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猫步煞>第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小说:猫步煞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19/1/25 18:19:16

老蔫办事像看书一样,总是把精彩部分留在最后。5·20调查与案件有关的人轮回一遍,这才找到翠喜。翠喜刚把午餐最后一波客人送走,老蔫卡着时间走进翠喜酒店。

“这一阵子没见你,跑哪去了?”翠喜笑盈盈迎接。“是吃饭还是喝茶。”

“5·20缠手,甩不了也丢不掉。成天像无头苍蝇到处转。”老蔫做出吃过饭的手势。

砂钵老瓮沏壶茶端来。

“你不来棋瘾没法过,急的手痒痒。”

“和电脑下呀。”老蔫说。

“十下十输,没劲。”砂钵老瓮说

“你在糟鄙我呀。”老蔫瞪他一眼。

“咱两水平不差上下,玩的开心。”砂钵老瓮咧嘴笑笑。

这桩惹热眼的婚姻,村里人羡慕的咂舌。你想一个又老又丑老男人,且又四肢不全,走路麻雀子似的蹦跶摇晃不稳,像个上大下小的瓮器。娶个如花似玉的年轻漂亮媳妇。村里的男人垂涎三尺。瞅一眼三个晚上睡不好觉,鹅毛撩心热血沸腾。胆大讨债鬼,会情不自禁摸到他家窗下听房。老瓮有意咳嗽几声。讨债鬼不怕。你搂着仙女受用,咱听听不行?老瓮急的没法找警察。老蔫给那些人警告,日子才平静。

有素养的人,谈心时问老瓮:“使用啥手段,把媳妇骗到手。”

老瓮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螃蟹有三道拐弯子路。”

天机不可透露。

多事的婆娘们,有意接近翠喜套话:“当初你咋能看中老瓮?”

翠喜差点流眼泪,她说:“用谎话骗俺上当。”

原来保媒人把他家说的天花乱坠,国家干部,有权有势,还保证能让她找到工作。翠喜来看了,一切满意,就是男孩子年龄大些还有残疾。她看重吃官粮,拿公家钱。结过婚方知上当。老翁的父亲农村代销点主任,老瓮代销点售货员。一朵鲜花插进牛粪里,生米做成熟饭。企业改革,翠喜趁着浪头,把供销社几间公房霸占,开起小餐馆。后来交几个钱买下,再有钱了翻盖三层酒楼。

老娘们问:“嫁老瓮憋屈吗?”

翠喜说:“阴阳两重天,各有各的好处,进门当家不受谁的气。”

讨债鬼问:“风吹跌跟头的男人能用吗?”

翠喜说:“眼瞎了,孩子没看见。”

讨债鬼说:“不像爹不像娘,像年画上的公众娃。”

翠喜说:“杂种不杂姓,看哪龟孙子敢来认。”

自讨没趣。

翠喜有本事,和村里的老板混的熟,调情逗乐荤素具来。

和青树关系本来就近,介绍媳妇柳丫,走得更亲热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长话短说,你想了解哪些情况?”翠喜解下围裙,在老蔫面前坐下,对老瓮使使眼色,叫他去后厨照应。

村里百十家纺织厂的客户招待,翠喜酒楼独家承办,那生意有多大?旺季时一天二三十桌。翠喜聘请四个大师傅手艺精湛,十几个服务员个个养眼。客户们嘴里品着美味佳肴,眼里看着蜂飞蝶舞。来古庙村做生意成为一种享受。

有人替她算过账,年收入不次于万锭棉纺厂。

翠喜说:“全靠老板们照顾。”

缺德鬼说:“有钱了再生个公众娃?”

翠喜跟风上:“有这个打算,排队去看表现。”

翠喜坐下,为老蔫倒杯茶。

“聊聊青树。”老蔫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青树你知道的,是我说情席叔收下。有这种关系,他把我当姐看。长大成人媳妇又是我介绍的,亲上加亲无话不说犹如一家。”

席叔委托翠喜给青树介绍对象,柳丫登门请翠喜说门好婆家。男邀女请只需牵线搭桥,一句话撮合双方见面相识。翠喜以为大功告成无需再问,只顾忙她的生意。一月两月不听动静,回娘家那天,恰巧碰着柳丫。

“你和青树的事咋样?”她随口问一句。

“等着男方回话呢。”柳丫如实说。

“你真是老实到家了,天上不会掉馅饼,好婆家哪有坐享其成。你要挣你要抢,主动上门献殷勤。”翠喜教导她。

柳丫想想也是。好老母鸡不会到四牌楼,送上门的都是烂桃子。她梳洗打扮一番,主动去找青树。敲开青树新盖的小庭院,开门的竟是一个胖丫头。

“你找谁?”她问。

“青树在家吗?”她也问。

青树从堂屋出来。

“你来了。”他羞涩难堪。对胖丫头说。“没你的事了,回家吧。”

“她是谁?”柳丫问。

“邻居家的,串门。”青树边说,边拿出茶食招待。“这阵子棉纺厂忙,没时间顾那事。”

青树先下手为强。

“面见了,情况也介绍,你不长不团咋不给回音?”柳丫嗔怪。

“种庄稼一季子,娶媳妇一辈子。婚姻大事急不得。”青树慢吞吞说。

“是骡子是马不溜溜咋知道,你没回话俺也不好登门。这次来还是翠喜姐催的。”柳丫红脸说。

两人有一句搭一句不冷不热干坐着。青树手机不停响,都是厂子里事,柳丫坐不住起身告辞。

她没回自己村,而是折身走进翠喜酒楼。

“见着青树了。”翠喜问。

“见着了,形同路人冷漠得很。”柳丫高中毕业自持清高。

“把你当祖宗供着?”翠喜看不惯。“刚接触怎么亲热,摸你吻你那不成活流氓。”

“他家待个胖丫头,有说有笑。俺去立马变脸,比六月天变得还快。”柳丫如实说。

“有情况。”翠喜第六神经敏感。“肯定是邻居傻妹,当初咋没看出呢,这回遭大孽了。”

翠喜巴掌拍的啪啪响。

停顿片刻咬咬牙跺下脚。

“告诉姐,你是真心想嫁他,还是模棱两可?”

“这样的好人家,俺嫁他这辈子福分。”柳丫果断说。

“既然看中了,华山一条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啥意思?”

“女人那点小招数还不会,不择手段让他上勾,生米提前做成熟饭。”

柳丫茅塞顿开。

柳丫去镇上美容美发,又买套出色的时装,打扮漂漂亮亮走进青树家。她不再羞涩,像个主妇似的熟络料理家务。太阳偏西,青树催她走。

她说:“想省顿饭咋的。”

“俺晚上要加班。”

“俺有双手不会烧煮,做好等着你。”

青树下班,柳丫没回去,而且做出几样菜,她静静地坐在饭桌旁等候。一股热流涌上心头,他激动兴奋有媳妇真好。

“天天都这样忙吗?”柳丫重新系上围裙,把饭菜热了。“钱要挣身子要注意。”

“要这样一直忙下去,咱厂还要扩錠。”青树高兴,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十年陈酿。“今年收入不错,陪我喝一杯。”

柳丫拿出两只酒杯,打开酒瓶倒满。

“争取双喜临门。”柳丫端起酒杯碰响,一双黑亮的眼含情脉脉望着他。

青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哪双喜?”他问

“呆瓜,这还不知道。”柳丫盯他一眼。“新媳妇进门。”

“不忙,等几年钱赚足再说。”青树钻进钱眼。

“媳妇进门不影响你赚钱,多个人给你打下手。”

“结婚就有娃,两头忙没精力。”

青树对结婚不急,柳丫心里犯嘀咕。他一定在想念那个胖丫头,喜姐过来的人有经验,疑迟黄花菜会凉了。

“喝酒喝酒,不谈不高兴的事。”柳丫急转话题,劝青树喝酒。

柳丫平时不喝酒,担心喝不来。酒杯端起一杯酒下肚不但不犯胃,而且品出酒香味。酒瓶里秏去大半,青树喝高微醉,她似喝水一点感觉没有。喜姐的话在她耳边响起:“女人那点小招数还不会。”她会,胆小皮薄不敢做。酒壯色情胆,柳丫陡的气壮了,她躺进青树的怀里。

“俺想,……想早点结婚,伺候你。”她亲他吻他嗲声嗲气撩逗。

青树第一次接触女人,浓郁的香水熏的他,七情六欲迅速膨胀……

柳丫成功了。他把这事告诉翠喜。

“趁热打铁不可松懈。”翠喜传授秘笈。

下面的事好办了,柳丫说怀孕,催着结婚,一纸证书终身搞定。

“罪孽呀,好了柳丫,傻妹遭罪。”翠喜忏悔。

傻妹痴情青树,远亲不如近邻。一有闲空来青树家照应。自柳丫横插一杠,青树感情的砝码彻底倒向一边。

“傻妹,以后别来了。”

“为啥?”

“翠喜姐给我讲房媳妇。”

傻妹傻眼,两只皮锤在青树身上捶打。

“俺对你一片真情,难道不明白吗,你完全可以回绝。”傻妹痛哭流涕。

青树知错。

“我不是人,对不起妹妹。”

“咱们青梅竹马从小在一块长大,俺喜欢你,你也像妹妹爱护俺。”傻妹哭着说。“俺虽然不漂亮,俺有力气能干活。俺愿意终身陪伴你,伺候一辈子。”

“别说了,一切都迟了,这辈子做不了夫妻,只有来生。”

“为什么?”

“她怀孕。”

青树结婚不久,傻妹主动嫁给王老师。

“老瓮数落我干一件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的孽事。生生拆散一桩好姻缘。”翠喜后悔莫及。“两个新家组成,青树和傻妹关系和好如初走的亲近。柳丫吃醋。我骂她,收敛吧,睁只眼闭只眼。你错在前,抢夺人家的男友。你为正她为邪,你是明媒正娶,她偷偷摸摸上不了台面。”

经翠喜说道,柳丫胸怀开阔。不但不吃醋,反而主动接触傻妹。时不时邀请傻妹来家玩,走的像亲姐妹。两人闺蜜亲热,青树的心情稍微抹平。柳丫还有意让出机会。

“你不是外人,哪说哪了。这话应该烂在肚里的。”翠喜鬼鬼祟祟说。“王老师痨病鬼子,根本不管用,孩子是青树的。傻妹亲口告诉我。我做柳丫的工作,一月让出两晚弥补以前的过错。”

“三人和睦相处原来是你在作祟。”老蔫指指她。

“你不是破案,我不会说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王老师可怜。”翠喜一再交代。

“你说这些情况,很有帮助。他们原来还有这种关系。”老蔫感谢她对自己的信任。弄清来龙去脉,两人落水有依据好推理。

“一人落水一人相救,结果两人溺亡。”老蔫说出自己判断。

“不存在殉情,更不可能两人陷害。”翠喜肯定。

老蔫点点头,排除法消除两种可能。

0

第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