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岭风云>三六、大闹牛角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六、大闹牛角山

小说:血岭风云 作者:鲁西狂人 更新时间:2019/5/22 15:39:35

  刘锦山砍下牛角山三当家李吉坤的脑袋后,迅速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三管手枪。

  这把手枪是当年长城抗战夜袭日军时,从一个日军哨兵手里缴获的。当时这个日军哨兵把手枪朝天举起,刘锦山未等他打响便一刀将其手臂砍断,再复一刀将这个叽里呱啦乱叫的哨兵砍死。刘锦山捡起了这把造型奇怪的手枪,来不及多想便插在了腰间。战后,刘锦山拿着这手枪把玩,搞不清那日军哨兵为何把枪向上举起。这把手枪三个枪管成“品”字型排列,撅下枪管,可以看见里面塞了三发圆筒状子弹。刘锦山怕是毒气弹,选了一个空旷地,朝斜上方打了一枪,只见一个红色小火球带着啸叫往天上飞去,在远处慢慢落下,红光渐渐消失,只剩下了一缕青烟。刘锦山这才搞明白,原来这是信号枪,军校时教员说过一次,欧战时英国德国就有了这玩意儿。剩下的两发信号弹刘锦山存了起来,想着再进行夜袭的时候用一用。未曾想,《塘沽停战协定》签订后,中国军队从长城一线撤了下来,这信号枪也就一直没用着。

  在这野狐岭,刘锦山打响了这支信号枪,红色信号弹在夜空中显得格外亮眼。

  钟伟光看见信号弹,立即拔出手枪将前面引路的两名土匪击毙。将二十几名土匪夹在中间的那连士兵也同时动了手,或刀砍,或枪刺,惨叫中夹杂着几声枪响,二十几名土匪瞬间变成了死尸。

  吕景文问刘锦山道:“锦山,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不是要剿灭野狐岭吗,怎么杀起牛角山的土匪来了?”

  刘锦山手抓住吕景文肩头,笑了笑说道:“景文兄,你不是一直反对我和秦世龙联合吗?今晚我改主意了,遂你的意,剿牛角山,不剿野狐岭了!”

  一旁的张凉点了点头,道:“师兄从一开始就是要剿牛角山吧,用了个苦肉计!”

  刘锦山又笑了笑,并未回答张凉,而是转身向林子中喊道:“苏姑娘请出来吧!”

  众人见密林中走出一人,身穿貂皮大衣,头戴狗皮帽子,身材略显娇小,走得近了,在火把照耀下,众人才看出这是一位姑娘,长得清秀可人,却又英气逼人。

  刘锦山向吕景文、张凉、钟伟光、徐云等人简单介绍道:“这位苏姑娘便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野岭艳狐!”

  众人皆吃了一惊,简直不敢相信。除了刘锦山,只有钟伟光见过小桃,但此时却认不出来了。

  原先教授登山攀岩的几位大汉从警卫连里走了出来,向苏莹抱拳道:“大当家的。”

  苏莹略点点头,算是见过了。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几人是野狐岭上的土匪。

  苏莹对刘锦山说道:“刘司令,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上牛角山吧!”

  刘锦山问道:“丁少奶奶同意了吗?”

  苏莹吹了一声哨子,几名大汉带着柳晴从林子中走了出来。

  等柳晴走到近前,刘锦山感叹道:“丁太太巾帼不让须眉,也是个有胆识的女子!”

  柳晴浅浅一笑,说道:“刘司令过奖了,其实我这条贱命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苏莹道:“姐姐不要这样说,等杀了秦世龙,我再帮姐姐寻个好去处。”

  柳晴说道:“哪还有什么好去处,天下男人都是一副德性!”

  刘锦山一摆手说道:“今晚先不说这个,我们抓紧时间按原定计划上牛角山!”说着从一警卫员手里接过一套军装,递给了苏莹,“你去林子里换上这套军装!”

  苏莹接过军装,去了林子,不一会儿便换好走了出来。刘锦山选的这身军服还算合身,只是一头秀发掩盖在军帽中,军帽略高了些。在军装映衬下,苏莹显得更是英姿飒爽,刘锦山不觉看得出了神。

  柳晴在一旁说道:“刘司令别看了,再不出发,天可就亮了!”

  一句话说得苏莹脸瞬间红了,刘锦山尴尬一笑,转身命令道:“开拔!跟着苏姑娘走!”

  苏莹走在最前面,带队伍先往北走,抄近路往牛角山方向前进,因黄泥沟地势险要,且有土匪把守,苏莹在野狐岭北麓下山,然后折往大路,一路急行军,到牛角山脚下时,已是凌晨四点,幸好是初春季节,天尚未亮。

  刘锦山、苏莹、张凉、徐云、柳晴以及警卫连里的苏莹手下、若干精壮士兵打着火把率先上山,柳晴脚小,爬山吃力,刘锦山命两名士兵架着她。钟伟光、吕景文则率大部队跟在后面,灭了火把,摸着黑缓慢上山。

  接近第一道寨门时,刘锦山让人先把柳晴给绑了起来,免得土匪起疑。

  寨门上的土匪远远就看见了星星点点的火把,大声问道:“什么人?”

  刘锦山喊道:“牛角山弟兄们,我是剿匪司令刘锦山,捉了苏狐狸,现在送上山来了!”

  “打笼打铲是不是活儿?”

  刘锦山早将暗语背熟,立马回答道:“不是活儿,除了磨就是磨!”

  寨门上的土匪说话客气了些,“刘司令,我们三当家的在哪?”

  刘锦山说道:“我们上野狐岭时分成了好几路,后来打开了,就走散了,三当家的可能还在野狐岭上,我已经派人通知他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寨门上几个土匪似乎在商量什么,刘锦山生气地问道:“快点开门啊!老子亲自把苏狐狸送上山了,还不赶紧开门磨蹭什么呢!”

  寨门上土匪说道:“刘司令不要生气,我们先去通报大当家的一声。”

  刘锦山大怒,道:“通报个屁!通报了还不是得放老子进去!难道老子送苏狐狸来,秦世龙还不让老子进门了?通报,通报,等通报完回来,老子得他妈的冻死在你这破山头上了!老子打了一晚上,一夜没合眼,到这里连个寨门都不让进,算逑了,老子不进了,让秦世龙自个儿到城里来吧!你几个兔崽子给老子等着,到时候秦大当家的定饶不了你们……”

  刘锦山身后几十人跟着起哄,瞬间骂声一片。

  寨门上的几个土匪没了主意,刘司令说得对啊,通报不通报都得让人家进门不是。一个小土匪头子说道:“刘司令不要生气,要不您先进来吧。”接着让人打开了这小寨门。

  刘锦山进了寨门,正眼看都没看那几个土匪。那几个土匪见刘锦山满身血污,一脸杀气,手里还提着刀,个个躲得远远的。

  刘锦山等人走到二寨门,依然是同样的说辞。二寨门上的土匪寻思,既然一寨门放行了,二寨门何苦阻拦,便也开了门放了过去,然后派人往山寨通报去了。

  来到山寨大门时,光头大脑袋的秦世龙已经在寨楼上候着了,火把中见刘锦山身后绑着一位面容秀丽的女子,不觉大喜,说道:“刘司令辛苦了!”

  刘锦山哈哈大笑,说道:“怎么样?兄弟说到做到吧,把苏狐狸给您带来了!”

  秦世龙高兴虽高兴,但见刘锦山带上山来几十号人,难免心中忌惮,便说道:“刘司令,你带上山这么多弟兄,哥哥我山寨小,恐怕招待不了啊,还望刘司令莫怪!”

  刘锦山明白,秦世龙不打算让他的人全进去,便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我的士兵们在外面等等就是了,要不我也不进去了。”

  秦世龙慌忙说道:“别别别,刘司令进来说话,进来说话。”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苏莹见了秦世龙,便要去腰间摸枪,张凉却在一旁将她的胳膊按住,冲她微微摇了摇头。

  刘锦山将警卫连长叫到跟前,说道:“你带着警卫连离开这里,向二寨门那里靠近,一会儿听见里面枪响,立刻把二寨门夺了,接应老钟他们进来!他们不让你们进寨子,你故意大骂着走。”

  警卫连长看了刘锦山一眼,提高嗓门大骂道:“凭什么不让弟兄们进寨子,不给口吃的,给碗水喝也行啊!他娘的,什么狗屁东西!”

  警卫连几十号人都跟着一起吵吵起来。

  刘锦山故意装作安慰大家的样子,说道:“秦大当家的有苦衷,不让进就不要进了,等回到城里再吃再喝不晚啊,快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警卫连长一脸不满,大骂着带领警卫连士兵向山下走去。

  秦世龙在门楼上说道:“刘司令,实在对不住了,来呀,快开门!”

  苏莹在一旁悄悄说道:“在这里将他解决掉得了!”

  刘锦山低声说:“不行,门楼上面有两挺机枪,在这里打起来,我们不占便宜。”

  苏莹这才明白张凉为何按住自己。

  寨门打开之后,刘锦山第一个进了寨子,张凉、徐云紧随其后,苏莹以及三个手下扮作士兵押着柳晴也进了寨子。

  山寨大厅里的火把都点了起来,照得通亮,秦世龙坐在中间虎皮椅子上,身后还是一块大屏风。刘锦山在秦世龙左下首坐了,徐云在刘锦山身后垂立,张凉则在右下首坐了。刘锦山扫视大厅,只见秦世龙手下四个炮头都在刘锦山下首依次而坐,另外还有十来个土匪站在了大厅门口,背着长短枪支。刘锦山向张凉使了个眼色,张凉会意。

  苏莹四人押着柳晴进了大厅,秦世龙喜不自胜,从虎皮椅上起身走了下来,用手将柳晴下巴抬起,先是吃了一惊,接着脸上露出笑意,赞叹道:“苏姑娘果然是个大美人!”

  苏莹突然在后面说道:“秦世龙,你认识姑奶奶我吗?”

  秦世龙这才注意到旁边这位士兵是个女的,感觉不妙,大叫一声,转身准备逃走,苏莹一个箭步跟上,从腰间拔出短刀,轻轻一跃,便将短刀插入了秦世龙的后背。秦世龙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山寨大厅瞬间混乱,四个炮头慌忙站起来抽枪,张凉早已从腰间掏出手枪,连发数弹,弹无虚发,两个拿出枪的炮头和三个土匪当场毙命,徐云用斧头砍死刘锦山身边的两个炮头。苏莹手下三人也都是好手,倒转身开枪,将大厅门口的土匪悉数击毙。

  刘锦山的大刀还未派上用场,大厅里的土匪已基本死干净了。

  秦世龙趴在地上呻吟,苏莹一脚踏住他的肩头,正准备拔刀时,突然感觉屏风后面有动静,似乎是在开保险。苏莹侧身一把将刘锦山推开,果然屏风后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了刘锦山身后的椅子。苏莹掏出手枪朝屏风后连打两枪,屏风后有一阵响动。刘锦山提刀上前将屏风砍倒,屏风后露出了一个小门,通往后面。

  刘锦山没有多想,便钻出了小门,苏莹也跟了出来。只见两个身影窜入后面树林不见了。

  刘锦山、苏莹放开脚步去追,追进林子不远,就到了悬崖边上,此处荆棘丛生,却不见了二人踪影。

  苏莹懊恼地说道:“咱们上当了,我只顾着报仇,没有细想,刚才那个秦世龙肯定是假的!”

  刘锦山沉默不语。

  苏莹又道:“刚才那两个人中,是不是有一个背影很熟悉?”

  苏莹这一提醒,刘锦山果然觉得其中一人背影很熟悉,“是那夜偷袭我的人!”

  苏莹沉吟片刻,说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谁?”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1

三六、大闹牛角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