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猫步煞>第二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小说:猫步煞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19/1/25 9:30:24

袁青腾这几天魂不附体,坐立不安,他知道狐狸尾巴藏不住了。这些年他的事业风生水起,赚的钱盆满钵满。纺织业红火的时候,他搞房地产没有少赚钱。产能过剩,金融危机,古庙村一片萧条,老板们面临着转产升级,苦于资金紧张。银行停止放贷,青藤又看到商机。他找到彪子。

“新来几个小妞,一个比一个漂亮,找个没**的小姐玩玩。”彪子见青藤鬼鬼祟祟溜进娱乐中心,他想攀住这个财神爷,主动向他推荐。

“淹缸里泡出的咸菜,有不酸的?你这里的小姐,哪一个不是**。我玩的妞都是正宗原装货。”青藤对小妞不感兴趣。

他以招秘书为名,红秀把初出道的漂亮小妞,源源不断送进他的公司,玩够了再换一个。青藤说她最懂男人的心。红秀说,姐懂你的心。青藤为表感谢,加倍付费。他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后花园,青藤想采什么样的花都有,还需要来娱乐中心消费吗。

“那些小妞没调教,不经厨子手一股脏腥味。咱这里小妞玩起来够味。”彪子挑逗他的兴趣。

青藤把彪子拉近办公室,反手将门销上。

“啥事?鬼鬼祟祟。”彪子问。

“想不想做大生意,发大财?”

“哪个嫌钱戳手,做梦都想,只是没那个本事。”彪子叫苦连天。“娱乐中心表面轰轰烈烈,不来钱。加上警察三天两头找茬,一些老主户惊吓不敢来了。”

“实体经济下滑,古庙村一片萧条,大的商机来了。”

“你在说笑话吧,老板手里没钱,工人下岗,各行各业都是死气沉沉,哪来的商机?”彪子懵懵懂懂。

“办实体等于坐在火山口,一旦走上道没有后退路,只能勇往直前。开弓没有回头箭。资金链断裂,也得逆水行舟,否则死路一条。”青藤提示。“银行收紧,贷款无门,你说这些老板咋办?”

彪子顿时醒悟。

“地下钱庄是救命稻草。”彪子自言自语。“俺手里没闲钱呀。”

“我有,我当老板,你在台前放钱,利息五分到六分。”青藤一字一句慢悠悠说。

“成,你在幕后当老板,俺在幕前放钱收钱,赚高利。”彪子愿意合作。“把青龙收进当打手。”

“红秀当媒子,拉顾客。”

紧锣密鼓,没几天地下钱庄开张经营。

地下钱庄,那个钱生钱,来得真容易。生意面越做越广,不光老板借,私人也借。赌场那些赌客,口袋钱输光,输红了眼向彪子借高利贷。就连嫖客现钱不凑手,也借起高利债。

古庙村人只知道彪子放高利债,殊不知幕后真正的老板是袁青腾。

袁青腾路过红秀的中介所,红秀正靠在门前嗑着瓜子,青藤直接走入。

“最近生意这么冷清?闲的都嗑起瓜子。”他问。

“纺织厂关的关停的停,有一多半不生产了,哪里还需要招工。”她叫苦。

“我是说,到彪子哪儿的借钱的人也不多。”他纠正。“生产不景气,银行收缩银根,老板们手头都缺钱,你可以多介绍几个客户去彪子哪儿借钱,中介人也得一份。”

“那缺德的生意,俺不想做了,做长了断子绝后,生小孩都不长**。”

“咋了?”

“黄毛失踪,警方开始调查。”她故弄玄虚。“前不久,邬警官专程来一趟,追查黄毛的情况。他大概也参与彪子地下钱庄,翻案了,引起警方注意。前车之鉴,俺还能不问头青蛋肿往刺窝里钻,要钱不要命了。赶紧收住,金盆洗手。”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青藤听后心里泛泡。黄毛是知情者,一旦落入警方。他就要全盘翻船,这一生可能都要在监狱中度过。青藤酝酿更恶毒的计划。

警方开始紧锣密鼓部署抓捕行动,高峰通知一中队有紧急任务,队员们晚饭后早早来会议室集结。午夜后高队长简短动员,要队员们丢下手机登上警车,由他带路开往古庙村。老蔫邬桐和何所长在村头等候,老蔫把绘制方位图交给高峰,分三路包抄盛世娱乐中心。老蔫邬桐带领数名警员,从正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进到中心的大门,叫开门卫冲进去。

娱乐中心正在高峰期,一批少男少女在歌舞厅尽情的狂欢。牛娃迎出来,说彪子青龙在山洞里设置赌局。警察们不动声色,有牛娃带领穿行地道,堵住山洞的前后出口。全国各地的赌徒赌棍正在你死我活的拼杀,以致警察冲进山洞全然不知。彪子警觉,发现情况不妙大喊警察来了,顺手拉下总闸。山洞瞬间漆黑一片,赌徒们如惊慌兔子四处逃窜。苦于山洞蔽塞没有出口,互相冲撞倾轧鬼哭狼叫。老蔫打开手电,一束强烈的光源,照射到彪子身影。彪子推到数人,踩在倒地人身上仓慌脱逃,老蔫上前一把捽住他的衣襟。彪子转身给老蔫一拳,老蔫没松手。彪子掏出匕首朝着腰部猛扎。老蔫唉吆一声倒在血泊中。后面队员飞起一脚,把彪子踢到,戴上手铐。

邬桐抱起老蔫:“师傅坚持,你要坚持呀。”奔向警车。赶到镇医院,由于流血过多,光荣殉职。

邬桐接到内线电话,袁青藤在白玫瑰歌舞厅潇洒,午夜之后这里呈现**,青藤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摇摇晃晃来到吧台。

“来两杯人头马。”青藤打个响指,调酒师马上过来。

“不,我不喝酒来杯蓝精灵饮料。”小女孩嗲兮兮说。

青藤亲吻一口。

“我最喜欢看你醉酒的神态。”他把调好的酒送到她的嘴边。“喝一点,正宗的原装货,国内很难喝到。”

小女孩咂一口。

“味道醇厚,但冲人。”

“傻瓜,就要这个效果。”青藤把女孩拦在怀里,在她脸蛋捏一把。

女孩拉住她的手。

“喝酒没意思,跳舞。”

迪斯科音乐响起,青藤拥着女孩正要走进舞池。一个马仔慌慌张张跑来,对青藤耳语一番,青藤脸色陡变把女孩推开,仓皇离开舞厅。

神秘电话告知邬桐,袁青藤驾车离开古庙村,上高速公路。

邬桐回电:“密切监视,随时报告。”

禄口机场候机楼,二十四小时灯火辉煌,乘客们进进出出熙熙攘攘。

临晨,大厅广播响起。

“先生们女士们,324次班机的乘客,请做好准备,马上开始检票。”

乘客们自动站成一条长队,不一会检票员安检员开始工作。乘客检票完毕,工作人员准备关闭通道,一位乘客飞快跑来,气喘吁吁。工作人员不满瞪他一眼。

“乘机不能早点吗。”

“对不起,急事耽误一会。”

邬桐从旁边闪出。

“先生,请摘下墨镜。”

乘客顺从摘下墨镜。

“这不是袁青藤先生吗,一早乘机去那儿?”

袁青藤转身想跑,邬桐一把拽住他的衣襟,侦察员张明给他戴上手铐。

审讯室里,邬桐坐在审讯桌前,张明记录。

“明人不必细说,请你交代犯罪的经过。”

青藤坐在木椅上,双手被铁环锁住。

“你们非法拘禁公民,我抗议,向富有正义感的人民控告你们。”青藤有些激动,几次起身都被铁环绊住。

“你所作所为一本明白账,我们没有铁的证据,不会把你请到这里。党的政策,你比谁都明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邬桐走到青藤身旁,轻声细语说。“老实交代你哥袁青树怎么死的,还有和彪子青龙勾结一起,私设地下钱庄放高利贷,坑害古庙村的老板们。”

“你诬陷好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不会接受无须有的罪名。”青藤歇斯底里。

“还要我一一点明吗,负隅顽抗死路一条。”邬桐留给他一线机会。

青藤要根烟,慢慢抽起沉默不语。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不愿说,我可以代替。”邬桐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古庙村人大办纺织厂,你另辟蹊径搞起房地产。那些年纺织厂赚的盆满钵满,你也没有少赚钱。后来纺织业下滑走下坡路,你的房地产依然火旺。冰火两重天,你看到另一条发财的机会,伙同彪子青龙合办地下钱庄,坑害哪些急需用钱的老板们。袁青树遭到工人围困拘禁,走投无路找到你,希望同胞弟弟帮忙,搭帮一把。可你认为发财的机会到了,转弯抹角哄骗哥哥向彪子借二十万高利贷。工人打发了,他也醒悟,这笔高利贷无法偿还。他再次找到你,能否看在亲兄弟的份上,借钱给他先把高利贷还上。他在娱乐中心找到你,看见你正在与彪子谈事,顿时明白原来是一伙,联手坑蒙拐骗。作为亲哥哥的青树严厉教训你,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也敢做。你知道事情败露,青树一定会告知蔺老席。席叔定会将你赶出古庙村,于是萌生谋杀的念头。你是高智商的人,既要谋杀哥哥,还要不留下任何证据。苦思冥想,在青树常走的小道上做了手脚。你不便亲自动手,安排小混混黄毛,午夜在石块下动手脚,中间垫上一块狗头石,形成跷跷板效应。青树随你如愿,现场明显呈现,死者不慎失足溺水身亡的假象,村里所有的人无需置疑。你为自己的高明手段庆幸。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彪子私设的探头,将黄毛作案的过程拍摄下来,尽管是模糊的背影,刑侦素描专家依然勾勒出他的画像,黄毛进入警察的视野。你从红秀那里听到警察辑拿黄毛,害怕事情败露,采取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把黄毛骗到你的私密处,吸毒过多中毒昏迷。你将黄毛系上石头,投入库闸深河里……”

“编吧,继续往下编。今天我才知道,警察不光是侦探高手,而且还是编故事的高手。”袁青藤不屑一顾,讥笑几声。“侦破案件,需要铁的证据。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你说我谋杀青树,请拿出证据。”

“你是王八吃秤砣铁石心,不愿坦白交代。”邬桐击掌两下,黄毛从旁门走出。

青藤扭头看见,以为眼花叠影,摇摇头眨眨眼,没看错,的确是黄毛。惊叫:“你是人还是鬼,你不是死了吗!”

黄毛冷笑几声:“人死了照样可以死而复生。因为恶魔没有得到惩罚,阎王不会让一个知情者无辜死去,让恶魔逃脱法网。”

黄毛狂笑,笑的青藤毛骨悚然。

“你不是被我亲手投进库闸沉入水中,怎么会活呢?”青藤吓得浑身颤抖。

“别忘了,你心里有鬼手慌脚乱,捆缚我的绳索没那么牢固,垂钓人救了我的性命。你所做的一切,俺都向警方交代了。”

黄毛又是呵呵冷笑。

青藤顿时耷拉头。

“我说,我交代,我罪不可赦死有余辜。”

邬桐带上鲜花和四样果品,外带一条烟,来到蔫叔的墓碑前,祭品摆好,毕恭毕敬三鞠躬。

“师傅好走,跟随你一年,胜过十年书,你的睿智和胆略我会继承弘扬。你知道袁青藤是高智商的罪犯,拿不到铁的证据,他不会认罪。陷阱定律,只能靠推理演算,循序渐进抽丝剥笋。但是,很难找到证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的以假乱真戏法,果然降服袁青腾。黄毛的弟弟,破解咱们的难题。”

邬桐去黄毛家乡调查,得知黄毛还有个双胞胎的弟弟,两人一模一样难以辩分,向蔫叔汇报,蔫叔说此人以后有用处,必要时可以偷梁换柱,使用变戏法以假乱真。审讯袁青腾他使用上了,果然奏效。

生姜还是老的辣,实践出真知,他敬佩蔫叔。

0

第二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