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四十回 重创之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回 重创之后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5/12 16:41:35

女人刚走出瓜棚,就见从拖拉机上跳下来七八个男女,其中两个壮汉手里各操着一根木棍朝瓜棚而来,另外几个人则打着手电筒分散到瓜田各处。

女人呆立在瓜棚前,吓得瑟瑟发抖。那两个壮汉走到她的面前,比划着木棍,其中一个人道:“大姐,不要怕,俺们口渴了,只是路过想过来借几个西瓜尝尝!你不反抗,俺们绝不会伤害你!”

女人惊恐地望着两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天下还有这样无耻的贼!茂昌在棚里听到了动静,他又慌张又愤怒,于是拿起一把锄头出了瓜棚,循着声音盲目地狂砸过去。

两个壮汉轻巧地躲过了茂昌的攻击,其中一人抬起一脚正踢中他的小腹。锄头咣当一声落下,茂昌闷声地仰面摔倒在地上。两个壮汉叫嚣着围攻过来,骂道:“老东西,看来你骨头痒痒了,那老子今天就给你松松骨!”

茂昌生病多年,早已不是以前那高大健壮的身板,现在他虽然四十岁刚出点头,却缩瘪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以前的方头大脸变成了现在布满老年斑、布满皱纹的核桃小脸,疾病已经将以前健壮如大老犍的一个人折磨得面目全非。病弱的韦茂昌哪里是两名壮汉的对手,他无力地躺在地上,任由他们欺辱。

见男人挨打,茂昌女人这才清醒过来,她冲过去护在丈夫的身旁,凄声祈求道:“大兄弟,他有病,他是个瞎子,你们不能这样打他啊!放过他吧,地里的瓜任由你们摘好了!”

一名壮汉用木棒在茂昌眼前晃了一下,见茂昌的确没有反应,于是惊讶地叫道:“他真是个瞎子!”

另外一个同伙恶狠狠对茂昌道:“老瞎子,瞧刚才你那个凶样,俺真想一棍子打死你!不过,还是这位大姐识时务,看在她的面子上,俺们就不与你计较了!”

女人连滚带爬地将茂昌拖到了瓜棚里,茂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还想往外面冲。女人紧紧地拉着他不放,流着眼泪劝道:“就你那个瘦胳膊病腿的,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啊!你若是有三长两短的,俺韦家这老的老、小的小,咋活人啊?”

瓜地里那些贼男女们快活了,他们分散到各处,随心所欲地挑捡着西瓜,嬉笑声此起彼伏,这个人叫道:“我看到个大的,足有十四五斤!”

一会儿,另外一个人又尖叫道:“妈呀,我这个比你那个还大,一定能超过二十斤!”

这群贼唧唧喳喳地说笑个没完,好像在自家菜园子里摘菜一般轻松自在。有个小头头看不下去了,催促道:“伙计们,你们还以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呢?此地不宜久留,免得夜长梦多,抓紧多摘几个瓜,赶快撤退!”

他们摘了一个又一个西瓜,抬了一筐又一筐,很快将拖拉机车厢装满了。于是,西瓜地里这群贼们便聚集到了大路上,准备上车离开。那个贼头目朝瓜棚边值守的两名壮汉喊道:“两位兄弟,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快撤!”

听到此话,一名壮汉提着棍棒便朝拖拉机的方向小跑而去。另一名壮汉则慢条斯理地站在瓜棚前,对里面的茂昌夫妇厚颜无耻地高声道:“大姐,谢谢你们!有了这些瓜,俺们终于可以解渴了!”

听到拖拉机突突的声音渐渐远去,女人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站起来对茂昌道:“孩他爸,俺到村里喊人去,把那群挨千刀的追回来送官!”

茂昌耷拉着脑袋,颓然地倚靠在床头道:“算了吧,哪里能追回来啊!俺们命中注定有这一劫,是躲不过去的!”

夫妇俩在焦灼和梦魇中度过这个难挨的夜晚,第二天早上,女人搀扶着茂昌在瓜地里走了一圈,查看情况。这时的瓜地一片狼藉,那些大瓜、好瓜已被贼人摘了去,只留下一些看不上眼的小瓜;大部分的瓜秧也被那些人踩坏,翻卷起茎叶,好是一片萧条!

茂昌哀叹了一声,推开女人搀扶的手,径直蹒跚着走向瓜棚。女人紧跟在后面,道:“俺回去做早饭,过一会儿带过来给你吃!”

茂昌却拦住她,道:“这瓜地还用着看守吗,俺和你一同回家!吃完饭后,你和二错就把瓜棚拆了,将所有的东西拉回家吧!”

“拆了?难道今年的瓜季就这样白瞎了?”女人有些诧异。

茂昌叹着气道:“不白瞎了,又能咋的?老天爷不开眼啊!”

女人眼泪马上又下来了,她咬牙切齿道:“这帮遭天杀的偷瓜贼,有钱人家不去偷,偏偏偷俺这等米下锅的人家!今年算是颗粒无收,以后的日子咋熬啊!”

女人扶着茂昌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家,茂昌早饭没有吃就躺到了床上。女人和闺女二错吃完后则来到了瓜地,将瓜地里拆下来的各种物资拉回家。来到家后已近中午,于是茂昌女人让二错一人卸车,自己则来到锅屋和小脚奶奶一起忙活着做饭。

茂昌又没有吃午饭,女人哭丧着脸将没有动筷子的满满一碗饭端回了锅屋。小脚奶奶叫状,也叹起气来,道:“儿子的脾气娘最了解,他一辈子要强,哪能咽下这口气啊!”

到了傍晚,茂昌还是没有胃口。女人刚要将饭碗端走,小脚奶奶进来了,大声斥责儿子道:“你活了大半辈子了,咋还这样不懂事?与外人怄气,气坏了却是自己的身子,值得吗?”

无论自己年龄有多大,茂昌在母亲面前一直表现为一个乖巧的孩子,望着母亲的满脸怒气,茂昌只好答应道:“娘,干嘛发这么大火,俺现在吃饭还不行吗?”

茂昌勉强地扒了两口饭,却干呕起来,他一脸痛苦地将饭碗放到了桌子上。待有所平复之时,女人端起碗,要去喂他,茂昌无力地摇了摇,虚弱地闭上了眼睛。

婆媳俩退回了锅屋,茂昌女人心事重重道:“上次陪他看病时,医生就告诉俺别乱花钱了,让他在家好好休养!娘,俺说句不吉利的话,茂昌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小脚奶奶听罢却火了,骂道:“你说的这是啥话?俺儿子也是你男人,你是在咒他死呢!”

茂昌女人忙解释道:“娘,听俺说,俺不是那个意思……”

小脚奶奶却越说越气愤,嗓门也就高了起来。茂昌女人心里本来很憋闷,现在挨了婆婆这一顿奚落就落下了眼泪,她抽泣着辩解道:“娘,他是俺男人,俺当然希望他好!可是看他这情形……”

婆媳俩不再说话,都呜呜噎噎起来。二错是个多愁善感的姑娘,她走进屋时见母亲和奶奶哭泣,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站在一旁陪着她们掉眼泪。

茂昌女人正在伤心发呆的时候,随着一阵小孩喧嚣打闹声,一个黑物从窗口飞了过来。女人慌忙躲闪,那东西从她头边飞过重重地砸在灶头,随后反弹落到离锅门几尺的地面。

茂昌女人睁开迷离的泪眼,才看清这是一只臭布鞋,右脚的。女人知道这是闺女三改的鞋,是自己年前亲手纳底做的,现在这鞋面前部已经被大脚趾冲破个洞,鞋跟侧部也要磨通了。家穷没办法,能有的穿就不错了,从新鞋穿上脚就没有脱下来洗过,直到破的挂不上脚了,才能等来下一双新鞋。

一定是三改和康康又在一起打架了!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啊,年少不知愁滋味,你们哪里知道韦家即将产生的变故,你们亲爱的父亲也许不久以后将离开俺们而去了!

茂昌女人走到门前,却见儿子康康惊慌失措地从草垛方向跑过了来。他气喘吁吁地扑到母亲的身边,躲到她后面死死地抱住母亲的双腿。

女人试图将他拉到前面,康康却不肯, 他急得直咽吐沫:“ 三姐她,她……”

这时候,三改跟着冲过来,边跑边骂道:“康康你这个狗,狗东西,快还我褂子!”

三改跑到母亲的面前,愣了片刻就伸手去拉扯后面的弟弟。女人一手护着儿子,一手去驱赶三改,她阴着脸责备道:“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就不知道护着弟弟一点!”

三改却执拗着继续去捉弟弟,并结结巴巴辩解道:“你看这个,我就,就只有一件像样的褂子,却被他撕成了这样!”

女人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三改,却见她上衣左袖子已被撕去了一大圈,袖边还飘荡着一缕布条,甚是狼狈。女人没有训斥儿子,而是责问三改道:“康康一向都很乖,他不会无理由去这样做。快说说,都发生了啥事?”

三改道:“俺,俺想帮他捉虱子,他不肯!”

茂昌女人感觉更奇怪了,道:“不愿意就罢了,他也不至于去撕你褂子?”

“不同意,哪行?把他按倒后,俺,俺就骑在他身上帮他捉,他头发里的虱子可真多!”

茂昌女人听罢不禁怒火中烧,于是就打了三改一个耳光,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咋能这样么,俺都舍不得碰他一下!”

三改生性倔强,眼泪在眼眶中来回打转,硬是没有掉下来,只是偷偷地用恨恨的眼光看着母亲。她知道,韦家已是几代单传,无论有理无理,母亲肯定会偏向这个独种儿子的。

0

第四十回 重创之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