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二十一章 四个老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四个老人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4 9:05:53

许久没召开党员大会了。这次大会对党员们来说,又是那么的严肃。就连山爷脸上也紧绷着。

李梦凯先讲了马向北问题的严重性,又领着党员学习一边纪律处分规定,然后请大家发言。

所有人都低头不说话。沉闷了两分钟,山爷看了一圈,将手放在桌子上,却又放下了。

“大家有话尽管说,咱们充分发扬**也做到保密。”李梦凯说:“对了,马向北同志因病不能参加大会。”

还是没有人说话。

吕晓华看看大家,说:“我现在是第一**,那我先发言。刚才,李梦凯同志说了,马向北同志的问题非常严重,这发生在一名具有二十多年老党员的身上,令人痛惜。但我个人认为,马向北同志虽然性质较为恶劣,但从今后工作角度出发,如果该同志能认真吸取教训,痛改前非,还是能发挥很大积极作用的。所以,我的意见是,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山爷举起了手:“我也这个意见。我们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我们党处理犯错误同志的原则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他干了蠢事,也不能把全部责任都归到他身上,而且我也觉得,如果向北能改正错误,对招凤山村的是件大好事。”

“其他同志呢?”李梦凯问。

“我同意。”“同意——”

“张劲良同志,你的意见呢?”李梦凯看劲良没说话。

“我的意见就是直接**。目前村里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马向北一手造成的,他又违犯了法律,违备了组织原则,身上一点党性都没有了。”

李梦凯点点头:“还有赞同劲良同志意见的吗?”

“我同意。”一位党员举起说道。

“还有没有其他意见?”李梦凯问。

没人再说话。李梦凯看看吕晓华:“晓华同志,那咱们举手表决一下?”

吕晓华点头:“好。”

“行,咱们党员提出了两种处分意见,现在咱们举手表决,同意给予撤销党内一切职务,留党察看两年的请举手。”说着,李梦凯抬头看着大家。

一共有五人举了手。

“那同意**的同志请举手。”

有三名党员,其中包括李梦凯。

“好,少数服从多数。晓华同志,那咱们就按党员大会通过的意见上报吧乡党委吧。”

“好,我马上起草报告。”

三条横幅在胡建方和张知了的张罗下,挂了起来。两条挂在了村头,一条挂在小学校铁栅栏的大门上。小学校大门上的横幅红底白字地写着:全力以赴打赢脱贫攻坚战。小学大门两侧的墙上还各刷写了三个大字。左边写着讲团结,右边写着树新风。

里面没用粉刷,清洁过后,一条横幅和六个大字让空闲的小学校变成了新村委会。这条横幅和六个大字也招惹着人们的双眼。不断地有大人小孩进出着村委会。

兔爷也想去凑凑热闹,却又抹不开脸来。他已经明白自己上当了。他有些恼恨狗爷。可他又害怕知了。他和羊爷也在信上签了字,但警察询问他的时候,他老泪纵横,连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想着自己家里穷,能有点扶贫款啥的。警察看他年岁大了,还认为他是上当受骗的吃瓜群众,也就没请他上警车。

人们没有再看见倒背着手的狗爷。他的踪影也在街上消失了。兔爷也不想上他家去。很明显,这座山最后时刻将自己捅咕倒了。兔爷又不想巴结张知了。一则他们和张家是井水和河水的关系,二则自己告了张知了,他肯定怀恨在心。按他的性格,不想办法给这些人穿小鞋就已烧高香了。

而且村头新张贴的公告信明确地告诉兔爷,特困户有特困户的标准,自己完全不符合。狗爷说不上话了。一个月前,自己跑到乡上花了四十块钱买的两包烟也打了水漂。

但公告信上也明确地说,全村都要脱贫,都要实现小**活。可至于自己还是否属于“全村”那个圈里的,兔爷在家里急得抓耳挠腮。

他不能找张知了。这样只能自取其辱。他想找吕晓华,但吕晓华成天早出晚归。他借着打兔草的机会,和石奶说了一会话。可石奶闭口不提村里的事,也不知道吕晓华整天忙些什么。

兔爷的心冷的像三九天的水潭,上面结着厚厚的冰。

他背着箩筐去大曹,双腿又不知不觉地绕道来到新村委大门前。他停下来,伸着脖子向里面看着。

知了从他身后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兔爷,进去坐坐?”

兔爷看着知了那小人得志的面孔,很是扎心。他嘀咕了一句:“没工夫。”转身要走,但立即又扭过脸来,满脸堆笑地说:“俺得去打草。”

知了没理他,径直走进了院子。

羊爷赶着羊群恰好路过。他也是绕道过来看看。若不是兔爷提前站在这里,遭受尴尬的或许就是他。他心底也一片荒凉。但他看着兔爷的囧相,一股莫名的快感反而让他呵呵笑了起来。

毫无疑问,为了索取扶贫款而短暂的结成一伙后,两人又重回到以前冤家对头的状态。

羊爷的笑犹如电流传导到兔爷身上。他将火全集中在羊爷身上。他砸吧砸吧嘴,正想着怎么还击羊爷,忽然看见一只羊正在拉黑蛋蛋,嘟囔着:“不光祸祸庄稼,还屙的满地都是,啥球玩意!”

“你骂谁?”羊爷挥舞着鞭子喝问道。

“谁答应就骂谁!”兔爷左手举着箩筐,右手握着镰刀,瞬间变成了斗士。

山爷听见喊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大声呵斥两人:“都多大年纪了,不嫌寒碜?”

羊爷冷笑一声,扯着嗓子喊:“教训这样的人,俺一辈子都不觉得寒碜。”

“俺也是!”兔爷梗着脖子骂:“就跟你是好人一样!”

张知了回到大门前,大声喊道:“这是吵架的地方吗?走,走,都给我走!”

“这谁在说话,这么没大没小?”兔爷豁出去了,开始骂知了。

羊爷也感觉到了耻辱,扭脸对知了说:“爷们,按辈分你得喊俺一声爷,怎么,你还想在俺们面前耍威风?”

知了气得脸通红:“呦呵,都冲我来了,你们也不看看你们的德性——”

“闭嘴!”山爷听不下去了,气得胡子都一颤一颤的。他戳着拐杖说:“你们都认的字,看看这墙上写的什么?咱们这个村再这么闹下去,还有好吗?”

知了委屈地说:“山爷,是他们在闹。”

“他们闹是他们的错,可你个村主任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哇!”山爷瞪着知了吼道。

“好,好,我不管了。一天地净这些破事。”张知了扭头走进了村委。

山爷摇摇头,又对兔爷和羊爷说:“我说老兔和老羊,你们俩可是亲家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们准备闹到死吗?”

兔爷扭着脸说:“不闹也行,他得先向俺赔不是,谁让他的羊先啃了俺的庄稼。”

“哈哈,你说啥呢,你现在还占着俺的地呢!”羊爷毫不示弱地说。

“占你家的地?俺闺女还让你家儿子拐跑了!”

“呸!是你闺女拐跑了俺家儿子,还俺儿子!”

“还俺闺女!”

“怎么着,想动手?”

“俺老马家还怕你们姓王的?”

山爷气得大笑起来:“哈哈,好哇,打啊,使劲打啊,像你们这样的人,咱们村多死几个才好呢,那就更省心喽!”

“山爷,你说啥呢?”羊爷收起已举起的羊鞭,生气地问:“怎么,村里不要俺们了?”

“老山叔,您真觉得俺们不是这村里的人了?”兔爷脸上露出了悲愤。

“晓华说的对啊,家和万事兴,可你们呢?你们再闹下去,我就用拐杖把你们打出村子!”山爷越说越气,眼泪都快流了下来:“滚,现在都滚,富宽,放你的羊去,振德,割你的草去,以后啊,你们哪,千万别再说自己是招凤山村的人,我们村再也丢不起人了!”

0

第二十一章 四个老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