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我们的招凤山>第五十一章 悔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 悔过

小说:我们的招凤山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9/2/19 20:40:06

忽然间,狗爷看懂了马昆的心思: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他真的坏透了,而自己无意间却成了马昆的帮凶。

马昆的父亲,也就是狗爷的弟弟,一辈子老实巴交。马昆的母亲却喜欢贪占小便宜,从小也对马昆娇生惯养。马昆长大后,变得天不怕地不怕。这小子还有坏心眼儿。

当然,马昆在狗爷面前十分温顺,也十分听话。狗爷也喜欢他。招凤山景区第一次开发的时候,狗爷就听了马昆的话。

马昆摆上酒菜,说:“大爷,我爹我娘死后,您就是我最亲的亲人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景区开发,您可得找最信得过的人。”

狗爷有些犹豫。说心里话,他真不想偏袒哪一个。村里的高粱酒厂,他就交给了马大贵经营。

马昆给狗爷添满酒,又微笑着说:“大爷,说句不该说的话,您都快六十了,往后谁能替您出力说话,还不是咱们本家?你看看王大贵,现在还像以前那样尊重您吗?”

狗爷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仍不说话。其实,马昆已经说到狗爷心里去了。狗爷想像山爷那样,培养一个接班人。他看中了王大贵。王大贵起初也十分卖力,不仅把酒厂经营的红红火火,当上村主任后还鞍前马后的奔忙着。

可现在王大贵有些变了。他将酒厂的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可他的本家去酒厂就像回自己的家,不仅蹭吃蹭喝,还用塑料桶往家里带酒。狗爷提醒过他。可他苦着脸说:“唉,我也说过他们,可他们就是不听,真是气死人。”

狗爷却没看出他有生气的模样。

还听说,王大贵也不断去乡里跑党票。照这样的势头下去,王大贵很快就要篡班夺权了。

马昆又说:“大爷,以前咱们老马家在村里都是任劳任怨,往后再这样,可就没人再理咱们家了。大爷,您想想,您把酒厂交给王大贵,谁得好了?”

狗爷气得一口把酒盅的酒喝光了。狗爷心头一阵发凉。其他的后生们都各忙各的,也不叫他放心。就是,还能信任谁呢?

真是的,干嘛不为自己为本家着想呢?狗爷又喝光了酒盅里的酒。

景区败落后,马昆想竞选村主任。狗爷没同意。狗爷已经感到有些内疚了。他也觉得自己和王家的人结下了冤。他不能再让姓马的人当村主任。

狗爷也知道,如果自己同意马昆竞选村主任,这家伙十有八九就能当上。因为他能想出贿选加恐吓的招术来,叫村里一些爱占小便宜和胆小怕事的村民们投他的票。

他想到了张家。他不能两家都得罪。退伍回来的劲良已经狠狠和他吵过一架。不用明说,劲良家是不能冒犯的。他需要修缮与劲良家的关系。在决定村里的入党积极分子时,山爷也支持了他的意见,将王大贵排除之外。他要感恩山爷对他的培养和一贯的支持,虽然山爷最近几年没少骂过他。

于是,他选中了知了。对此,马昆表面上还尊重他,但心里已经开始埋怨自己的亲大爷了。

马昆心里一直憋着劲儿。他也会揣摩狗爷的心理。他了解到知了已经和狗爷若即若离,又和扶贫工作组打的火热的时候,便开始挑弄是非,想尽办法制造事端。是他造谣说上面已经拨发救济款,也是他带人来找赵方瑜喝酒,拍下照片,又以狗爷的名义,让马大树找了二十多个村民在诬告信上写上了字。

还护着马昆的狗爷担下了所有的责任。狗爷心底也和知了、吕晓华等人置气:“就是我干的,你们能咋地?”

其实狗爷表面强硬,心里却又百转千回。他拒绝了马昆竞选村主任,却又觉得对不起侄儿。他想弥补。

被免除村支书职务,让狗爷从山顶一下滑到山底。他心里的结也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孤独,也只能信任马昆了。

短短两天内,赵方瑜和大众公司相继离去。狗爷似乎挨了一棍子,却清醒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村里的人,还在山上活了六十多年啊。

让狗爷更清醒的是,马昆就是一个损人又没利己的混蛋。

人不能太出格了。狗爷气得浑身冰凉。

他早就觉得村里民风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淳朴,极有可能像马娟说的那样,村民们已把自己当成村里的罪人,村民们也会将所有的怨恨都扣在自己头上。

他真的就是招凤山村的千古罪人了。

狗爷慌了,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房檐下来回踱着步。他想回屋里喝一碗高粱酒。可那诱人的酒香也变成了带着浓烈苦味的中药。

狗爷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披着大衣,冒着风雪,走向了东坡地。

村委会办公室,气氛更加冰冷。

胡建方抬头看着荧光灯,说:“扶贫扶贫,越扶越贫,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请上级再派人来吧。”

此类的话,他和方颖说过几次了。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他俩对招凤山村已绝望透顶。

吕晓华何尝不是。她有了赵方瑜的想法,哪怕是被处分也要辞职。她打电话向赵刚反应了情况。

赵刚震惊之中,请求般地对吕晓华说:“赶紧想想办法,看有没有补救措施,吕科长,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打退堂鼓啊。”

不退又能怎么办?一干人坐在村委会里,谁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招凤山本已名声在外,再如此折腾一回,还有人再愿意来么?何况,招凤山景区在大好河山中也是那么的普通,就像璀璨银河中一颗并不耀眼的星星。

山爷睁着迷蒙的眼睛。这两天他老人家被气坏了。他的眼睛一直迷离着。他清清嗓子,小声地问:“事情搞清楚了,能不能把柳总找回来?”

胡建方摇摇头:“手机不接,微信不回,现在都不知道他人在哪里了。”

吕晓华也摇摇头:“就是找到人,我想他也不会回来了。”

方璇却瞪大了眼睛:“晓华姐,这事还真说不定呢。”

所有人都看着方璇。

方璇又眨眨眼:“我只是说不一定。”

胡建方苦了苦脸:“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呢?”

“那你说能怎么办?”方璇质问般地扭脸看着胡建方。

胡建方赶紧低头,不再说话。

吕晓华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不要灰心,再想想。”

胡建方还想再说什么,吕晓华却起身离开了居委会。吕晓华知道胡建方想说什么。

是啊,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呢?现在最先想的还是如何应对大众公司吧。他们要准备对簿公堂的。

吕晓华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村委会。劲松在家里。她也一点一分钟不想在村委会呆着了。

0

第五十一章 悔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