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变迁>第17章穷则变,变则通(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7章穷则变,变则通(四)

小说:变迁 作者:万田 更新时间:2018/12/17 9:54:56

通往福县公路的左侧是连绵的大山,右边是奔流的江水。马车在柏油路上走了五六里路后,来到了一座架在江上的铁桥旁边。周卫红挥舞着马鞭子让骡子向铁桥的方向转进。在周卫红的指挥下骡子轻车熟路的走上了铁桥。

“王大哥,这是咱们今天的第一站五一路社区,这里住的人非常多,所以肥料也足,这个点儿我已经攒了五天了!”周卫红说的时候脸上透着兴奋。

时间不大,马车来到了一处紧挨着江边的公共厕所面前,她扳好马车道闸,然后又从车辕上的包里拿出了一件披挂戴在了胸前。收拾好后,又从大粪桶车上拿出了挖勺和橡胶皮桶。

“王大哥,你就在这等着我。粪池里太脏了!”说完快步的转身向公共厕所快步走去。

看着她渐走渐远的背影,王建国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跳下马车默默的跟了上去。此时周卫红已经在公共厕所的粪池里勺满了将近一桶大粪了。她放下粪勺,弯下腰去提粪桶时,王建国比她先快一步的提起了大粪桶。

他边向马车走去,边说道:“卫红妹子,你先歇着,这个活计我来干。”说话功夫,王建国已经提着大粪桶来到了马车前。他先放下大粪桶,跳到马车上,把上面的大铁桶盖扭下来,然后又弯腰提起放在地上的大粪桶,拖着它的底部一点一点的把大粪汤子倒进了大铁桶里。

回到公共厕所时,周卫红笑着问道:“王大哥,臭吗?”

“还行,这一路上已经习惯了!”王建国边说着,边把大粪桶放到周卫红的旁边。

这时周永红拿起粪勺,一勺一勺的向粪桶里挑着粪。半个多小时后,一个厕所收拾完了,又转战到其他公共厕所。等到五一社区忙乎完了,已经是四点多了,周卫红和王建国驾着马车,又向下一个点走去。马车拐出江上的铁桥,又来到了福县的公路上。

走在路上时,王建国问道:“卫红妹子,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二叔是不是得了小儿麻痹症?”

“嗯,没错!”周卫红点了点头道:“据我爸说,我二叔是在旧社会的时候得了一场感冒,那个时候因为没有钱治,所以就落下了这个病!”

王建国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卫红妹子,你家东屋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拆了呢?”

说到这个话题时,周卫红有些脸红的道:“王大哥你也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拆屋子那也是没办法,没粮食吃了,所以只能把东屋拆了,用房梁上的木料换点吃的!”

听着她如此说,王建国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于周卫红家的事情,王建国已经表现不出震惊的态度了,没办法他已经习惯了。就像是老百姓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一样,想挣扎也挣扎不出这个牢笼了,除非是天晴了!

马车又晃晃悠悠的走了十多里地来到了福县的农贸市场,看着市场里人头攒动。王建国好奇的问道:“卫红妹子,现在还不到五点,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

周卫红跳下马车,放下马鞭子习以为常的说,“这里是我们县赶集的地方,平时1、3、5、开放,全县公社的社民就会聚集到这里来交换一下物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从半夜开始就有很多人偷偷的在这里交易。有换粮食的,有换蔬菜的,有换鱼肉的,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周卫红说完又穿起披挂忙活了起来。

王建国看着乌泱泱的人群中,大部分都是城里人的穿戴,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是农村人。有的城里人和农村人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着,有的城里人手里拿着票据或者是自家的私人物品和农村人交换着彼此的东西。

“卫红妹子,这样的事情已经多长时间了?”

“不太清楚!”周卫红边掏着大粪边随意的说道:“反正我掏粪这一个多月就是这样。有问题吗?王大哥!”

“没事,我就是这么一问!”王建国摇摇头道。他不能对周卫红说,市场上的这些人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也不能对这个处世不深的姑娘说,这种私人买卖行为国家是不允许的。

“卫红妹子,你先忙着,我进去瞅瞅,一会儿就回来!”说完王建国径直的向市场内走去。

这个市场能有几万平方米,土地都是经过平整和夯实的。市场中间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桥,这座桥把市场分成了两部分。

王建国刚走入市场,就见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站在一个卖玉米面的老汉面前伸着手说,“老家伙,五分钱管理费。”

这时那个卖玉米的老汉站起身老实巴交的说,“大兄弟们,我这刚到,还没开张呢!”

“没开张是吧?”其中一名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笑嘻嘻的对卖玉米面的老汉说道:“那来二斤玉米面,就当你交管理费了!”

那名老汉苦着脸说,“管理费五分钱,二斤玉米面一毛六分钱,我亏了!”

“哈哈!”听到老汉这么说,几个年轻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打头的那名年轻人流里流气的说,“我他妈的管你亏不亏,赶紧交钱。”

老汉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从身上抠抠搜搜的掏出了五分钱递了过去,几个年轻人接过钱后,嘻嘻哈哈的向下一家走去。

刚刚所发生的这一切,都被王建国看在眼里。他走到愁眉苦脸的老汉面前问道:“大叔,那些人是市场管理员吗?”

看着已经远去的几个年轻人,老汉朝地上呸了一口说,“屁的管理员,就是一帮地痞流氓。”

王建国听说是地痞流氓,略有些惊讶的问道:“难道没人管他们吗?”

“唉!谁能管得了他们?再说了,我们这些人出来卖东西也是偷偷摸摸的。如果我们敢反抗,他们就会向政府反映我们,说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所以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卖玉米的老汉蹲下身无奈的说道。

老汉的解释,王建国完全明白。看来那几个年轻人也是抓住了政策的漏洞,所以才敢明目张胆的收取保护费。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两袋子玉米面,王建国问道:“大叔,你这个玉米面怎么卖的?”

看到王建国有买自己玉面的意思,这名老汉眼睛一亮的说,“八分钱一斤,如果你有粮票,一斤粮票可以换两斤半。大兄弟啊,我可跟你说,我这个价格比粮店可便宜多了!”说完后看着王建国魁梧的身体又接着道:“我这里有一百斤玉米面,如果你全包的话,给我七块钱就行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王建国也知道了,粮票比钱金贵。想到这里,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七块钱攥在手里看着老汉说,“行,这两袋粮食我全要了!但是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粮食呢?”

“嘿嘿!”老汉得意的笑了起来说,“我是太阳公社的,我们那里土地多,并且我有四个儿子都是壮劳力,所以我们家每到年底都会攒很多粮食!”

听到老汉如此说,王建国理解的点点头。看来他们家的情况跟自己大舅家的情况差不多,家里都有壮劳力。所以生活条件上比一般家庭好一些,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家族青年人比较多,所以得到实惠也比较多。

想到这里,王建国把钱递了过去劝说道:“大叔,下一次让您儿子过来吧!”说完很轻松的拎起了两袋粮食向其他摊位走去。经过一段儿溜达后,王建国发现这个市场上物资还是很丰富的。

除了肉,其他东西该有的都有。在这期间他又遇到了那一伙地痞流氓收取管理费,可是王建国没有去管,虽然说这种现象他有些看不下去,可是苦主不说话,他也没道理去管。溜达一会儿后,他又买了二十多颗去年储存的白菜就回来了!

看到王建国手里大大小小的食物,已经忙乎完的周卫红全身有些颤抖,同时也有一些羞愧的低下头,她知道这些东西一定是王建国给他们家买的,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说,“王大哥,等我攒够钱会还你的!”

王建国把粮食和白菜堆放在车辕的中间,然后拍拍手说,“卫红妹子,这都是你家该得的!”

天渐渐的有些亮了起来,大粪车缓慢的走在回长岭大队的路上,此时车上空气有些沉闷。过了好长时间,周卫红转过头眼圈通红的看着王建国问道:“王大哥,你为什么对我们家这么好?”

看着太阳从东方渐渐的露出了头,王建国缓缓的说道:“因为我是**员,因为你哥哥是为了咱们国家的安定和人民的幸福而牺牲的,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士兵和战友在战场上既流血而又在地下流泪!”

周卫红年龄有些小,对王建国所说的话虽然不能说完全的理解,可是多多少少也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为自己家好,并且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员。

虽然她明白这一些道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个窝窝头递给了王建国,王建国也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两三口就把窝头吃进了肚子里。马车晃晃悠悠的回到了长岭大队。到了生产队门口时,周卫红把半块窝窝头放到兜里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拜祭一下我哥?”

坐在马车上的王建国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么一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停战后吧!”说完,王建国提着粮食和白菜快步的向周卫红家走去。

看着王建国厚实的背影,周卫红的脸上有些羞涩。虽然她前一秒有些悲伤,可是看着这个健壮的男人,她的心里又有一些欣喜。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怀着轻松和欣喜的心情,周卫红把大粪车赶到了化粪池旁边。她跳下马车,扭开大粪桶的阀门,淅淅沥沥的粪汤顺着阀门口流进了化粪池里。

 

0

第17章穷则变,变则通(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