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的后妈>第四十六章 险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险恶

小说:我的后妈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5/17 9:44:26

花花在刘百劳面前演出壮烈的义举,珍珍很感动,哪一个黄毛丫头和花花相比?一时之下,她把花花当成心腹。

  她和肖剑窃窃私语,“我看这二个丫头不仅双语能说,还非常顾全大局,保护我们的声誉,要不留在我们办公室?”

  肖剑扫了花花和姗姗一眼,他点点头,赞同珍珍的合理安排。花花和姗姗以她们勇敢的胆识,和漂亮的外表,在短短时间内取得对方赏识打入山海斋总部。

  肖剑要不是会珍珍,他极少去山海斋。他住在滨海名居最早开发的别墅过着一人的生活,早期赚到钱,但怎么发家,别人都以为他开了山海斋,生意火爆到买豪宅。

  迷药究竟与他有没有关系?那是我和马克都最想得到的消息。

  就在刘百劳突击后的第三天的黎明,花花暗中察访到一个惊人的秘密。

  黑夜前的山林,花花在职工宿舍,怎么也睡不着。她想,三天过去了,山海斋除了中午晚上吃饭的人多得熙熙攘攘,其它时间特别宁静,看似笼罩在山林的山海斋象沉睡的女山神,美丽却有点忧伤。

  花花沿着小径在走,呼吸着山野的清新空气,将一天下来的劳累和不眠都随冰凉的山风吹走,在山海斋易容卧底没有收获,她叹气;她发来信息给我们看,想必好强的人此番有点调侃和撒娇:“身在山中的黎明,不知道是素素还是花花,隐隐现现,那种感觉特别明显,雾气把我打湿,我以为走在家乡门前那条幽静的小道上,和马克约会,想你的感觉真好。”

  马克回复,“宝贝,你说出我的全部心声。我和你一样想你,并深爱着你。”

  一句感性的回复对素素足够,马克从中发自内心肺腑,即说明素素得到他的心,冒再大的险,她都无畏。

  她回道:“马克,我也爱你,但是,现在我必须停止和你交谈,远处我看到一束灯光,还听到暗低的交谈声。”

  我们停了和素素的交流。素素向前,巡光小心察看,我们不得不佩服她有着惊人的勇气。她跟猫一样跳跃,没有一点声响。在离她远来越近的灯光下,素素看到三个人,他们提着足够亮的灯具,还有三只手抓着打着电筒的一个人,二腿踹着他,素素以最佳的视觉却发现被踹的男人有点面熟,尔后她听到粗暴的声音传来,其中一个说,“肖剑,老大告诉你,别动他的女人,还警告你,迷药给他堵好,要是出了什么事,被公安端了,这个捅出的窟窿要拿你去补。”

  肖剑两手护着身子,喝道:“我和你们老大的债务早划清,去告诉你们老大,珍珍爱的是我,我他妈不干得了,全部钱归他。别将什么漏子都归在我这里,迷药往我身上加,暗中想把我的餐饮旅馆搞臭。”

  “赫赫,上了贼船,你以为容易下吗,老大叫我们来送话,场子你就别来了,免得你害了我们兄弟,另外,赫赫,叫珍珍马上跟我们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珍珍是我!”肖剑扯住一个人的衣裳,被来者狠狠猛踢。

  珍珍睡在花花隔壁的一间木板房内,收拾得非常干净,里面还有肖剑的衣服、他珍爱的表、汽车模型,花花去过,她形容,“住着女人的闺房,充裕男性的气息。””珍珍那时很娇媚地回答,“都是他珍爱的,特意留给我做纪念。”有男人爱是很幸福的事。

  花花不得多想,听到拳头和脚踢如雨落下,肖剑被打得趴下地,狠猛的打手蹑手蹑脚哪管那么多,往珍珍睡房鬼祟地窜去。

  花花小心翼翼躲过他们的视线,接着她听到珍珍房间剧烈的猛击声,随后看到珍珍打门,穿着睡衣的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被三个粗暴的男人抬出门,珍珍惊惧万分,象被宰的猪一下嗷嗷叫,身体被向下提着,挣扎坠立、抖动着。

  为了制止她有可能发出的惊喊叫声引起人们注意,一个男子用劲掩住她的嘴,一个男子捏住她的喉;另一个后面抬着二腿,花花看到珍珍没有平时威严,瞪大的眼睛骇人地流着泪。

  天,冷,而凉,风大,这下就跟夜半被山狼偷走的肉,可怜肖剑被打得四肢无力,眼睁睁看着珍珍被抬上一辆车子,车子开动的那刻,珍珍还在车上大喊,“肖剑。。肖剑。。”

  回忆这段,花花在电话哭泣起来。也许她想得太多,爱得生离死别,情景触目惊心,花花在短信中道:“马克,看到珍珍,我捕捉到自己未来的视野,我害怕有一天,我象珍珍一样被分离。”

  马克劝道:“素素乐观点,没有人把我们分开,我随你一起和坏人斗争到底。你爱你的父亲,我不阻止你;我爱你,勿庸置疑!”

  肖剑一大早,被花花的一个电话打到120而送到医院。肖剑重伤没上班,花花被安排先休息。花花睡到中午,醒来还是忘不了珍珍与她说肖剑的甜蜜,在宿舍卫生间洗着脸,泪水哗哗而下。但为了探底的任务,花花接着赶去医院看望肖剑。

  肖剑有支肋骨被打断,身上多处出现瘀血,脑袋正常,交流也正常。他打着点滴,静静望着天花板,医院没有其它人,只有花花。

  胸部被打了石膏,用于固定新装的骨头。传说中的老大先出轻手,警告他,如若再犯,估计命也殃及。

  肖剑觉得江湖险恶,知心无几。他悲凉地向花花诉说,他一个人,真正生活上关心的人只有珍珍,三年前的一天,赵海凡带着珍珍来到山海斋,要给她一个职位。

  “当时,我知道珍珍是赵海凡的女人,我和珍珍对眼那刻,我相信我俩都想为对方守候一生。慢慢接触,我喜欢的人就是珍珍,珍珍有几次表示她喜欢我,赵海凡发现却阻止我们。”

  “赵海凡是谁?”

  “一个公子哥,原市长赵光的儿子。我现在彻底跟他决裂,他以为这次能逃出狱,想大闹天宫,没门。”

  最后他喃喃自语,“你想错了,彻底想错了。赵海凡,你的软肋不是用珍珍,是触犯法律的底线。”

  他见花花认真在听,继续回到正常的交流:“珍珍她想与我有个孩子,赵海凡不愿意,他以为我上了她的女人是天大的罪,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翻脸,每来山海斋见一次珍珍,就要残酷地粗暴打她一次”

  “为什么不报案呢?”

  “我们本就是走在边缘的人,踏在钢丝上,报案等于自投罗网”

  “珍珍为什么不跟赵海凡断交?”

  “她断不了,被赵海凡控制。她表面看起来是个很强大的女人,她需要被爱。你知道么,被爱。被爱才有幸福。”花花赞同。

  “在赵海凡身上得不到,在我身上,她感到赵海凡施加的压力。我认为她的命不是我们的,表面她是一个强悍的女人,整个被分成二块,心是我的,身是赵海凡的,你觉得身心两地的女人,命运如何?”

  他们的谈话仅于止。

  对于肖剑,那是悲剧。失爱的男人犹同秋天的落叶,飘飘洒洒落下枯黄,一阵秋风吹得它们四散飞舞。肖剑收到一个短信,“珍珍上床太倔,服药自尽。”肖剑翻过身,避开花花的视线。

  花花形容:“肖剑这一哭,哭了满床是泪。”

0

第四十六章 险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