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亡灵炼狱之旅>第2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小说:亡灵炼狱之旅 作者:第九城 更新时间:2019/2/18 11:48:46

米茜好奇地盯着我看了很长时间,我没有说太多,但当我说的时候,我问了她一个我还没准备好的问题,"上帝存在吗?"

天使很高兴有人问她任何问题,她热情地回答,"上帝当然存在!但不是你所期待的那个大胡子老头。事实上,我们信任的上帝没有任何物质形态,没有一个人是真实的。"

"那么,他是什么?"

"他或她......是神秘的!这个问题比我们所有人都重要,丹尼尔,也许现在你那糊涂的大脑还不能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会有所改善。"

"求你了,"我坚持道,"我想知道一切,即使我无法掌握。"

米茜点了点头,开始思考这个终极问题,然后给了我她最简单的解释,"我该怎么形容呢?想象一朵云,丹尼尔,一朵巨大的,噼啪作响的星云,你能看见吗?"

我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我想是的,当然。"

"现在,想象一下这个星云拥有其中的每一颗行星、每一颗恒星、每一个星系、每一个维度以及每一个可能宇宙中的每一个原子。所有的一切!上帝就是那朵云!"

"一朵云?"我咕哝着,"老实说?"

"更像是一种宇宙意识,"她解释道,"我想是创造的火花吧。我们无法理解这种心灵的意志,无法解释为什么它希望某些事情以某种方式发生,无法解释它如何塑造命运,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但我们不会停止尝试。宇宙的秘密和终极真理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发现,我们都会一起发现它们。"

我急忙躲开她的翅膀,"那么......"我说,"你也不知道吗?"

"我们在光线里,"她纠正道,"上帝是我们最伟大的头脑共同研究的科学,我们本质上都是天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等级和职责,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理解上帝和他对生命的意义。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存在!"

米茜拍打着翅膀,她令人赏心悦目,我忍不住把手伸到肩膀上,希望能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一对翅膀。

"有一天,"我摸着脊背,她咧嘴笑着说。

"那么,你的官衔是什么,小姐?"

"我告诉过你,"她恼怒地说,"我是维持生命的东西!这份工作要求我让你规规矩矩,忠告你,警告你,支持你活下去。对于任何天使来说,维持生命是最令人沮丧的任务,但毫无疑问是最有价值的。我们是鼓励者,丹尼尔,给潜意识提供了写经典小说的冲动,创作歌剧,雕刻大卫或者画蒙娜丽莎。当然,我不能激发你的艺术水平,但我给了你我最好的机会!我暗自希望你醒来时能记起我对你的影响。有些人确实能立刻回忆起他们的生命支持系统并体验到这种特殊的联系。这很不寻常,但确实发生了。"

"我记得你的名字,不是吗?"

米茜叹了口气,我只能对她的失望望而却步。

"这一定是一份相当枯燥的工作,就像对着一堵墙说话。我的生活也没那么刺激,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也没有什么大成就,这是肯定的。"

"每个生命都是一部史诗,"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有些人征服了珠穆朗玛峰,有些人培养了好孩子,这两者都是伟大的成就,你会考验我吗?哦,考验我吧!"

她以一种富有感染力的热情问了这个问题,我被逗乐了,她点头表示同意继续问下去。

"深呼吸,小姐!"她吸着清新的空气说,"从你1972年2月22日上午8点45分出生到2013年11月9日晚上20点09分死于同一个省......24分钟前!"她短暂地停下来欣赏我神秘的表情。

"你拥有第一颗牙的时候我就在那儿!开学第一天!看着他们摘除你的扁桃体,然后那天下午晚些时候,当你躺在床上,厚厚的巧克力冰淇淋从你的前面流下来——你是最可爱的!六岁的时候,在厨房的桌子上,你把狗背上的毛剃掉,然后用果酱重新涂上。"

"我还保留着那张照片,"我喃喃自语,被被遗忘的记忆淹没了。

米茜把身子低到我的右耳边,但除了耳垢什么也没找到,她继续寻找,"唉,你那顽固的头脑仍然希望你随时能从这件事中醒来!幸运的是,我受过格斗训练,这应该可以说服你不是这样的!"她气喘吁吁地说:"你的奥黛丽阿姨?是我劝你那天早上去看看她的。你也及时叫了救护车。在你的车撞上科罗拉多州的那棵树前一小时,我还警告过你要系安全带。"

因为那次特殊的事故,当米茜把我的刘海分到她喜欢的一边时,我护理着我头发上的肿块,"丹尼尔,你是独生子,你的父亲是一个勤奋的苏格兰人,来自格拉斯哥;你的母亲来自波尔多,你的法语说得很流利。他们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很好的团队,他们不是对你这个小家伙倾注了很多爱吗?"

她继续讲述她的事实,但我一时忘记了我的父母。有他们是幸运的,我是他们——也是米茜——最珍贵的财产。

"三十六岁的时候,"她接着说,几乎说完了,"你成为了安大略省警察局的侦探长。那是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丹尼尔,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这是一次非常丰富的经历,能够成为这样的人绝对是一种乐趣......"

"闭嘴!"我被她的言语震惊了,问道,"这一切......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呢?"她轻轻地回来了,"告诉我为什么不行?"

我仔细想了想,想要一个解释,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还是温柔地回答,"怎么会有一个看不见的天使整日整夜地围着我呢?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不合理的地方,既没有墙也没有窗户?这怎么可能呢?"

心灰意冷,米茜又试了一次,"是什么使心脏跳动?太阳如何滋养大地,月亮如何吸引海洋?人类被奇迹包围着:蜜蜂和蝴蝶,玫瑰和彩虹,更不用说大脑的深刻力量。宇宙是由成千上万个小小的奇迹串联起来的,丹尼尔,到处都是。很快有一天,这个新世界对你们来说会显得如此古老和理性,就像所有的奇迹一样,它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此时此刻,相信你的眼睛和直觉,相信我,相信我一直都在那里,心里怀着你的最大利益,这绝对是一场情感的过山车,我们一起坐过山车。"

女孩现在安静了下来,让我有时间去理解这一切。不,我不会在一个陌生人的沙发上喝得酩酊大醉后醒来,我哪儿也不去,米茜终于刺穿了她怀疑论者的盾牌。

"死了,"我低声说,脑子里回想着那些脚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记忆恢复得比我想象的要快,它不仅仅是潜藏在脑海深处的一个模糊的片段,它还是一个捕捉在晶莹透明中的时刻,一个我可以重新体验的时刻。一切都开始旋转,肾上腺素激增,我的嘴唇颤抖牙齿打颤,突然间我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摩天轮之上,死神回望着我。然而,在我第二次体验到结局之前,我的大脑就像一本书一样关闭了,我又回到了白色的世界。我从石头的一边呕吐下来,米茜立刻赶到,把我的头支起来。

"再也没有痛苦了!"她发出嘶嘶声,"结束了!睁开眼睛,深呼吸!吸气,呼气,呼气......"

我现在明白了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失去理智,在哪里会失去理智。我镇定下来,用袖子把嘴巴擦干净,恶心的旋转和死亡的幻觉暂时消失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只能听到冰箱里的嗡嗡声。眼泪在我的眼睛里闪闪发光,当我清理它们的时候,我被写在这个年轻女孩脸上的无条件为你打动了。

"这是天堂吗,小姐?"

"当然不是!"她说,感觉像受到了侮辱,"你觉得这像是神圣的建筑吗?"

"那么这通常是怎么运作的呢?"我问道,但是又害怕得到答案,"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把钱捐给慈善机构,也从来没有把时间花在宗教上。这会给我带来麻烦吗?"

"只有宗教才会惹麻烦,"她回答说,这让我更加困惑。"丹尼尔,这里没有教堂,也没有清真寺或犹太教堂。宗教是一种分裂性的发明,它填补了一些人心中的空白,让另一些人对黑暗不那么恐惧。你会明白,智慧是一切美德中最高的,而不是对古老迷信的虔诚。丹尼尔,相信上帝,而不是宗教,跟我来。"米茜优雅地急忙向前推,用手腕拉着我,她的翅膀把冷空气吹向我的脸。

"我们要去哪儿?"我问道,挣扎着让我的腿能动。

"我们有个约会,"她回答,"此时此刻,一位最高级别的天使将会梳理你的账目。不过还没有人告诉我可能是谁。这种保密是最不寻常的,生命维持系统会知道所有关于他们个人的事情。这是强制性的!"

"账本?"我喘着气,"你的意思是,像一个帐户?"

"明白了!你的分类账有整整41页,每页都记录了一年的信息。页面通过你的眼睛展示生活,你在这段时间看到的细节——无论多么微不足道——都会记录在账本上。"

"要是我瞎了怎么办?"我问道,她笑了,像个孩子似的。

"丹尼尔,这本账簿不仅仅是展示图片,它还让读者体验你!穿上你的鞋子,感受你的思想,倾听你的话语!这是一本结论性的传记!"

仔细思考她那令人生畏的信息,我感觉自己完全暴露在外,赤身裸体。我的生活,我内心最私密的想法和感受现在对陌生人开放,让他们在一些超自然的博览会上读到?

"这是完全自然的!"她说,在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尽管揭示了真相,但账本是通向真相的唯一途径,这就是事情的发展方式。放心吧,丹尼尔,看你账本的天使会宣誓保证他们的发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试着放松。每一个活着的人,每一个法老,每一个总统,每一个国王和王后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如果你还是觉得难为情,那就想想这个:你还有一本来世的账簿,一个崇高追求的新开始,而今天就是头版头条。"

尽管她说了那么多,但我想这个想法永远不会让我或其他任何人感到舒服。然而,我想生活和死亡中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米茜在前面稳稳地挥动着她的翅膀。这时,我已经适应了自己的复兴,适应了彻底失望的纯白世界。这里当然不是天堂,但也不是什么地方。它缺乏生命、关怀和色彩,而正是这些元素让我离开的这个星球变得特别。

"我要在这里接受审判吗?"我问道,这种速度和紧张让我的心跳加速,"这个无聊的地方?"

"这个沉闷的空间,"米茜再次回过头告诉我,"实际上,叫做等待平原,空间的另一边。没什么好怕的。"

"我不害怕,这就是所有这一切的奇怪之处。《等待的平原》?"

"在这里,人们首先遇到的是生命支持系统,就像你一样。人们也在等待自己的案子得到审理,你也会这样做的。"

我被天上的法律和秩序的想法弄糊涂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兴趣,"这是候诊室吗?杂志在哪里?"

"我们在这里做不同的阅读,"她说,很高兴满足我的好奇心,"灵魂需要时间来被倾听。尽管如此,生活分类账包含了所有的事实,每一个都必须被考虑进去。例如,一个孩子可能会被心胸狭窄的父母洗脑,进入一个信仰体系,但随着教育的发展,这种无知会逐渐消失。一个人可能前一年犯了点小罪,下一年就用慈善的赎罪来抵消它。你看,丹尼尔,天堂的资格不是来自庄严的祈祷或盲目的奉献,而是来自道德的纤维,是所有生命的心灵和灵魂的化妆。一旦所有这些都被考虑进去,判决就会被归还,正义就会得到伸张。死亡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平衡器。"

"我还要等多久,小姐?"

"马上就到你了!正如我所说,这是最不寻常的。现在加快速度......迟到是不可接受的!"

在路上走了一会儿,米茜滔滔不绝地谈着她最喜欢的话题ーー我。她的热情使得这个女孩不可能讨厌,但是我很快发现只听别人说自己会变得非常乏味。她的知识似乎无穷无尽;我生活中最私密和平庸的细节都是她要筛选的ーー好习惯和坏的、长期的朋友和短暂的熟人。她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什么让我不幸;她知道我的身体需要理想的睡眠时间----显然是七个小时----她似乎奇怪地嫉妒那些阻止我睡觉的女人。她知道我挣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买了多少垃圾,我做了多少年警察,还有戴着警徽的自豪感。我的梦和噩梦也是她的,天使的眼睛无处可躲。

"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吗?"我曾经想过。

这个空白世界发出的磷光很快引起了偏头痛,我开始质疑我们是否真的移动过,因为光滑的表面似乎向后流动,而脚则继续向前,好像被困在一个巨大的、无处可去的传送带上。

"只是你的想象,"她回答说,"头痛也很常见,会过去的。"

想起米茜听到我想法的非凡能力,我把它们集中在我思考的最前沿的问题上,等待她的心灵感应的回答。我努力集中注意力,但米茜没有回答,也没有评论,继续说下去。我沮丧地把这个问题在脑子里喊了好几遍,但还是没有回答。最后,我抓住她的胳膊肘,用脚跟刹车。

"什么?"她抱怨着,摇晃着回去,"你为什么阻止我们?"

"你不知道吗?"我毫无歉意地说,"还是你只是在回避这个问题?我有个人要见米茜,你知道的。"

她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忧伤从她明亮的脸上滑落下来,"让我们继续前进,丹尼尔。让我们?"

"怎么了?告诉我。"

"没什么!现在我们就快到了,所以......"她拉了拉我的手腕,但我的脚扎了一下。

"我想见一个人,"我坚持说,"别不理我。你已经把我的生活都告诉我了,但是没有一句是关于她的。你甚至都没提她的名字,是吗?她在哪儿?我不会再往前走了,除非你......"

"不!"女孩打断了我的话,把手掌放在我的鼻尖上,"你以为我没听见吗?你以为我感觉不到你的痛苦吗?可惜你不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否则你也不会为此喝得烂醉如泥!"

这就是现在严肃的成年人所说的话,她在一张年轻的脸庞后面隐藏着的成熟的智慧,"怎么说呢?"她抚摸着我的肩膀说,"我怎么能?"

她那难以相处的表情使我感到忧虑,有什么难说的?

"你的女儿,"她结结巴巴地说,"在天堂里,你不是在想她。"

就像一声枪响击中了我的脑袋,把我的脑子打哑了。一提到我12岁的女儿就会这样,但是这一次,她就在附近某个地方,不知怎么的,还活得好好的,这个想法比平时更让我难以接受。

"凯西,"我说,感觉生命正在耗尽。

为了推迟我们的高峰期,米茜在我背后给了我一分钟。

"活着的人没有意识到死者所经历的悲痛,"她说,"你的女儿失去了父亲,但她有坚强的生命支持和慈爱的祖父母陪她度过最糟糕的时光。"

我很惊讶,只能摇头,"这太操蛋了!完蛋了!"

我感觉到米茜对这种语言的反对,但我不在乎。我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白色的东西,试图想象凯西在天堂的生活。她长大了,戴不上眼镜了吗?她的眼睛需要它们吗?我思考着她的个性可能发生的变化,她的新家如何塑造了这么年轻的心灵,以及我的父母会对她在那里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她的朋友是谁?她住在哪里?她是怎么生活的?当米茜扶我站起来的时候,我考虑了这些和更多令人费解的问题。

"我的女孩在天堂,"我骄傲地说。

"就是她,"米茜说,从我的脸颊上抹下一滴眼泪,"她确实是。"

我感觉到女儿远远地出现在我的身边,激发了我内心的巨大能量。我可以用这种力量移山,横扫大海,蹂躏世界上所有的军队。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面对我的生命支持系统,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唯一的问题:"我如何进入天堂?"

"这就是我们将要查明的问题。"

1

第2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