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的后妈>第六十二章 你争我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二章 你争我夺

小说:我的后妈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8/17 9:16:24

手术后一个半小时,伤者醒过来。苏醒伤者叫王层喜,他醒来发现在医院,想咬舌自杀,被细心的慕云及时劝阻:“哪怕你生命还有一丝尚存,善良,你应该继续保持;罪恶,你该揭发。”王层喜眼光呆滞冷漠。他怎么觉得自己象在天堂,或者脑里的画面还停留飘荡在水中,而他可能还在寻找救命稻草,所幸他识水性,但是在海上,还是被无情的海水推飘到下游。

“在我的意识里,我**伤的腿很疼痛,泡在水中丝丝凉凉的麻弊,我的眼睛被脸上流下的鲜血模糊看不见,尽管如此,我努力使身体平衡,处于悬浮状态,脸可以朝上,少了泡在水里的锯齿般的疼痛。”

元旦晚上王层喜被赵海凡和九头狼叫聚一起喝酒,喝完为钱起纷争。在海江市的旧城区一个偌大的靠近海边的破旧轮胎厂,由于该楼属于拆迁地块,墙头被大毛笔写上巨大的拆字,字的外围还被圆圈包笼,形成醒目的一则警语。

元旦期间,百姓都朝新区逛街、购物、做生意,留着老街那些破落要拆迁的房子蛛结丝网。

赵海凡承诺九头狼和王层喜一同进退,但王层喜是阎子光的人,他按照阎子光的做法需拿到他该要的奖赏。赵海凡不给,两人口舌生非起来。赵海凡土匪装扮,身上随时别有一根细利的长鞭。

王层喜知晓赵海凡的脾气,他是一个无赖,纯粹口头上说了不算。面对赵海凡和九头狼,得知一对二,他没有占利,三人要动手打起来,他肯定是输败于赵海凡。 “我们三人身上别有枪,要论输赢,我一定输很很惨。”王层喜说。

王层喜当时要告退,赵海凡没有给他退路,冲着浓熏的酒意,抓住王层喜的衣领,“告诉你,小王,海江市我的地盘。别不吃敬酒吃罚酒,等风头过后,我少不了亏待你。”

王层喜想,“亏待我?我为阎子光办事,他承诺我办一件事得多少赏金,压根底下我怎么成了你的走狗呢?”

“在想什么呢?不服是吗?不服我大哥是吗?”九头狼在旁边嚎叫拍马屁,对他推推搡搡。

王层喜觉跟吞了一口苍蝇令他恶心,阎子光一个区区县长都不敢拿他怎么想,反而他落入“牢中”,行动自由被赵海凡和他的走狗九头狼缚住身心,欺**骂。

九头狼指着他的面罩,恶狼狼地说,“你的眼神使什么囧,在我大哥面前装什么酷,别留着一双眼睛,一张狗嘴,没人认识?你不就叫着王层喜吗?我大哥手头有你的资料,论身板,你与我大哥比个球啊!”

王层喜被九头狼一揪一推,很是怒火中烧,他想,“九头狼,你不也是跟我一样是条委屈乞怜的一条狗,好歹我还和阎县长平起平坐,你,妈的,就是黑帮团伙一条可怜的傀儡。”

九头狼逞着赵海凡的气势,眼见王层喜傲气不发声,欲把他的黑面罩扯下来,王层喜一气之下,拨下别在腰间的手枪顶着九头狼的额头,“你要再敢动,小心枪子不走眼”

九头狼吓得嗷嗷叫,原喝啤酒肚胀化成的一堆尿差点要从裤裆漏下来,被顶后,俯下身体,九头狼看大势不妙喊救命。此时,身生恨意的赵海凡踹出一脚,把身板纤瘦的王层喜踢翻扑地,嘴里啐出一口唾液,耸着两肩,“我告诉过你,海江市是我的地盘,谁敢在面前动土。”喳,喳,喳”赵海凡使出一把枪,拉动几下,掉出二颗子弹,“奶奶的,我堂堂一个老大不任用你,你吃什么?我们有苦同当,有福同享。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闹事,你还得看我一张脸,惹得我老生气,你知道我的厉害。”

王层喜被推一跤,手上的枪被弹出去,被九头狼捡住,这时的他蹲下身,枪口子压在王层喜的脸上“小子,纵归你是神枪手,我要扣动板机,你就一命呼呜。”

王层喜被左右夹攻动弹不得,面罩还是被九头狼硬扯下来, “哈哈,我到底要看看你长什么三头六臂,有种你在我大哥面前装酷?”

九头狼吹了吹手中王层喜的枪,想到先前差点被顶得尿裤子,王进喜杀过二个人,他要多杀一个九头狼,倘若被抓,莫不就是个死罪,这时九头狼得利了,反而逞凶起来,用大脚板踩住王层喜的腹部,向他吼道“在我大哥面前称大,你算个蒜,向我大哥要分钱。”

九头狼又蹲下身,一只手用枪抵住王层喜的腹部,一手把面套塞回他的裤袋,然后解开他的皮带,拉下裤链,被扯开一边,王进喜露出一条红内裤,九头狼垂涎王层喜白皙纤瘦的大腿,干笑二声,对着赵海凡又冷笑:“嘿嘿,大哥,那家伙,怎么是男身女骨啊。”

九头狼狠劲地往王层喜腿上咬了一口,把王层喜咬得弹跳坐立起来,王层喜此时有被羞辱的感觉,一手揽住他的头,不堪羞辱,说:“九头狼,你别欺人太甚,你要再动手,我们同归于尽。”

赵海凡突见王层喜转败为胜,他举出手中的枪,喝道:“王层喜,放下你手中的枪。”

王层喜冷漠地回对:“我手中的枪放下可以,你必须把我那份给我,而且一分不少给我,否则他的命。。。”

赵海凡一听他又扯钱,火冒三丈,叭得开一枪,从九头狼的头发穿过,擦过王进喜的手臂。

九头狼吓得哇哇大叫,王层喜惊吓了一会,待枪声久久平静下去,发现自己的一条腿被赵海凡踩住,踩得腱要断裂,皮带胡弄被扣上,两腿的裤管被撸到大腿根部,赵海凡狗急跳墙地说:“王层喜,你要再跟我瞎弄,我到底有你好受的!”赵海凡此时青筋暴凸。

九头狼拿下赵海凡的皮鞭,往王层喜脸上狠抽。赵海凡抢过来,道:“踩住,抽人还没学会,仅会打砸和吃饭,凭头插一把空枪来吓噱人,有啥料本事,看爷爷我的厉害!”

赵海凡很享受抽人的过程,妄笑几声,脸上的肌肉抽动着,每鞭一下,舌头卷曲,硬把王层喜抽得血肉模糊。

接着赵海凡往他嘴上拌酒倒下一包什么东西。王层喜回忆:“那东西尝起来迷迭香味,我一会昏过去,脑里隐约听到赵海凡和九头狼醉酒的喊声。

王层喜回忆“其实那种香我早接触过,最好的办法是有解药,我的上衣暗缝随时装有甘草,我另外一只手被扣在石柱上,还有一只手能够掏出甘草,他们没有发现。”

“这样,一直到半夜。夜风从掀倒杂乱的残垣中灌进,我蜷起裸露的两条腿,冷得直打格。”

他们喝酒,我听到他们的断断续续传来的谈话,离被鞭的地方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大哥,这小子倔强,不如灭了他。”

赵海凡酒色熏红脸庞,“我大爷的现在日子不好过,王层喜这小子不跟我合作,尽给我生出是非,你想想看,九头狼,我大爷怎么从牢里出来?前头外头拉拢人,还有就是靠这好东西逃脱,自由多好,你享受过吗?自由,大爷我又有山珍海味,有好酒好肉,我这人没有阎子光好(hao)女人。”赵海凡干笑一声,“他窝囊就是拜倒在女人裙下,败倒了整片江山。”

赵海凡抽根烟,继续和九头狼刀刀啷啷:“所以钱多有什么用,命要先保,懂了没有?”

“大哥,可是王层喜这家伙死不回改,你看他的臭德性,根本不把你大哥放在眼里。要不,我来帮你解决?”

赵海凡一阵窃喜,但仍脸色平静,心里却阴险地问,“怎么解决?”九头狼私下耳语一番。

过没一会,王层喜被解下手铐,被赵海凡用布蒙住眼睛,嘴上被贴一块胶皮,被赵海凡用枪顶着趁着黑色的夜,绕小道去了海滩。

王层喜被推到海里前,还被赵海凡身上的匕首插上一刀,除了身上各种卡及所有的现金都被九头狼拿去,他一分都没有得到要拿的奖赏。

“大哥,过几天他的尸体要被找到,公安顶多认为他被谋财害命,而且他枪杀过人,身上塞上了他的面具,不死才怪。你就放心吧,这小子不淹死我用命抵着。”

赵海凡想,只要再捱一天,联系渡船一到,就能逃之夭夭到国外,从此过上无拘无束的日子,但他压根没想到,从宫殿一出来,他再也没有回到过去的太平日子,和法律相抗衡,必将身毁人亡。

(更多精彩在后)

0

第六十二章 你争我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