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十回 鲁村长的混混公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回 鲁村长的混混公子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3/3 12:52:42

露天电影场上,老村长鲁维山第一次使用上了电喇叭为村民们开会,因此格外兴奋卖力。然而人群中的韦茂昌却坐不住了,老村长的话语中充满了对他这个计生钉子户的指责甚至威胁,他顿感血往上涌,于是就冲过去一把夺下了话筒。人群中发出长长的嘘声,甚至有的小年轻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小脚奶奶气哼哼地走过来,啪地一声就给了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骂道:“你这个莽撞的东西,不知道深浅!连村长你都敢得罪,以后日子不想过了?”

茂昌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错,辩解道:“那个老东西就该修理,俺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得罪他也罢,不得罪他也罢,他都不会放过俺们家了!”

“你啊你,这是上面的政策,他咋能不执行?……”小脚奶奶气的直跺脚,她不再理会儿子,挪着碎步走开了。

放映师傅还没有把机器修好,大家都很扫兴,有些人搬起板凳就要离开。不料话筒里传来一位年轻小伙子兴奋的声音:“大家好!俺叫鲁二毛,曾经在县柳琴戏团学过几天戏,现在俺就唱一段,在放映机修好之前给大家解解闷!”

喇叭里便传来咿咿呀呀的唱腔,声音洪亮,有板有眼。人群中有人称赞道:“想不到这个小矮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有人在旁边附和道:“是啊,当年他爹从兄弟俩身上看不到希望离家出走,留下了可怜的孤儿寡母一家人。那几年,他们娘仨人整日破衣烂衫、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过得多辛苦,不过也都挺过来了!现在大毛、二毛除了个头矮外,倒也有些出息了!”

再来说说村长鲁维山,在乡邻面前出了丑,他满脸羞怒地离开放映场,在回家的路上他边走边骂道:“这个熊东西,就是欠收拾,看来以前俺对他太客气了!”

鲁村长来到自家大门口,见门是虚掩着的,后屋屋还有灯光,又不禁骂起自己的婆娘来。鲁老汉有两女一儿,现在两个闺女已经出门嫁了人,现在家中就老夫妻俩带着宝贝儿子守根一起过。儿子守根是位坐不住的主,今天外面这么热闹他不可能留在家里,一定是俺那个婆娘一心只想着看电影忘记了关灯锁门,农村电价不便宜,灯开了这么长时间,要浪费多少钱啊!

鲁村长径直走进院子,推开后屋的门,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只见儿子守根与一位红衣女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女子身材苗条,比守根整整地高出半头来。

守根和那女子也大惊失色,慌忙相互松开,站了起来。那女子低着头站在守根的身后,却见她唇红齿白,身材高挑,显得又矮又胖的守根与她很不般配。老村长鲁维山仔细端详了那女子一会,又不由得大吃一惊,她正是外来户潘家的大女子潘琴!

老村长凶狠地瞅着潘琴,骂道:“你这闺女家不学好,才十几岁就咋不知道一点羞耻,来勾引俺家守根!你们潘家是大城市里来的人,咋会一辈子呆在这穷乡僻壤,迟早要回去的,到时候不把俺家守根祸害了?”

守根却止住父亲,道:“爸,你说啥呢?俺和潘琴是真心相爱的,她说会守着俺一辈子的!”

“熊孩子,看你整天油腔滑调的,像是见过不少世面似的,咋能相信她的话呢?”鲁村长骂自己儿子道,“即便她愿意,她爸也不会同意的,她家是高高在上的天鹅,俺们是土生土长的癞蛤蟆,你想去吃那天鹅肉,小心把自己摔个半死!”

听到这粗鲁的话语,潘琴的脸顿时羞得通红,眼泪也要下来,道:“鲁伯伯,你咋这样说人呢?我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守根哥对我好,我也离不开他!即便我家人全部回城了,我也要留在这里守着守根哥!”

“你这孩子,俺家守根哪点好呢?”鲁维山口气缓和了些,但他思索了片刻觉得这亲事注定成不了,只会浪费儿子宝贵的光阴和精力,于是狠了狠心,下逐客令道,“你和俺家守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俺们高攀不起!你是现在自己回家,还是俺让你爸过来把你领回去?”

站在一旁的守根急了,他的脸色呈现出过去少有的严肃,道:“俺爸,你以前催俺不要瞎混,早点结婚成家。现在俺把媳妇领回来了,你咋又不同意了呢?”

“住嘴!”鲁维山脸色铁青,将儿子训斥到一旁,然后毫不留情地向潘琴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潘琴终于哭出了声,她突然扑通一声跪在鲁维山的面前,道:“鲁伯伯,我已经怀上了守根哥的娃,我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你就成全我俩吧!”

鲁维山没有想到儿子和潘琴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忙扶起潘琴道:“年轻人做事咋这样欠考量,你俩在一起是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俺是很乐意去接纳你这个儿媳妇,可是你过不了爸妈那道关啊!”

潘琴听罢转悲为喜,她抹了抹眼泪道:“只要你们同意就行!我爸妈那边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我已下定了决心,即便死了也要和守根哥在一起!”

鲁维山呸呸二声道:“你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就谈死啊活啊的,多不吉利!你回去吧,和你父母好好商量一下这事!”

潘琴上前又拥抱了守根一下,对他道:“守根哥,我走了,你可要好好地等着我!”见守根点了点头,这才放心地离去。

送走潘琴后,老村长鲁维山叹了一口气对儿子道:“俺是催你早点娶媳妇,你找个土生土长的本地姑娘就好,也没让你去招惹那潘家女子啊!”

说到鲁守根和潘琴,两人无论家庭背景还是个人条件都相差很大,没有人会将他俩联系到一起。鲁守根是老村长唯一的宝贝儿子,生得又矮又胖,因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就养成游手好闲的毛病,除了有一张会插科打诨的好嘴外,一无是处。而潘琴则是位温柔懂事的女孩,她个子高挑,五官秀气,堪称鲁湾村的一枝花。潘氏夫妇潜意识中一直把自己当成城里人,不愿意子女与本地农民有过多接触,他们还指望着潘琴回城后找一个吃粮票的女婿呢。

潘琴不爱交际,说话时带一点好听的蛮腔。在学校里,经常有调皮的同学喜欢学她说话的语调,还伴上个鬼脸,经常会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潘琴认为他们在嘲笑自己,因此她更不爱说话了。她没有好朋友,经常独来独往,在人群当中,她像一只孤独的丹顶鹤。而在同学们的眼里,她美丽孤傲高不可攀,虽处于花季妙龄,却少有男生敢去接近追求她。

鲁村长的公子鲁守根在学校里完全是个小混混,上学目的就是为了拿到初中毕业证。有一次,一位女老师提问题,他的回答让人啼笑皆非,老师一气之下骂他狗屁不通,他却故意左右环顾道:“狗呢,狗在哪里?”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起来。

一天,鲁守根和一群小混混在树荫下吹牛,见一个白衣少女从旁边经过,众人吹起了口哨。鲁公子有些骄傲地对旁边的人道:“这小蹄子是俺们村外来户的女子,越长越好看了!你们村有这么漂亮的小妞吗?”

有人起哄道:“哥,你就别流口水了,这姑娘眼光高着呢!”

鲁守根抹了抹嘴角,骂道:“这有啥了不起,俺这个癞蛤蟆还就他妈的吃定她了!”

对于正处于花季的少女来说,潘琴成绩平平没有升学深造的希望,初中毕业后就要回家务农,在内心当中是渴望友谊、渴望爱情的,并不像外表那样冷傲。她哪里经得起鲁家公子的死缠烂打,在爱情面前潘琴乖乖地投降了。

现在鲁守根和潘琴已经私定了终身,可是这块天鹅肉已到了嘴边,要想将它真正吞下,估计会颇费周折。守根不敢独自去潘家面对潘琴父母,就央求父亲托人去提亲。老村长鲁维山不忍心看儿子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心就软了下来,他找到村上保媒拉纤的行家张大嘴,让她去当中间人。

张大嘴是位四十多岁年纪的女人,在十里八乡说媒颇有名声,可谓口灿莲花,能把死的都说活了,暂且不说经她撮合的男女婚后生活是否和谐,在她手里成就的姻缘倒也不计其数。

于是,鲁维山父子提着礼品,跟在张大嘴的身后来到了潘家。只有女主人沈月娥和大女儿潘琴在家,见老村长一行到来,沈月娥很诧异,也有些手足无措。毕竟自己现在肚子里怀着娃呢,而老村长正是抓村里计生工作的干部,来者不善啊!

沈月娥搬来板凳在院子里给几个人落了座,待张大嘴说明来意,她这才松了口气道:“这事俺做不了主,等俺男人回来再说吧!”

张大嘴陪着笑脸道:“妹子,你家潘则刚是吃粮票的,俺是担心他心高看不起俺们这些老农民。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老鲁家哪一点也不比那些吃粮票的人家差,等你男人回来你好好劝他,这女大了就不能留!”

沈月娥沉下脸道:“我家潘琴年龄还小呢,你们先回去吧,这事以后再说!”

由于当村长的缘故,鲁维山在村民面前一直是吆三喝四的,被众人捧着,还没有遇到过今天这种尴尬的局面,当时脸就红了起身要走。守根急了,一把拉住他道:“俺爸,事情还没办妥,咋能走呢?”

张大嘴却不慌不忙,她神秘兮兮地走到沈月娥的身边道:“妹子,现在国家提倡婚姻自由,你还不知道吧?他们俩早已私定终身,俺们来只是走走过场!”

“啥,私定终身?我咋听不明白呢!”沈月娥问。

张大嘴讪讪地笑道:“他俩早就好上了,至于好到啥程度,俺也不好意思开口去说,你就问你闺女去吧!”

“休要胡说,我闺女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俺现在就去问问,如果这是你捏造的,俺非把你的嘴撕烂不可!”沈月娥发怒了,她冲向女儿的房间。

进了房间,沈月娥厉声问女儿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潘琴低头不语,在母亲的再次追问下,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沈月娥失望地瘫坐在床边,自言自语道:“你爸爸天天盼子成龙、盼女成凤,想不到你这样不知道自珍!”

潘琴扑通一声跪在母亲的面前,哭道:“你打我吧,骂我吧!可我现在已怀守根哥的娃,已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母女俩在屋子里正说着话,却听大门咔哧一声响,男人潘则刚推着自行车进来了。他见院子里坐了三个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朝他们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就径直进了屋。

听完沈月娥的叙述后,潘则刚上来就狠狠地给女儿潘琴一个耳光,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爸妈平时对你千叮咛万嘱咐的,你都当成耳旁风了?”

骂完女儿,潘则刚又冲着院子里的三个人吼道:“你们还愣在院子干嘛,难道让我将你们一个一个地请出去?”

媒人张大嘴道:“潘兄弟,你家潘琴嫁到鲁家就等于掉进福窝里去了,这么好的亲事咋不考虑一下,就一棍子打死呢?”

潘则刚瞪着眼推搡她道:“你再不走,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张大嘴有些心虚,只得讪讪转身朝大门口走。老村长鲁维山见事情不妙,也耷拉着脑袋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走。两人刚到大门外,潘则刚就嗖嗖几声将他们带来的礼品扔了出来。

守根却站在院子里不动,他对潘则刚嬉皮笑脸道:“老泰山,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俺这辈子就认定你是俺的岳丈大人了!”

潘则刚怒骂道:“臭小子,也不撒撒尿照照你那熊样,哪点配得上我家潘琴!”

守根还想与他争辩,却见潘则刚操起一把靠在墙边的扫帚就向他追打过来。无奈之下,鲁守根只得逃跑,他一边跑,还一边不依不饶地嚷:“潘老头,别这么激动,你家闺女俺是娶定了!”

1

第十回 鲁村长的混混公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