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的后妈>第四十四章 虎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虎穴

小说:我的后妈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5/15 17:19:26

我和马克很诧异,花花原来是陈素素易容的女子。马克此时用手拉住素素,拥她到他的胸前,问“你怎么混进山海斋?你来,伯父怎么办?”素素嘘的一声,将左手食指放嘴边,“小声点,马克”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位女子推门进来。素素迅速跑到我的包房,对着包房的镜子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还原花花的面孔。素素挥着手,要我配合,回到粉嫩的声线,问着:“尊贵的客人,感觉如何啊?”

我配合她回应:“舒服极了!”马克敲着我的包房,“注意,你们别刺激我啊。”马克被进来的姑娘按倒,“尊贵的客人,听他们舒服,不如我给你服务!”

姑娘二话不说,推他上床,并自我介绍说,“我叫珍珍,论手法,我比花花资深,在山海斋是个管家,她毛丫头,昨天才来,怎么舒服会轮到他们身上呢?”马克惦记的不是舒服,而是素素,但他故意要拖延时间,不得不顺着珍珍的意,乖乖地躺在床上,珍珍想为他宽衣解带,马克急了,“嗨,嗨,嗨,慢!先不解!”

马克阻止她的手,珍珍的手臂软绵,她不急,挑起身上一条手帕,在他面前不停扇动着,先是娇柔细语,问道:“舒服要趁时哟,过了这村没了这店,这是免费服务!”

马克嘿嘿笑了二声,姑娘随即给他按摩,没一会,马克没声音,我和素素竖起耳根听出不对劲,珍珍把帕子铺到马克的脸上,并发出低声的冷笑,我们悄悄比划,素素抽着鼻子说:“味道?”伸出脚尖拉近距离在我耳畔呢哝,“你闻到了吗?我以为马克晕过去了!”

我要起身,素素一把拦住我,“朝伟,慢着,她们有阴谋,山海斋似乎觉察有外人闯入,应当在试马克的耐韧性,珍珍用了迷药。

  这个时候,我们又听到悉悉索索捆绑马克的声音,过后珍珍高声传来:“尊贵的客人,你的极致服务时间到了,你会喜欢的,推油解乏,筋络舒爽,你喜欢吗?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乱动的男人,嗯?”

  珍珍突然间隔地喊,“花花,你死了吗,怎么服侍你的客人?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和素素情急一动,为了不露破绽,素素马上对我说,“尊贵的客人,要不你先来个淋浴?”我去放了水龙头,让她听到水流声,大概我们相互配合演得太有穿透力,珍珍有段时间不问了,马克在昏迷中苏醒,发现被五花大辫绑着,责问,“你为什么绑我?为什么?”

  珍珍轻佻地怂眼,在他身边来回走动,嗲声嗲气回道:“我们服务内容之一,尊贵的客人,不喜欢吗?这是极致服务!你将在整个活筋络骨中享受前所未有的本管家的服务!”

“不喜欢!把我松绑。”马克试图用手臂的力量解脱,但毫无效果,他全身绵软无力。

珍珍发出哈哈笑。

  “你会喜欢的!”珍珍拔出随身带的一根小毛鞭往马克身上抽去,下了几鞭后,珍珍俯下身,装作关心的样子,“我是这里的大姐大,山海斋,我是管家,没有人能抵抗我的服务,特殊贵客的天价房才有!别人想要我还不给他呢”马克忍着痛,最开始狂嚎了几声。

素素在争分夺秒易容回花花,我备觉时间过得漫长,她只差一小步,就要还原成花花的容貌。珍珍大概咬了一口马克,马克整个人弹起来啊了一声,珍珍问:“壁立千仞、疑是银河落九天;对我的下联啊。”马克大喊:“我不懂!我不懂歌赋表达啊!”珍珍不怒不愤,抬起他下巴问“不懂你来旅游干嘛呢?你不是很喜欢自然风光吗?我告诉你,怎么对,有容乃大、天生一个仙人洞,炎黄景致,你观不尽;华夏文明,博古通今、寓意深远,你明白吗?别在山海斋给我捣乱!”

 我心想这小妞真有绝招。马克被绑得四肢不伸,疼的、痒的全都使出来了,叫道:我只是来旅游的,放过我吧!“但珍珍意犹未尽。

  素素易容好,闯到马克的包房,见马克象砧板的肉,珍珍气焰高涨,她便故装镇定,问道:“珍姐,小妹我可没见这等特殊服务,是不是我要替姐姐代劳?”珍珍指示她,“你真聪明,花花,你实习好机会到了,将来就是我的得力助手,让你好好服侍,就给你尊贵的客人赐上最后的享福吧”珍珍走时,抛下一瓶药水,讲:一会给客人身上涂抹去,说完转身离去,门咣得一声响。

我上前把房门栓死,来到马克包房,马克背上无痕迹,珍珍手法了的,不过,那几鞭下去,把他痛得抽搐了一张苦瓜脸,眉头紧锁,素素解开马克的死结,马克吸了一口:“山海斋的管家真狠呐!”

珍珍退去后,我们问素素为什么会有这种服务,花花说,“这完全征对特殊身份的客人征对特殊的服务,在山海斋迷药泛滥被查时期,整个山上我认为是珍珍使出的名为极致的服务,实为对客人甄别身份最佳的效果的一种试验,一般的人是顶不住的,使鞭下去伤不了人却疼痛难忍,珍珍身为山海斋的管家,不能不防每一位她必须查明身份的特殊客人啊!”

我问,“为什么我没有被怀疑呢?”

素素回,“根据身份显示,马克第一次入住,你是陪同的朋友,珍珍一定在特殊时期有她的特别用意,估计是盯上马克了,然后再杀鸡骇猴”

我又问,“素素你怎么潜入山海斋?”

  素素把马克的身体翻过来,马克朝天仰立,素素挨着他,拿出刚才那瓶药水给他抹上,放松后的马克慢慢睡下去。在这个过程中,素素告诉了身入山海斋的事由,

  她说,“在我叔母生病期间,我就一直担忧父亲的安危,她病一好,我从国外马上回到海江市,盘山水头的麻醉药,以及后面马克跟我交待的霍家村青龙帮闹事,我深感父亲无论在海江市和霍家县建校对他都不利,这和民间流传的迷药有很大的关联,迷药到了山海斋却没有答案,我物色一个搭档,第一次在山海斋的饭宴上,我了解山海斋需要一些女子接待外国游客,要求能流利说中、英双语,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是作家兼业余演员,父母都是海外华人,从小出生国外,我请她来海江市,她非常乐意,认为这一行,她将会得到收获,她不仅拒绝我的帮请费用;还自掏腰包跟我深入虎穴。”

  素素从手提袋掏出一支烟,点燃坐下,她的衣襟呈V形露开,略隐略现见到她丰盈身形,她吸一口,喷出烟雾,空气散发一抹丝丝缕缕的香味。

  “我的朋友,她叫珊珊,和我混进山海斋,同样做得出色,已经受到大姐大珍珍的垂青。”

  素素是个有脑识的女人,我佩服她精灵行动,并关心问,“昨天你才进来,业务怎么就那么快上手?”

  “朝伟,告诉你吧,我们学习能力强,跟工人进企业,新人只要照着上头主管吩咐,灵活机动,流程多记多练很快熟悉,而且本来他们在人才培育上有个这方面的欠缺,我们的到来让珍珍很兴奋。”素素附在我耳旁,“我还教珍珍英语,她这人喜欢被讨好,我就容易被她得到重视。”

  “因此她乐意放下鞭子让你去学习,也是重视培育新管家?”素素无不得意,手指拿捏香烟,进入到角色,她蓬松的长卷发按层次垂到胸前,魅惑迷人,那血红的嘴唇时闭时开,当一股轻烟从她口出轻灵喷出,我能闻到馥郁的烟丝香薰,她坐在我的面前,几分迷人,这也是她在山海斋的身份角色。

  素素明眸中荡着秋波望我,我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我此刻将她想像成海媚,素素的举手投足无时不透出我的第一任妻子的身影。

  “我分神了。”我这么说。

“对,你分神了,朝伟,但你在山海斋,你来一定有你来的原因”素素回答把我拉回现实。她激动抓住我的手,“朝伟,无论如何,我感谢你陪着马克,你还记着运动衫吗?”素素笑着。“是的,我记的,那好象就是给我订做的。”素素回道:“马克的。

我望着她,素素有时浮出天真的笑容,要不是保护陈俨仁,她在海江市何苦要努力扮演好几种女人的角色,任何一个女人这时候在家应该陪着父亲,做个乖乖的女人又有几多得好!

  我问道:“陈先生知道你来吗?”素素摇摇头,“当天父亲知道我和马克的关系忿然怒起,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朝伟,如果是你,该怎么解决他们间的矛盾呢?”

  我承认,素素所面对的问题与我多年以前面对父亲和慕云的关系特别类似,多年前,我不断打击慕云而让父亲退出,但是根本不可能,慕云接受家中保姆的位置,而仍然继续照顾我的父亲;我的父亲突然向我宣布婚礼,当时并不能理解。

  我把这件事告诉给素素,素素认为我的后妈慕云不易,她说,“慕云和马克极其相似,我父亲毫无人情阻止我和马克,特像当年的你,阻止你妈和你爸成为可恨的二狼神。”素素的比喻非常恰巧。

  “是的,直到发生许多事,才会明白其中的真谛,你可以叫你的朋友姗姗写一本关于慕云的故事,她是一位传奇女神!”

  素素笑了,她说,“朝伟是对的,因此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我爱马克,父亲拒绝,我尽可能争取对马克爱的保留权,我与他爱得真诚、坦荡,我不忌讳在你面前表达我和他粗犷而热烈的爱情,虽然父亲中意的是你!”

  素素无不害羞,率真,她从不掩饰什么,我欣赏她,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担心陈俨仁,如今的局势对他不利,如果稍微疏忽,破坏分子就有可能将矛头指向他,并且同时迫害到身承弟子的慕云,我希望素素和她父亲早日和解。

素素回答,“爸爸应该对我通融一点,慕云说得对,爱情观和婚姻观时时与时俱进,她毕竟理解我们,所以你和她才可能相互坦言,换作我父亲,他要更长时间改变他自身,跟着传统的更新一齐进步!”

事实上,陈俨仁大部时间在国外生活,这些年国内的日新月异变化,他也看到了,同时他希望现代年青人在承前启后中华优良传统文化的同时,应和新时代的步伐紧贴前行,这是他的愿望,素素和我,都是80后的青年,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求学各在东西方,心却同朝着东方,怀抱热烈的希冀,载着梦想,载着国富民强的复兴之梦勇往冲去。

我想像马克是幸福的,他还在酣睡,素素蹑手蹑脚猫腰过去,与此同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0

第四十四章 虎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