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二七 旧友重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七 旧友重逢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6 7:06:03

当时他们乘船直奔渤海,一路倒也无事,顺利进入渤海,转入黄河。

船只行至定陶西北,前面出现了一艘船直奔渡口,船头站着十几个北齐士兵,似乎那里还押着一个人,像是邓云闯。

拔列宏一呆,循着视线看去,那却是邓云闯,看来是被北齐所擒,所以跟了上去。

那艘船就在定陶西北的渡口停下,那些人押着邓云闯,向定陶奔去。

定陶的一处密室,邓云闯独自呆在里面,心如刀割。

上次邓云闯被高腴宁的婚事搅得头昏脑涨,喝了半宿的酒,之后还是奔出去了。他不是去找高腴宁的,而是去找了鲜于媚。他既然得不到高腴宁,就把目光转向了娇俏动人的鲜于媚。可是鲜于媚可不愿在此时去做高腴宁的替代品,自然和邓云闯闹翻了,一时两个人分开,邓云闯可是十分懊恼。

可是,鲜于媚都走了,一时三刻难以找到,邓云闯一时愁苦,借酒浇愁,还是对高腴宁无法释怀。后来听闻高腴宁去了邺城,于是跟到了邺城,可是到了邺城,她又似乎刻意回避,直接去了重镇晋阳。

邓云闯来回奔波,去找高腴宁,希望她赐见一面,终未看到高腴宁的一片衣角。

邓云闯思君不可得,见君犹不可,自然是愁断肝肠,一时辗转反侧,知道自己不该把鲜于媚作为高腴宁的替代品,在失去高腴宁后又去反追鲜于媚,这不是有点厚颜无耻了吗?他因此抽过自己的嘴巴。

他最近都在中州一带,可是不曾想最后被高横阳所擒,拿进了定陶。

邓云闯登时想起了高腴宁,心头甜滋滋的,希望可以在此看到高腴宁一面。

高腴宁没来,却等来了拔列宏。

当时拔列宏悄然落到了石牢前,趁着周围士兵不备将其击晕,然后悄然捏断了大锁,对里面低低说道;‘邓云闯,我是拔列宏,来救你了。“邓云闯本来迷迷糊糊,此时却闻得这拔列宏的声音,陡然惊醒,说道:”你来了,太好了。“当时邓云闯和拔列宏出了这石牢,拔列宏震断了邓云闯身上的铁链,两个人冲了出去。

当时夜幕深沉,四下悄无声息,因为邓云闯当时无法全部拆掉手上脚上的铁链,故而只好提着,飞身而走。可是,这动静还是不小,当时惊动了四周护卫,有人喊道:“贼子跑了,快追。”

两个人堪堪奔出了一条街,就被一队人拦住了去路,灯球火把照的通亮,为首之人却是高横阳。

两人看那形势不好,转身就跑,此时后面再次围来了一片人,堵住了去路。两人立时被围。

那时,前面的高横阳一时双手一拍,身后两个人竟然押来了拓跋颍,拔列宏一时骇然,想不到这瞬间之下,高横阳就无声无息的擒了拓跋颍,当真如端木岛主所言,高横阳不好对付。

此时,拔列宏说道:“敢问前辈,可是高横阳?”高横阳冷笑道:“两个小辈,竟然想在定陶逃走吗?”拔列宏说道:‘高前辈,我这朋友是否得罪了贵国,叫贵国如此待遇?“高横阳说道:’邓云闯在定陶横冲直撞,搅得我们这里鸡犬不宁,自然不能叫他如此嚣张。”拔列宏说道:“高前辈,我和贵国高小姐认识,希望可以网开一面,好不好?毕竟我这朋友是无心之失,他痛失爱侣,心中不快,多喝了几杯,实在是情非得已啊。”高横阳冷冷说道:“我这定陶城不是打把势卖艺的所在,也不是你们任意进出的地方,给我拿下。”

四周的人都是跃跃欲试,拔列宏十分为难,动手则会伤了高腴宁的心,不动手却又不可能,可是拓跋颍被擒,这一下可是投鼠忌器,十分左右为难,踌躇难行。

当时,就要诸人冲上来,恶斗在即,此时忽闻得一声娇叱:“三叔,且住手。”

那时,高横阳几个人看去,却是高腴宁风驰电掣的骑马奔来,直至人丛之中。

高腴宁下来马,对高横阳说道:“三叔,军务要事,我们还是大局为重。”说完,在他的耳边低低耳语几句,高横阳嗯了一声,说道;‘好吧,可以放了拓跋颍,但是他们呢?“高腴宁又耳语几句,高横阳点头,说道:’好吧你都对,我服了。”显然高横阳对高腴宁十分溺爱,因此百依百顺,竟然放了他们。

拓跋颍奔向了拔列宏一侧,心头大石堪堪放下。高腴宁向拔列宏两人示意,叫他们快走。

邓云闯想向高腴宁说点什么,可是事到临头,喉头哽咽,竟然无语。

拔列宏拉着邓云闯,和拓跋颍匆匆离开定陶。

至于高腴宁是如何说服了高横阳,那就是不得而知了。

拔列宏三个人坐船,从渡口直至西边的开封,一路这邓云闯都是呆呆出神,一语不发。

无论拔列宏怎么逗他,他都不吭声,宛如哑巴了一样,看来心情十分低落。

高腴宁突然现身相救,可是又惊鸿一瞥,瞬间消失,叫邓云闯的心里十分百味杂陈。

船只靠到了开封渡口,渐渐黑了天,拔列宏和邓云闯去喝酒,邓云闯喝了三杯,说道:“对了,你近日去了哪里了?”拔列宏说道:‘我在附近有点事,堪堪回来,就闻得你的事了。’邓云闯说道;“没事,虽然高腴宁没嫁成何俊武,可是她还是不理我。”拔列宏说道:‘你们缘分未到,对了,鲜于媚呢?“邓云闯苦笑道;”走了,是我对不住她,我气得她和我大吵一架,走了。“

拔列宏说道:‘你最近都在定陶?“邓云闯说道:‘没有,我前天才来,那天喝醉了酒,抵不过高横阳,就被他擒了,下了石牢。”拔列宏说道:“从今天看,她都来了,说明她一直关注着你啊,只是碍于家族的压力,所以没能和你在一起。你想啊,这时她成婚未果,你却找她,她也不会理你,你该是慢慢找机会,反正她只要一日不嫁,你还是有机会的,对吧?”拓跋颍也劝,邓云闯才算稍稍好点。

三个人吃了饭,就去休息了,当时拔列宏看到邓云闯心思忧虑,也十分不忍。

当时,他们无聊,就到开封城里转转。那里却是人来人往,十分繁华。

街头忽闻得骚乱声,接着是一片脚步声,激烈的打斗声,从一处酒肆传来。

三人一惊,登时直奔酒肆而去。酒肆里看到了贺鸠池和四个人在此比斗,一个是叶四微,一个是那天渠道人,一个是冷峡道人,最后一个是谢诗韵。贺鸠池的身侧立着鲜于媚,只是冷眼旁观,却不动手。

贺鸠池一对四,却是毫无畏惧,谈笑风生的。

叶四微几个人正在此地恶斗贺鸠池,却看到拔列宏三人都来了,登时慌了神,一时尽数撤后不再斗了。

叶四微何等狡猾,说道;“贺鸠池,今天我还有事,我们后会有期。”天渠道人四人更是随之应声,随之而去,呼啦出了酒肆,不再回头。

当时,这里店家重整了桌椅,叫几个人坐下,几个人坐定,鲜于媚坐到了贺鸠池的身侧,看看邓云闯,一时轻咳一声。邓云闯看到她居然和贺鸠池在一起,心头凉了半截,低头不语。

拔列宏看到昔日何等豪气干云的邓云闯,今天掉进了感情漩涡,心气也就矮了半截。

拔列宏问道:‘贺兄,你怎地突然来了开封了?“贺鸠池说道;”哎,这几天叶四微这个杂毛都在追我,我只好躲着他,他还真是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追到了开封,可算是在此堵住我,哈哈。‘

拔列宏说道:“叶四微心术不正,所以大家都要小心他。”贺鸠池说道;“娘的中四门,还不如火乾道,像今天这种破事,火乾道从不参与。‘拔列宏说道;”火乾道不还在信阳的吗?‘贺鸠池说道:’未必 ,这火乾道最近都在奔波选址,看来是要搬离信阳免受宇文锋的骚扰。“鲜于媚横了他一眼,说道:“哼,男人都一样,遇到那花枝招展的女人,就不知所以,昏头转向,要说是为人家去死去活的,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嘛。”

邓云闯闻言,更是羞愧,不吭一声。拔列宏岔开了话题,说道;‘如今这中四门真如商亭真所言,和这火乾道也搞不到一起了?’贺鸠池说道;“嗯,火乾道虽然弱小,可是不参与任何纷扰,也不和朝廷作对,在两国夹缝中生存了十几年,实属不易。”鲜于媚说道:“火娘子,单是应付那些痴心妄想的男人,就累死了,还能做什么呢,只有借酒浇愁啦。‘这句话又是暗讽邓云闯不知所以,暗恋高腴宁,却又无果,只好借酒浇愁。邓云闯无语,看着这个昔日自己还谈笑风生的女人,却如今形同陌路,心如刀割。

拔列宏说道:‘那么火乾道会搬到何处呢?“贺鸠池说道:‘除非进山,不然都是白饶。’

拔列宏说道:‘这中州有嵩山,伏牛山,熊耳山,邙山,崤山几处,可是能选的地方,也屈指可数。“贺鸠池说道;”是啊,这里还是卧虎藏龙,想在此安顿都是难事。昔日那青麟帮,当时也弄得风生水起,可是那时却一时得罪了高湛,登时帮主被擒,帮众遣散,化为乌有。“

拔列宏想起了那时和阿史那漠一起去骗高湛,会过这青麟帮的廖永辉,猛地想起了被宇文家所擒的突厥公主,心头稍稍不安。可是转念想到,既然尉迟迥提到,北周决意和突厥合作攻齐,该是不敢得罪阿史那漠的。

0

二七 旧友重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