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二六 端木岛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六 端木岛主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5 21:50:45

当时,拔列宏陡然想起一件事,那时那本红冥全谱虽然损毁,可是那里最后两篇的文字,拔列宏却清晰记得,那好像是老代国的文字,此时这里聚集了不少晋阳和关西的胡人,何不向他们探问其中的原委呢?

于是,他先把自己记得的红冥拳谱最后两篇的文字,在纸上写下来,再去向贺老三,祁连虎和骆似通分别去询问。幸好三个人都是那里的土生土长的人,所以都清晰记得老代国的文字,故而将其中两篇文字全部破译出来,拔列宏真是感激不尽。这里最后两篇却是两招:“僧回伽蓝”和“佛光普照”。

拔列宏照此修炼,竟然大为进境,不禁暗自窃喜。

那时,拔列宏正在海边的大石上,独自揣摩这最后两招的要义,此时那石九和冉十三悄然靠近。

石九和冉十三,竟然毫无征兆的向拔列宏分别攻出一招,十分犀利。拔列宏在揣摩两招的当口,两个人陡然袭来,这时拔列宏内息惊人,遇到此种偷袭,自动发生感应,这僧回伽蓝的招式陡然自发出去,砸向了面前的石九和冉十三。两人虽然招数击出,可是陡然遇到了拔列宏如此强烈的反弹,登时骇异之下,慌忙收招后撤,可是早已不及,轰然一声,两人被弹出了七八尺远,嗖嗖两声跌入海中去了。

两个人当时被震得七荤八素的,脸朝上倒在海中,十分震撼。

当时这拔列宏一招“佛光普照”,化入了刀气之中,陡然横在了两个人落地之处的上空。

两个人堪堪要起来,却被这佛光普照弹回,浸入了水里,喝了口海水。刚要探头出来,再次遭遇这佛光普照的袭扰,侵入了水里,呛了海水。两人可惨了,当时呛了三次海水,拔列宏才收回了内力,两人从水里探出头来,呼道:‘大侠饶了我们吧,我们错了,不再斗了,不斗了。“

此次的袭扰,令他们面临绝境,无处逃脱,进而陡然间放下了过去的仇怨,各自坦然了。

拔列宏过去扶起了他们,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位,往事一如飞烟,过去便过去了,何必再提?你们都在这仙人岛上,便亲如兄弟,华夏本一家,自当四海为亲。“

两个人热泪满眶,激动握着拔列宏的手,说道;“拔列公子所言甚是,我们以往太过执着了,错了。”

另个人竟然携手而去,这段仇怨化为了无有,当时岛主看到此时,登时心怀大安。

拔列宏那时还和拓跋颍在一起研讨武学,可谓是十分精进,今非昔比了,对于那本红冥全谱早就铭记于心,损毁与否早就不在重要,可是当时拓跋颍当机立断,划碎了全谱,可谓是十分果决。

拔列宏问起当时的事情,拓跋颍说道:‘这全谱若回到了宇文家的手里,势必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那时,我猜想偷袭我们的两人和那时在华山栈道偷袭我们的都是宇文家的人,很可能是宇文乾嘉和宇文乾光,如果他们得到了拳谱加以修炼,那就是对我们莫大威胁,当时事出突然,故而未经思量,果断出手,希望你莫怪。“拔列宏说道:’我怎么会怪你呢,当时我受了那人一击,身上内息不畅之下,才被瞬间夺下了拳谱,幸好你果决出手,才没至于酿成大患。”拓跋颍说道:“那时真是千钧一发,我也无法可想了。”

拔列宏当时损毁了那个石制的星盘,岛主却一点都没生气,十分蹊跷。拓跋颍也十分不解,说道;‘那个星盘我怎么都看不懂,可是你过去练了,就增长了内力,进而损了那星盘,看来那时岛主离去,是故意将你带到星盘之侧的,这是刻意的安排。“

拔列宏恍然而悟,说道:“对对对,岛主大胸怀,是我理解不了的。”

两人正在此说笑,那个荡秋千的孩子奔过来喊道:‘哥哥姐姐,那边打起来了,是慕容家的人和翟家的人。‘拔列宏两人一听,心道这翟家丁零族的人,也是和慕容家有着深仇大恨,自然也是旧仇复发了。

两人匆匆直奔那里,看到十八号的翟仁和十五号的慕容坚竟然对决,十分凶猛。

翟仁的劈空掌,和这慕容坚的流云掌,在一起竟然难分难解,势均力敌。周围的看客,包括了杰师太,贺老三,祁连虎,骆似通都是束手无策,刚刚摆平了这羯族和冉魏的矛盾,这慕容世家的丁零族的恩怨却又悄然浮出水面。两人激斗三场,打得不可开交。

拔列宏当时过去,佛光普照落下,四处瑞彩千条,霞光万道,瞬间叫周围的人惊诧不已。

两个人轰然坐倒在地,各自喷血,呼呼直喘粗气。当时,两个人看了看拔列宏,又看了看拓跋颍,陡然升起了共鸣,同时朝着拓跋颍杀了过去。昔日北魏在初兴之时,曾经多次攻击边陲的柔然,柔然骑兵则有匈奴,高车,丁零族等混编而成,故而这丁零族和北魏也是十分不对付,慕容坚和这北魏也是仇深似海,最后慕容世家都被北魏灭了,赶出中原,今日看到了这里的唯一拓跋氏后裔,自然是一起和翟仁联手扑击拓跋颍。

当时拓跋颍还未还击,拔列宏这刀气横起,在两人头顶掠过,宛如疾风骤雨,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两个人堪堪就要窜过来时,这佛光普照的劲气继续压低,宛如泰山压顶相似,两人急速伏地,十分狼狈。两个人被拔列宏的内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也抬不起头,憋得脸通红,双腿发抖,十分不堪。

两人看到这黑云压城般的内力,自然是望风披靡,十分佩服,同时开口喊道;“大侠,我们不是对手,不斗了,也不和拓跋氏斗了,手下留情啊。‘那时拔列宏撤去了佛光普照的内力,一时两个人陡然弹起了三尺高,重新落下,周围的人一片嬉笑声。两人原来是在拼命抗争这内力的打压,也是运足了气劲抵抗,此时压力陡然消失,他们自然无防备的弹起,逗得大家发笑,他们都是涨了个大红脸,悄然遁去。

这种事情在仙人岛比比皆是,因为一个胡族一旦统一中原,或是开始兼并其他胡族的时候,难免发生战争,所以各胡族之间没仇的倒是屈指可数。比如前凉等国因为和慕容氏相距很远,中间隔了氐族所以基本无仇。丁零族高车等族和蜀州地区的成汉,和那吐谷浑等鲜卑部落也不曾遭遇,进而无仇。匈奴刘弗陵所部,和南面成汉不接壤,竟而无仇,和后来的前后燕因为不是一个时代,故而无怨。氐族和成汉不在一个时代,也无仇隙。总之无仇的不多,有仇的都是随处可见。

那时,岛主把拔列宏叫去,单独叙话,说道:“拔列公子可以摆平丁零族和慕容家的恩怨,而还能化解了那石家羯族和冉魏之仇,可算是功德无量,我真是没看错人,你真是豪侠万般情,可堪日月磨洗,他日必成大器。”拔列宏说道:“前辈所言甚是羞煞晚辈,那红冥拳法的最后两招,都是由贺老三,骆似通,祁连虎他们帮着我翻译了老代国文字,我才得以悟道最后两招,我也对岛主感激不尽。”岛主哈哈大笑,说道;‘不,既然来到了我仙人岛,就是你的福报,你悟道这最后两招也是因缘际会,命里该有的。“

拔列宏陡然想起了氐族和慕容家也是十分不**,于是问起他们的近况,岛主说道;“嗯,你知道此事,也属正常。但是这其实最后氐族不是亡于慕容氏,而是亡于自身侧背的羌族姚氏。最后羌族却被中原刘裕所灭,自然这段仇隙就小得多了。最初他们也吵过,闹过,打过,不过不似后来两拨这般难分难解,此时多亏拔列公子还记得,十分难得了。”拔列宏谦逊几句。

当时岛主笑道:“拔列公子,我端木岛主避居仙人岛十几年,可谓初见大豪杰,不可失之交臂,不如我们到洞里切磋一下,互相验证武学,如何?”拔列宏自然是求之不得,和端木岛主同去洞中。

两人在洞中站定,开始切磋武学,可是这切磋却是极慢,一招一式都清清楚楚的。端木岛主还指点他,这一刀用的太老,容易被人乘虚而入,那一招用得太急,容易被人偷袭这个部位,那一式又站位太靠前,很容易被远程劈风掌击伤,那一招又太快,应该屯住三成内力,缓慢出招,当可事半功倍。

端木岛主的修为可算极高,在这岛上是唯一高手,他的武功可以敌得过七八个了杰师太,他在这不仅是靠德行感化他们这些命苦之人,也是时常需要武力震慑他们,这就是恩威并举。

拔列宏闻得端木岛主的教化,自然是感激不尽,佩服的五体投地,自然是加紧修炼。这端木岛主也是倾囊相授,将拔列宏视为自己的知交,传授武学之道的同时,还和他讲昔日五胡的旧事,说的头头是道,见解十分独到,就算对如今的宇文家和高家,南陈和北部的突厥,奚族,契丹柔然高车等族都是熟悉到如数家珍,真的知道的东西数不胜数,叫人十分佩服,拔列宏受益匪浅。

端木岛主说道:“如今江湖能够叫我佩服的高手,可能仅存尉迟俊霖和那天元宗的伍庆威,尉迟俊霖隐遁多年未出,据说是在西域,也有人说在藏边或天水,总之说法不一。伍庆威是伍元奇的叔叔,伍梦妃的叔叔,他是天元宗的大宗师,虽然这看似天元宗是有伍元奇掌控,可是实际是伍庆威甘做人梯,在幕后操控,不可不察。其余像在王屋山同归于尽的宇文胤和高廉甑,虽然也是不世出的高手,可是比起这两人,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对了,还有高家的高横阳,需要提防,这也是高家残存的高手了。”

拔列宏看到岛主不但指点武功,还谆谆告诫,十分感激不尽,说道:‘岛主厚恩,无以为报。“端木岛主说道:‘你宅心仁厚,多年来都是在想办法组织江湖的灾劫,十分难得。但是天下事须天下了,不可操之过急。顺天应人,是为大道。”拔列宏细品这句话,却是回味无穷。拔列宏点头。

端木岛主说道:“你那时看到的星盘,就是我这里最高的心法,端木心经,那是我自创的,专以此法协助人提升内力,一般人难以领悟,你得以此功助长内息,可算我对你的一份回报。”

拔列宏更是感激不尽,躬身下摆,端木岛主说道:“其实你是不世出的人物,以后但有为难之处,我自然鼎力相助,好吧,你也要回去中原了。但是你和拓跋颍要谨记,不可透露这里任何人和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懂吗?”拔列宏点头,说道:“我会告诫拓跋颍的。”端木岛主把他送出了山洞,独自在此清修。次日,端木岛主送出了他们好一段,才和他们挥手告别,了杰师太几个人都来送行。

拔列宏和拓跋颍一阵不是滋味,还是和诸人挥手分别,大船开出,直奔西去,径直奔向渤海。

0

二六 端木岛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