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二章、苦女又遭磨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二章、苦女又遭磨难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4/21 9:38:08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二章、苦女又遭磨难

  我因为固执己见,造成我们夫妻俩感情上的深深裂痕,可是悔之晚矣。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生活对我的惩罚,静静地迎接厄运的来临。

  我万万没有想到从那天以后,吴豪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我家楼下等我,我每天战战兢兢地生活。只要他一到,他就会用孩子来威胁我。我忍气吞声,违心地答应他很多无理的要求,忍受着他对我的拥抱和狂吻。我对他的厌恶之情越来越强烈,我对他的憎恨与日俱增。

  终于有一天,他说什么也不走了。我哄他、骗他、撵他,甚至打他,他就是赖着不走。我知道我这瘦小的身材,如果和他拼力气,我绝对甘拜下风。怎么办?我胆战心惊地想着对策。

  他像恶虎扑羊似的把我压在身下,我打他、挠他、咬他,更加激起他的疯狂。我的身上被他抓破了,我的衣裤被他撕乱了。我在拼命挣扎中,汗水、泪水、血水,融汇在一起,然而,我不是他的对手。他凭借他身强力壮,和那股疯狂劲,故伎重演,到底又把我糟蹋了。他的兽欲得到满足之后,已经筋疲力尽,倒头便睡。

  我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我觉得自己就像掉到虎口里的羔羊,被凶猛的野兽,撕咬得体无完肤。

  在我极度悲痛之时,突然听到开门声。我由悲愤痛苦,顷刻转为惊恐万状。我立即披上衣服,走出卧室。原来是大刘,我扑到他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他看到我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样子,知道一定发生大事了,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卧室。看到吴豪赤条条地躺在我的床上,他一切都明白了,气得暴跳如雷。他冲到床边,用力去拉吴豪的胳膊,想把他拽到地上猛打一顿,好好教训教训他。

  我上前阻拦,我说:“这么多年吴市长对你恩重山,他就这一个儿子,看在吴市长的面子上,你也别把他打坏了。打残了。”大刘喘着粗气,两眼通红,极度愤怒地说:“我警告过你,千万不要引狼入室,你为什么让他找到咱们的家?”

  我把吴豪化妆跟踪我的事简单地和他说了,大刘半信半疑。他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把大刘拉到厨房,低声和他商量:“现在我再一次被他糟蹋了,有一就会有二,他以后还会不停地来骚扰。我现在只有两条道可走,一个是调转工作立即换房,躲开吴豪,让他找不到我。一个是立即出国,去我妈妈那里永远不回来。”

  大刘余气未消,他怒气冲天地吼道:“我没时间和你谈你的长远规划,那是以后的事。我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现在有三条条路认你选:

  第一条路、现在我把他拎起来痛打他一顿,打得他屁滚尿流,皮开肉绽、满地找牙。让他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再偷鸡摸狗干坏事;第二条路、把他那玩意儿给他剪掉,让他再也不能糟蹋女人;第三条路、现在我领你去报案,告他强奸罪。”

  我说:“打他,我们的确可以出口气,可是把他打伤了、打残了,甚至打死了,还要负法律责任,我们得不偿失。另外我们根本不能动刀子、动剪子,那样做我们就是犯法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报案,告他强奸罪,现在他在我床上裸睡,我的衣裤都被他撕乱了,我的身上有很多地方被他抓伤。他的手已经被我咬破了,有人证物证。警察来了,完全可以抓他现行。

  可是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吴市长和祝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以后你还能给市长开车吗?另外他是精神病患者,他做任何坏事都不负法律责任。而要追究的是监护人的责任。吴豪的监护人是吴市长和他的夫人。法院应该怎么判?所以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到底该不该走这条路?现在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大刘急眼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是到底想要怎么办?”我说“你现在把他拉回家去,这事千万不要对祝姨讲,她的病很重,怕受刺激。但是你必须和吴市长实话实说,让他想办法管住他的儿子。下不为例,如果还有下次,你和吴市长明说,我一定要告吴豪强奸罪,到那时,我不会再顾及市长的面子和威信了。

  大刘非常生气:“你有今天,是你自作自受,我几次要回来,你死犟死犟的,就是不让。如果我在家,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吗?以后的麻烦比这个还要多,你既然不用我保护,出了事,就不必再找我了!”

  尽管他说不再管我的事了,可是他还是怒气冲冲走到卧室,凶狠狠地把吴豪从床上拽起来,吼道:“快把衣服穿上!我送你回家。”他把吴豪的衣裤扔到他的头上,声严厉色地说,“吴豪,你记住!今天你强奸了我老婆,我们看在你老爹老妈的面子上,就先不告了你了,但是这笔账可要给你记上。如果再有下次,小心你下面那个玩意儿,我一定会把它剪下来喂狗。”

  吴豪睡眼惺忪、懵懵懂懂,外强中干、色厉内荏,歪着头,盯着大刘,对大刘讽刺挖苦说:“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吕岫岩是你的老婆?天大的笑话,他是我的!六年前她就归我了。你问问她,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吗?只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你小子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问问她?她吕岫岩到底爱的是你还是我?你只不过是个司机,可我是市长的儿子,传媒大学的高材生。多才多艺,能写一手好文章。我唱歌能和刘欢相比,演戏能和唐国强相比,跳舞能和淘金相比,主持能和罗京相比。可你呢?你只不过是个市长的司机,你有和我较量的资本吗?你不要大言不惭地说你是吕岫岩的老公,你问问她,是谁具有她的初夜权?你捧个二手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都替你脸红。”大刘忍无可忍“啪啪”搧了吴豪四个大耳光。我也觉得很解恨,朝他后背就是两拳。吴豪哇哇啕啕大哭起来:“妈呀!爸呀!他们合伙欺负我。”

  我拍他犯病,和大刘一起把他连拖带拽弄到楼下,塞进车里。

  

  大刘和吴豪走了,我趴在床上痛哭失声。这个恶魔,是他毁了我的童真,是他欺骗了我的感情,是他在我的生命的旅途上埋下了不幸的种子,让我一直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艰难地跋涉,一步一个坎,几步一跌倒。生命旅途没有回头路,现在他终于把我一步步逼到悬崖边。我对这个流氓的憎恨,我对这个狂人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我想只有吴豪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我才能安全,否则我的生活永无宁日。

  在纷乱的思绪中,我突然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我——我想办法把他杀掉。可是一看到我怀中的小天使,我立即收回了这可怕的、愚蠢的想法。

  然而我陷入更加迷茫之中。最后我终于决定,把大刘哥找回来,我和孩子没有他的保护,随时随地都有危险。为了我们娘俩的安全,我不能再顾及面子了,宁可大刘哥骂我、打我,我也不能再让吴豪糟蹋我。

  夜深了,我的泪水哭干了。我盼望着漆黑的深夜赶快过去,我盼望快快亮天,让光明赶走笼罩在我心头上的阴霾。

  天亮了,我起来走进卫生间,在镜子里,看到我已经变成一个面容憔悴,到处是伤的可怜人。脸上有很多条抓痕,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脖也因为用力反抗而红肿。

  我一看这副狼狈相,根本不能上班了,就往西餐厅打个电话,把这天的工作安排一下,撒谎说孩子发烧不能去了。

  第二天中午,姜猛打来电话,他问我孩子怎么样了?去没去医院。我用一套谎言来骗他。他却信以为真。晚上他开车来到我家看孩子,还给孩子买了很多水果和玩具。

  他进屋之后,愣住了,他疑惑不解地问:“岫岩,你怎么了?怎么到处是伤?和大刘打仗了?他动手了?太不像话了!我这可得找他好好说道说道。两口子打仗也不能下死手呀!”

  我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他真相,只是不停地点点头。

  说来也真巧,偏偏这时大刘回来了,我想一定他不放心,下了班就跑回来看我。可是他一进屋,看到姜猛和我坐得很近,就非常没有礼貌地说:“早知道家中有人管你,我就犯不上急急忙忙跑回来了。”我无法解释。

  这时姜猛冷冷地说:“大刘,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夫,对你的看法很好。所以岫岩说要和你分手,我一直做她的工作。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这么狠?难道你就忍心对她下毒手?你看你看,这脸上、脖子上、手上,到处是伤。你就那么忍心,把自己的老婆打成这样?”因为我不想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姜猛,就向大刘示意不要说,可是他却不明白我的意思。

  大刘的脸涨得通红,刚想解释就被我把话岔开了,我说:“姜哥,这事一点也不怪大刘。是我太任性、太不讲道理,有些胡搅蛮缠,所以把大刘气急眼了,他才动了手,况且是我先打他的。不过现在我们都谈开了,矛盾解决了,你不用担心了。”

  我的这番谎话,把大刘说得蒙头转向,无法插话。

  姜猛听了我的话,非常冷淡地说:“你们两口子和好了我也就放心了。我听你们西餐厅的人说,孩子有病了我才抽出时间来看看,现在大刘回来了,我就回去了。我的事很多,就不多呆了。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他说完就走了,我把他送到门口,可是大刘没动一动,连个招呼都没打,我觉得他很不给面子,但是为了不产生新的矛盾,我也没有埋怨他。

  然而大刘好像很纠结,他对我非常不满:“我可是警告过你,不要引狼入室。我觉得姜猛也过于热情了吧?你不管有什么事,他都阵阵拉不下。一个吴豪你都无法对付,再来个猛男,你可就更招架不了啦。你干嘛要告诉他,你身上的伤是我打的呢?”

  我已经听出来他对姜猛怀有敌意,我本想解释,又怕造成他更深的误会,也就没说什么。我只解释一下我对姜猛说谎的原因,是不想让他知道吴豪糟蹋我的事。

  大刘说:“我很忙,挤出一点时间来看看你,用不用去医院看看?”我说:“不用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好了。”我刚想说让他回家来住,可是他却说:“我恐怕最近一段时间没空回来看你们了。有急事给我打电话。”

  他把小天使抱起来亲了又亲,逗了她一会儿:“叫爸爸,快!叫爸爸,爸爸好想你呀!不能常回家看你了。对不起,小小乖。”

  我问:“你最近要出差吗?”“不是出差,是接受一个苦差事,吴市长不让我给他开车了,让我在家照顾他那疯儿子。”

  我一听就来气了,我说:“岂有此理!这家人欺人太甚了!你不是他家的仆人,你只是市长的司机,凭什么让你在他家看疯子?”我现在一提起吴家就恨得咬牙切齿,本来我对吴市长和他的夫人看法很好,可是吴豪再次糟蹋我之后,我恨他们全家人,这可能是恨屋及乌吧?

  大刘说:“昨天我把他弄回去,他就又犯病了,回去之后,把他屋里的东西全砸了,谁也到不了他跟前,他说:‘要是你们不把岫岩给我找回来,我就把你们都杀了,然后就把房子点着了。’现在他不仅毁物还打人,保姆给他收拾屋子,他把保姆给打伤了。只有我能控制住他,怕他再惹大祸,吴市长就把我留在家里看着他。今天一天他什么都没吃,说只有你给他做饭他才吃。”“那为什么不赶快把他送到医院去呢?”大刘说:“现在不行,他说不看到你,他哪儿也不去,如果硬要把他拉走,他就把全家人都杀了。他手里有一把匕首,谁也不敢靠近。吴市长让我把匕首哄下来,可是我软硬兼施试验好多次还是没弄下来。”我听了之后非常担心大刘的安全,我嘱咐他:“千万别莽撞行事,太危险了。实在不行找武警吧。”“吴市长那个人你不是不知道,他能让外人知道他家有个疯儿子吗?”

  我本来想让大刘回家,可是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只字没提。我们正谈着,祝姨来了电话了,让大刘马上回去,说吴豪又闹起来了。大刘把小天使放到床上,立即走了。

  我那时的心情非常矛盾,本来我是非常恨吴豪的,可是听大刘这么一说,我又觉得他很可怜。他的病本来都好多了,出院也快半年了,基本恢复了正常的理智和思维,可是看到我之后,他又发疯了。这难道是我的错吗?

  我突然想到人们常说的“红颜祸水”这个短语。红颜指年轻女子艳丽的容貌;单指美女。红颜祸水,自古就有的一种说法,是指美女贻误国家的意思。

  红颜祸水这些都是根据古代君王因为漂亮女子而亡国的例子而来的。这个短语都是警告男人不要迷恋美女,因为她们会给你带来不幸。

  我被人们看做是很有魅力的美女,的确有很多男人对我感兴趣,我也确实给他们带来麻烦和不幸。可是这是我的错吗?我认真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觉得我没有错。我承认我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但这不是我的过错,美是爹妈给的。我从来没有主动讨好男人,对那些爱慕我的追我的人,我总是时时在戒备着。

  吴豪喜欢我的“美”,他却践踏了我的美,一朵圣洁的美丽小花被他蹂躏了,所以他得到了报应——变成了疯子。

  大刘喜欢我的“真”,可是他却要把我死死地攥在手里,结果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来——竟然不相信我的纯真。使我们的感情出现了难以缝合的裂痕,他的苦恼不能说是我造成的。

  姜猛爱我的“善”,然而我始终没有接受他的爱,是他暗恋我多年,如今成为剩男。这也不是我的错、

  还有那些形形色色迷恋我的歌迷们,他们多数是花花公子、贪官色棍、地痞流氓。

  目中无人、高傲自大、自命不凡的工商局长曹毅,诡计多端、阴险毒辣的聂路安,凶险残暴的杀人狂龙虎,的确是因为我把他们的真面目揭露出来,才受到法律的制裁,被送进监狱。这不能说是我的错,这是他们罪有应得。

  在与吴豪的感情纠葛上,我多多少少有点内疚。因为在他患病初期,医生说他的病是因为失恋的打击造成的,只要他找到可心的人,病情就会好转,我当初答应他们家照顾吴豪一辈子,可是我没有兑现我的诺言,我不能原谅他对我的背叛,我不想成为一个狂人的殉葬品。这也许是我的自私才使他变成失去理智的疯子。

  我对大刘的确做得过了,我因为固执、武断、任性,不给他改过的机会,才使他有家不能回,有女不能见。是我把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变成一个郁郁寡欢的人。

  我的确有错,我给曾经爱过我的人带来痛苦和不幸,现在我应该怎样补偿我的过失呢?

0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二章、苦女又遭磨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