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平度城除奸记>第九节 情急中孙晋新无奈成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节 情急中孙晋新无奈成亲

小说:平度城除奸记 作者:国忠 更新时间:2018/12/25 9:08:49

郑锡文惊魂未落,一直被孙晋新搀扶着走出保安大队的门口。他一边掏出手绢擦拭着额头,一边说,“这个会长真是不好当,还是不当的好啊。”

“周金平他根本没有把会长您放在眼里,钱大队长在时,哪会有这样的事。仗着日本人欺负我们。您说是不是因为我没把钱大队长的那份儿送给他,他就找咱们的麻烦。”孙晋新添枝加叶地说。

“周金平今后咱们还是躲他远点儿,这种小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嘛。”郑锡文心有余悸地说。他话音未落,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伪军。伪军走到近处,孙晋新认出是警备团的一个哨兵。

哨兵规规矩矩地给郑锡文行了一个军礼,向他报告说,他们团长有请,让他马上过去一趟。听罢,郑锡金差点儿没栽倒在孙晋新的怀里。哨兵一愣,还以为郑锡金是突发疾病,忙上前询问。孙晋新陪笑对哨兵说,不打紧的,你回去报告黄团长,郑会长马上就到。见哨兵走远,郑锡文哭丧个脸说,

“今天我怎么这么倒霉,不到一天的功夫,就遇到了两桩子麻烦事。”

“郑会长,我看,黄团长那你该去还得去。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背不住到了警备团,黄团长还能帮助你解围呢。”说着,孙晋新搀扶着郑锡文来到警备团附近 ,直到看见他踉踉跄跄地走进警备团大门才转身返回福兴商行。

回到后屋,他关好房门,长舒了一口气。周金平和渡边精心设计的一幕幕在他眼前浮现出来。那位同志一定是西海军分区的侦察员。眼看着自己的同志遭受敌人的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位同志或许还在忍受敌人的折磨,或许会活不到明天,一种强烈的自责感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内心。

接下来自己应该怎样去做?无论如何绝不能暴露自己,长期潜伏是军分区首长给自己下达的命令,眼下的任务是摸清楚日伪军据点的兵力部署情况。这时,孙晋新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他穿上外衣,正想去柜台前看一看,走廊传来了脚步声,伙计敲门说,郑会长来了,正在前厅等着他呢。

这才不过一阵功夫的时间,郑锡金变得判若二人。只见他满脸堆笑,双手抱拳,连声道喜。单凭郑锡文的样子,孙晋新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但他装作一无所知,一个劲儿地追问郑锡文,

“郑会长,遇到什么好事啦?去了趟警备团就让您高兴成这样?”

“晋新啊!让你说着啦。是福躲不过呀!天降的大喜事呀!”郑锡文兴奋得跟孙晋新套起了近乎。

“郑会长,求您别再打哑谜啦。你到底遇到啥喜事啦?”孙晋新想看看他到底能卖多久的关子。

“你猜黄团长把我叫去是啥好事?”

“替咱们找周金平出气?”

“周金平他再也不敢惹你啦!”

“到底发生啥事啦?”

“黄团长让我给你保媒,把他的一个表妹介绍给你。”

“这是开什么玩笑呢。我爹妈还等着我回家娶媳妇儿呢。给女方家的聘礼都准备下了。”孙晋新再也无法忍受了,一股脑地把事先准备好的办法讲了出来。

“我说晋新呀!我的面子你总得给吧。准备了聘礼不还没下嘛!你不是还没看到女方本人嘛!黄团长的表妹可是一表人才呀。今后有黄团长罩着咱们,周金平他还敢欺负咱吗?”说完,郑锡金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孙晋新手上。孙晋新接过照片一看,天哪,差点儿没让他叫出声来。人长得啥样不说,穿得花枝招展,涂脂抹粉的,一看就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怎么样?模样长得还不错吧。过几天,这个表妹就来平度,你们见见面,然后这事就这么定下来吧。新媳妇儿过了门,你和黄团长就是一家人了。福兴商行的生意一定比现在还红火。”郑锡文在一旁叨咕的啥,孙晋新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他只在考虑怎么搪塞过去这档子事呢。

“怎么样?黄团长两口子那边还等着我的回话呢。咱们可得罪不起人家呀。”

“我想办法跟我爹妈那边报个信,至少这件事得让二老先知道呀。”孙晋新现在只能是拖一天算一天了。

郑锡文前脚刚走,周金平就派人来催他再过去一趟。不用说,还是八路军侦查员的事。看来,周金平这次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了。他一定是想借着这件事把自己撵出平度城,那样,军分区首长交给自己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

想到这儿,他对来人说,“你看到郑会长刚刚打我这儿出去了吧,警备团黄团长让我马上去一趟,事情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对不对?你回去告诉周翻译官,就说我先去趟警备团,随后就去保安大队。”

“黄东来和郑锡金都没想到孙晋新能来的这么快,看到孙晋新急匆匆地走过来,就知道这桩婚事有谱啦。果然,孙晋新双腿没等迈进门槛,便双手抱拳,连声致歉,

“这件婚事我想好了,能和黄团长攀上亲是孙某人的福分,就请郑会长保媒,聘礼我回去就做准备。”

“好啊!晋新兄弟真是个痛快人呀。我没看错你。郑会长,今天你就给我这个兄弟做个媒,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这门亲事就算定下来了。”说着,黄东来就要去喊黄夫人。

“今晚恐怕不行,周翻译官那边派人让我过去一趟。我这儿说完话,就得马上去保安大队。”孙晋新看着郑锡文说。

“让他去保安大队干什么?”黄东来也转向郑锡文问道。

“可能还是因为上午那件事吧。”郑锡文不安地回答。

“上午什么事?”黄东来追问。

“就是周金平抓了一个八路探子,让我和晋新帮助辨认辨认。”没等郑锡文把话说完,黄东来立刻火冒三丈。

“他一个中队长,欺负一个外乡人算什么能耐。郑会长,麻烦你跑一趟告诉周金平,就说今晚晋新在我这儿,请他也过来,帮助晋新做个征婚人。”郑锡文不敢怠慢抬腿就往外走,孙晋新刚要喊住他,被黄东来一把拦了下来,

“今后在平度城,你不用再怕谁。”郑锡文的身后响起了黄东来的叫喊声。

当天晚上,郑锡文替黄东来把周金平请到了黄府,酒桌上商议好由郑锡文保媒,请周金平当证婚人,三天后表妹来平度定亲,十天后二人完婚。

周金平嘴上虽一个劲儿地跟他称兄道弟,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周金平心想,一计不成,那就再施二计。既然两只蚂蚱栓到了一根绳上,那他们俩就谁也别想得好。他孙晋新同意了这门亲事就意味着决意要站到黄东来一边,就是铁了心和我周金平对着干。那好啊,特务中队伙房的柴米油盐供应首先就给他掐断。至于说福兴商行的那点儿股份,也都是从特务中队的伙食供应中赚出来的。找谁家供应都能拿得到这点儿好处。

郑锡文的心里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是两边都不敢得罪,两边都得讨好。要想保住平度总商会会长的位子就必须依靠周金平,因为决定总商会会长是渡边一句话的事,得罪了周金平就等于得罪了渡边。而黄东来在平度有千八百人的队伍,就连日本人都给他三分的面子,如果他在渡边面前极力推荐孙晋新的话,自己的位子就很难保。

在这两个人之间,从前钱家旺还帮助自己找个平衡,今后还能依靠谁呢?思来想去,他觉得抓住孙晋新也许会奏效。对,推举孙晋新当总商会副会长,这样一来,既讨好了黄东来,又遏制住了让孙晋新坐到会长这个位子的企图。至于说周金平那边,只要自己肯花点本钱就不难摆平他。

黄东来两口子今天晚上除了高兴还是高兴,一切都心想事成也就没啥再往心里去的了。夫妻俩不停地给在座的几位劝酒,兴奋的情绪溢于言表。

整个一个晚上,孙晋新只觉得自己好似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婚姻大事,既没有领受父母之命,也没有得到组织上的批准。而且还是一个大汉奸的亲属。今后回到队伍里,还能得到组织上的信任吗?爹妈能原谅自己的不孝之举吗?十天后自己就要和那样一个无法忍受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那种日子犹如下地狱一般。

三天之内,风平浪静。周金平没再来找麻烦,郑锡文倒是跑来了几趟,一是出谋划策帮助张罗聘礼,二是告诉孙晋新帮他运作总商会副会长一事正在积极推进。又过了一天,黄家表妹到了平度。

郑锡文早早就领着孙晋新来到黄府等候。眼看着晌午时分,黄家表妹一家人才熙熙攘攘走进黄家大院。郑锡文拉起孙晋新迎上前去,孙晋新从娘家亲的人群里瞅了半天,也没看到相片上的那位黄家表妹。还是黄太太从人群中拉出来一个姑娘推到孙晋新跟前,他这才认出是黄东来的那个表妹。

黄太太告诉他,表妹从临沂老家过来,名字叫娟子。先前是看相片,现在是真人站在眼前。一个是花枝招展,涂脂抹粉;一个是红裤绿袄,略施粉黛。完全判若两人。

今天,孙晋新的一身打扮也是格外地耀眼。身穿貂皮领的毛料大衣,脚蹬黑亮的牛皮鞋,头戴一顶人字呢礼帽。人群当中一站,好不气派。

婚礼如期举行。名曰是孙晋新结婚,实际上都由黄家一手操办。大清早起,黄府前门庭若市,人头攒动。黄东来手下的军官占了来宾的一半,总商会的头面人物和特务中队的大小头目都来捧场。周金平也带来渡边的贺礼。

酒席婚宴闹得乌烟瘴气,送走一拨又来一拨。看着身边尽是些伪军汉奸,孙晋新犹若度日如年。想到从此就要生活在充满邪恶的生活圈子里,他的心中感到痛苦万分。但出于侦察员的本能,他在心里暗暗地记下了警备团军官的出席人数。根据军官人数和他们的军衔,他估算出了黄东来伪军大致的兵力总数。

他给警备团军官们一一敬酒,尽量记住他们每一个人,他邀请军官们过后来找他喝酒,借此和他们结交成朋友。孙晋新周旋在警备团军官中间,有意地冷落了特务中队的汉奸。特务中队和警备团原本就有些过节,一场婚礼下来,周金平一伙好像对警备团的怨气更大了。

2

第九节 情急中孙晋新无奈成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