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十一回 层层加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回 层层加码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3/4 13:04:15

鲁氏父子落荒而逃,刚到家中,鲁守根就蹲在门前呜呜地哭了起来:“爸,俺和潘琴看来这辈子算是有缘无分,不可能在一起了!”

这小子平时嘻嘻哈哈,就是一个嬉皮士,今日却一脸严肃,说明他是真的动了感情。老村长鲁维山叹息一声道:“也要怪爸爸以前没有提醒你,不要遭惹那潘家女娃,俺们和他家不是一路人!”

守根哭着拽着父亲的胳膊央求道:“俺是真心喜欢潘琴,爸,你帮俺想想办法吧!”

“俺能有啥办法?”鲁维山焦躁地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隔了一会儿突然停下来道,“不要难过!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啥样子?比那潘琴好的姑娘多得是,隔几天俺就托媒人给寻个好的。俺就是不信,凭俺家条件,除了他潘家,哪家姑娘不愿意挤破头争着嫁过来!”

却说潘家男人潘则刚赶走提亲的三个人后,刚气喘吁吁地放下扫帚,就听到女人沈月娥恶狠狠地骂道:“狗改不了吃屎,你那驴脾气把所有的人都得罪完了!以后俺潘家还咋在这鲁湾村立足啊?”

潘则刚却不理会女人,转脸去喊儿子潘时安。潘时安排行老二,比潘琴小二岁,见父亲发了怒,忙跑到他的面前问有何吩咐。潘则刚低声道:“去把你姐姐房屋的门锁上!”

儿子潘时安满脸疑惑,问道:“俺姐还在房间里,锁门干啥?”

“你去不去?”潘则刚愤怒地瞪着眼,潘时安不敢再多问,忙跑到姐姐的门前“啪嗒”一声将门锁上。

发现自己被锁在屋中,正在哭泣的潘琴马上焦躁起来,她央求道:“爸啊,你锁我干啥?我已怀上守根哥的娃,这辈子就认定他了!你能锁住我这个人,可你锁不住我的心啊!”

门外的父亲潘则刚气得直跺脚,骂道:“死女子,潘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把我经常嘱咐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吗?别设想有其它种可能,明天就带你到医院打胎,决不能让腹中的孽障阻挡了你的前程!”

潘琴央求道:“回不回城我不稀罕!只要能够和守根哥在一起,就是吃糠咽菜我也愿意!爸,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可不行!你就在房间里好好待着,反省一下自己!”潘则刚说罢不再逗留,径直向堂屋走去,却听身后传来一阵阵潘琴在屋子里摔砸东西噼里啪啦的声音。

晚上,潘则刚心情沉重地躺在床上,这辈子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妻儿老小回城,他多次告诫儿女们与本地人不要有过多的接触,以免日久生情,与当地人产生情感纠葛,最终成为他们回城的阻绊。潘琴家中排行老大,开局就出师不利,这全家回城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了!

女人沈月娥却似乎心情还不错,她轻轻地拍着肚子像是自言自语地对腹中胎儿道:“画儿,不要调皮了,妈妈要睡觉觉了!”

潘家现有一男三女,儿子潘时安的名字是潘则刚严格按照族谱上辈分起的,而三个女子的名字则随便些,女人沈月娥希望女儿们个个都长成有文化有修养的姑娘,于是依次给三个女子起名为潘琴、潘棋、潘书,如果再生个女子就叫潘画,那咱潘家就成为书香门第,琴棋书画都齐了。儿子嘛,有一个就够了,多了就会争家产,亲兄弟也会变成冤家对头。

女人沈月娥躺到了丈夫的身边,见他愁眉不展,就劝道:“我看守根那孩子除了个头矮外,其它方面都还好。女大不能留,这闺女要出啥三长两短的,你我到时候哭都来不及,不如就成全他们吧!”

潘则刚突然提高声音恼怒道:“成全他们?你咋也变化这么快呢?看来孩子们都是被你娇惯坏了!”

沈月娥揉了揉腹部,嘘嘘二声道:“深更半夜的,用这么大嗓门干啥?把我的画儿都吓着了!”

潘则刚翻了个身,将脊背对着沈月娥,低声骂道:“生,生,你就知道生!再生出个孽障来吧!”

沈月娥笑着反讥道:“母鸡不下蛋,那不是母鸡!女人占着窝不生孩子,也就不叫女人,你们这些臭男人还不早将我们休了!”

第二日早饭时,潘则刚将钥匙递给二女儿潘棋,让她去喊姐姐吃饭。潘棋打开锁之后,敲了好一阵子门,却没听到姐姐回应。潘棋以为她一定是在赌气不理人,于是就趴在门缝出往里看。搜寻好一会儿,却不见姐姐的影子,潘棋便咣当一声推开了门。姐姐不在屋子里,窗户是大开着的,靠近窗口的桌子上还印有清晰的脚印痕迹,潘棋忙大喊道:“爸,不好了!姐姐逃跑了!”

一家人全涌进了潘琴的房间四处搜寻,种种迹象标明潘琴的确已经出逃。潘则刚顿感血往上涌,他操起一根木棒就冲出了大门。女人沈月娥害怕丈夫闯出啥祸端来,忙喊孩子们去拦住他。儿子潘时安抱着父亲的腰,两个女儿潘棋、潘书则在两旁则死死地拽住他的胳膊。

女人沈月娥腆着肚子气喘吁吁地跑出来训斥道:“孩他爸,你还嫌这事不够丢人,想让全村人都知道吗?别费心思了,那死女子既然想逃出去,就不可能就老实待在鲁家,你上哪里找她去?”

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了?”潘则刚扔下手中的木棍,一屁股坐到了门口的石凳上。

沈月娥语气缓和了一些,劝道:“现在生米已成熟饭,不放弃又能咋办?那鲁守根家境也不赖,只要闺女在那不遭罪,我看就随她去吧!”

不管潘则刚愿意与否,看来他这辈子注定是要与村长鲁维山成为儿女亲家了。潘琴出走之后,潘家也曾让人到鲁家打探鲁守根的行踪,鲁维山告诉那人说他儿子出去当学徒了,至于具体地址鲁维山却只字不提。潘家四处寻找了一阵子,却始终没有得到潘琴的消息,渐渐地潘则刚失去耐心,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潘琴再次出现在鲁湾村村民都视野中时,她是被老村长的宝贝儿子鲁守根领回来的,已挺起了大肚子,这已是四五个月之后的事了,这里暂且不表。

再来说说鲁湾村的目前计生形势,那些惊慌的妇女做了绝育手术后,终于告别了东躲西藏的日子,心情也随伤口的愈合而逐渐平复下来。

在平淡的生活中,人们惊奇地发现村子里还有两个大肚子女人在村子里走动,特别显眼,一个是茂昌女人,一个是外来户潘家女人沈月娥。他妈的,韦茂昌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让苍天佑护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女人?看来送子观音已赐给了这个女人护身符,注定她腹中的孩子要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两次被抓,两次都惊险逃脱,连见多识广的老村长鲁维山都相信有贵人在暗中相助她。

实际上,茂昌女人能够生下儿子康康,那纯属侥幸。而潘家女人现在还大着肚子,躲过了计生干部的法眼,那该如何解释呢?村民不禁感到奇怪,一些土生土长很有人脉的人家媳妇都被拉了去做了节育手术,一个外来户已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子,严重超生的家庭,她有什么三头六臂的本事逍遥法外?按理说,国政策对这些吃粮票的工人家庭要求更加严格才对呀。那么,那个潘家女人沈月娥又有什么法宝呢?

潘家女人沈月娥之所以能成漏网之鱼,主要归功于潘则刚的工人身份。在鲁湾村,以村长鲁维山为代表的村干部起初认为,国家计生政策对工人家庭要求更为严格,不需要村里插手干预;而在林场,场领导则认为计划生育是女人的事情,从而疏于对男职工家庭的管理。

随着计生工作的深入,政策也在层层加码,开始提倡只生一个好,双职工家庭只允许生一个孩子,农村家庭则允许四年后可以生第二胎。面对严厉的政策压力,作为林场职工的潘则刚当然不可能安然自若,农村每个家庭都需要男性壮劳力,都需要养儿防老,政策理应有所偏向,这可以理解。工人则不同,吃国家粮票,工作环境轻松,计生政策对他们应该更加严格。

这一天,潘则刚上班刚到场门口,就见到一群人聚集在公告栏旁交头接耳。有人朝他讓道:“潘则刚,场里的计生名单出来了,快看看有没有你?”

他刚要朝人群中挤,却被一个人拦住了,那人笑嘻嘻道:“兄弟,不要看了,你也要挨骟了!”

潘则刚笑骂道:“姓刘的,你家孩子也不少,我若挨骟,你还能跑的掉吗?”

这个人叫刘志,也来自南方的同一个大城市。这林场有一二百号工人,大都是从城里分配来的年轻人,有的是托家带口过来的,也有单身过来的。有的嫌单身难熬,又娶不到城里的女子,就和附近的农村姑娘通婚。这样也好,他们就不必住简陋的单身宿舍了,可以到女方家安家落户,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刘志刚来林场不到一年,就熬不住寂寞与靠近双子镇的葛村姑娘谈上了恋爱,不久就结婚生子入赘到女方家。

刘志骂道:“这个国家怎么了?开天辟地头一遭,当官的没事干也要管人家裆子里的那点事了!”

两人正在发牢骚,就见林场负责政工的徐书记招呼人群进会议室开会。

在徐书记身旁,坐着一位依着考究的陌生人,徐书记介绍说,这是县里入驻我们林场的林同志。

林同志说,中国结束了一百多年的动乱,日子好过了,不再担心战争饥荒,像我们这样大男人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安心地过日子了。日子好过了,一个新问题就出来了,那就是人口增长速度过快。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估计几十年后地球上就人满为患了,站满了我们这两条腿的人类!没有了战乱和疫病这些外界因素对人口进行有效的控制,我们人类就要对目前的自身情况有个清醒的认识,要主动地对自己的生育行为进行有计划的调节。

人群一阵骚乱,徐书记拍了拍桌子示意大家静下来。他指着最活跃的刘志说,你站起来,想要说什么就大声说出来吧!

刘志没有在大场合发言的经验,他红着脸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别只针对我们这些普通工人,你们也要带起头来!”

徐书记严肃说,政策面前人人平等,我们林场领导班子已经决定:领导带头,科级干部一个月内要拿出节育证明,组长要二月之内拿出证明,普通工人期限是三月之内,如果到了期限没有行动的,无论什么身份,一律开除!

会议结束后,潘则刚愁眉苦脸地走了出来,而刘志却不以为然地骂道:“把拿这些屁话吓唬人,老子不是被你们吓大的!”

第二天潘则刚上班刚到场门口,就见刘志老远地跑过来,嬉皮笑脸地要摸他的胯下,“看你的两个球球还在不?”

潘则刚打开他的手,沉重地说:“你真的不在意工人身份吗?有多少人挤破头想当工人,你不想回城了?”

刘志道:“我才不在乎这鸟工作,天天被人管得死死的。哪有当老农民快活!”

潘则刚不语,他在乎这份工作,他想回城。昨天晚上,他将场里的通知告诉了妻子沈月娥,希望妻子能够将怀孕五个多月的孩子打掉并做绝育手术。

沈月娥不愿意,她摸着肚皮说,无论如何也要把我的画儿生出来。

潘则刚还想说什么,妻子绝决地回应道:“这事别再提了,再提我就跟你急!”说着转过身去,留给潘则刚一个背影。许久,就听到她抽泣的声音:“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是轻松,做完事情拍拍屁股就走人,却留下苦难让女人来承受!”

1

第十一回 层层加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