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三章、岫岩违心救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三章、岫岩违心救人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4/23 8:58:59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三章、岫岩违心救人

  吴豪被大刘哥“软禁”在家里,我也就不再担心他再来骚扰了,可是我时时刻刻担心大刘哥的安全。我给他打电话他很少接,有时告诉我不要再打电话了,有事他给我打,因为吴豪只要听到电话的铃声,他就疯狂地抢电话,大喊:“一定是岫岩打给我的。”

  转眼间这场风波已经过去了五天。一天我下班后,大刘拉着祝姨来到我家。我非常吃惊,不知她的来意。她很虚弱,说话有气无力的。我说:“祝姨有什么事?您给我打电话或者让大刘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您身体不好,为什么要亲自来呢?”

  她说:“我亲自来见你,的确是迫不得已。小豪的事我都知道了,我特意来给你道歉,我们全家人都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还有一事相求,又觉得张不开嘴。这事我本来想和大刘商量商量,可是我又怕造成你们夫妻的误会,觉得还是和你们俩一起商量好,所以我也没告诉大刘啥事,就让他把我拉来了。”

  我说:“祝姨,您这么客气干嘛?我和大刘都像您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什么事,您就说吧,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地去做的。”

  祝姨吞吞吐吐有点不好开口,大刘说:“祝姨,您说吧!”

  这位可怜的老人,没等说话眼泪就流出来了,她哽咽着说:“小豪到今天,已经是五天没吃东西了。好像挺不了几天了。我想请岫岩帮帮忙,把他手中的匕首哄下来,再劝他吃点东西。你们俩口子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去?只要把匕首拿下来,就能把他送到医院了,到了医院就是不吃不喝也能给他打吊瓶。我知道,让你们去救一个仇人的确难为你们了,请你们就看在我们老两口你的面子上,救救他吧!”

  我万万没想到她给我出了这样一个大难题。我的悲剧都是吴豪造成的,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搅得我的生活不得安宁。他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个瘟神,只要碰到他,我的厄运就要来临。现在让我去救他,这就等于让我在仇人面前举手投降。这样对不起自己的事,我是绝对不能干的。可是我又不忍心让这位善良的老人伤心绝望。我想把这不近人情的决定,推给大刘。我看了看他说:“大刘哥,你说呢?我到底该不该去?”

  祝姨可能是怕大刘拒绝,急忙把话抢过去:“大刘转业之后一直就给你吴叔开车,这么多年了,常年在我家住,我们把他当做亲人,他和小豪情同手足,他能忍心看着小豪饿死吗?其实我是心疼大刘才来找你的。大刘天天班都不能上,整天在家陪个拿匕首的疯子。随时随地都有危险。长此以往好人都得让他逼疯了。只有你才能控制小豪行凶,所以我就只能求你了。大刘是不会反对的。大刘,你说呢?”姜还是老的辣,我没想到她会用吴家对大刘的恩,来封大刘的口。

  我没有插言,静静地等大刘表态。大刘沉思不语,过了一会他说:“这事还是由岫岩自己决定吧!”

  祝姨真的很了不起,她急忙说:“我最了解岫岩了,岫岩心地善良,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我知道她如果不是考虑我的身体和你吴叔的威信,她不会忍受这么大的屈辱不报案。俗话说杀人杀到底,救人救个活,既然你不想让我们痛苦,就再救小豪一次吧!”这老太太也真够精明的,两头堵了我和大刘拒绝的路。

  我和大刘对视了一下,他读懂了我的潜台词,点点头。于是我下了狠心,豁出来了。我说:“既然祝姨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看在您和我吴叔的面子上,去试试吧!”

  祝姨激动得热泪盈眶,抓住我的手不放,一连给我行了三个礼,嘴里不停地说“谢谢!谢谢!”。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一个惹是生非的疯儿子,市长老伴竟然低三下四地给自家的保姆行礼,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举动?我真的很感动。

  我把孩子包好,和祝姨坐车一同去了吴家,在路上,祝姨让大刘到超市给吴豪买了一些流食和软性食品。因为他绝食多天,必须吃流食。过几天就可以吃软性食品了。

  一路上祝姨亲切地和我交谈,夸大刘、夸孩子。他说我们一家三口太幸福了。其实我内心却在说:“没有你儿子,我们会更幸福。”

  我们到了吴家之后,保姆把小天使抱过去,我和祝姨、大刘一起去吴豪房间。他的房门在外面上了一把明锁,大刘打开之后,我和祝姨悄悄地走了进去。只见骨瘦如柴的吴豪,长长的胡子,披头散发、两眼发直,躺在床上纹丝不动,手里攥着一把匕首。大刘走到他跟前,轻轻地叫他:“小豪,你看谁来看你了?”

  吴豪吃力地把头转过来,一眼看到了我,眼里突然好像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神情,好像是恐怖、又像是猜疑、更像是惊喜。他终于反应过来了,有气无力地说:“我知道你能来,你不忍心看我这样慢慢地死去。我知道你还爱我。”他的泪水涌出来了,枕巾很快地湿了。

  我不知所措,走到他跟前轻轻地所说:“把匕首给我,拿着它,睡觉很不方便,容易把自己碰伤。小豪,听话,给我!”他犹豫了一会儿,把匕首递给我,我趁他没注意,把匕首给了大刘。大刘一看我们都安全了,就悄悄地退出去了。我知道,他一定是认为他在场我和吴豪说话不方便。

  吴豪一阵明白一阵糊涂,但是他始终抓住爱我这个话题不放。我把冲好的一碗藕粉,拿到他的跟前说:“小豪,听话,把它吃了。过几天我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我用羹匙一点一点地喂他,他眼睛始终盯着我,顺顺当当、规规矩矩地把一小碗藕粉糊都吃了。祝姨看着,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微笑。

  我的两项任务都完成了,可是吴豪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他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祝姨说:“小豪,岫岩是请假来看你的,她不能多呆了,你让她回去吧!”

  吴豪气哼哼地说:“现在是晚上,她上什么班?你们骗我!你以为我糊涂得不分黑天白天吗?”

  我说:“我的确是请假来的,你知道,我们西餐厅下班很晚,现在那里有很多事,我必须回去。”

  吴豪哭了,他说:“我怕你走了之后就不回来了。”

  我说“只要你听话,好好吃饭,不打不闹,我就会回来的。你假如又作又闹,我就永远不再见你了。”

  他说:“我听你的,老天爷在上,我在下,我发誓:我一定吃饭,一定不做不闹。老天爷,你听着,假如岫岩不回来见我,你就派雷公电母来惩罚她,天打雷劈。把她那漂亮的小脸给她炸开花。”

  我一听他又在胡言乱语了,就马上找借口要出来。我临走之前,他来抓住我的手指拉钩,他笑嘻嘻地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走了,他声音极其微弱地说:“你说话要算数,必须回来,我等你。”两行泪流到他的面颊,滚落在枕上。

  我不情愿演的一场戏,总算落幕了,我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场。如果他吃饭了,恢复体力了,他还要找我,我再见到他,会这么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吗?我不敢往后想,我只能为我这初战告捷而感到庆幸。

  大刘把我送回家,这一路上我几次想说让他回家,可是我又张不开口。我发现他回避我和吴豪的谈话内容。也难怪,哪一个男人,愿意让自己的老婆去会见初恋男友呢?何况是糟蹋过自己最爱的人呢?这次尴尬的会面,我和大刘都很不情愿,然而实在没有办法推脱,只得违心地做了一次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但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大刘把我和孩子送上楼,转身要走,我把他拉住了,我说:“这些天你也太累了,吴豪消停了,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

  他听了这话,愣了一会儿,看着我,流露出异样的眼神,问道:“这是停战公告吗?”我不好意思地说:“大刘哥,是我太固执了,我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就别生我的气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和小小乖真的离不开你。没有你,我一天快乐的日子都没有。整天好像都在噩梦中,提心吊胆、忧心忡忡。从今以后,我们不要因为外人而把自己搞得痛苦、烦恼和忧愁。家属于咱们自己的,我们应该共同保护我们这个家,不被外人打扰,不被外人侵犯,不被外人破坏。让它永远是一个坚固的堡垒,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有人说‘男人——没有女人心疼,有了女人头疼;女人——没有男人心慌,有了男人心烦。’实际心疼、心烦都是自找的。我保证今后绝对不自找烦恼了,也不会让你心疼的。”大刘听了我这番话很受感动,这是他盼望的结果,可是换来这个结果的代价也太大了,吴豪给我俩的精神创伤也太沉重了。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不可逆转,只有俩人真正达到理解、谅解、宽容,换位思考,就会找回昔日的幸福和快乐。

  大刘哥沉思了好久,他说:“回家,这是我这阶段想的最多的也是最大的问题,更是我最伤脑筋的问题。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开锁钥匙却是吴豪的闯入。我真不知我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听到他的这番话,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止不住哭了起来。大刘哥把我搂在怀里,像过去一样,我感到温暖、感到安全、感到快乐,但是深深的内疚却鞭挞着我的灵魂。

  我们和好了,我们又回到了从前。大刘哥给吴市长打了个电话,他说:“岫岩很痛苦,她今天在我祝姨的劝说下见了小豪,也完成了祝姨交给她的任务。我想在家陪陪她,今天我不回去了可以吗……啊!太好了!他安静下来就好。……好吧!我明天一早回去。车我就不开回去了,我们这的小区很安全,您放心!”

  他转过脸来亲我一口,高兴地说:“孩子老婆热炕头这是男人最需要的三大件,又都回来了。我大刘心好,老天惠顾,让我这个家失而复得。”

  这一夜,我俩聊得很晚很晚,我们都在检讨着自己的过错,都在过错中寻找教训。重新体会家的温馨和幸福,重新享受爱的甜蜜和愉悦。我们一扫往日心头上的阴霾,准备迎接更加灿烂的的曙光。

  两口子往往在经历了一些沟沟坎坎之后,才能体会到相伴相依的重要。我和大刘本来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可是满天飞的谣言、从天而降的意外,像狂风暴雨一样摧残着这支刚刚出土的弱不禁风的爱情之花。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起点,决心携手走完今后的全部里程,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进发。然而,希望不是兑现的支票,新的问题还会出现,新的矛盾还会产生,我们还要经受新的困难的考验和锻炼。

  

  吴豪并没有向我们想像的那样在我俩的生活中消失,他仍是我俩之间一个浓重的阴影,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我们刚刚扶起的爱情之花,干扰着我们正常的生活。

  大刘从吴家每天传来的消息,一成不变,吴豪在等我、盼我、在咒骂我,不停地念叨他的咒语:“岫岩不来要遭天打雷劈的!她不来见我,就不得好死。”所以大刘就变换各种各样的故事骗他、哄他,劝他,然而却打消不了他那可怕的念头。他爸爸妈妈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他拼命顽抗。他说见不到岫岩他永远不离开这个家。他的思维并没有彻底混乱,他的语言也没完全没有逻辑。他每天都在找我、盼我。因为看不到我,他就用各种骇人听闻的方式吓唬家人,威胁大刘,所以大刘仍然没有摆脱他的束缚,吴豪在不断给大刘施加压力。

  终于有一天大家都招架不住了,大刘无奈答应了吴市长亲自提出的要求:“你让岫岩来一趟吧!让她帮帮我们,把小豪安抚住吧。争取把他哄到医院去,这样全家不得安宁,你也太累了。”大刘哥把吴市长这话对我学了一遍之后,我们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决定再违心地去吴家,完成市长交给我的任务:把吴豪送进医院。

  这次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不像上次那样惊喜、兴奋、激动,而是反常的暴怒。他狂呼乱叫,用最不堪入耳的脏话骂我不讲信用、背信弃义。而且把他身边的东西用力地砸我。我躲闪不及,被他抛来的烟灰缸砸到头上,鲜血一下子流了下来。大刘急忙给我擦拭,吴豪一脚把大刘踹倒,把我拉到他的身后,大喊大叫:不许你动我老婆!她是我的,你不能碰她!”

  他回过身,捧起我的头,用舌头舔着我脸上的血,一边像拍小孩子一样拍着我的后背,叨叨咕咕地:“好乖乖,不要怕!老公会保护你的。谁要是伤害你,我就把他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谁要是对你图谋不轨,我就抽他的筋,扒他的皮,打折他的狗腿。我用他的大腿上的皮,卷上大蛆,粘上花花脑子脓给他吃个够。”吴豪说得我恶心极了,想要呕吐。我极力从他的怀抱中挣扎出来。他紧追不舍,碰翻了桌子的瓶瓶罐罐,最后把电脑也碰到地上。大刘几次想要帮我,可是又怕他下死手伤着我。最后,大刘哥在吴市长和保姆的帮助下把他制服。

  我捂着流血的头离开了吴豪的卧室。祝姨给我把伤口消毒包扎。她难过地哭了,她说:“岫岩,我们真对不起你,从今以后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我们都不会再找你了。你孩子太小,这要是把你打坏了,孩子咋办?你放心,以后我们绝不会再打扰你们了。

0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七十三章、岫岩违心救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