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岭风云>十五、中央专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五、中央专员

小说:血岭风云 作者:鲁西狂人 更新时间:2019/3/1 12:42:47

因山中树木太密,钟伟光与徐云看不见刘锦山的身影,只好跟着脚印一直前行,走了一段路,却发现脚印在前面分开了,一行脚印拐向左,一行脚印拐向右,左右两边都是两个人踩过的脚印。

钟伟光不知该向哪个方向追,便大喊了一声:“锦山!”

除了大山里的回声,并没有人回答。

徐云说道:“老钟,要不咱他娘的一人沿一条路追?”

钟伟光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么简单,我觉得对方人数要比咱们多,他们好像是故意引咱过来的。”

“那锦山有没有危险?”

“现在还没听见枪响,照咱团长的身手,面对面对付几个土匪不成问题。徐云,你现在返回大路,快马加鞭去守泉搬救兵!我先顺一条路找下去。”

徐云答应一声,转身沿原路返回,到大路后骑上马往守泉飞驰而去。

钟伟光顺着一趟脚印走上去,此时天已渐黑,地上的脚印看不甚清,走到后来,雪地里的脚印已经是杂乱无章。抬头望去,四周都是黑洞洞的大山,天空由蓝而青而黑,很快挂上了满天的繁星。钟伟光变得焦躁不安,张凉让自己来接团长,半路却出了这岔子,回去该如何交代?怎样面对全团弟兄?

钟伟光心知自己在山上多待无益,只有等大部队到来再说,便沿着来时的脚印慢慢往大路方向退去,幸而天冷,山中没有起雾,山脚下那一个班的士兵已经点起了火把,钟伟光顺着亮光终于回到了大路上。

半夜时,徐云带来了大约半个营的兵力,全是骑马而来。若不是马匹不够,徐云恨不得把全团都拉来。徐云告诉钟伟光,罗庆秋正带着第三营徒步往这里赶,到这儿恐怕得天亮了。

钟伟光留下一个排看马,其余人都带着火把上山。钟伟光命令:就是把野狐岭翻一遍,也要把团长找回来!

众人答应一声,分成了多路,踏着雪登山而上,几百个火把几乎照亮了半个野狐岭。

野狐岭上树木茂密,道路本就难寻,尤其是在夜里,更是找不到上山的路。有些路走着走着被一个峭壁堵住,无法攀登,只好绕路;有些路则被深沟隔断,跳不过去,也只好绕路。几百人在野狐岭半山坡喧喧嚷嚷闹了大半夜,直到天亮了也未能到得山顶上去。

眼看太阳升起,野狐岭还没爬上一半,不少人垂头丧气,十人八人凑一块儿,蹲在林子里用冒着烟的火把杆点烟抽。徐云蹲了半刻钟,突然性起,提着斧子又往山上爬去。其余人看见,当他犯了神经,不去管他。徐云在密林中走了一会儿,前面被一些枯藤阻住了去路,徐云抽出大斧子乱砍,边砍边大骂:“他妈的,老子非要砍出一条路来!。

就在徐云专心砍枯藤时,突然背后有人拍了他一下,徐云一个激灵,往前窜了一步,转身来看,却是刘锦山站在他的身后,眯缝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徐云长出一口气,说道:“俺滴娘来,你这半夜干啥去了,可急死俺了!”

刘锦山神秘地笑了一下,说:“老子陷在土匪的坑里了,差点被活捉,幸亏老子还有些手段,被押上山时,趁他们不注意沿山坡滚了下来,这才逃了一劫。”

徐云骂道:“反了这群狗日的了,咱攻上山,掏了他们老窝给你出气!”

刘锦山说:“咱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先回去再说。”

刘锦山与徐云并肩下山,众人见团长安然无恙,脸上都挂了笑容。钟伟光也放下了心口的一块石头。恰好罗庆秋率一个营浩浩荡荡奔来,大家听徐云说团长差点被土匪活捉,个个怒火冲天,吵着要攻山。刘锦山扯着嗓子大声喊:“大家先回去,咱从长计议,剿匪不在这一会儿!”等压下了大家的怒火,刘锦山率领众人返回了县城。

因一路辛苦,第二天中午刘锦山才起床,吃过午饭后,有人报专员来访,刘锦山没好气地说:“让他进来吧,老子看看这专员什么德行。”

这时进来一个穿着中央军军服的瘦高个子,军衔是中校。

刘锦山并未起身,扫他一眼,却觉得面熟,定睛去看,不觉乐了,站起身,走过去猛捶他一拳,说道:“我以为来了个瘟神,弄了半天是你来了!哈哈……”

那人笑道:“若不是我来,还不知要吃你多少脸色呢!”

刘锦山说道:“昨晚我都想好怎样挤兑你这位专员了,看来一时半会儿还真用不上了,哈哈。”

此人名叫吕景文,是刘锦山军校时的同学,也是舍友,他得知中央军要派一人到守泉,是主动要求来的。上峰考虑他与刘锦山是同学关系,比较容易展开工作,便同意了。派他来之前,给他交代了任务,同时上峰特意让军统选派了一个能力强资历老的女特工来配合吕景文工作,随身携带军用电台,以便随时汇报情况。

刘锦山请吕景文坐下,开口便问道:“听说你还带来一个女特务,人呢?”

吕景文笑道:“你这张嘴啊,还是这样缺德。”

刘锦山哼了一声,往椅子靠背一倚,说:“实话告诉我,你来守泉干什么?”

“监视日军动向。”

“少来这套,说实话!”

吕景文呵呵一笑,道:“监视你们二十九军,避免发生投敌叛国的事情。”

刘锦山说:“这么说还算说得过去!你们怕老宋真的搞华北自治,当溥仪第二?”

“你觉得会吗?”

刘锦山瞪起大眼,摆手说道:“绝对不会!老宋不是那样的人!别看我与宋哲元是纯老乡,而且还是找他关系入的二十九军,他要是敢卖国求荣,我第一个造他的反!”

“但我听说他们并不把你当自己人,李旅长几个主力团留在张家口,却把你派到这土匪丛生的守泉来。”吕景文停顿了片刻,说道,“如果你有心回中央军,我会给你疏通疏通……”

刘锦山腾一下站起来,说道:“好马不吃回头草,刘某也不是朝三暮四的人,你说这话,要不是看在同学份上,老子早把你轰出去了。这件事,再也不要提了!”

吕景文尴尬一笑,不再说话。

张凉安排吕景文和袁轶岚住在司令部后面那栋楼上,吕景文住在一楼,袁轶岚是女同志,来来去去人多,住一楼怕不方便,张凉特意派人在三楼最东侧腾出一个房间给她住,并且要求官兵们闲着没事不要到三楼东侧瞎转悠,而且提醒住在三楼的官兵们出门要注意,不要光膀子露屁股的。

既然张凉都安排妥当了,刘锦山回来后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当天晚上,刘锦山邀请吕景文一块儿来吃饭,那个叫做袁奕岚的女特务也来了。这女子同样穿着中央军军服,岁数也就在二十三四的样子,相貌中上,擦胭脂抹口红,在灯光下显的有些妖冶,尤其一双丹凤眼贼溜溜乱转,一看便知是个极为老练的特务。她的军衔是中尉,这点有些奇怪。

吕景文向刘锦山简单介绍了袁轶岚,说是军统局北平站派来帮助工作的,当时北平站选人,大都不愿意来,只有小袁是自告奋勇来的。言语间不乏赞美之声。

刘锦山礼貌性地与袁轶岚握了握手,感觉到她的手硬硬的凉凉的。

刘锦山问她:“为何愿意到这穷乡僻壤的地儿来啊?”

袁轶岚笑着说道:“别人都不想来,我就来了呗。”

“原先在北平站哪个科?”

“电讯。”

“只干过电讯吗?”

袁轶岚两只丹凤眼睁大,故作萌态地说:“是啊,自打特训班毕业后就一直干电讯的。”

刘锦山点点头,笑着让她入座。

吃饭时,刘锦山注意到张凉一反常态,平日不怎么说话的主儿,现在却殷勤起来,没话找话地与吕景文、袁奕岚聊天,当听说哪位同学当上团长了,哪位同学升了上校了,张凉眼神之中还流露出羡慕和不甘。

其实刘锦山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对张凉是有所愧疚的。民国一十九年的中原大战,让刚刚有了儿子的刘锦山心生畏惧。他表面上总说不愿意为新军阀卖命,事实却是有了老婆孩子的他求生愿望比从前强烈得多。东征时他奋不顾身爬上惠州城,北伐时冒着如雨的炮弹攻打武昌,那时他从不害怕,一心往前冲。自打回乡娶妻生子后,他的心思变了,他觉得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是值得的。中原大战,时任营长的刘锦山与团长发生了矛盾,团长将刘锦山营放在了一个死地,刘锦山战场之上抵抗命令擅自后撤,事后团长通知开会,刘锦山不敢贸然前往,派张凉前往师部先去说明情况,请求师长胡宗南介入调查此事。毕竟战场上违反命令,罪过不小,即便刘锦山的不少同学、老领导都写信给胡宗南求情,但最后刘锦山依然落得遣返回乡、当保安团长的处分。这件事同时连累了钟伟光、雷学民等人,他们不少人愿意与刘锦山同进退,一起从河南兰考进入了山东。刘锦山曾让张凉留在胡宗南大营,也许张凉觉得自己作为营附,负有一定责任,留下无益,又从胡宗南大营返回来随锦山来到了山东。一向有上进心的张凉经过此事后,一直萎靡不振,轻易不说话。刘锦山能回乡,正合自己心意,没事人一样,张凉却整日为自己前途忧心忡忡。两人的隔阂因此愈来愈深。

在山东当保安团长这段时间,刘锦山响应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的清乡禁毒政策,处事公正,刚正不阿,因此与暗中贩毒的行政公署主任和保安旅长宋玉昆发生了矛盾,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后来发生了“九一八”事变,刘锦山读报读到“九月十九日,事变爆发仅一日,沈阳、长春、营口、鞍山、抚顺、安东等二十多座城市沦入倭寇之手……”时,差点惊坐在地上,国破家何在,日本亡我之心不死,男儿报国在此时。就在二十九军开往长城一线迎敌前,军长宋哲元曾派人到德县老家招兵,刘锦山遂带领旧部加入了二十九军。

5

十五、中央专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