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一十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6/12 11:32:11

这日晚上,梅津誓秀急匆匆来到伊藤松阴办公室:“褚铭燃来报,电讯处截获军统消息,国民党中央军第74军军长王耀宗于后天离开南京。”

“王耀宗?”伊藤松阴腾地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惊诧道,“国民党军队将领中的翘楚,黄埔系将领中带兵打仗最有谋略的王耀宗?”

“正是。”

自抗日战争爆发以来,王耀宗率领的部队参加过大小对日战役,几乎无往不利,最终将74军打出“抗日铁军”的称号,军长王耀宗精明强干,人称“宁碰阎王,不碰老王”!“确信消息无误?”伊藤松阴再次确认到。

“千真万确。”

“好,非常好。‘宁碰阎王,不碰老王’?我到要会一会……立刻叫来褚铭燃开会。”

“是。”梅津誓秀又问道:“是否通知伊藤绫野过来?”

伊藤松阴摇头,梅津誓秀领命离开伊藤松阴办公室。

此刻,已是深夜十点,距离上一次的和平大会刺杀案过去整整十天。

南京城西西康路上,王耀宗打扮成商人模样与几位随从坐在车里,张甫程是司机,开着车向清凉门走去。

王耀宗因带着特殊任务不得不来南京,而南京现在完全被日本人控制,没有中国军队,王耀宗也不方便带很多守卫进城,于是就带了三名亲兵,打扮成商人模样,任务完成,今日要离开南京。上峰知晓耿中石手下的“狼毒”是南京最为得力的作战人员,于是军统总局下达命令:“狼毒”一人秘密负责王耀宗将军的安危。

张甫程开着车,四处张望,时刻警惕周围状况,他心中牢牢记着耿中石的铁令:如果王将军出现了差池,提头来见。

突然,一个年老的乞丐冲到马路中间,张甫程一个急刹车,差点撞上去,张甫程停顿一下才下车,将那名乞丐扶起来,这时斜侧面过来一个人,直冲冲的从张甫程身上撞过来,张甫程来不及躲闪,未待张甫程看清楚来人的长相,那人已经离开,张甫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风衣口袋,里面多了一张纸条,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张甫程立刻回到车上,打开纸条:各个城门均等待王将军落网。

张甫程迅疾将纸条吃到嘴里,嚼了几下咽下去,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暂未发现任何异动,张甫程立刻带着王耀宗将军折回去。

晚八点,夜,静悄悄。南京城东中山门。

特高课的日本宪兵和特务委员会大小特务均接到命令,今晚于中山门附近围捕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宗。

特务们和日本宪兵三五人结队负责一条路线,这里是居民住宅区,四通八达的巷弄,每条巷弄很短,围捕特务每跑一百米就冲到了巷弄的十字路口,胡乱凭意识转弯,再去到下一弄口。

而整个中山门内外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

梅津誓秀和褚铭燃各自带队,几路人马,在几个巷子里堵截。

褚铭燃带着一队人马,在吏部街上已经来回转了半个多小时,没发现任何可疑人员,没有任何线索,此刻正心急如焚,又是一次立大功的机会,她必须牢牢抓住。

与往常一样,和平大会的刺杀案没有任何头绪和进展。而这时,依旧得意的却是褚铭燃,她还沉浸在抓捕三名共产党的成就当中,特高课越是无能,越可以突显她的能力,日本人就越需要她,而自己……也无需再担忧什么,副主任的位子早晚是自己的……

褚铭燃内心正思忖着,忽然瞥见前面拐角处,几位生意扮相的人员穿过一座圆形拱门匆匆离去,这条狭窄的小巷穿过去,前面就是中山门。褚铭燃眼睛里突然发出亮光,一条大鱼看来要落网了……褚铭燃右手一挥,手下的特务们快步向前冲去。

褚铭燃握紧手枪,盯着前方快速逃跑的中年男人,深幽的夜色中,眼睛一眨不眨,“砰”,子弹正中王耀宗,旁边经过的一名路人,瞬间瘫软在地,靠着墙,一动不动。

然而,王耀宗并未停下奔逃的脚步,几位随从扶住继续向前。子弹打偏了,打在了王耀宗肩膀上,褚铭燃气哼哼的跺了一下脚,又向前追去。

伊藤松阴亲自出马抓人。

晚上,陈宝荣回来,未见伊藤松阴,便向伊藤松阴府中人员询问他的去向,得到的回答是“特高课今晚抓人去了,伊藤阁下亲自带人去了。”陈宝荣心中一阵惊慌,伊藤松阴亲自出去抓人,定是一位非常关键的人物,不知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此人是否与莫先生有关?莫先生并未向自己透露什么……

伊藤松阴在这几条街上转了几圈追人无果,正好与梅津誓秀汇合,梅津誓秀说道:“王耀宗本是今天下午出城,但是突然改变计划,卑职怀疑定有内奸。”

“与我想法一致。”

梅津誓秀:“如有内奸,何不现在立刻召集特务委员会所有人员来办公室开会,那名内奸也许现在正帮王耀宗出城呢。”

伊藤松阴聚精会神的盯着前方。

鱼市街上莫府,白穆清立刻剪开莫鹤秋左肩处的衣服,握剪刀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莫鹤秋忽然笑了:“穆清,你可是南京城最有名的外科医生啊。”

白穆清强忍着泪水,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处理。白穆清将酒精炉烘烤过的镊子深入伤口中心,将那颗子弹稳健的取出,浓的发黑的血水汩汩往外流,对于伤口鲜血早已习以为常,但此刻,白穆清的心还是被剧烈撕开,现在麻药在南京城是禁品,家中没有麻药,莫鹤秋强忍着不发出声音,但是面容因为疼痛而抽搐扭曲。

白穆清正处理着伤口,突然客厅里的电话响起来,莫鹤秋看了一眼明少福,两人似乎预料到了同样的事情,对视一眼,明少福去接。

放下电话,明少福立刻来报:伊藤松阴来电,召集特务委员会所有人员开会,包括您。

莫鹤秋问道:“伤口处理得怎么样了?”

“还要一会儿。”

“没有时间了,包好不要让它往外渗血就可以了,伊藤松阴本性多疑,去的晚了,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喻清,胳膊上的伤口一定要先处理,否则会感染。”白穆清哀求道:“一刻钟就好,就说你的车子在半路上出了问题,或者找个其他什么理由,先把伤口处理了。”

“车子在半路上坏了?这样的理由,连你都不信,他一个搞情报工作的日本特务,怎会相信?”莫鹤秋握住白穆清的手臂,望进她的眼睛里,“听我说,穆清,如果我现在不立即赶过去,一旦暴露,就不是这条手臂的问题了,所有人都要跟着遭殃,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

白穆清黯然低下头,似是要哭出来,又不想让莫鹤秋难受:“我只是担心你……”

莫鹤秋望着白穆清楚楚可怜的模样,忽然十分心疼,幸好没有告诉她今晚他要护送的人是谁,白穆清并不知道莫鹤秋去做了什么,也从来不问。

0

第一百一十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