都不知道,他们整人太残酷了。我大舅被他们整得死去活来,可是等我们反应上去的时候,他们的上级不但不批评,反而表扬他们斗争坚决,阶级立场坚定。说真心话王大哥,真没法活人了!我们交完三超粮后,大家小半年都没有粮食吃了!我哥要不是我舅当个生产队长,根本就当不了兵!”

“卫红,别这么说,你哥是年龄到了,有义务保卫国家。我在这中间没出什么力!”江桂林急忙摆了摆手道。

看着自己的大舅懦弱的样子,周卫红继续鼓起勇气的说道:“说起我哥了,我还有话说。当年他没有当兵之前,公社干部把他平调到了矿山上去工作。干了九个月所得到的工钱全部交到了大队里,到了年底分到手里的钱,只够买十斤大米!”说到这里时周卫红又呜呜的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后,周卫红又接着说,“我们公社产的粮食本来就不多,我们自己都有一些不够吃。可是后来从城市里来了一批知青,他们啥都不会干。和我们一起出工时,经常磨洋工,干出来的活儿很糙,我们还经常的给他返二遍工,在拾掇一下才行。他们来了后,不但与我们争粮食,我们还得出人力出钱给他们盖房子!王大哥,你说这些都合理吗?”说到最后,周卫红都有些无力了!”

0

第15章穷则变,变则通(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