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二十章 准备迁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准备迁走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3 19:59:36

李梦凯走后,吕晓华立即拨通了张劲良的电话。

张劲良今年正好三十周岁。他十八岁那年参军入伍,服役五年后,退伍返乡。劲松劝他继续服役。他说,现在山里正在开发,回去正是时候。可怀揣着家乡梦的劲松回到村里却不得志,于是在同年战友的帮助下,去县城做起了建材生意。此后,每次见到劲松和晓华,劲良都觉得不好意思。而且或许因为忙于生意,也很少能见到劲良。

晓华没想到李梦凯会如此看重劲良。在她心里,劲良总是那个阳刚但羞涩的模样。

“嫂子,你好。”电话里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

“劲良,三叔三婶都好吧?”吕晓华问。

“好着呢,就是还想回村里去。”

“肯定的,山里的空气多好。你今天忙吗?”

“还行,不算太忙,嫂子,有事吗?”

“有事,需要你回村里一趟。”

“怎么了,是家里出事了吗?”劲良有些着急了。

“哦,不,不,是村里的事。”

吕晓华赶紧告诉劲良自己已到村里工作,狗爷犯错误了,让他回来参加党员大会。

没想到,劲良更急了:“嫂子,你干嘛啊,你干嘛到村里当第一**?”

“没办法,是你哥让我来的。”吕晓华开了一个玩笑。

“我哥疯了啊?”

“看把你急的。”吕晓华笑了:“你哥怎么能指挥动我,是市委张**点名让我来的。”

“啊,招凤山村又出名了,连市委**都惊动了。”

“别说没用的,两点之前赶回来,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呢。”

“是,嫂子,我也有事找知了呢。我这就把公司的事处理一下,两点之前向你报到。”

中午一点四十,劲良开着越野车回到了招凤山村。他没把车开进村里,虽然车的地盘高刚好能通过。

他抬手看看表,戴上墨镜,接着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村委会。

路遇的村民给他打招呼:“呦,这不是大老板么,回来了?”

他使劲笑笑,挥挥手,又低头往回走。来到居委会,他一闪身进了大门,才摘下墨镜。

方璇恰好从瞌睡中醒来,她睁着惺忪的眼,看见了劲良。劲良一米八二的个头,一身休闲装包裹着的身体强壮但一点不胖,黝黑的皮肤,帅气的脸蛋,一头寸发显得仍有二十岁左右的刚劲。方璇不由惊叫了一声:“妈呀,真酷!”

“什么真酷?”胡建方抬头向外看时,门被推开了,劲良一步跨了进来。

胡建方知道方璇说谁了,不高兴地问:“你谁啊?来了怎么不敲门?”

“哦,对不起,我叫劲良。”张劲良摘下墨镜,抱歉地举举手:“你们是工作组的吧?”

“嗯,有事啊?”胡建方冷冷地问。

“注意态度!”方璇说了胡建方一句,又冲劲良笑笑:“原来你就是劲良啊,快请坐,我们头儿马上回来。”

劲良没坐。他手拿着墨镜环绕着中间的会议桌,像领导似的看着墙上挂着的各种图纸。

“喝水吗?”方璇悄声地问。

“哦,不,谢谢。”劲良摆摆手,问:“旅游区把大羊山也规划进来了?”

“是啊,上面也已批复了。”方璇说。

“有眼光,这是哪位领导想出来的?”

“你这是表扬呢还是表扬呢?”方璇俏皮地问。

“哦,呵呵,我就已平头百姓,可不敢表扬领导。”劲良微笑着说。

吕晓华走了进来:“劲良,远远地看着就是你,再一抬头,你就没影了。”

“哈哈,乾坤大挪移。”胡建方干笑了两声。

劲良笑笑:“嫂子,找我啥事?”

吕晓华拿着手绢删了删因出汗而微红的脸,说:“那就在这里聊吧,这两位是我们工作组的同事——”

“我叫方璇。”方璇抢先回答。

“人家问你了吗?”胡建方不高兴地说:“我叫胡建方。”

“两位领导好。”劲良又笑笑。

吕晓华看看墙上的图纸,说:“有什么感触?”

“嘿嘿,嫂子,你让我说假话还是真话?”

“那你先说假的再说真的?”

“好,假话就是——”劲良歪着头,看着旅游区规划图说:“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前景,真话就是,这或许仍是睡时香甜醒来却又无比酸楚的梦。”

“这么对你嫂子还有我们工作组没信心?”吕晓华问。

“我是对村里人没信心。”劲良说。

“那你说说为什么?”吕晓华问。

“嫂子,您这是明知故问哪,哈哈。”劲良不想聊这个话题了:“嫂子,你找我有事,就是因为这个?”

“那还给你聊什么,你以为给你介绍对象?”吕晓华笑着说。

“那咱打住吧。”劲良问:“我哥该升正团了吧?”

“那哪有准啊。”吕晓华说:“坐下,我现在就像跟你聊聊村里的事。”

“行吧,你是嫂子,你说了算。”劲良笑呵呵地挨着桌子坐下:“我洗耳恭听。”

“好,那我也不绕弯子了。”吕晓华坐在劲良对过,说:“马向北不可能再担任支部**了,还有可能会被**,我是说有可能。”

“早就该这样了。”劲良将眼镜放在桌子上。

“现在村支书空出来了。上午,乡党委李**推荐了你。”吕晓华看着劲良说。

“我明白了嫂子,”劲良趴在桌子上,看着吕晓华说:“那是你觉得咱家牺牲的还不够吗?”

“咱家牺牲什么了?”吕晓华问。

劲良歪头苦笑一声,又扭脸看着吕晓华,说:“我的大嫂啊,您这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来了,当着工作组组长和第一**,我的知了二哥,干着村主任,难道您还想让我这个三弟陪着你们受苦受难吗?”

“你这咋说话呢,什么叫受苦受难?”胡建方不满地说。

尽量回头,看着电脑前的胡建方,笑着说:“哎呦,兄弟,我来这儿没五分钟,你就不阴不阳地怼我三回了,你我素昧平生无冤无仇,你干嘛说话总带刺啊?”

“不是我说话带刺,劲良同志,你看你说的话,符合一名党员的标准吗?”胡建方毫不相让。

劲良笑了:“哎呦,我说兄弟哎,你将来真是干大领导的材料,我呢,的确是一名党员,可我连户口都想迁走了,组织关系还能继续落在这里吗?”

“怎么,你要把户口迁走?”吕晓华惊讶地问。

“是啊,我这次回来,捎带着让知了给我开一份迁户用的证明。”劲良歪头笑着说。

“劲良,”吕晓华盯着劲良说:“我是认真的,真的希望你能回来接任支部**。”

“嫂子,我不像认真的吗?”劲良说:“如果我回来接任支部**,我想你的工作更难开展。”

吕晓华想了想,说:“好吧,这好像真是个问题。但我希望你先不要迁走户口,等两年再说。”

“你侄儿马上就上幼儿园了。”劲良说。

“这是问题吗,对你来说。”吕晓华说:“我怕你现在把户口迁走了,两年后在后悔也迁不回来了。”

“嫂子,您啥时候学会开玩笑了。”劲良说:“不过,如果真有后悔的那一天,那我也情愿。”

“那干嘛要后悔呢?”吕晓华微笑着说:“为了防止你后悔,我会通知知了,不给你开迁户证明。”

“那我去告他。”劲良笑着说。

“去啊,哥哥哎,开完会你就去。”胡建华咧着嘴说:“我们正愁没人告他呢。”

劲良看看胡建方,又回头看看吕晓华,似笑非笑地问:“什么情况啊?”

“没什么情况啊。”吕晓华笑着眨了眨眼睛。

劲良已经猜出七八分。他笑了:“还一年呢。”

谁都没有再接他的话。方璇和胡建方各忙自己的事。吕晓华看看手表:“时间快到了。劲良,还有一个问题,需要你提供建议,咱们村下一位党员发展对象,你认为谁最合适?”

“王小麦。”劲良不假思索地说:“他有头脑还善良正直,不过,恐怕他也想把户口迁到县城了。”

吕晓华低头看着桌子上堆着的材料,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党员陆续来到石屋。两点半,李梦凯准时到来了。

0

第二十章 准备迁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