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五十张 幡然醒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张 幡然醒悟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9 20:24:11

柳志斌赶紧放开吕晓华的手。吕晓华扭头看着知了。

“柳志斌,你可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像胡作非为!”知了怒吼着说。

“张知了,你胡说什么?”吕晓华愤怒地喊道。

“我胡说什么?那你们在干什么?哈哈,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当公司的领导,你是怕我坏了你们的好事么?”知了气急败坏地说道。

柳志斌冲了上去,要打知了,却被知了一把推到在地。还没等知了站起来,又气又恼的吕晓华上前给了知了一个耳光。

知了大喊了起来。

外面很快聚拢了很多村民,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山爷来了,一巴掌又打在知了的脸上。石爷石奶奶也来了,拉着吕晓华离开了小院。

知了也捂着脸走了。臭椿嫂子和向北婶子还在指指点点,她们脸上带着鄙夷和冷漠。

柳志斌听见了一句话:“这人的目的不光是投资。”他的心彻底凉透了。

第二天早上,柳志斌离开了招凤山。他对胡建方和方璇说,招凤山村的人太自私了,他们只想着自己,也没有一点同情心。这样的地方就该贫穷。

柳志斌走后两个小时,吕晓华便接到程先珏的电话。程先珏先是埋怨吕晓华没有做好村民的工作,接着又说柳志斌离开全是招凤山村的错,大众公司不但要撤资,还要向招凤山村讨要之前的损失。广告费加上先期的投资,需赔付五十万元。程先珏还给了期限,一个月之内,不然法院见。

胡建方低着头说:“头儿,咱们回去吧,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方璇也说:“走吧,头儿,他们真不值得我们这么帮他们。”

林曼宁听到了,也悲愤地说:“如果你们走了,我和马娟也立即马上离开这里。”

雪花从厚厚的云层中飘落下来。打在吕晓华的身上。她失魂落魄地站在东坡地旁,一动不动。

刚才石奶奶对吕晓华说:“俺们愿意相信你,但现在俺们也不知道发生了啥,晓华,你真愿意走的话,俺们家劲松也不会强留你,但是你得把军军给俺们留下。”

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觉得心口堵着一座似乎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大山。

身后似乎有人走到吕晓华身后,并停了下来。吕晓华问道了熟悉的气息。她扭脸,果真是劲松。劲松的脸色黝黑,但是非常的刚劲和健康。

国庆节,劲松在部队值班。吕晓华留在山上值班。两人有六个月没见面了。吕晓华却没有了惊喜。

她使劲忍住眼泪,咬着嘴唇说:“你突然回来,是想安慰我呢,还是想收拾我?”

“两样都有。”劲松绷着脸说。

“好吧,那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了。”吕晓华硬是忍住了眼泪,脸上也露出了冷漠的表情。

“心里特委屈吧?”劲松说。

吕晓华摇摇头:“一点也不。”

“假话。”劲松忽然拉住了吕晓华的手:“想哭就哭吧。”

“我干嘛哭啊,我从没这么好受过——我——”

“好了,别硬撑了,跟我回家。”劲松说。

“我不想回去,我就想在这儿呆一会。”吕晓华说。

“干嘛不回去,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劲松拉着吕晓华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石爷正在生气地抽着烟。劲松问:“爹,你怎么了?”

“怎么了,俺刚才给了知了一耳光。”石爷狠狠地吐了一口烟,说:“今天俺才听老山叔说,柳志斌那孩子心里很苦,他就握了一下晓华的手。这个熊玩意啊,他心里恨晓华呢!”

“晓华啊,让你受委屈了。”石奶奶说。

“自家人,就不说这些了。现在咱们要做的,是想想该怎么帮晓华。”劲松又沉着脸说:“其实就是在帮我们自己啊。”

“唉,那些人啊,真不知道咋想的!”石爷站了起来,气愤地说:“好了,现在啥都没了,谁也别捞到好处,谁也别过上好日子!”

山雨渐渐变成了雪花,迷离了村子,也迷离了人们的心。

每个人都知道了撤资的消息。那美好的希望再次成为一场空。山村沉浸在雨雪的冰冷之中。

狗爷呆在自家屋门下,抬头看着飞舞在院子**的雪花,肚子发呆。他不相信柳志斌就这么走了,也不相信大众公司也跟着撤资。这不是儿戏,却怎么当成儿戏了呢?

马娟来到狗爷家里。以往的时候,马娟对狗爷非常尊重,老远就会叫一声:“向北爷爷。”

今天却不一样。马娟像有深仇大恨一般看了马向北半天,没有说话。

狗爷脸上露出了笑容:“小娟子,找你狗爷有什么事?”

马娟这才悲愤地说:“刚才大众公司打电话,说让咱们在月底前赔付所有损失,不然就把咱们村告上法庭。本来是天大的好事,却被你们这么一闹腾,什么都没有了,还要欠五十多万的外债。你和马昆,还有知了都是咱们村里的罪人!”

“女孩家家的,知道什么?”狗爷沉下了脸:“没什么事赶紧回家!”

“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你知道吗,现在村里人都在说,如果人家打官司,就让你们几个人去还债!”马娟看了一眼狗爷,转身走了。

狗爷懵了。他半晌才回过味来。在村民大会上,吕晓华宣读合同的时候,他听到有关赔偿那一条时,还埋怨说:“怎么能同意这一条呢,真是瞎闹。”

但他记住了这项条款。马昆唆使本家圈地盖房的时候,狗爷曾担心地说:“不成啊,万一惹出事来,咱们村可真就完了。”

马昆诡笑着说:“大爷,这你也信?再说了,整个投资那么大,听说要七八千万,他们绝不会因为这点钱就撤资。您就相信我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以后旅游公司可就跟咱关系不大啦!”

狗爷犹豫着同意了。

这个村还没过,下一个店也没了。马昆跑回县城,没有了踪影。

马娟走后,狗爷给他打电话:“你小子脚底下抹油跑了,村里可就完了!”

“大爷,完就完了呗,跟咱爷们啥关系?靠,就是没能趁机捞点。”马昆无赖地说。

“你还是不是村里的人?”狗爷生气了。

“自从你不让我竞选村主任时,我就不是了。”马昆直白地说。

“什么?你——”

“大爷,您就别生气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吕晓华是真心的为村里着想吗?她还不是为了她的前途——”

“你给我闭嘴,告诉你,你永远别回来!”狗爷怒吼道。

“那个破村子,我还真不想回去了,都守在哪里受穷吧。”马昆哈哈笑着说。

“这个混账王八蛋!”狗爷气得摔了手机。

0

第五十张 幡然醒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