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二十五章 村民大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村民大会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4 21:21:44

狗爷想着自己马上官复原职了,于是心气十足地来到了小学校,也就是村民大会现场。能参加大会的村民们基本到齐了。不少人打量着着他。西斜的太阳下,他本来就红的脸庞更如关公一般。张知了看到他,也心底一凉:这才几天,这老东西真的要满血复出了?

两张长条桌连起来组成了**台。桌上摆着一个麦克风,桌后面放着四把椅子。狗爷算算,肯定没自己的,就来到**台的正**的下方,盘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台。

这很奇特。张知了在大喇叭通知时就专门提到,来参加大会的村民自己带凳子。来参加大会的村民也都做到了。谁家没有四条腿的小板凳啊。那玩意就一尺来高,带着一点也不费力气。

吕晓华快步来到**台前时,看到了狗爷正席地而坐,低声让知了回去给狗爷搬一把椅子。

知了不去。他低声说:“别理他,他故意不带。”

胡建方笑笑,转身替知了完成了任务。

村委会可没小板凳。胡建方搬来椅子,送到狗爷身边。狗爷说声谢谢,抚着地站起来,拍拍手,坐在了椅子上。

知了看看狗爷,笑呵呵地说:“狗爷,您还是挪挪地方吧,您看,你坐那么高,又正对**台,弄的跟法院审判似的。”

狗爷气得心直突突。但狗爷仍笑着说:“知了啊,你不一致想审你狗爷吗?哈哈,那狗爷我今儿就给你机会了。”

不少村民也跟着狗爷发出了笑声。

本来想羞辱狗爷,反而被狗爷的不卑不吭羞辱了一番。张知了有些气急败坏。他霍地站起来,指着狗爷说:“你就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下了嘴硬!”

吕晓华紧张了。她拉着张知了:“不许胡说!”

狗爷却大度地摆摆手,说:“爷们,村主任干了两年了,还沉不住气?”

“哼哼,那要看对谁。”张知了甩了一下肩膀,挣开吕晓华的手,坐在椅子上微笑着说:“看你年纪大了,糊涂了,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狗爷的肺快气炸了。这么多年,村里谁敢这么跟他说过话啊?但他忍住了。张知了才算老几?他今天的目标是吕晓华。只要灭了吕晓华的威风,哼,就是让狗爷我再坐一回警车,也心甘情愿。

村民大会开始了。第一个议题就是特困户的选定和申报问题。这个问题不能再耽搁了。一个是上级催的紧,再一个,吕晓华觉得必须给村民满意的交待。

可除了被选上特困户的村民之外,有多少能满意的呢?应该不在少数。但既然有标准,就按标准执行。吕晓华苦口婆心地说了四十多分钟,还好,会场上没有人举手反对。

宣布完七家特困户名单,准备下一议题前,狗爷举手站了起来。

张知了瞪着他问:“你要上厕所吗,那去就得了。”

狗爷白了他一眼:“我有话要说。”

“现在没请你发言。”张知了说。

“现在也没你说话的份!”狗爷通红着脸说:“我要咨询第一**。”

吕晓华点点头:“向北叔,您请讲。”

“好。那我说了。”狗爷看着**台上说。

“有话快说。”张知了把脸扭到一边去。

狗爷转过身来,对着全体村民,大声说:“以前有人说我向着马家,我承认我有,但那是过去,我给村民们道个歉。但今天,我说的这事儿,虽然也是马家,但我决没有偏向的意思。如果有一点私心,狗爷我真就成了四条腿的狗儿。”

挥了挥手,狗爷接着说:“这事啊,是苦菜嫂子家。大家知道,她男人因为采草药从虎牙峰摔下来,半身不遂好几年了,看病吃药不算,这苦菜嫂子只能天天在家照看。她儿子二十四了,还没找个对象,就因为家里穷,我说着话没错吧?她家里就是穷啊,连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家里那叫真干净——”

很多村民都在点头:“是啊,要不叫苦菜嫂子呢。”

“可就这么穷的一户人家,凭什么没有被选上特困户呢?哦,就因为上级发的通知上,有子女的不能被评定贫苦户?难道我们自己不能变通一下,不能照顾真正贫穷的人家吗?我说这些话,是摸着我的良心说的。好了,我说完了。”

狗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胸口还一起一伏。会场上出现了妇女一声长长的哽咽声,众人回头,是苦菜嫂子。

张知了慌了,眼睛瞟着吕晓华,心想:“早跟你说过,特困户不能改,你非要按标准来,这下好了吧?”

“是啊,晓华,特困户名单里为啥没有苦菜嫂子呢?”臭椿嫂子也大声问。

所有村民都看着吕晓华。

吕晓华拿着麦克风站了起来,先对狗爷说:“向北叔,这个时候你能提出自己的看法,我表示感谢。”

“晓华,感谢的话就别说了,我们就想知道,苦菜嫂子家为什么没被选上特困户?”狗爷大声说。这是狗爷的心里话。他已经听说苦菜嫂子没有被选上特困户。这给了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好吧,我来解释一下。”吕晓华说:“苦菜嫂子一家四口人,儿子和女儿在外地打工,而且还都没成家,所以按上级制定的特困标准,苦菜嫂子家并不符合。”

狗爷吧嗒了一下嘴:“晓华,这个我们都知道,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苦菜嫂子家真穷啊,难道政府就一点不照顾困难家庭吗?我想不是这回事吧。”

“肯定不是这回事。”吕晓华看着狗爷说:“真正困难的家庭,政府肯定会想办法救济。”

“那怎么救济?连特困户都不是!”狗爷的嗓音猛然提高了几度。他抓住了吕晓华的把柄,也顾不上事藏于心的做人原则,站起来,转身对村民们说:“现在要我们村民们讲团结,可他们做了什么?还不是跟以前一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狗爷的成语用的并不恰当,村民们也不懂那八字成语的内涵,但都听懂了狗爷的话,也都以为吕晓华做事不公平。

张知了站了起来,指着狗爷喊:“马向北,你少在这儿挑拨离间,你知道什么?”

“那你个王八犊子说我知道什么?”狗爷转身,骂了起来。

张知了更火了,跳起来,要跟狗爷干仗。

胡建方抱住了他。

吕晓华没有生气。她先看着张知了说:“张主任,你这处理方式可不对,你是村主任,怎么这样没风度。再说,有工作组在,这事就应该工作组负责。”

张知了不再吭声。

吕晓华又对狗爷说:“向北叔,今天早上方璇已经说过你一次了,不经过调查就不要乱说,你今天犯了两次错误。”

“这我还用调查吗?”狗爷直目瞪眼地反问吕晓华。

吕晓华笑笑,示意狗爷坐下:“您听我往下说。”

狗爷被吕晓华的震惊搞糊涂了。但他还是坐下了。

“对于苦菜嫂子家,我们并没有放弃,就像苦菜嫂子一直没有放弃对苦哥的治疗一样。但我想说,苦哥的瘫痪已经很难治好了。”

吕晓华话音未落,下面就出现了不满的声音:“咦——”

吕晓华没有在意,继续往下说:“像苦哥这样,属于重度残疾。国家有补助标准,就是按照特困补助,也就是按照低保户的标准给予补助,另外,每月还有八十元的护理补助,虽然钱不算多,但我们已经在争取,而且将会补发。上星期四,我们去县城开会的时候,还专门去民政局咨询过。民政局的同志说,像苦哥这样的情况,早就应该申报补贴补助。”

“啊——”村民们又发出了吃惊的声音。苦菜嫂子也愣住了。

吕晓华抿抿嘴,接着说:“方璇还去了县医院,请医院调出苦哥住院的病例,开出了证明,方璇已经把补助补贴申请交到乡民政所。”

“那你们怎么不早说啊?”臭椿嫂子大声地说:“你们这是为我们做好事呀!”

方璇笑了:“对不起,如果不是向北大叔说起苦菜嫂子的事,我们还真给忘了。当然,因为这事很正常,是苦菜嫂子苦哥早就该得到的。”

“那以前村干部干什么去了?”有村民大声问道。

这句话让张知了脸上挂不住了:“苦哥瘫痪四年了,我当主任才两年。”

狗爷听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一阵发黄。他本想用苦菜嫂子家的事来攻击吕晓华,可他没想到结果却反了过来。他跳进了自己挖的坑里。他也更恨吕晓华了:“这妮子,心计深着呢。”

而第二个议题,更让狗爷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0

第二十五章 村民大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