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子湖恋歌>第五十七回 牲口也欺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回 牲口也欺生

小说:双子湖恋歌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9/8/5 15:10:53

  看到别人家地里使用上了化肥,茂昌女人的心就有些活了,她也想借钱买二袋试试。不料,婆婆对出现的新事物却一时接受不了,婆媳两人没有达成统一意见。婆婆说,这关系到全家人明年一年的口粮问题,不宜冒险。俺们不如先看看别人家的化肥使用效果如何,来年再用也不迟。

韦家的苞谷收割工作还在继续,看到周围的农田已经长出了青青的麦苗,茂昌女人心急如焚。如果种得太晚,在霜冻之前麦苗还没有出齐,那来年的丰产一点指望都没有了。茂昌女人嘴里起了燎泡,喝点水嘴巴也要疼上半天,她已经累得有些麻木,但还是顽强地坚持着。终于在一天早晨,她砍倒了自家地里最后一棵苞谷,这宣告着韦家的秋收工作终于完成了!

秋收的完成就等于秋忙工作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要准备秋种了。拖着倦乏的身体回到了家,茂昌女人匆匆地扒了两口饭,便和婆婆商量起耕种的事情。小脚奶奶道:“改她妈,不要愁,子俊大侄子要来帮俺们种麦子,说好了今天上午有空,隔会儿他就会过来套牲口下地!”

“那感情好!”茂昌女人兴奋了起来,“他帮俺家干活,俺们也不能亏待人家,俺让二错现在就去镇上打酒买菜,中午好招待他!”

茂昌女人出门去喊闺女二错,二错听说耕种问题有了着落也很高兴,于是去到邻居家借了辆自行车便欢快地朝镇上骑去。

婆媳俩收拾好碗筷,便静等李子俊的到来。可是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还不见李子俊的身影,茂昌女人显得很焦急,便在门前来回地踱起了脚步。小脚奶奶对儿媳道:“子俊一向说话算话,应该不会耍俺们。他有可能遇到事情耽搁了,不然你过去看看吧!”

茂昌女人便匆匆地向外走,不料刚走了几步,她却停住了,转脸有些难为情道:“娘,还是你去吧,俺不想看他媳妇那张嘴脸!”

小脚奶奶叹了口气说声好,便前往李家。李子俊果然不在家,媳妇说他出去办了点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子俊媳妇安慰道:“干娘,他答应你老人家的事应该会做到的,你就放心回去等等吧!”

小脚奶奶虽然心中有些失落,还是千恩百谢了一番,然后回家等待。婆媳俩等到了十点多,还不见李子俊的到来,于是媳妇又催婆婆过去看看。子俊媳妇见韦家又来催了,就有些抱歉道:“他一定遇到啥麻烦,就耽搁了一会!这个死鬼,做事咋这样磨蹭,回来俺一定骂骂他!”

小脚奶奶忙劝解道:“你可千万别骂他,为了俺家的事闹得你两口子不合,那才不值!再说了,子俊这孩子不是撒谎的人,他一定遇到啥事情了!”

眼看就到午饭时间了,小脚奶奶让媳妇将好酒好菜准备上,她要请李子俊过来吃饭。茂昌女人却没有动,有些气恼道:“娘,别瞎费功夫了,你这次还是白去,根本请不来他!他们两口子明摆着是唱双簧耍咱们玩呢,压根底就是没打算来帮俺们!”

“你这是说啥话呢?俺是看着子俊长大的,他不可能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小脚奶奶有些愠怒,她不再搭理媳妇,甩手出了门又前往李家。

子俊媳妇听说韦家要请男人吃饭,忙摆手道:“不用了!一点活没干,就到你家吃一顿,那算啥回事啊?干娘你放心,子俊答应帮你家耕种,他就一定会做到!活他一定会干的,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坐在母亲身旁的李家三小子文豪也解释道:“奶奶,你放心,俺爸应该很快就回来!上午,他到学校找俺,说他会晚点回家,中午留点饭,就不要等他一起吃了!”

小脚奶奶又一次失望而归,茂昌女人见状便有些得意道:“看看,是被俺言中了吧?他们李家就根本没打算帮俺们!”

小脚奶奶有些迟疑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可是子俊这孩子还不至于这样无聊,要耍弄俺这个老太婆。再等等看吧!”

吃过午饭,太阳已经偏了西,茂昌终于沉不住气了,她让闺女二错去李家拉牲口套犁。小脚奶奶很奇怪地问:“改她妈,你演的这是哪出戏啊,子俊没回来,难道你去耕地不成?”

茂昌女人不以为然道:“俺咋的啦,是比男人少了支胳膊,还是少了一条腿?俺就不信,男人能做的事俺就做不成!”

子俊媳妇见二改前来牵牲口也很惊讶,问:“你家请到人耕种了?”

二错答道:“哪里啊,俺妈逞能,她想自己去干!”

牵来牲口,二错往牲口身上套上鞍具,而茂昌女人则搬来犁和耙放到拖车上,一切准备停当后母女俩就出发了。女人驾牲口耕地,这在鲁湾村开天辟地以来还是首次,很快路边便围上来不少爱看热闹的村民。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跟在母女俩的身后,而爱嚼舌头的妇人们则在离路边不远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朝她俩笑。

路边的一棵大树下,两个老头正坐在石桌旁下棋,见母女俩赶着牲口迎面走过来,一位老头站了起来,将几颗棋子扔到了桌子上,惊呼道:“老伙计快看,不得了了,女人也能下田耕地了!”

另外一个老头也好奇地站起来伸长了脖子朝大路上看,他对同伴道:“看来这天要变了,母鸡打鸣,女人耕地,这并不是啥好事!”

母女俩从家门口出来,起初她们还低着头有些难为情,听到村邻种种议论后,她们的思想反而放开了。两个老头的谈话,母女俩听得清清楚楚,她们并不介意,在经过石桌旁时,两人故意将头抬得高高的,竟然还一边赶着牲口一边说笑起来。

来到了自家地头,茂昌女人将犁具从拖车上搬下,便开始了耕种。二错牵着牲口走在前面,而茂昌女人则一手扶犁一手扬鞭走在后面,二人对耕地都没有经验,她们努力学着印象中男人们耕地的样子去做。

印象中,耕地对男人们来说并不啥重活。他们悠闲地甩起响鞭哼起了号子,有的老汉烟瘾大甚至嘴里还含着烟枪,时不时地美美地抽上两口。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根本看不出劳苦的痕迹,那模样甚至有些慵懒。可是看着容易,真正做起来,母女俩这才发现,这样简单的劳作对她们来说简直就是痛苦的折磨!

首先说说牲口,在男人们的面前,它们都是温顺的动物。可是,今天却不同了,两头牲口也欺生似的对她们爱理不理,按照各种的步调行进。李家的大老犍性格沉稳,但显得速度有些缓慢;自家骡子脾气却有些急躁,一会儿用力往前冲,一会儿又拖了后退。

二错走在牲口前面,手里紧紧地握着两根缰绳,努力去控制平衡。可是她的力气还是小了些,俨然成了舞台上不受自己支配的跳梁小丑,任由牲口推着她忽快忽慢地向前行进。

茂昌女人的境况也不好过,起初她左手扶犁右手扬鞭,觉得挺惬意的,她想她也做得跟男人们一样好,可以谈笑间将这二亩多地耕完。可是走了几步后,她就发现情况不妙了!

这扶犁并不是简单的工作,必须把握好入犁深度,这地才能耕得又快又好,茂昌女人是耕地新手,根本控制不好这个度。起初犁口入土太深,牲口拉起来很吃力,她扬起鞭子催促牲口,一鞭下去便在自家骡子背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绺子。骡子受到了惊吓,便向前冲了出去,而旁边的大老犍还是不紧不慢地按照自己步调迈蹄前行,犁具受力不均,便在地上划出蜿蜒的耕线。

才耕了二圈地,母女俩已累得气喘吁吁。两头牲口目前的状态差别很大,大老犍依然健步前行,而骡子的忍耐力小,开始拖起了后腿。茂昌女人又扬起手朝两头牲口各抽了一鞭子,大老犍挨了一鞭子显得很隐忍,只是吭哧吭哧地迈腿前行,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而骡子挨了一鞭子则躁动起来,它往前猛冲了一阵子后,便停下来龇牙咧嘴地仰头长鸣起来。

走在前头的二错根本控制不了牲口前行的节奏,只得随牲口狂奔起来。茂昌女人努力地扶犁,不让它失去平衡。可是一阵狂奔之后,随着骡子的突然止步长鸣,那手中的犁具再也不听茂昌女人使唤了,犁刃划出了土面,在惯性的作用下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就听骡子一声惨叫,那犁具便从骡子一侧后踢擦过,呼啸着落了地。

骡子的后踢颤抖不已,母女这才惊慌中清醒过来。看着骡子一只后踢流出了鲜血,茂昌女人的眼泪马上就下来了,这是韦家最重要的财产啊,如果它有三长两短,这以后咋去耕地啊!

闺女二错头脑还算清醒,她走到骡子的身后仔细查看,发现骡腿子只是擦破了些皮,于是高兴地喊道:“俺妈,别哭了!骡子没事,没伤到筋骨!”

茂昌女人这才停止了哭泣,来到闺女身旁,仔细查看,果然如此,骡子没事!她不由地对骡子骂道:“”它娘的,你咋这样娇气!你以为,装成了伤员,俺们就可以放过你,你就可以偷懒了?没门!”

娘俩重整了一下阵容,又开始了耕地。耕了一圈后,二错走在前面,隐隐地听到后面传来嘤嘤的啜泣声,就问道:“俺妈,你咋又哭了?”

茂昌女人答道:“俺想到了伤心处,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俺的命咋这样惨啊?俺在娘家做姑娘时,追求俺的男人也不少,可俺千挑万选,咋就选中你爸这个病鬼子了呢?他一蹬腿走了,自己算是解脱了!家中老的老小、小的小,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让俺一个妇道人家咋去挑啊?……”

二错是个心肠很软的女孩子,听到母亲的一番哭诉后也陪着流起泪来。母女就这样赶着牲口一路哭叹,一路走走停停,她们被两头牲口折磨得十分狼狈。在这生产方式还很原始的年代,完全靠力气吃饭,家中没有了男人,女人的处境是何等得苦啊!

由于泪水的作用,茂昌女人的眼睛渐渐地有些模糊了。正在她泪眼婆娑之际,突然一双温厚的大手扶住她手中的犁把,一个男人粗浑的声音道:“弟妹,你到地头歇息去吧,让俺来干!”

0

第五十七回 牲口也欺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