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一章、疯子诡计多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一章、疯子诡计多端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4/20 11:00:21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一章、疯子诡计多端

  感情的变化使我心身疲惫。我好像一叶小舟,在风浪翻滚的无际的大海中颠簸,狂风巨浪一次次把我卷入是非的漩涡。和我有感情纠葛的三个男人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威势向我发难。

  我把大刘再次逐出家门,我不再反省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可我毕竟从精神枷锁上卸下一个最坚硬的锁链。

  然而姜猛又趁机向我表白酷爱之情,使我措手不及。我对他感恩戴德,我欠下他一笔笔人情债。我对他感激、羡慕、佩服,尊敬,而唯独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爱。

  有人说人间之情可以分为亲情、友情、爱情三种,可我仔细分辨一下,我和姜猛之间的情谊,既不属于亲情、又不是爱情,还超过友情。那我就把它归为第四种“情”吧。但是我却想不出最恰当的词语给这种情带上个恰如其分的标签。超友情非爱情,始终徘徊于两者之间。因为姜猛已经明确表态要跨越友情的界限,所以我不得不步步设防。回家不敢打开QQ,怕姜猛在QQ上和我聊天。甚至手机都不敢打开,怕他来电话。在单位我尽量躲着他,总而言之我是采取了迂回战术,既挡又躲。可是事与愿违,常常被他堵到无人处,逼问我“口供”。

  不管怎么说,这两位都是精神健全的人,他们有理智能控制自己过激的言行。最让我招架不住的是那位还没有彻底痊愈的精神病患者吴豪。他似醒非醒,时而明白时而糊涂,对我纠缠不清。

  自从上次在西餐厅吴豪与我邂逅,他便成了西餐厅每天必到的回头客。我怕他,我躲他,一听说吴豪来了,我就两腿发软。然而他总是故意找茬,鸡蛋里面挑骨头,吵吵闹闹,骂骂咧咧,目的是为了让我出面来解决。

  小服务员们都掌握了规律,只要我到他跟前去一次,那怕一句话也不说,他就会消消停停地坐那用餐,结账后客客气气地走了。否则他一定花样翻新地闹事。所以大家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地像防备瘟神一样防备他的做闹。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看到他来,立刻把我拉过去,跟他打个招呼。

  有一次他抓住我的手说:“岫岩,你看,这样我也累你也累。我天天来这里的目的你不会不知道,我就是等待你的答复,只要你说一句:“我答应你了。”我就再也不会来这里闹事了。你答应我吧!我已经等不及了。难道你愿意看到我犯病,倍受折磨吗?救救我。只有你才能治愈我的病。和我回家吧!我一定好好爱你,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对待一个精神病患者,我不敢动硬的,稍有不慎,就会刺激他歇斯底里大发作,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总是强装笑脸,劝他、哄他、骗他、安慰他。越是这样,他越是得寸进尺,纠缠不休。闹了一段时间,他突然不露面了,我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了。

  没过多久,我觉得被一些身份不明的人跟踪了,有年轻力壮西服革履的帅哥,宽大的帽檐下是一个遮挡半面脸的太阳镜;有弯腰驼背拄着拐杖的老者,步履蹒跚,行动困难;有满身灰尘的农民工,邋邋遢遢,疲惫不堪;也有一身工作服的清洁工人,在大厦前后扫马路。

  这些人每天都在我下班的时候轮番出现。这些人的职业不同、服装不同,年龄不同,神态不同,举动行为也不同。只有一点相同,他们总是不让我看到他们的脸。有的捂个大口罩,有的戴个大墨镜,有的帽檐压得低低的。这些可疑的人们时而出现在游乐谷大厦里,时而出现在大厦门前,有时出现在公司托儿所楼前广场,有时出现在我家楼下。

  一连多天,我总觉得我周围有神秘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使我惶惶不可终日,时时胆战心惊。万般无奈,我给大刘打电话,我把我的疑虑告诉他,让他帮我想想办法。

  可是他不以为然,他戏谑地和我调侃:“我想你是得了‘缺男恐惧症’,这就是因为你把我撵出家门的报应。所以你总是疑神疑鬼,坐卧不安,幻听幻视经常出现,这是初期症状。

  到了中期你就会急于找个护花使者,为你保驾护航,你才会心地坦然。这种病到了晚期也就是进入不可救药阶段,见到异姓你就把他当做自己的保镖,于是引狼入室、与狼共舞,最后被狼吃掉。”

  我听了之后,虽然很生气,但是却忍俊不禁。我说:“大刘哥,我绝对不是和你开玩笑,也不是找借口和你联系,你不要拿我开心,我现在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响,为了咱们孩子的安全,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吧!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后悔可来不及了。”我几乎是在恳求他,然而他却认为我自己吓唬自己。。

  他对我的惶惑不安很不理解,所以他想了一会儿说:“我想唯一的办法是你身边必须有个保镖——护花使者。花钱雇吧?那可是一大笔开销。况且时间长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不离你身边,那一定会出绯闻的。你又是一个爱名誉比爱生命都重要的人,所以这一招行不通。

  要么你赶快找个新老公,让他终日不离你身边,这是最保准的。不过这也不行,因为咱俩还没有解除婚姻关系,在我们口头协议的约束下,还有半年我们才能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你要再婚你就会犯重婚罪了,这一条更不行。”

  我有点急了:“大刘哥,你能不能收敛点?我不是在听你的单口相声,我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向你讨教的,你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才能行?”

  他没有立即回答我,听了一会儿说:“办法的确有一个,可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你说吧,真要是好主意,我一定采纳。”我非常着急要他替我想个办法。他说:“唯一的办法是让孩子她爹回家,为了他的女儿,他也一定会全心全意、舍生忘死地保护你们。”

  这个滑头,说来转去又把问题扯到他自己的身上了,我的确也想过这个办法,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然把他撵出去了,而且态度又是那么强硬,现在真的没有勇气答应让他回来,这与我的面子实在说不过去。

  我说:“你不要乘人之危趁火打劫,我是让你帮我想想办法,可是你为什么又会回到这个老话题上来了呢?”

  他一听我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就马上说:“得得得!算我没说,有招你自己想去吧!拜拜了!”我“喂!喂!”了半天,那边还是没有动静,我知道他早已把电话挂了,就颓丧地坐在床上发呆。

  因为我最近精神一直处在紧张状态,和大刘通话也没有找到什么好主意,我气得连饭都没吃。搂着孩子睡着了。正在我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就听到有人按外面防盗门的门铃。这么晚了,有谁还到我家来呢?我拿下话筒问:“谁呀?”“我是物业的水暖工,邻居反映你家漏水了,我来检查一下。”

  我说:“我家哪儿也没漏水,你可能找错门了。”他说:“今天你们楼下的邻居,往物业打了好多次电话了,白天我们来过好多次了,一直到晚上才把电话打通了,你赶快开门吧!”

  我实在没有办法,便按了遥控电话的按钮,把外面防盗门打开了。过了一会这个深夜来访者,到了我家门前按门铃。我在猫眼一看,是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还穿着一个高腰水靴,带着一个长沿瓜皮帽的人,因为他带个大口罩,看不到他的脸,听不清他的声音,所以判断不出来他多大年纪。我本来不想给他开门了,可是他在外面叨叨咕咕:“白天家里没人,谁愿意深更半夜的来修水管子?”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把门给他开开了。他进屋连靴子都没脱,就这儿走走,那儿看看。说了一句:“对不起,可能不是你家漏水,我到隔壁看看去。”

  他出去之后,我并没有听他叫隔壁邻居的门,而直接下了楼,我听到清清楚楚的脚步声。奇怪?他为什么不坐电梯呢?

  我突然感到后怕,这是不是白天跟踪我的人,假如是,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这一夜我也没睡安稳,有心给大刘打电话,又怕他抢白我。

  第二天,我碰到姜猛,鼓起勇气把这些天遇到的怪现象告诉给他。他说:“也许你真的被人盯上了,可是到底为什么要跟踪你?我们无法判断。我们没事防备有事,从今天起,每天下班你给我打个电话,我送你。”

  我说:“不行!不行!本来有人专愿意给咱俩造谣,你要是天天晚上送我,还不知又要传出什么离奇的故事来呢?我倒无所谓,你还没有女朋友,没结婚,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扑捉到什么蛛丝马迹,大作花样文章,将来谁还敢嫁给你呀?”

  姜猛说:“这你就不要担心了,只要你安全就行。说好了,从今天起,下班你一定给我打电话。我在托儿所门前等你。”

  姜猛一连送我多天,然而有时他有事脱不开身,不能天天送我,我也只得自己抱着孩子打车回家了。

  有一天晚上,我刚刚下了出租车,就看到从侧面过来一个穿着讲究的绅士摸样的人,只见他穿着一件藏蓝色的西式风衣,带着一个同样颜色的礼帽,还戴着一副大大的变色镜。他走路的姿势与众不同,尽显风流潇洒的气质,因为他始终在我右边,我用余光看了他几眼。我想这样的人不会是坏人,和他并肩而行反而觉得踏实了。当我走到我们楼前,刚要打开单元的防盗门时,他已经来到我的跟前。他客客气气地向我点点头。我也客客气气地回敬一句:“您请!”

  他和我一同走进电梯,我一直以为他是哪家邻居来的客人,也没太在意。可是当我走出电梯时,他也跟了出来,我开始紧张了,难道这是跟踪我的坏人?我犹豫不决,踟蹰不前。可是走廊里一直没碰到一个人。没有办法,我只得硬着头皮走到自家门前。我胆战心惊地偷偷看看周围,那个神秘人不见了。

  我突然想到以前听到的鬼故事,说在电梯里常常可以遇到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魂,我真的很害怕,狠不得一下子走进屋。我慌慌张张地去开门,因为手中抱着小天使,肩上还有个背包,只能用一只手拿钥匙开门。因为我过于紧张,所以好半天也没打开。

  当我好不容易打开门的一刹那,那个神秘人站在我身后,和我同时进了屋。我刚要喊叫,他的大手顺势捂住了我的嘴。我几乎吓得要窒息,我怕他伤着孩子,所以没敢反抗。顺从地和他一起走进屋里。当时我想,和这样膀大腰圆的人不能斗勇,只能斗智。于是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恐慌,想办法来对付这不知来意的神秘人。走到厅里,他一下子摘掉了帽子,拿下了眼镜,我惊得目瞪口呆,原来是疯子吴豪。我就像被针扎破的气球马上憋了,我已经无语,好像变成一只认人宰割的羔羊,等待厄运的来临。

  吴豪脸上露出诡秘的奸笑,他说:“鬼丫头,你真狠心,让我整整跟了你一个月,才找到你的窝。我感谢我的化妆老师和表演老师对我的谆谆教诲,使我这个传媒大学的高材生,精通化妆术,我不断变换我的身份,跟踪追击,找到了你的家。”他得意忘形地说,“你这个曾经和我同床共枕的人竟然没发现进你屋的水暖工竟然是你六年前的老情人?哈哈!傻丫头!我终于如愿以偿了!”他疯狂地给自己鼓起掌来。

  吴豪说完像饿狼一样向我扑来,我因为抱着孩子,左躲右闪,他以身体的强大优势战胜了我。他把小天使抢过去,举得高高地说:“你从现在起,必须老老实实地、服服帖帖地听我的话,不然我会立即让你的孩子变成一具小僵尸。”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孩子就是我的命,为了孩子的安全,我什么都能忍受。我说:“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听你的。”孩子的哭声好像是命令我:“赶快投降吧!”

  他轻轻地把小天使放在沙发上,孩子拼命地哭着,我跑到跟前,把她抱起来,啪啪哄哄,悠悠哼哼,她慢慢地睡着了。

  吴豪耐心地等待我把孩子哄睡。然后说:“把孩子放到她的小床上,给我做饭吧!我饿了。”

  我无何奈何点着煤气炉,烧了一锅水,从冰箱里拿出一袋速冻水饺,我问他:“吃饺子行吗?”

  吴豪嬉皮笑脸地说:“六年了,我天天想,月月盼,我就盼望有一天能吃上我亲爱的老婆给我做的饭。吃了你给我做的饭,比吃山珍海味猴头燕窝都香。”

  看到他那淫邪的眼睛,我已经猜到他下一步要干什么?我怕极了。我绝对不能让这个禽兽不如的坏蛋得逞,我在想着对付他的策略。看到那一锅滚开的水,我真想全泼到他的身上。可是又一想,我为他犯罪不值得,我还有孩子,我不能拿我的自由去冒险。可是我又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来

  吴豪处在自我陶醉中,我对他的反感更加强烈。我想先让他吃饭,争取把他灌醉,然后让大刘来车把他接走,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六年前的悲剧重演。

  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进行着,我拿出家里最好的红酒,劝他喝,他很快地醉了。我偷偷地到卫生间给大刘发了一封短信,告诉他马上过来把吴豪接走。但是事情也真不巧,吴市长到一个大工厂去处理一个突发事件,大刘哥来不了。我急得如热锅蚂蚁。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得给姜猛发了一条短信:“吴豪在我家胡闹,你快来救我!”让他立即来为我解围。

  还好,姜猛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这时吴豪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姜猛连拖带拽,把他拖到楼下,塞到车里。

  这一夜总算有惊无险,姜猛为我化险为夷,我非常感激他。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能当机立断,救我脱险。

  可是我明白,我躲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吴豪以后还会常常来骚扰的。怎么办?我应不应该把大刘找回来?强烈的自尊心在作祟,我明明知道没有他的保护,我随时随地都会遇到危险,就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没留有余地,所以难以开口,不好意思说出反悔的话。所以我非常焦虑、非常痛苦、非常矛盾。

  望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屋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一种无名的恐惧向我袭来。心里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期盼。如果大刘在家,我会躺在他的臂弯里,他的大手会紧紧地抱着我,我不会害怕,不会烦躁、不会忧虑,我会安安稳稳地、甜甜蜜蜜地酣然入梦。我会在他那宽厚的怀中尽情享受爱的温暖。

  我在反思我们这暂短的失败的婚姻,到底是谁的错?我们的爱情和婚姻有一个极其美好的开头,我觉得获得爱情便获得一切:甜蜜、幸福、温馨、愉快、成功、胜利……一切一切接踵而至。可是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瞬息万变的。爱就像一团熊熊燃着的大火,两个相爱的人都往里添柴,这火就会越烧越旺,否则它会慢慢地自动熄灭,如果有人猛烈地往上泼冷水,它熄灭就会更快、更彻底。是我的执拗和偏见毁了我们的爱情,毁了我们的家。我在急需要他的时候后悔了,是我亲手毁掉了我的一切。我的沉痛教训是:别等到错过后才去后悔,别等到失去后才想挽回。

  

0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一章、疯子诡计多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